娶夫纳侍

一百三十三章 人是铁饭是钢

一百三十三章 人是铁饭是钢

晓雪平时总爱在谈话中,时不时地冒出一两句前世的名言警句,诗词歌赋什么的,熟悉她的人都已经习惯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是”作为一个读书成痴的有为青年,孙虚森听后,惊为天人,深深为晓雪的才华所倾倒。半个时辰后别虚森便对她产生惺惺相惜之感,并一再地道:听君一席话,受益良多。晓雪后来竟被她夸得不好意思起来”被风哥哥调侃为“鲜有的奇闻趣事”。

马匹在轻快地向前小跑着,得得的马蹄声中,突然混杂着一声不协调的“G咕嘻”声,虽然细小,却没逃过内力深厚的晓雪灵敏的耳朵。晓雪侧眼偷瞄了一眼身旁马术很一般,浑身如临大敌的别虚森”见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涩之态”联想到她刚刚的自述,知道她肯定从早晨到现在粒米未进。为了防止她尴尬,便状似随意地放慢了马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仿佛自言自语般地道:“中午时候吃得不少呀,怎么就饿了呢?胭脂,去问问风哥哥和小晨晨”还有什么吃的没有?”

胭脂领命拍马靠近世子的改良马车,冲马车里问了两句,谷化风拉开帘子,探出头来,稽稍放大了声音道:“竹筒里有早上煮的没吃完的粥”面包只带了两天的量”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饼干还有些“,“早上热过的馒头还有,不过已经凉了,要不你先吃点饼干先垫垫?”

晓雪想了想,道:“饼干就不用了,留着给小晨晨当零食吧。馒头给我两个”夹上可口的辣白菜。粥也拿给我吧!”

“怎么饿这么快?是不是中午没吃饱呀?要不咱明天开始中午也停下来用餐”别亏了自己的身体。…”谷化风将晓雪要的食物准备好”递给胭脂。他担心挑嘴程度比小世子好不了多少的晓雪,会为了赶路,亏待自己,便提议道。

“不用,我们这速度已经够慢的了,中午再停下来烧饭,入夏都不一定能到京城。我计戈京城的快餐店四月十六开业呢,还是照日,中午对付一顿,晚上再搞劳自己的冒吧。”,晓雪接过装满粥的竹筒”揭开盖子看了看,眉头皱了一下,又松开了。

“小听,来。”晓雪冲黎听招了招乎”笑道:“我问你,有没有一种功力,能隔着竹筒将粥弄热力…”

黎听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她手上的竹筒,惜言如金地道:“可以,纯阳内力便可。”

“纯阳内力?是不是男子修习的,而且是处男的功力最纯正?”晓雪问得可真直接,一点也没顾忌他的性别。旁边的函虚森听了都直接头,称有辱斯文。

黎听小麦色的脸上涌上一抹健康的红晕,沉默了片刻,方道:“不错!”

晓雪眼神里充满了期待”没有说什么,却定定地看着他。黎听在她炽热的眼神中招架不住,弃械投降:“拿来!”

晓雪听了,笑得无比灿烂地将竹筒递过来,并佝腿地道:“小听儿真好,我最喜欢小听了。”身旁的孙虚森又摇了摇头,太直接了吧!

黎听双手一上一下”紧棵着竹筒,没见他有什么发功的趋势,便见他将热好的粥递还给她”晓雪喜滋滋地接过来,一摸,还真的挺热,比那微波炉还好用,带着小听儿上路,还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晓雪就着竹筒,喝了口热乎乎的稀粥,擦了擦筒口,朝着脸色青白的孙虚森递过去”道:“一个人吃,多没意思。来,陪我吃点儿,别嫌我脏就行了。”

函虚森看着竹筒里冒着热气的粥,连连摇手道:“你们借马匹给我用”已经很感激了,再吃你们的饭食,岂不是太得寸进尺了。晓雪您请用吧,不比顾及我,我晚上用点馒头就行?””

“叫你吃,你就吃”别那么多的废话。我这人性子直,你别怪我说话难听啊口刚刚姐姐还说,跟我相见恨晚,将我引为知己好友。什么是好友?就是有福司享有难司当,有粥一起喝,有馒头一起吃。”晓雪连带着,另一只手上的馒头,也一并探身塞进她的手里。

函虚森嘴里喃喃道:“有福司享有难司当?嗯”嗯……好句,精辟“”她又从晓雪的口中发现一句良言。

“好了,我的书呆姐姐,赶紧吃吧,待会儿粥又冷了,吃一口冷馒头,喝一口热粥”这样不会伤冒。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骨气是可以有滴,饭也是要吃滴。再说了,咱姐俩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如果你觉得吃我的不好意思”待姐姐你金接题名时,发了捧禄后,请我吃几顿好的,不就成了吗?快吃吧。”晓雪为了劝她丢掉所谓的迂腐的观念,磨了好一阵的嘴皮子。

孙虚森望着手里的馒头和竹筒里的粥,犹豫了片刻,便点头道:“晓雪姑娘今日大恩,来日当涌泉相报,虚森便不客气了。…”说完,便对着馒头,一口咬下去,虽然她很饿,吃得也快,还是能看出有良好的教养和习惯的。

“姐姐别说那些外气的话了,你这个朋友,我祝雪迎是交定?”

你放心,今后有我一口饭,绝对不会让姐姐饿肚子,你就安心地读书吧”妹子我等着为你设下庆功宴呢。”晓雪见她吃得香,便也拿起令一块馒头”咬了一大口。

此时已经吃了一半馒头的孔虚森”喝了两口热粥,看着馒头里红红的辣白菜,又咬上一口,不再像刚刚那样狼吞虎咽,而是细细地咀嚼了一会儿,道:“刚刚还以为是我太饿吃什么都觉得美味呢,原来确实味道很好。晓雪妹妹,这馒头里的小菜是什么做成的,很好吃呢。”

“你说辣白菜呀,顾名思义”当然是用白菜做成的了。虚森姐姐,这是我亲手脆渍的”味道不好才怪。你也不看你妹子我是谁,咱可是大名鼎鼎,英名远播,享誉海内外的邵氏晓雪是也!”晓雪在那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起来”故意做出一雷不可一世之态。

“邵氏晓雪?邵记的小老板?!!哎呀”晓雪妹妹,你就是那个”那个美食鼻祖邵晓雪??”孙虚森惊得手中的馒头差点掉到地上,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对她雪中送炭伸出援手的小女孩,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邵记小老板。

晓雪很是得意地点点头”对她的反应很满意。

你,你,歌冈不是说自己叫什么祝雪迎吗?怎么又是邵晓雪了呢?”函虚森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妹子我是邵家的养女,税雪迎是生身母亲给起的名字,邵晓雪是到了邵家以后的名字。不矛盾。”晓雪没把她当外人,解释给她听明白了”又个嘱道:“姐姐平时就叫我晓雪吧,对外就说我是邵晓雪,那个税雪迎的名字”只记在你的心中就可以了。”

别虚森也是个伶俐人,听她这么一说”也不追问1只默默地点了点头,继续啃她书中的馒头。晓雪见她一个馒头下肚,便将手中剩下的一块馒头递过去,道:“姐姐,我吃不下了,丢了怪可惜的。你若不嫌弃,就把它吃了吧。”

别虚森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好意思,再说了”晓雪吃的是掰下来的另一半,这一半并没有动,便接过来,又吃了下去。当她将竹筒里的米粥喝个底朝天的时候”冒里的饱足感,是她记事以来很少有过的幸福感觉。

刚吃饱饭是不能剧烈运动的,因此晓雪身下的赤旗依然保持着悠闲的步伐。她抬头望望巴彦克拉山主峰的万年雪山,再瞧瞧身边摸着肚子一脸满足的孙虚森,笑道:“虚森姐姐,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应景赋诗吧,就以雪山为题,如何?”

别虚森也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摇头晃脑地道:“巍峨之中显出清秀,在峻峭之中更见超速吧彦雪山果然名不虚传。”

“姐姐先请!”晓雪笑嘻嘻地,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孙虚森低吟片刻,便有所得:

巴彦雪山天下绝,堆琼积玉几干叠。

足盘厚地背擎天,衡华真成两丘坯。

平生爱作子长游,监胜探奇不少休。

安得乘风临绝顶,倒骑算尾看神州。

晓雪一听,便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姐姐文思敏捷”才华过人,来日金榜上必有姐姐的大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如此气势磅礴的诗句来”果然有两把刷子。

孙虚森谦虚地连连摆手,直道不敢不敢。

晓雪也将盗版的诗句拿了出来: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因晓雪跟税雨落的对谈中,了解到华炭和尊同之间,居然有根前世名称相司的“玉门关”和“楼兰城”。税雨落前次来去匆匆”就是陪司娘亲驻守玉门关,怕延误军情。

好气魄,此诗气势恢宏、音律钱铬,成边将士对边防形势的关注,对自己所担负的任务的自豪感、责任感,以及戍边生活的孤寂、艰苦之感”都融合在悲壮、开阔而又迷蒙暗淡的景色里。果然好诗句。”孙虚森颇为动容。

晓雪厚着脸皮解释道:“惭愧渐愧,由眼前的雪山,晓雪想到了一位驻守边疆的朋友,有感而发而已。”

别虚森还要再说什么,晓雪马上转移话题。一路上说说笑笑,吟个诗作个对”时间倒也不难打发。

晚上的时候,黎听猎了一头山诸,晓雪喜滋滋地将油脂练出来,将孙虚森带的硬馒头切片,炸成焦黄的馒头片,撤些盐巴自然,就着香啧啧地椅肉”吃得很滋润。

一到营地的时候函虚森就抢着干活,想去拖柴,发现一群男子中她一个女子夹杂在中间怪别扭:想去帮忙搭帐篷,却看着竿子油布什么的干瞪眼,不知道从何下手:想去跟着打猎去吧,又怕自己碍手碍脚,成事不足败事有会“思前想后,便支起锅灶帮忙煮粥”结果,那锅清汤寡水的米粥,就连小厮们也喝得一脸痛苦”更别说挑剔的小世子了。到后来,还是晓雪回来烧了一锅香菇瘦肉粥”才安抚了即将暴走的小晨晨。

最后”函虚森只好无奈地蹲在火堆旁”做做帮着添根柴禾、饭后洗洗锅盘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