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三十二章 身世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三十二章 身世

女子身边放着一个不大的旧缎料包袱,一把斑驳的黄色油纸伞,行李少得可怜。此去京城,千里迢迢,如果不是遇见晓雪这样的热心肠,真不知道这女子如何到达?不会是乞讨前去吧!

谷化风心中无限感慨,想当初他和晓雪也是落难过的,知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苦楚,不等晓雪发话,便将自己的坐骑贡献出来,自己跟小世子作伴去了。

女子礼节周到,举止文雅地谢过,便没有再客气地翻身上马。晓雪见她的礼节和谈吐,不像是穷苦人家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孩子,便貌似随意地问了句:“请问姐姐尊姓大名,哪里人氏?”

那女子微微欠身道:“在下孙虚淼(嘘,别吵饰演),因出生时五行缺水,故取名淼字。崇州闵籁镇人氏。”

“姐姐的言谈举止,不似穷苦人家出来的,怎么会如此的潦倒呢?”此处距离京城,依她们的行进速度,估计两个月是不能少的,凭空多出一个随行的人,当然要打听清楚她的底细了,免得招一虎狼之辈在旁窥伺。

“不瞒姑娘,我们孙家在闵籁镇虽说不是数一数二的富户,倒也算得上殷实充裕。至于我为何如此模样,唉!一言难尽哪!”

“不着急,前面路途远着呢,姐姐可以慢慢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当故事听来,也都能打发打发时间。

原来,孙虚淼的爹爹因生产时难产,落下病根,缠绵病榻三年之久,终于熬不过去,撒手人寰了。孙虚淼的娘,跟她爹爹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很好,成亲至夫郎去世,竟没再纳任何夫侍。夫郎去世,对她的打击很大,她把所有的过错,都怪罪在女儿身上,所以孙虚淼自出生起,就没享受过一天的母爱。爹爹又整日缠绵病榻,怕过了病气给她,也是成年累月见不得爹爹一面。她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可怜娃子。

爹爹在那会还好,下人们不会欺主做出苛刻她的举动来。可是自打她爹爹病逝后,她的娘亲又整日沉迷于杯中之物,借酒浇愁,喝醉了,见了她不是打就是骂。所以,在她小小的心灵里,娘亲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

最惨的还不是如此。她奶奶见女儿老是萎靡不振,也不是个办法,就做主给她寻了户门当户对的夫侍做填房。这填房是个有心机有手段的。初进门时,见妻主对前房总是念念不忘,对他一点心思都没有,便想了个法子,从前房的贴身下人中打听出前房的兴趣爱好,穿着打扮,行为举止。自己处处模仿,硬生生地将自己打造成已故前房的复制品。

某日,喝得醉眼迷离的孙家小姐,脚步踉跄着进了正屋准备呼大睡,里面模仿前任主夫穿着打扮的继室,一脸端庄地冲着她微笑。恍惚间,孙小姐又看到那个她挚爱的男子,温文秀雅的出现在她面前,熬不住相思之苦的孙小姐,朝着她朝思暮想的人儿扑过去,当晚便圆了房。

生米煮成熟饭的孙小姐,虽对自己新娶的夫郎没什么感情,却为了责任为了道义,跟他过起了相敬如宾夫妻生活。

开始时,城府颇深的继室,不但将家里家外照顾得妥妥当,还把孙家的小小姐——孙虚淼照顾得无微不至,就是亲爹爹也只能做到如此了。他的贤惠换来了上自当家老太太,下到小厮仆人们的交口称赞。孙家小姐也被他制造出来的假象迷住了,对他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孙虚淼六岁的时候,继室生下了一个女儿。自此以后,他贤惠慈爱的假象渐渐抹去,真性情逐渐暴露出来。他也是个有手段的,不但在家中说一不二,就是外面生意铺子上的事,也插手一二。孙小姐年轻时曾中过秀才,科考仕途的路子走不通后,才接手家中的田地铺子的。她很有些文人的迂腐和清高,不是个能治家发家的人物。当继室显露出他特有的经商管理才能后,孙小姐居然将所有的摊子丢给他,自己只风花雪月,吟诗作对去了。

继室自己生了女儿后,当然全心为自己的女儿打算,以前对孙虚淼装出的慈爱,消失殆尽。开始时,在用度上苛刻她,对她不闻不问,后来动辄打骂虐待,恨不能将这个分女儿家产的家伙,往死里打。

那些个攀高踩低的下人,为了取悦家中的当家主夫,对这个爹不亲娘不爱的小小姐怠慢了许多,伺候的下人甚至不给她吃饭。可怜的孩子有一顿没一顿的,还是爹爹的陪嫁,被打发去做粗使仆公的郝叔,偷偷摸摸地将自己嘴里省下的口粮接济她,才不至于饿死。

七岁开蒙的时候,照继室那阴毒的心思,是不会给她出这份银子,供她读书的。这时候已经有自己小心思的孙虚淼,去跪求已经很久不问事的奶奶,才在继室的不情不愿中被送去学堂。

继室因被婆婆责备了几句,心中很不痛快,更是变着法儿的折磨她,不但将所有伺候她的丫头仆人们全都撤回,在分发四季衣物和用度的时候,几乎忘了家里有这个小小姐似的。经常,雪花飘飞的季节里,孙虚淼只着单衣,冻得嘴唇发青,浑身颤抖。

孙虚淼的先生,怜惜她的才华和用功,经常接济她。学堂是早上来,傍晚回去,中午自带伙食。孙虚淼却时常空着手来,偶尔带一块半块的冷硬馒头。

开始时,先生倒没有留意到,因为午饭时间,先生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很少出来。有一天,孙虚淼两日粒米未进,实在支撑不住,饿得昏了过去。先生才知道自己这个得意门生的悲惨遭遇,时常是饿着肚子来读书的,就这样还在学堂里名列前茅。

她兴起了爱才之心,以后的日子,每到午餐时间,先生总会将孙虚淼叫到她的院里去,今天说让她帮忙劈柴,明天说要她挑水。活儿是照样干了,不过每次干活之前,先让她吃饱饭。其实明显的干活儿只是借口,那怕她的自尊受辱,便推说自己年纪大了,重活干不动了,让她午休时来帮忙,作为报酬包午饭。

孙虚淼也是个争气的,越在逆境中,越知道奋发图强。她小小年纪就已经知道,在继爹爹把持下的孙家,已经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要想改变现状,要想坚强的活下去,就必须在来之不易的读书中下狠功夫。因此,每天来得最早的,走的最迟的,都是她。

她的苦读,加上她的天分,使她的文章倍受先生的青睐,先生怜其身世,也时常借午饭时给她开开小灶。功夫不负有心人,孙虚淼九岁时,便以童子试第一的好成绩考中了秀才。两年以后,乡试秋闱中又以第一名中了举人,成为闵籁镇的名人,就连她屡试不第一把年纪还徘徊在秀才身份上的娘亲,也对她另眼相待。

不过,她的待遇并没有因此而改善,她说话有些分量的奶奶已经去世,娘亲又是个不管事儿的,即使有接济她的心思,也被越来越跋扈的继室无情的收回。有一次,她的娘亲突然良心愧疚,给她一枚自己贴身玉佩,让她换点钱改善生活条件。被继室发现后,愣是诬陷孙虚淼玉佩是偷来的,还到处宣扬孙举人孙神童居然是个大窃贼,在闵籁镇闹得沸沸扬扬,虽然后来孙虚淼的娘出来澄清,回去继室又跟她闹了个家宅不宁,吓得她娘也不敢再偷偷摸摸地给她东西了。

你或许会问,还神童呢,怎么十一二岁就中举人,到现在十八了,还只是个举人呢?莫非正应了那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名言了吗?

并非如此,这六年来,孙虚淼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参加会试,去州里参加乡试的钱,还是东拼西凑,欠了很多人情,才好不容易筹集的,哪里还有闲钱不远万里地赶往京城参加会试呢。这六年来,她在读书之余,拼命的攒钱,她拉下读书人的脸面,去帮人写家书、写对联、抄书……如果不是她太过瘦弱,人家不要她,她甚至连出苦力搬货物的粗活,也愿意接。

一年年过去,她好不容易凑齐了十两银子,决定无论银子够不够,都要进京赶考,哪怕是讨饭讨到京城,她也要试一试。于是,她提前一年时间就出发了,带着自己好不容易攒来的银子,和娘亲偷偷送来的几身旧衣服、不值钱的首饰,推辞了郝叔给儿子攒的陪嫁钱,孤身上路了。

花了近一半的银两,买了匹半死不活的瘦马,省吃俭用风餐露宿,行至了巴彦克拉山。她也知道独自过山林很危险,本来是跟着一队商队后边的,后来因这匹瘦马走几步就哆嗦,或怎么拉都拉不走,她又不舍得扔下花钱买来的马,便渐渐掉了队。可是,就在入山的第二天,这匹瘦马终于坚持不住,永远地倒下了……

这个故事听得胭脂小夕她们不胜唏嘘,不过晓雪却越听越耳熟,怎么跟自己昨天傍晚,在蒙面人面前编的故事咋恁像呢?不过她是在编故事,而孙虚淼身上则是真实的生活。果然,故事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的。

晓雪见她神色间一片坦然,对自己的不幸毫无怨言,提到那些折磨过她的人也无怨恨,眉眼间那种不屈向上,勇于挑战的神采,让晓雪兴起了结交之意。此女前途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