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三十一章 捡到一枚酸儒生

第一百三十一章 捡到一枚酸儒生

你可知道我想要的不只是朋友?黎昕的话只能在心中喃喃着,给他再大的勇气,他也不敢说出口。

即便很多人对他的惧怕和尊敬,甚至忽略了他的『性』别,可他毕竟是男子,依然保留着男子的矜持与羞涩。

“好啦好啦,时间不早,大家吃完赶紧地休息吧,明天还得起早赶路呢。胭脂,你跟小夕一起,把你们车上的帐篷取下来,我指导你们搭起来,这么冷的天儿,『露』宿的话,恐怕会冻出『毛』病来。”这个帐篷,当然也是晓雪画了草图,加上她的讲解,机关叟给赶制出来的。唉!晓雪这趟出来,差点没学蜗牛,把家都带到路上了呢。

很快的,空地上就架起了一顶帐篷,虽然简单,却能遮风挡雨。这顶帐篷不算很大,能容纳七八个人并排躺卧是没问题的。帐篷的地上已经铺上了厚厚的毯子,毯子上又是一层棉被,看着就非常暖和舒适。如果不是谷化风拎着她,晓雪早就躺上面不起来了。

“你看看你这身又脏又破的衣服,跟叫花子似的,你要是躺上去,大家伙都不要睡了。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去。”谷化风拎着晓雪脖子上的衣服,像拎着一只淘气的小猫似的,将她扔出了帐篷。

“呜……风哥哥不喜欢偶了,风哥哥嫌弃偶了,偶不活嘞——”晓雪捂着脸假哭,弄得谷化风是哭笑不得。

晓雪呜地“哭”了几声,从手缝中看去,谷化风正忙着负责帐篷里的收尾工作,小世子则脱了鞋子在帐篷里,兴奋地爬来爬去,火堆旁的黎昕扫了她一眼,拔出宝剑细细地擦着。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一个理她的都没有。便觉得甚是无趣,收起自己的假哭,看了看自己脏『乱』的一身,自己也嫌弃地撇了撇嘴,躲进马车里换衣服去了。

收拾干净全身,又洗了把脸的晓雪,哼着歌儿,正要钻进帐篷,又被风哥哥给阻止了。

“我已经里里外外收拾干净了,为什么还不让我进。”晓雪不满地直嚷嚷。

谷化风笑得无比温柔,问了句:“你打算夜里睡在这帐篷里?”

晓雪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要不整两顶帐篷做什么?”

“你住这帐篷里,我和晨儿住哪儿?”

小世子一听见自己的名字,便抱着从马车里拿下来的粉红猪靠枕,生怕别人抢他的位置似的,叫道:“晨儿当然住帐篷,晨儿不要睡马车!”他坐了一天的马车,早就腻味了那个狭小幽闭的空间,现在见了大半间房子似的帐篷,当然不愿意回到车上去了、

“你和小晨晨都睡这里就是了,又不是睡不下。”晓雪倒是没怎么打艮,很流畅地回答。倒不是她有什么想法,以前在铭岩房子不够住的时候,她就是跟风哥哥住一间的,她觉得这是很自然不过的事。

谷化风摇摇头,道:“晓雪,虽然你跟我、小世子已经定下婚姻,可是毕竟还没成亲,同住一顶帐篷是很不合规矩的。我倒还好,如果这事传到九王殿下耳中,本来就对你很有意见的九王殿下,不知道怎么埋汰你呢。所以,今晚啊,你是万万不能与我们同住一顶帐篷的。”

晓雪『摸』着鼻子想了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便悻悻地走向马车,突然她想起了什么,转身对谷化风道:“风哥哥,让小昕跟你们住一个帐篷吧,再让小锁和桑子帮你们守夜。帐篷里的地儿够大,住你们五个也不会觉得拥挤的。”

说着,她走向了火堆旁不停擦拭宝剑的黎昕:“嗨!小昕,别擦了,都被你擦得噌亮了。你去那边帐篷里睡,他们两个男人没出过远门,你帮着照应点。”

黎昕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看得她有些莫名其妙的时候,方缓缓地道:“好,你的交代,我一定照办。”说着,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向那顶传来小世子天真开心笑声的帐篷。

晓雪的心忽地软了下来,想也没想又冲着他的背影加了一句:“让你照顾他们只是借口,是怕你不愿意跟他们挤一个帐篷,我不愿意看你独自坐在火堆旁,孤独又寒冷的样子。”

黎昕的步子停了两秒,又向着目标迈进,只是那步伐没有了刚刚的沉重,换上了轻松,连背影都似乎有了开心的情绪。

晓雪挠了挠后脑勺,看向那边另一顶帐篷,算了算人头,道:“刘苏贺谨、胭脂小夕,你们四人住帐篷里。翠松苍松,你们俩睡第一辆马车上;伴柳和魏『乳』爹,你们住第二辆。我住小世子的马车上,山里野兽多,大家都警醒着点。好了!早点睡,明天一早好得赶路。啊——”说着,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伸了个懒腰,又看了一眼那顶帐篷,才心有不甘地,走向那辆布置的很舒适的马车。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小厮们就已经开始起床了,他们捡柴打水烧饭,等主子们起来后,热水早已端上来,洗漱完毕,清粥小菜点心均已准备妥当。晓雪边吃边感慨:“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给个神仙都不换。”

早上小世子又加餐了,晓雪用昨天剩的香菇,和早上刚刚打下的野鸽子,将野鸽子的肉和骨分离,剁成肉泥搓成圆子,放在香菇上蒸熟,即香菇肉丸,形状可爱,口感鲜而不腻,配粥喝,则是很高档的一款早点。小世子吃得是津津有味,边吃还边假装抱怨:“这样吃下去,到了京城,非便小猪不可。”话虽这么说,却吃得分外欢畅。黎昕瞥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喝着自己的粥,对晓雪递过来的香菇肉丸视而不见,脸上的表情,像别人欠他万儿八千银子似的。

早饭后,大家分工合作,收拾起行李来格外的迅速。接下来,又按照昨日的速度,优哉游哉地往前行进。黎昕见了,皱着眉头道:“你们这是赶路呢,还是在游山玩水呢?”

行至午后,小世子跟谷化风在摇篮般的防震马车中午睡,昨天晚上小世子在帐篷里兴奋了大半夜,到三更的时候才浅浅睡去,今天在马车上精神一直不怎么好,勉强撑到午时,便抓着风哥哥陪他小憩。

晓雪倒是一夜无梦到天明,此时的她坐在马背上,无聊地闭目养神,身子故意随着马匹行进的节奏晃着身子。

黎昕的马的颜『色』跟他的衣服一样,一溜的乌黑,林中漏下的金『色』利剑般的阳光,投注在他的身上,如此的丰神俊朗,看得晓雪直呼:黑马王子!

黎昕的马行在晓雪的旁边,他时刻注意着晓雪闭目摇晃的姿势,生怕她一个不小心『迷』糊着了摔下马去。

“小姐,前边有位女子蹲在一匹躺倒的瘦马旁边,不知是何情况,要不要停下看看?”胭脂虽然年纪不大,却是晓雪精挑细选的大丫头,准备培养成自己的心腹的。既然能得晓雪的青眼,自然有自己不俗之处。

晓雪正闲的发疯,一听此话,便如打了鸡血般,眼睛倏地睁得老大,身子也不晃了,两腿一夹马腹,一马当先就冲了过去。黎昕见状,也忙拍马跟过去,生怕没什么江湖经验的她吃亏。

胭脂所说的那名女子,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一身半旧的青衣儒生裙袄,头上的发饰也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枚银簪,一副落魄书生的模样。她的身边,躺着一匹口吐白沫的瘦的一把骨头般的老马,皮『毛』斑驳脱落,一看就知道病得快不行了。

“这位大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晓雪的声音甜得腻死人,骗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也挂在脸上。

女子闻声抬起头来,她除了一双眼睛外,容貌却是平平,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双肩如削,身材瘦小,显然是家境贫寒,自幼便少了滋养。不过那两道浓黑的眉『毛』下炯炯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有理想有抱负,不屈于现状的。

那女子见晓雪下得马来,屈身相询,便站起身来,理了理有些皱的衣摆,躬身一礼道:“小生代步马匹不幸病倒,若小姐方便的话,还望捎小生一程。”

黎昕也从马背上翻身下来弯腰查看地上的马匹,听了女子的话语,挑了挑眉『毛』,道:“你这马匹看起来病弱已久,姑娘怎么会骑着这样的坐骑上路?”

女子哂然一笑,态度磊落洒脱,没有一丝的犹疑和掩饰:“不瞒小姐公子,小生囊肿羞涩,买不得健康的好马,这匹瘦马还是马行老板看在小生赶考书生的份上,半卖半送于小生的。一路上小生,还时时下马牵着行走,不敢骑乘,结果支撑了五六日,终于还是倒下了。”女子的眼中有可惜,有忧虑,却没有丝毫的怨天尤人。

晓雪看着她的眼睛,灿然一笑,发出善意的邀请道:“姐姐上京赶考,与我们恰好同路,不如一起上路如何?”

晓雪灿烂的笑容,即便同为女子的青衣书生,也看得一愣。女子再看看晓雪旁边高大威猛气势十足的黎昕,心中不由得产生:两人真配的心思来。是呀,一个高大如女子的男人,一个漂亮如男子的女孩,可不是绝配来的?

“嗨!想什么呢?”晓雪用手在她的眼前用力地晃了晃,打断了她的思维。女子心中感到很不好意思,人家这么好心地帮助自己,自己却在对人家的外貌品头论足,实在不是君子所为。于是,她非常郑重地对着晓雪一礼道:“谢谢小姐,给你们添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