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30章 我要跟你单挑

第一百三十章 我要跟你单挑!

祝雪迎望着那个刀削般的,仿佛被世界遗弃般的侧影,心中的怜惜越来越扩大,逐渐扩大成隐隐的痛。这么优秀的男人,背负着什么样的痛楚呀!异样的眼光?鄙夷的嘴脸?背后的唾骂?还有那嫉妒的谣言?他本该是天之骄子,江湖上的佼佼者,却要承受非人的谩骂和侮辱。

晓雪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走近了那个孤独的背影。晓雪在他身旁坐下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般,用轻快的声音道:“怎么不到毯子上去坐?大家都是大熟人了,坐一起说说笑笑的,多好!”

黎昕抬眼看了她一下,眼中还未来得及收起的伤痛,深深地刺痛了晓雪的心房。但是,他很快收起自己的情绪,用初见面时木木的冷脸对着火光,声音也恢复了没有起伏的清冷:“你们一家人,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再说,我去了的话,有人会不开心的!我坐这挺好的,烤烤火,吃吃鲜嫩的烤肉,喝一碗暖暖的热汤。比平时夜宿山林啃冷馒头好上很多,不是吗?”

听了他的话,看着他没有表情的俊脸。原来他的冷漠是用来掩饰自己的脆弱,他的强悍是不想别人看穿他其实很柔软的内心……晓雪望着他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侧脸,心愈发的痛了,那种感觉就好像穿越前剔骨刀刺穿心脏般的,没有希望的,冰冷的痛楚。晓雪不允许他藏进自己的伪装,带着冰冷的面具对待她。她猛地向他身边靠了靠,用力撞在他结实的身体上,笑得仿佛能融化万年冰雪:“放心啦,以后跟我混,包你吃香的喝辣的,那冷馒头,留着施舍可怜的乞丐吧!”

“跟你混?”黎昕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将她打量个遍,冷笑?一声,“就你这小身板,见了匪徒,吓得腿都打晃,还叫我跟你混?”

晓雪闻声怪叫一声,向狗狗咬了屁股似的跳起来:“好你个姓黎的,敢小瞧我,你起来,我要向你挑战,你伤害了我小小可怜的自尊心。叔可忍婶不可忍,我要跟你单挑!”

黎昕说完那句后就后悔了,别说是女人,就是稍微强势一点点的人,听了那样的赤。裸裸的讽刺,也会翻脸。他愧疚地缓缓将视线从火光中抬起,望向晓雪的眼睛,准备承受晓雪的愤怒,却意外地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笑意。黎昕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不该应战。

“怎么?不敢接受我的挑战?你堂堂大盟主,还怕我一个初出茅庐,且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来来!咱俩切磋切磋,看我是不是遇到危险就腿软的小白脸……”晓雪记得风哥哥说小白脸就是靠男人保护,靠男人生存的女子,这里就套用上了。

黎昕见她不似发怒的样子,便放下心来,缓缓从地上站起,很是潇洒地拂了拂黑衣上的灰尘,慢慢抬起右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好,好!这才对嘛!”晓雪兴奋得眼睛闪亮闪亮的,好像获得了一个新玩具似的。她做了个“逍遥掌法”的起手式,虽然她练功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可是天分在那呢,师父教的各种武功章法什么的,记得可是烂熟于心呢。

那边的谷化风见晓雪向黎昕走过来,微微一笑,继续劝小晨晨多喝点鸡汤,不料一碗鸡汤才喝一半,这边却剑拔弩张起来。小世子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风哥哥,快看,晓雪跟那个死人脸,是不是要打架了?”

“不应该呀?走,过去看看。”谷化风也很纳闷,怎么刚刚晓雪还一脸怜惜,这会儿却要拳脚相对了呢?一头雾水的他,拉着小世子往那边走去。

小世子的表情就复杂了,有高兴,也有担心,他轻轻拉了拉谷化风的手,问道:“那死人脸实在是太可恶,是应该有人教训教训他了。可是,晓雪练功老偷懒,胡前辈老骂她,她能打过那个死人脸吗?他可是盟主呀!拳脚无眼万一受伤了怎么办?你去阻止晓雪吧,她听你的。”薛晨见俩人“怒目”而视,心中很高兴晓雪也生了那家伙的气,可是想到那家伙的功夫,又充满了担心。

“别担心,晓雪不会有事的。即便功夫不如黎公子,黎公子也不会伤她的。”谷化风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看出晓雪眼中的兴奋和激动,这场战斗估计是晓雪跳起来的。

“哦,也对,晓雪是他的救命恩人呢,如果伤了晓雪,看他还有脸在江湖上立足!”小世子跟风哥哥并肩在两人不远处停下,做好看热闹的准备。

“小心了!”晓雪一声暴喝,吼完这三个字,她已自原地窜起,闪电般攻出了七招。一个人本只有两只手,但在这一刹那间,她却像忽然多出五只手来,这七招竟似同时击出的。?就在这一刹那间,黎昕的咽喉、双目、前胸、下腹,身上所有的要害,都已在晓雪的掌风笼罩中。

晓雪没有留情,她知道以自己的功力,哪怕使出全身的解数,也不可能伤了在江湖上打滚六七年的,身为武林盟主的黎昕,所以掌风中居然带着雷霆之势,直逼黎昕而去。

黎昕也曾遇见过不少出手迅急的武林高手,有的人甚至可以在茶杯从桌上跌到地上之前,将茶杯伸手接住,杯子里满满一杯茶,竟达一滴都没有洒出,还有的人可以用筷子去夹苍蝇,用一根鱼刺钉住蜻蜓的尾巴。但这些人的动作若和祝雪迎一比,简直就慢得像老太婆在绣花,黎昕实在想不出一个人怎能在刹那之间,同时攻出七招,这七招看来竟没有一招是虚招。

黎昕心中暗赞一声:好!脚下一点,便如有威牙(拍电视的道具,钢丝绳一样的东东)拽着他一般,飘然若仙地一退数十丈,恰恰躲过了晓雪的掌风。在空中无力可借的情况下,居然身子一扭,冲晓雪挑了挑英挺的眉,笑道:“好掌法!注意了,我可还手了哦!”

就在此时,黎昕全身衣衫忽而浮荡飞扬,猎猎作响,飘落地面。林中地上的枯叶绕着他急转起来,情景诡异之极。突然,他双目神光电射,缓缓推出看似随意的一掌。这一掌奇慢无比,看似三岁小孩子也能躲过似的。

别人若是出手向他如此缓慢,晓雪定能一眼看出他要攻击自己什么部位,并轻轻松松躲闪而过。但黎昕出手虽慢,却丝毫令人看不出他的攻击走向,竟让晓雪感到,他出手越慢,越是凶险,越慢越可怕的感觉。

晓雪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收了嬉笑的态度静静地站立,决心采用以静制动,相机而动的战略。一旁观战的谷化风也看出黎公子这一掌的不平常来,他这一招使出,竟可以再生变化,即便力道已使出十分之九,只剩下一分的力道,也可以致人于死地。

晓雪脚踩“逍遥追风步”,七拐八拐,留下几道残影给他,避其锋芒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如此精妙的掌法,还是躲闪开来的好。

但是精妙的轻功,不单单是用来闪避的,还可以辅助进攻。晓雪身形轻盈灵动,掌法快似闪电,瞬间又使出了十三招,招招致命。

黎昕的掌法依然很慢,虽然慢,却还是在变,忽然一掌拍出,看似不着边际,不成章法,却似游龙出水,又似晴天霹雳,给人无形的压力与气势……

就这样,一个快如疾风劲草,舞出漫天的掌影;一个慢似弱风扶柳,一掌幻化无穷。星光熹微之下,两条人影倏分倏合,掌风呼,扬起漫天的飞叶,围观的谷化风拉着小世子薛晨已经推后至十丈?以外,依然被两人的掌风扫得睁不开眼睛,衣袂飘飘,斗篷鼓起。

晓雪的身影越来越快,幻化成无数的人影将黎昕包围的滴水不漏,外行的人看过去,一定觉得晓雪技高一筹,将对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此时的小世子就是这样,他高兴地振臂呼喊:“晓雪加油,晓雪好棒,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小世子冰雪可人般的人儿,出口就是令人喷饭的话语,这当然是晓雪长期耳濡目染的功劳了。

可是,只有战斗中的晓雪知道,自己如果不是仗着精妙的轻功身法,早就被拍在地上起不来了。黎昕的每出一掌,都带着无比的压力,仿佛令人窒息般的气势。而晓雪几乎肉眼跟不上的速度,似乎在他的眼中如小儿嬉闹般,轻易化解。差距,绝对的差距!

晓雪那个泄气呀,自己忍受住师父惩罚般的洗髓折磨,换来近三十年的功力,再加上自己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过目不忘的学习天分。一切的一切,此时到年纪轻轻的黎昕手中,却如此的不值一提。这小子的功夫是怎么练的?难道在爹胎里就开始修炼心法?

她在这嘀咕着人家,却没反省反省自己,练武非得师父逼到家才应付似的练上一两个回合,心法也就每天睡前复习那么一遍。怎么比得上人家日日苦练,夜夜修行?你有凭空而来的内力,难到忘了六年前,你给人家服下的“灵禅丹”吗?不但救了他的小命,还使人家增添了许多内力。若晓雪知道,今日的果,是她几年前种的因得来的,不知道会不会气得赏自己几个巴掌。

获胜无望的晓雪,一个闪身,从交战中脱身而出,伸出手做出暂停的姿势,大叫一声“停!”黎昕顺势收手,长身玉立,气定神闲,连身上的衣物都没有一丝的皱褶。

晓雪弯下腰,扶着膝盖,微微地喘息着:“不跟你个怪物打了,也不知道功夫怎么练的,这么厉害。我甘拜下风!”说着,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翻着白眼生闷气。

小世子欢呼一声冲了过来,兴高采烈地叫道:“晓雪赢了吗,赢了吗?”

“赢?屁嘞!输了,输得很惨!”晓雪有气无力地道。

黎昕走至她身边坐下来,看着她道:“你的身法,和掌法,放眼当今武林,确是少有敌手。不过你对敌经验缺乏,临场应变能力差了些,再加上掌法的运用不太熟练,才无法做到游刃有余。如果你每天抽出两个时辰练习,很快,我都拿你没办法,你可是比泥鳅还滑溜呢!”

“每天两个时辰?你饶了我吧,就这样吧,反正我又不想闯荡江湖,做武林高手,能自保就行,嘿!再说了,有你这个武林盟主朋友,我还怕遇到什么危险?”晓雪给自己找了充分的理由偷懒。

“朋友……么?”黎昕轻轻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