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二十九章 盟主的苦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二十九章 盟主的苦

小厮们在地上铺好一层毯子,晓雪跟三位帅哥坐上去,前面摆着蘑菇木耳蛋花汤、一只摔去泥巴的叫花鸡,两只麂子腿,一碗香喷喷的煲仔饭,还有烤馒头和带来的腌制小菜,挺丰盛的。

小世子的眼睛不时地往煲仔饭那儿瞟。也难怪他惦记着,这煲仔饭红红的腊肠、青翠的野菜趁着白白的米饭,让人看起来就很有食欲。晓雪拿起一个银汤勺,挑起下边因小火慢焖而产生焦黄锅巴的米饭,送进嘴里,故意嚼得咯吧咯吧响,还发出“哦、啊,好吃,太香了!”的声音。引得小世子嚼着烤肉,形同嚼蜡,一点胃口也没有了。

他巴巴地望着晓雪手中的煲仔饭,却见晓雪根本不往他这看,兀自背对着他吃得很香甜的样子,还不时发出赞叹声。小世子气得将手中的肉块往毯子上一扔,端起蛋花鸡汤,赌气猛地喝了一口。“哇!”他被热热的鸡汤,烫得大叫起来,在一边吃着烤肉的桑子和小锁一见,忙端着一杯冷水跑过来,给小世子冰嘴巴。

小世子不住地用冷水漱着口,嘴巴里的疼痛感渐渐减弱,他却觉得分外委屈,晶莹的泪珠无声地挂在了睫毛上。越哭越伤心的薛晨,开始抽噎起来。谷化风见状,瞪了晓雪一眼,掏出手帕给他擦拭,边擦边安慰他:“晨儿别哭了,晓雪是跟你闹着玩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最爱逗你玩了。这煲仔饭呀,晓雪本来就是帮你准备的。她是怕你晚上吃烤肉积了食,劝你吃米饭又怕你不乐意,才想了这个法子引诱你呢。别跟她置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了。”谷化风口里安慰着小世子,还不忘对晓雪递眼色。

晓雪笑嘻地端着只动了一两勺的煲仔饭,递到小世子的面前,道:“呶,端着下面的托盘,小心烫。”小世子赌气似的别过脸去,不理她。

“好晨晨,乖晨晨。我错了,我向你道歉,你就可怜可怜偶,吃了这碗煲仔饭吧,求您了……”晓雪放下身段,千方百计地讨小世子的欢心。

“哼!这次就原谅你,若又下次——”

“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晓雪举起右掌作发誓状,然后狗腿地舀了一勺煲仔饭送到小世子的嘴巴前,“来,尝尝味道怎么样,啊——”

小世子脸红红地接过勺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自己会吃,不要你喂!”说完,吹凉那口带着锅巴的煲仔饭,送入口中。

顿时,一股腊肉的香味,夹杂着米香,还有蒸蛋的味道,在口里化开。再加上锅巴的香香脆脆,很得小世子的喜爱,刚刚发誓不吃米饭的他,这会儿嘎嘣嘎嘣吃得那个欢畅哪。

擎着一块鹿肉的黎昕,远远地坐在火堆的另一边,默默地看着这边的互动,尤其是小世子娇俏嗔怪的模样,和晓雪陪着笑脸哄他开心的情景,让他心中很不是滋味:晓雪还是不能免俗,喜欢的终究是较小柔弱的男子,那她对我……会不会只是一种同情,和安慰?

细心的谷化风发现了他的落寞,他碰了碰晓雪,嘴巴朝这边努了努。晓雪顺着瞧过来,看着他盯着火光的心事满怀的侧脸,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他,怎么又不高兴起来了?莫非更年期提前,喜怒无常?

谷化风在她耳畔悄悄地道:“晓雪,黎公子似乎有心事,你去安慰安慰他。这些年,他,心中一定很苦的。”

“苦?怎么会,他可是享誉天下的武林盟主,跺跺脚,江湖都得颤三颤,怎么会很苦呢?”

“作为一个男人,即使他再强大,最终的幸福和归宿,还是拥有自己的家,疼爱尊重自己的妻主和一个健康可爱的孩子。表面上,他很风光,有着别人无可比拟的地位和功夫,在江湖上呼风唤雨,谁都给三分薄面。可是,越是这样,他就越孤独,他把自己推向了顶峰,也推向了深渊哪!唉……”谷化风同为男人,更加了解他的苦恼,深深地为他叹息。

祝雪迎却是越听越迷糊:“地位与家庭,不矛盾呀?谁说风云人物不能拥有自己的幸福了?”

谷化风侧过脸来,温柔地看着自己未来的妻主,将她面颊边那缕调皮的发丝塞至耳后,小声地道:“在你的眼中,他的外在,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这也是你与众不同之处。可是,晓雪,你不要忘记了,无论在我们华焱,还是达伦覃闾,男子都是以娇小柔弱为美的,男子的身高超过一米七五,便被看不起。你看黎公子,至少也有一米八的个头,长期练武,让他看起来更加精壮魁伟。”

说道此处,谷化风停顿了一下,因为他看到晓雪嘴巴动了动,似乎不怎么赞成,笑了一下,便又接着道:“我知道你会说精壮魁梧怎么了?是没怎么,不过这是用来形容女子的,用在男子身上,就算不上什么好事了。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这黎公子从哪方面看,确实没有一处有男儿样的。”

晓雪朝着那个忧郁的身影看过去,听了风哥哥的这一番话,她也能体会到他内心深处的苦楚了。就像在前世,别说是古代了,就是民主的现代,一个一米八几的女孩子,找起对象来,选择的机会也少了很多。如果放在古代,估计还真的乏人问津,毕竟那些大男子主义的古代人,是不允许女子挑战他们的权威的,即使是在身高上。

同样的道理,这里的女子绝大多数,或者说百分之九十九的女子,都有大女子主义,身高就不用说了,女子一米八以上的都少,谁也不愿意娶一个比自己高的男子。再加上小昕一身卓绝的鲜有人比拟的武艺,估计想找个人嫁掉,确实不是见容易的事。晓雪心中大大地叹了口气:帅哥也愁嫁呀!

“风哥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分,我相信小昕的灵魂伴侣,此时一定也在寻他找他等他盼他,等到两个相遇的时候,便成就了一番佳话。”晓雪还是挺乐观的。

谷化风摇了摇头,提醒她道:“他今年多大了,你知道吗?”

晓雪用食指点着自己的下巴,眼睛向上看着,皱着眉头思考着:“六年前,他成年礼过后去历练,挑了狼图寨才受了伤。也就是说,六年前他十五岁生,那现在就是二十一岁喽……啊!在世人的眼中,二十岁前没出嫁的男子,都是没人要的,给人做填房或小侍,还要看妻主愿不愿意……可怜的小昕,这么英俊,这么潇洒,这么有个性,怎么就成了‘黄金圣斗士’了呢?”

晓雪看向黎昕的眼中,充满了同情。奶奶地,扭曲的审美,变异的性别尊崇,使本来该是抢手的白马王子,就这么陨落了。伟岸高大的肌肉男,除了我这个来自异世界的灵魂欣赏,难道你就遇不到属于你的伯乐了吗?

谷化风见晓雪的眼中的怜爱和不舍,便有些迟疑地道:“要不——晓雪把他收了吧。我觉得他对你,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呢!”谷化风知道晓雪的审美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对于男子的身高,体型,性格都跟时下一般女子截然不同。她喜欢个子高高,性情大方洒脱,有些女子气的男子,这黎昕,正是她喜欢的类型。既然她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执着已经被小世子打破,多收一个夫侍又如何?

再说了,七年前那群杀手是谁买通的,还不得而知,假若买主知道晓雪还活着,不知道会兴出什么风浪来。晓雪的功夫虽说也不赖,毕竟缺乏对敌的经验,和狠绝的手段,如果黎公子在的话,晓雪的安全又多了层保障。谷化风心里不是不难受,可是只要对晓雪有好处,哪怕是要他的命,他也心甘情愿。

“什么!”晓雪的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满脸的震惊,放大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连沉思中的黎昕都疑惑地看过来。

晓雪安慰地朝他笑笑,又压低声音在风哥哥耳边道:“风哥哥你开什么玩笑。他那么一个孤傲如鹰的男子,怎么可能会看上我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更不会屈尊跟人共事一妻。我觉得,他如此的wan美,应该配一个能理解他包容他,跟他并肩携手,闯荡天涯的洒脱女子,做一对神仙眷侣天涯携手。”晓雪开始编制着动人的爱情童话。

谷化风刚要取笑她的浪漫虚无,便被好奇的小世子打断了:“晓雪,你跟风哥哥说什么悄悄话呢,我也要听!”

“说……找个人,将挑嘴又耍脾气的小晨晨卖掉,买肉吃。”晓雪转过身,捏着他可爱的翘鼻子,开玩笑地说道。

小世子皱着小脸,不高兴地道:“不要卖晨儿,晨儿带的钱够咱们买肉吃的。大不了,晨儿少吃点肉,多吃点蔬菜和饭……”

“小世子别听她的,她那是逗你呢。”谷化风早已习惯了晓雪每天逗薛晨,把他逗得哇叫,或者泫然欲滴,再去哄得他破涕为笑的戏码,忙在小世子发作前制止了。

“晓雪最坏了,老喜欢逗人家!”小世子嘴巴撅起来的样子,像漫画中的卡哇伊小正太,让晓雪忍不住一再地逗他玩。

谷化风见晓雪眼睛又闪着异样的神采,知道她又要使坏,便在她开口前说话了:“小世子煲仔饭吃完了吗?再喝点鸡汤吧。”说着,将有些凉的鸡汤,兑了点热的,用勺子搅了搅,才递给他。

“还是风哥哥对我好,不像有些人。风哥哥以后跟晓雪一样,叫我晨晨或晨儿吧。老是世子世子的叫,多外气,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呢。”小世子一点也不害臊,在他单纯的心中,在订婚的那一刻,他,晓雪和风哥哥就是一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