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二十八章 露宿山林

第 131 章 露宿山林

“嗤——”随着这笑声,所有的压力和恐惧都化为乌有,黎昕嘴角翘起,仿佛没事似的,道,“吓人?这才叫吓人,见识到了吧?”

晓雪见他只是开个玩笑,松了口气,还真怕他发飙呢。晓雪一个飞踢过去,笑着道:“猫了个咪的,叫你随便吓人,不知道咱胆子小吗,吓破胆,你赔得起吗?”

“有什么赔不起的。”黎昕轻松闪过晓雪那随意的一脚,翘着嘴角道:“大不了把我整个人赔给你。”

谷化风听了他的话,猛地转头过来看他,想从他脸上看出玩笑来。然而黎昕看向晓雪的眼神里,充满了浓浓的情感。

黎昕发现谷化风在用探究的眼光审视自己,好不隐藏,也不躲闪,与之对视,眼睛里的坚持和决心,让谷化风心中暗暗叹气:晓雪啊,晓雪,果然是个招桃花的。不过此人正是晓雪喜欢的类型,如果知道他的心思,未尝不会收了他。

晓雪听了黎昕的话,怪叫一声,道:“你就饶了我吧,每天被你这么折腾,我会减寿的。远离冰块,珍爱生命,阿弥陀佛。”晓雪当他是开玩笑,他堂堂一个统领全武林的盟主,应该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这么可能给别人当小侍呢?

黎昕的眼神黯淡下来,默默地在火堆旁坐下来,无意识地添着柴火,用一根树枝拨着炭火。晓雪把猎物给苍松,让他收拾干净,准备烹烤。忙碌间,听到沉默了半天的黎昕,蹦出一句:“其实我没有你想象中的可怕,我的狠辣只对那些十恶不赦之徒的。”

晓雪端着从小厮马车后备箱中取来的铁锅,走到他的身旁坐下来,边往锅里加水,边回应他的话:“你的脾气我还能不清楚,虽然只跟你相处了短短的一个多月,你的性子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你虽然性格比较别扭点,脾气有些古怪点,说话有些毒了点,人嘛,还算是个好人滴。六年过去了,虽说人会变的,但我相信人品是从小见大的。你现在是鼎鼎有名的武林盟主了,更不会是大奸大恶之徒。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你绝对不会害我们的。我刚刚那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嘛,你也知道,我这人别的毛病没有,就喜欢跟人开开小玩笑,你别当真啊!”说着还用自己的肩膀,撞了撞黎昕,一副哥儿俩好的架势。

黎昕听她说了一大通,目的不外是安慰自己,是说明晓雪还是在意他的感受的,想到这里,他心情好了许多。虽然他不及谷化风跟她是青梅竹马,不像小世子小鸟依人,他要用自己独特的魅力征服她,让她心甘情愿娶他为夫,哪怕为侍也情愿。想到刚刚林子里,晓雪眼中的惊艳与痴迷,黎昕更加信心百倍。

在黎昕陷入沉思的时候,晓雪已经将水烧开,把一只看起来有些年份的老山鸡,放在开水中淖了遍,去腥气,再放在砂锅里炖上。

晓雪见黎昕维持“思考者”形象已经有那么一刻钟了,便用膝盖碰碰他,道:“想什么呢!遇到难题,暂时先放放,车到山前必有路,说不定过段时间,自然就解决了呢。来,帮我看着鸡汤,开了的时候记得换小火炖哦。我去看看那边野味腌好了没,一会咱们吃烤肉大餐。”说着,便站了起来。

“等等!”黎昕抬头恰好望到的是晓雪腰间的玉佩,那是一块水头很足的螭纹玉佩,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他的心中有些失望,状似随意地问了句:“我娘送你的双鱼佩呢?怎么没见你佩戴?”

晓雪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那是大师兄六年前送给自己的,这次出来,想着是去京都,大师兄是一定要拜访的,所以将他送的玉佩挂上了,平时她是不喜带这些叮当的。见黎昕问,便答道:“黎盟主送的那块,我看着怪贵重的,怕戴着磕着碰着,就收起来了。呶!这不是吗?”晓雪从放贵重物品的小包中一阵翻找,终于找出了色泽莹润的双鱼佩,献宝似的拿给他看。

黎昕接过双鱼佩,眼中的光线变得柔和,柔和得让晓雪以为自己看花眼了,那是风哥哥经常出现的眼神呢,晓雪以为这块玉佩他喜欢,便很大方地道:“你也喜欢这块玉佩呀,你拿走带吧,你娘送给我,我再送还给你,肥水不流外人田,嘿!”晓雪开始滥用成语了。

黎昕听了,眼睛一瞪,不是那种冷气逼人的瞪视,而有些嗔怪的意思在里面:“我娘送你的,你怎好再送人。好好戴着,不许再说还给我的言辞来!”说着,不避嫌地帮她摘下腰间的螭纹玉佩递还给她,将自己手中的双鱼佩,细心地系在晓雪的腰间。

“我这不是看你喜欢才送你的嘛。”晓雪嘟哝着,心中翻了个大白眼:真是不识好人歹。

黎昕退了一步,满意地看了看晓雪腰间那块,代表两人未来关系的玉佩,笑了笑道:“你不是要去看看肉腌的怎么样了吗?还不赶快去?”说完,又蹲坐在火堆旁,细心地照看着炖着野鸡的砂锅,脸上全然没有刚刚的郁郁寡欢。

晓雪纳闷地望着火光映照下的,小昕那布满幸福微笑的俊脸,奇怪他情绪的突然转变,耸了耸肩,心中暗道:“果然是怪人,喜怒无常呀!貌似高手都这样吧,人家有资本嘛。”思忖间,走向谷化风和小世子的方向。

小世子被那黎昕一吓,能离他多远就离他多远,别说去招惹他了,都不敢正眼看他,生怕他再发飙。此时的他,依偎在风哥哥的身边,看他处理着将要烹烤的野味,不时小声地跟他聊上两句。见晓雪过来了,薛晨便嘟着嘴巴迎上去,抱着晓雪的胳膊撒娇:“晓雪,你不要离那坏人那么近,万一他再发疯,逃都逃不掉。”

晓雪点着他挺秀的鼻子,安慰道:“别怕,他不是坏人,刚刚是跟咱们开玩笑呢。他要去的地点跟我们顺路,他一个男儿家,孤身一人上路,没个照应的,多危险呀。我们小晨晨最善良了,也不忍心将他独自扔下吧。”

小世子的嘴巴翘地更高了,嘴里嘟囔着:“他哪会遇见什么危险呀,我看他本人就是个危险,别人见他得绕着走!”

“呵,你呀!放心啦,这?一路上我都陪你坐马车,离他远远的,行了吧!别再撅嘴了,都能挂油瓶了。”晓雪用食指,点了点他可爱的小嘴,牵着他走到风哥哥身边。

“风哥哥,我来帮你烤肉。这麂子肚子里塞些香料,咱们整个儿的烤,一会用刀切着吃。山鸡嘛,炖了一只,加上这些个鸟蛋,用来做蛋花鸡汤。小晨晨,吃不吃米饭,用小炭炉给你蒸点米饭吧。”小世子的嘴巴最挑剔,要把他伺候好。

“不要米饭,要吃烤肉!”小世子还惦记着冬日里在后花园的烤鹿肉的鲜美滋味,哪里还肯吃那没有味道的白米饭?

“不吃?”晓雪歪着头笑笑地看着他。

“不吃!”小世子果断地摇摇头。

“你当真不吃?”

“当真不吃!”

“果然不吃?”

“果然不吃!”

“太好了,我还怕你抢我的煲仔饭呢!小锁,泡一碗米。再洗根香肠,小姐我做广式腊肠煲仔饭,嘿。”晓雪故意笑得像偷了腥的猫似的。

“煲仔饭?什么腊肠煲仔饭?”小世子听了这个陌生的名字,马上忘记了自己刚刚所说的话,很是感兴趣地问道。

“你问这做什么?你又不吃。”晓雪故意拽拽地,不告诉他。

“不吃也能问问嘛!”小世子抓住她的袖子,摇了摇,“告诉我嘛。”

晓雪闭着眼睛,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嘿,你又不吃,告诉你干什么!你留着肚子吃烤肉吧,晚上不消化,睡不着的话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哦。”

小世子皱着鼻子哼了一声,使劲地甩开晓雪的胳膊,来到谷化风身边,冲晓雪做了个鬼脸,道:“坏晓雪,不告诉我,我问风哥哥。风哥哥,什么是煲仔饭呀?”

“煲仔饭?是晓雪准备在京城快餐店推出的一款新的快餐,至于怎么做的,晓雪没教过我,我也不太清楚。”谷化风可不像晓雪,成天欺负得小世子哇啦哇啦的叫,小世子当他是大哥哥一样的敬爱呢。

小世子失望地看着晓雪得瑟地冲自己挑了挑眉毛,又撅起他樱桃般的嘴巴:“稀罕!煲仔饭,不就是米饭嘛,能好吃到哪儿去?我就吃烤肉了怎么滴?”

晓雪用木柴搭了两个三角架子,将串在手指粗的铁棍上的麂子,架在火上,让风哥哥守在旁边翻烤着。其他的山鸡,已经用泥巴糊上,在火堆里挖个坑,埋进去了。这是她第一次做叫花鸡,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不过不要紧,这只麂子足够肥大,不够吃的话,车里还有带的卤菜呢。

米泡得差不多的时候,晓雪开始用一只小砂锅煮米饭,等米煮的七八分熟的时候,放入切好的香肠姜丝,又打了个蛋进去,再用小火焖了大约一刻钟,放进去烫好的野菜,在焖好的饭中加入她调好的调料。香喷喷的腊味味煲仔饭就完成了。

焖米饭的时候,晓雪已经做好了鲜美的蘑菇木耳蛋花汤,烤麂子也在煲仔饭做好的时候,烤的金黄焦脆,散发出迷人的烤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