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二十七章 三帅聚首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三帅聚首

向前走了大约一刻钟,静谧清冷的山林里,隐隐传来呼喊声。晓雪侧耳细听,果然是来找自己的。一定是风哥哥见自己久久不归,怕自己在这野兽盗贼时有出没的山林里,遇上什么危险,才焦急的寻找自己的吧。晓雪的心中涌出一股暖流,嘴角漾出一抹明媚的笑意。这幸福的笑容,拨动了黎昕的心弦,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彻底沦陷。

“晓雪——晓雪……你在哪儿?晓雪——”呼唤晓雪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晓雪不由得加快了步子,轻功也不自觉地在足下升腾。看得黎昕一愣,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手。

“风哥哥……我在这儿!在这儿呢!”晓雪独有的甜美清澈的声音在山林里回响。那边的呼唤声顿了一下,然后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过来。

晓雪紧走几步,看到了谷化风有些急切的身影,忙不迭地迎了上去:“风哥哥,慢点儿,林中昏暗怎么不点只火把?”

“晓雪,你没事儿吧!”谷化风没有回答她的话,冲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关心她的安全,让晓雪体会到亲人般的温暖。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在意她的死活的话,那一定是她的风哥哥。

晓雪将野鸡扔在地上,一手揽过风哥哥的蜂腰,“啧”的一声,用力地亲在他的嘴上,笑得无比甜蜜:“风哥哥,我的好风哥哥,我没事儿,别担心。师父说咱可是年轻一辈的高手,一般的跳梁小丑哪够咱看的?”

谷化风用力地拍掉她不安分的手,借着后面跟过来的胭脂手上的火把的亮光,细细打量着晓雪,看到她灰头土脸衣衫破烂的模样,心中一惊,忙上前仔细地检查着:“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一副模样?莫非真遇到危险了?”

“没事,没事。天黑没有带火折子,看不见路,不小心被树根绊了个跟头,衣服上的裂口,也是被树枝挂的。风哥哥,我真的没受伤。”晓雪见谷化风满脸的着急,也不逗他了,只一个劲儿地解释自己很好。

“没受伤?这膝盖上的血迹是什么?”谷化风发现了死去女子在晓雪身上留下的血痕,以为是晓雪的,心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顾不得许多,便要卷起晓雪的裤子检查。

晓雪的视线随着风哥哥的动作停留在那两个爪印上,心道:还好刚刚光线暗,那蒙面人没有发现这两个手印,否则,她那“来到前女子就死去”的谎言岂不是被拆穿了?如果那些蒙面人发现,搜走的藏宝图是被掉包后的假冒伪劣商品,不知道会留下什么后患呢。

想到这,晓雪背后直冒冷汗,不是怕那些兔崽子,是怕麻烦,谁都不希望自己总活在被人算计中吧。不是有句老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吗?晓雪知道风哥哥不亲眼看到自己没事,是不会放心的,就将裙摆里的鸟蛋递给胭脂,自己坐在地上,脱掉马靴袜子,露出了可爱雪白粉嫩的脚趾头,又顺着腿将裤管卷起,让谷化风看个仔细:“呶呶……我说没事吧,那血迹是别人身上的。”

黎昕在她脱掉靴子时,就想转开目光的,可是又仿佛被磁石吸住一般,眼睛盯着晓雪玉石雕成的脚趾头,和雪白的美腿看不停。

谷化风这下彻底放心了,放松下来的他这会儿才注意到,晓雪身后多了一个举着火把的男人。他赶忙帮着晓雪将裤管放下来,又温柔地帮她穿上鞋袜,扶晓雪站起来,方冲着有些面熟的男子歉意一笑,道:“失礼了,没看到您在这,某该阻止晓雪捋裤管的。”成年女子在男子面前露出身体的一部分,是对对方不尊重,心有不轨的象征。所以,谷化风才代晓雪向他道歉。

黎昕在谷化风来之后就静静地仿佛没有存在感地站在一边,看着两人不避讳的亲密,和自然流露的亲情,以为两人已经成亲,毕竟晓雪已经十四了。六年前他就知道,晓雪一成年,就要娶她的风哥哥过门的。所以,心中虽有些不舒服,却也没有打发醋意。他见谷化风向他表示歉意,便回礼道:“江湖男子,不拘小节,无妨。”

谷化风这才认真地看了看他,心中不禁为他的伟岸而咋舌。怕他看出自己的异样,便转移了视线,扫到了他肩头的猎物,便走过去要接过来:“哎呀,怎么好意思让您帮抗野味,来,快放下来,给我吧。”

“谷公子不必客气,我扛着就行了,你们要觉得实在不好意思,待会晓雪烹烤完毕后,让我多吃几块腿子肉就是了。”黎昕因他主人般的语气,而心中略有不快,脸上虽然不再冰冷,却也没有了刚刚和晓雪独处时的笑意。

“风哥哥让他扛着吧,他当初在我们家混吃混喝一个多月,让他出点力也是理所应该的。”晓雪笑嘻地压榨着武林盟主的劳动力,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一个多月?哦……我想起来了,是黎公子呀!五六年没见了,差点没认出来。”谷化风刚刚就觉得这男子有些面熟,经晓雪这么一提醒,认出他来。

黎昕还他一个浅浅的笑。晓雪在一旁巴拉巴拉说个不停:“可不是嘛,小昕变得越来越帅了呢,我也差点没认出来。风哥哥,我告诉你呀,小昕现在可了不得呢,成了武林中独一无二的男盟主,厉害吧。刚刚他眼光一扫过去,那些个坏蛋们,吓得差点尿裤子,就连她们的老大,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那些个坏蛋?这么说晓雪还是遇到歹人了?”谷化风的心中永远以晓雪为上,对与她有关的所有事非常的敏感。

晓雪心中懊丧自己说漏了嘴,便嬉笑着解释道:“是遇到几个跳梁小丑,不过被小昕一掌拍过去,给吓走了。我都没来得及出手,唉,太可惜了!”说到这儿,她还耍宝似的摇了摇头,耸耸肩。

谷化风看她这怪样子,被逗乐了,拍了她一下,道:“你就这么想找人练练手呀!要练手也要找知根知底的对手,免得出什么意外。你可从来没有跟人真正动手过,再遇到这样的情况,见机行事,不要贸贸然地冲上去。别让我们担心……”

“知道了,比我爹还唠叨,将来不知是娶了个夫,还是娶了个爹回家。”晓雪冲他做了个鬼脸,假装发牢骚。

“将来?晓雪和谷公子还没成亲?”黎昕目光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没呢,还要等两年。唉!你说这九王殿下搀和什么,不把小晨晨嫁给我就算了,还扯上风哥哥。”一提到这茬,晓雪就有骂脏话的冲动。

“推迟两年没什么,女子十五六岁没娶妻的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晓雪就别为这个跟九王殿下置气了,毕竟她将来也是你的岳母呢。”谷化风拍拍晓雪的手,安慰道。

晓雪趁机握住风哥哥的手,摇了摇道:“我不是怕风哥哥等不及嘛,两年后风哥哥都十九了呢。”

谷化风看了眼默默走在她们身后的黎昕,脸烫了:“别瞎说,什么等不及,等得及的。”

“嘻,风哥哥害羞了?”晓雪抬起谷化风的手,用力地亲了下,臊得谷化风脸更红了。跟着后边静静看着这一幕的黎昕,垂下眼眸,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来了,小公子,她们回来了,晓雪小姐也在!”说话的是九王身边已荣升为仆公的伴柳。他四年前就已经嫁给侍卫刘苏,这次出行九王不放心儿子,觉得伴柳办事最贴心也最稳当,便将他也派过来,同他妻主一起伺候小世子。

本来坐在火堆旁发呆的小世子闻声,一下子跳起来,飞快地奔过来,连肩上披着的斗篷掉落都一无所觉:“晓雪,你终于回来了,怎么去了那么久?我们以为你出事了呢。风哥哥和胭脂一块去找你,我也想去,她们不让。我也好担心晓雪的……”小世子的眼睛又湿润了,一脸的委屈。

“哎呦呦,晨晨变兔子了,早知道就不去打猎了,直接将这只小兔子烤着吃算了。”晓雪见不得小晨晨的眼泪,便变着法儿地逗她开心。果然,小世子破涕为笑。

晓雪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转身介绍黎昕道:“小晨晨,还记得小昕吗?在铭岩镇的时候,曾在我们家养伤的那个别扭大男孩。”黎昕听了他的介绍,剑眉挑了挑,却忍着没说什么。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老根我争晓雪,抢美食的死小孩!”小世子记仇的功力又增加了,居然六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又翻出来说项,而且还瞪着眼睛一脸防备,生怕他再来跟他争宠。

这下黎昕的脸可好看了,黑了又红,红了又青的,跟打翻了调色盘似的,晓雪看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黎昕更是羞得头上都快冒烟了,他狠狠地瞪了罪魁祸首——小世子一眼。

娇生惯养的小世子被他冰冷如刀的眼神扫过来,吓得登时就变了脸色,躲进晓雪的怀里,怯怯地偷看着他。

晓雪是见识过黎昕眼神是杀伤力的,忙安慰地抚摸着小世子的脊背,像在安抚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晨晨乖,不害怕哦,晓雪在呢!”

然后又对杵在一边不动的黎昕吼道:“没事别乱瞪,会吓坏小朋友的!吓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对滴。”

突然,周围一片死寂,仿佛空气都不在流通了,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脚底掌猛的窜向头顶,连着汗毛孔都使劲的收缩起来。晓雪惊得紧紧搂住小世子,不知道是她是在保护他,还是在寻求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