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二十六章 原来是老相识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来是老相识

背对着男子,正准备溜走的晓雪,因他这句话,而定格不动了。晓雪?他叫的是晓雪,代表他没认错人。等等!武功高强、身材高大、结实的肌肉、俊朗不羁的面孔……

晓雪的脑中闪过一缕亮光,她猛地一转身,接着掉落地上火把微弱的火光,紧紧盯住男子的脸庞,严肃的小脸突然现出灿烂的笑靥:“哈,我跟你开玩笑的,怎么会不记得你呢?你一出现我就认出你了,前任盟主的儿子,现任武林盟主……黎昕,小昕儿,哈,好久不见,混得不错嘛!”晓雪很是热络地拍着盟主的胳膊,只是力气大得有趁机打击报复之嫌。

第一男盟主——黎昕,扫了眼晓雪不安分的手,没有戳穿她,只当她的拍打是给自己挠痒痒,再望向晓雪眼中的眼神里没有了冰冷和桀骜,有的只是喜悦和放任。他的嘴角微微翘起,道:“我还以为,你将我忘记了呢,毕竟已经六年了……”

“不会,怎么会呢?你可是浪费了我一颗稀世难求的‘灵禅丹’的,你知道我这心啊,疼了很久呢。刻骨铭心,对你绝对的刻骨铭心!”晓雪耍宝似的做出心痛的动作和表情。

看着眼前酷酷的俊脸有拉长的迹象,晓雪忙又嬉笑着道:“哈!开个玩笑,别生气嘛。小昕这么帅,身材这么好,又这么特别,想忘也忘不掉呀!已经刻在这里了,这辈子都忘不掉,除非再失忆一次。”

黎昕垂下眼眸,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阴影,他轻轻地道:“无论什么原因,只要你这‘刻骨铭心’,就值了!”

弯腰捡起火把的晓雪,只听到他轻声嘟哝着“值了”二字,将火把燃旺些,问道:“值了?什么值了?”

“没什么……晓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被聚义堂的人围堵?”黎昕重新抬起眼睛,接过晓雪手中的火把,问道。

“邵记在京城准备开个分店,我去看看,毕竟开业典礼上没有邵家人不太合适。天色晚了,夜宿此林,我捉野味一时兴起,离宿营的地点远了点,不料遇到这群蒙面人杀人劫宝,躲闪不及,差点被灭口。”晓雪脸上兴奋的表情,哪里像是差点被灭口的样子,倒像是很高兴遇到此事呢。

黎昕心里暗自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晓雪的脾气一点没变,还是小事到她手里变大事,没事也要找点事的爱凑热闹的性子。他扫了旁边死去已久的尸体一眼,道:“杀人劫宝?”

“是滴,是滴,据说为了一张藏宝图。”晓雪寻思着要不要将怀中的东东拿出来给小昕看。

“藏宝图?莫非是遇害者东阳李家?”黎昕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睛变得深沉起来。

“不错,这女子临死之时,塞给我一个纸包,说是东阳李鸿雁家满门被灭,让我将纸包送到相淮她公孙师伯家,还要帮她们报仇。唉,真是点子背了,喝凉水也塞牙缝,我就来打个猎,怎么就遇到这一出呢?”她脸上一点懊丧的表情都没有。

“相淮公孙秋月和东阳李鸿雁,是同门师姐妹。李家有藏宝图的消息,也是最近才流出的,没想到因这不知道真假的藏宝图,落了个灭门的惨烈结局。”李家在江湖上也是小有侠义名声,就这样陨落了,实在有些可惜。

晓雪从荷包里掏出那张,用自己随手涂鸦换回来的所谓藏宝图,对着火把眯着眼睛细细地看着。传说中的藏宝图耶,趁它在自己手上,不见识见识就太傻了。晓雪好奇地摸了摸手中的那张破纸,滑滑的,好像浸过一层蜡。看过去也就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在书铺里一买一大把的华焱地图而已。这是藏宝图?藏宝图不是要被分成几份,几个人保管,经历千难万险才能凑成一张的吗?

“你这样打开看,好吗?”这可是人家的传家之宝,借你的手送到公孙府上,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打开看呢?

“看看而已,有什么不好的。哎!小昕,你说这藏宝图如果是真的话,会是什么宝藏呢?数不尽的金银财宝?江湖人梦寐以求的绝世武功秘籍?吃了能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抑或只是前人的一种恶作剧?”晓雪闪亮的眸子,仿佛天上最亮的那颗星子。

“无论是什么,都与你无关。过了巴彦克拉山,绕道西行,送至相淮后,此事到此为止吧。要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黎昕从晓雪的神态中,看出她渴望凑热闹的心思,便劝她歇了这门心思。

晓雪一脸的可惜:“好吧,就按小昕说的办。唉?对了,小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黎昕的脸一红,还好光线昏暗,晓雪未曾觉察。“我?我有事,经过此处……”打死他也不会说出,是专程来看晓雪的。虽然他的性子模样没有一丝的男儿样,毕竟还是有男儿的腼腆和羞臊的。

“是去办事,还是办事回来呀?”晓雪想起自己猎的麂子还在不远处,便低头寻找来时的路。

“办完了,正要回向城。”黎昕说了个京城方向的小城,其目的昭然若揭。

“哇!顺路也,一起吧,你一个男儿家孤身上路,一起也好有个照应。”晓雪却信以为真,高兴地邀请帅哥与之同行。毕竟在这个男女角色互换的世界里,能有她喜欢的高大威猛型,很不容易呢,能多看一眼是一眼。

“好啊!”黎昕的目的达到了,眼睛弯成香蕉船。

看得晓雪又是口水直流:哇……原来酷哥盟主笑起来这么漂亮,原本棱角分明的脸庞也变得柔和起来,冰块脸也有春风拂面的时候呀!

黎昕走在晓雪的旁边,一手举着火把,一手不时帮她拨开挡路的树枝。没走几步,便看到晓雪放置于地上的猎物,一个成年的麂子,几只野鸡和一小堆鸟蛋。黎昕单手拎起最重的那只麂子,用力将它甩在肩膀上扛着。man!真man!那肩背上匀称的肌理,那有力的臂膀,还有绅士的行为。白马王子呀!晓雪又做出花痴的表情来!

黎昕好笑地看着晓雪闪亮亮的眼神,以及嘴角可以的银色**,心中涌上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也只有她会以这样爱慕的眼神看他了,他的晓雪果然还和六年前一样,没有变,还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不走吗?”黎昕见晓雪站在原地,定定地望着自己,声音变得温柔起来,虽然这样的语气他并不熟悉。

“走走!再不回去,风哥哥要担心了。”晓雪猛然想起自己出来这么久了,风哥哥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了,忙捡起地上的鸟蛋用裙摆兜起来,拎起地上的野鸡,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

黎昕见她一提到风哥哥,就心急火燎地往回赶,很是在意的样子,心中不由得酸酸的。转念又想,人家谷化风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即便是石头也焐出感情来了,何况是她早就定下来的夫侍呢?思及此处,便放宽心思,跟在晓雪后边走着。突然,他想到一个问题:“晓雪,你不是师从‘武医双绝’吗?怎么被一群二流角色逼得如此狼狈?”

“切!我只是逗她们玩玩而已,又没有出手。要是我出手呀!别说她们这十几二十个人,就是再来一倍,我也游刃有余。”晓雪一想到自己没玩到,心中有些悻悻的。不过还好,咱捡个赏心悦目的大帅哥,她只好这样自我安慰着。

黎昕以为她又在吹牛耍宝,便顺着她的话哄她开心道:“是,是,是!晓雪说的话都是对的,即便错了也要说对!”这是六年前晓雪在他面前耳提面命最多的一句话,他还深深地记着。

“你不信?”晓雪听他说话的语调便知道他是敷衍自己,便扭头看了他一眼,鼓着腮帮子道。

黎昕但笑不语,还是让晓雪明确感觉到他的不信,她泄气地道:“好吧,我承认我缺乏对敌经验,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水准,能不能打得过这么多人。不过!我敢保证,我的武功不弱!我师父都说我有学武天分,想在武林中排上一流高手轻而易举。”

黎昕心道:那是你师父对你的安慰和鼓励,你还当真了。在他的心里晓雪只是个功夫一般,却死要面子的半瓶醋而已。为了不让晓雪女子自尊受损,便附和着:“既然胡老前辈这么说,晓雪的武功定是好的。”

“还好啦,比你是差多了,我的大盟主!别说,你板着脸瞪眼睛的样子还挺有气势的,我都被你吓得不敢做声,更别提那些见不得人的家伙了,她们噤若寒蝉的样子我看着都想笑。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顶级高手气场吧。”晓雪想着刚刚他那英雄救美的瞬间,不由得心神摇曳起来。

“呵!”黎昕想起刚刚晓雪的那句很令人喷饭的台词,不由得笑道,“晓雪搞笑的性格还是没变呀,居然会喊出‘谁来英雄救美’的话来,你不知道英雄救美这个词,应该用在一个柔弱的男子身上吗?莫非晓雪想做美人?”

晓雪皱了皱鼻子,不爽地道:“谁说美人只能用在男子身上,难道我长的不美吗?”

黎昕仔细地打量着她精致的脸蛋,叹了口气,道:“美!一种精致的美。如果晓雪扮作男子的话,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不过一般的女子最讨厌别人说她长得美,晓雪果然是个异类。”

“被说长得美又怎么了,这好歹也是夸赞咱的话,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你说的扮作男生,我还真没这么玩过,改天得试试。”晓雪的话令黎昕哭笑不得,心中暗暗祈祷她只是一时兴起,随口说说,扮成男子,也不怕被人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