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25章 武林第一男盟主

第 128 章 武林第一男盟主

眼前这男子仿佛冬天雪压不跨的青松一般,笔直、挺拔;尽管身体被黑衣包裹,但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他那份浑然天成的流畅,尤其是衣衫下的躯体隐隐向外透着只有猎豹才拥有的力量感。

剑眉如鞘,星目寒光,高挺略显霸气的鼻梁,抿成一条线的薄薄的嘴唇。他不是晓雪见过最帅的,可拥有刀削般刚毅的脸颊让人根本就忘记了什么是帅……

晓雪花痴般地盯着人家,眼里绽放的异彩在夜色中也如此的闪耀。那酷帅极品男子原本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在她脸上停留了大概三秒钟,他的眼睛渐渐涌起一丝笑意,而这笑意里又夹杂着摄魂般的光芒。“哇!他看我了,还冲我笑呢,美女果然是美女,连冰块都能融化。”晓雪自恋地捧着脸,因他的凝视窃笑不已。

男子强大的气场,让蒙面人老大不敢因他男子的身份而小觑,在她的印象里,全武林只有一位男子有如此强大的王者霸气,她恭敬地施以一礼,问道:“尊驾莫非是去年武林大会上,连败五强,摘下桂冠的武林第一男盟主?”

男子的眼神从晓雪身上收回,投注在她身上的又是那种,让人仿佛置身于严冬般的冰冷漠然的眼神。想到身后对他而言无比重要的女子,差点丧命于蒙面人老大的命令之下,他的眼中仿佛出现死神镰刀般的眼神,让所有的黑衣蒙面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战。他薄薄的嘴唇里吐出冰渣子般的话语:“你!要杀她?”

蒙面人老大在他的强大气压下,再也维持不了一帮之主的威严,她陪着小心问道:“盟主您认得这穷酸……这位姑娘?”

等下,盟主?晓雪从水仙状态恢复过来,听了那老大的话,有些诧异。当今盟主不是小昕的娘亲吗?怎么换人了,还换成这个极品帅锅锅?

正琢磨着,男子又开口了:“不错,旧识!”旧识?难道他认得我?莫非是尝过偶手艺的客人?这么极品的男人,我要是见过一次绝对不会忘记滴,太……太正了!晓雪又犯起花痴来。

蒙面人老大忙讨好地对仍旧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子道:“原来姑娘您是盟主大人的旧识呀,哈,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误会一场,误会一场,哈……”猫的个咪的,你还转得挺快,刚刚不还神气十足下死命令,要偶的小命吗?晓雪的yy被她打断,很不爽地给她一个白眼。

蒙面人老大看刚刚还一副吓呆了模样的晓雪,居然狠狠地给她一个白眼,气定神闲地站起身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哪里还有刚刚孬种的模样。心中那个气呀:有人给你撑腰,就肿起来了?不要让老子遇到你落单,见一次杀一次,决不留情!

表面上她还是一副很恭敬地模样,没办法,谁叫眼前这个死娘娘腔。这么厉害。人家十五岁就独挑“狼图五霸”;十七岁斩杀了在江湖排名第四的恶贯满盈的崔老六;十九岁带着师门姐妹,独挑大梁,灭了漠北欺男霸女、打家劫舍,无恶不作的漠北第一大帮——黑虎门;二十岁的时候,又一举夺下武林大会第一的名头,接替了他老娘的位子,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位男的武林盟主。识时务者为俊杰,来日方长,我忍……

“误会?我看不是吧,你刚刚不是还说,要把我挫骨扬灰、砍成肉泥吗?怎么这会儿就成了误会了恁?如果盟主大人来迟那么一小步,小可岂不是因为你口中所谓的‘误会’二字,命丧黄泉,回天乏术喽?”晓雪准备试验武功,大干一番的计划夭折了,虽有酷哥欣赏,却还是憋了一股劲没出发,就开始没事找事起来。

伟岸男子的眼神变得更加冰冷,仿佛刀子般割着蒙面人老大脆弱的神经。山中夜晚气温如此寒冷,她的头上汗珠子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她干干地笑了两声:“盟主大人息怒,小的……小的刚刚是跟姑娘开玩笑呢,对,嘿,开个玩笑……”蒙面人老大的声音在盟主杀人于无形的眼神中,越来越小,直至听不见了。

“玩笑?那我也用刀在你身上捅上十个八个的透明窟窿,然后摸摸你的脑袋,跟你说:别怕,我这是跟你开玩笑呢。你愿不愿意?”晓雪抢过尖嗓小瘦猴手中的短刀,走到她跟比划着,脸上的表情由笑嘻,倏地转为吹胡子瞪眼。

“你!”蒙面人老大再不济也是一帮之主,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被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毛头臭丫头,如此的奚落羞辱,三分土性被激起来了,眼睛一瞪,举起大掌就要发难。

“哎呀呀!瞧瞧,瞧瞧!盟主大人呀,当着您的面儿,这见不得人的家伙,都要逞凶,这还了得,简直不把您当回事嘛!像这样的家伙,您不给她几分颜色看看,她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晓雪在她一?扬手之际,如脱兔般闪到伟岸男子的身后,嘿!身材刚刚好,将偶滴身形遮得一丝不露,安全感呀,很有安全感!晓雪在男子身后窃笑不已。

蒙面人首领被晓雪气得七窍生烟,一时间竟晕了头,朝着盟主方向就冲了过来。

“啊呀!盟主大人,您看看,刚刚嘴里对您毕恭毕敬的,心里不知道这么骂您呢,现在居然胆儿肥得敢跟您动手!叔可忍婶不可忍,盟主大人,上!”晓雪向后蹦了开去,做出一副关门放狗的姿势。

盟主大人此时薄薄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宠溺地叹息了一声:“你呀!还是那么调皮。”听得晓雪一愣,莫非他真的跟她是旧识?

这一愣神的工夫,蒙面人老大哇呀呀地直冲她过来了,她还没来得及做出防御的姿势,蒙面人老大已经划起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坠落在十丈之外。咦?这是玩的哪招,咱还没动手呢,你就被击飞了,莫非想演出一场苦肉计?

噗——落在地上的那厮,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喷出老远。啧!居然连血包都藏好了,喷得还挺逼真呢!晓雪兴致勃勃地欣赏着对方的“表演”。

“这一掌,就作为你当着我的面儿,对我朋友不敬的惩罚吧!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对我朋友无礼,小心你的狗命!还不给我滚!”盟主不愧是盟主,说话就是有气势。晓雪的眼睛里又冒出颗颗红心。

黑衣蒙面首领在手下的扶持下,艰难地站起身子,手捂着胸口,口中不住地咳嗽着,看来伤得确实不轻。她惨白着脸色,屁都不敢放一个,就带着一群被盟主气势吓倒了的手下,灰溜溜地逃走了。

逃出武林盟主气压范围外,尖嗓小瘦猴才敢发出点声音来:“老大,那丫头这么可恨,就这么放过她,未免……”

“放过?”蒙面人老大捂着疼痛不已的胸口,恨恨地道,“今日之仇不报,难消我心头之恨,盟主我们没有能力动,一个不会武功的臭丫头看她能蹦跶多久。”

“老大,老大,我们不需要自己动手。”尖嗓小瘦猴眼睛一转,坏点子出来了,“我们只要放出风声,就说李家的藏宝图……”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蒙面人老大眼睛一亮,赞许地拍着她的肩膀:“好主意,让她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哈……咳。”乐极生悲的老大捂着胸口咳个不停。

危机解除,晓雪十分狗腿地拍着盟主的马屁:“盟主大人,果然是盟主大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打得那厮毫无还手之力,如丧家之犬般夹着尾巴逃走了。盟主大人,在最危难的关头,您如天神般地降临,救晓雪于水火之中。盟主大人呀!我若是久旱的秧苗,您就是那天降的甘霖;我若是搁浅的鱼儿,您就是涨潮的海水;我若是风雨中的小树苗,您就是为我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您的恩情比山还高,比水还深,我如何才能回报您——我的救命恩人!”晓雪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像吟诵诗篇般的为盟主大人歌功颂德一番。

“以身相许,如何?”盟主大人笑吟吟地看着她耍宝,冷不丁地插上那么一句。

“呃……”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晓雪,像被突然卡住脖子般,咯噔一下不支声了。她细细地审视着帅锅锅脸上的表情,想在他脸上找出开玩笑的痕迹。猫了个咪的,莫非这家伙是冷面笑匠型的?

多变的表情,无厘头的话语,灵活的眼神,甜美的笑颜……眼前这虽满身狼狈,却掩不住她飞扬的神采。她没有变,依然是萦绕在他梦中的那个精灵古怪的女孩。六年了,她的个头长高了,她的眉眼长开了,她眼中的神采更自信了……她,更让他心动了。

若说六年前的晓雪,在他的内心深处,只是不嫌弃他的高壮,而成为他想嫁的对象的话,那么重逢后的晓雪,在他眼中则像二见钟情般的,触动了他的心弦。一眼瞬间,一眼万年,爱了,不需要理由,也许,只是那回眸的一眼……

他的眼中,冰冷不在,柔情满溢,看得晓雪心惊肉跳:丫丫的,这武林盟主看咱的眼神,怎么那么像看情人恁?不会是认错人了吧!猫了个咪的,如果他发现自己认错人,不会恼羞成怒地杀我泄愤吧。刚刚他那一招,我可是看都没看清,跟他对上,咱就是那鸡蛋,他是花岗石。不行,趁他发现之前,三十六计走为上,溜吧……

盟主大人看着晓雪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和随时准备开溜的肢体语言,有些无奈,又有些伤感,同时还有些觉得好笑地轻叹一声:“晓雪,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