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24章 酷哥,你好眼熟哦

第 127 章 酷哥,你好眼熟哦

不好,被发现鸟!晓雪还未曾有其他的动作,便被一群黑衣蒙面人围在了正中。

哎呀!传说中杀人越货、偷鸡摸狗、灭门惨案必备的“黑衣蒙面人”,跟电视中的一样,只露两个眼睛耶!晓雪的姿势依然保持着蹑手蹑脚状,头扭过来兴奋又鸡冻地打量着这群黑衣蒙面人,居然忘记自己的处境,心中没有一丝的害怕。

“老大,是个酸秀才!”晓雪今日出门前,作的是儒生打扮。这时代文人的打扮比较繁复华丽,武生的衣着比较简单干练,一般老百姓则怎么方便怎么穿,短打背心什么的却也不稀奇。

那个被称为老大的蒙面人,身材肥硕,胸前两坨肉疙瘩,堪称“人间凶(胸)器”。他眼睛环顾四周,注意力很快被地上躺着的尸体吸引住了:“你,去看看!”

“是!”这个身材瘦小的蒙面人,正是晓雪听见的那个尖细嗓音。他小心地靠近浑身是血的尸体,好像她诈死,猛地从地上跳起来,给她一家伙似的。尖细嗓子用脚踢了踢,见没动静,才放心地弯下腰,干瘦的爪子在死去女子的鼻子上试了试,又摸了摸她的颈脉,彻底放心了:“老大,果然不出英明神武料事如神的您所料,这女子已经死透了!”

老大闻言,两步走到尸体旁,手在已经渐渐冰冷的怀里摸了摸,从中掏出晓雪刚塞进去的油纸包,小心地打开看了看,不顾纸包上的血迹,飞快地塞进自己的怀中。

“老大,这……这酸秀才,怎……怎么处置?”说话的是个结巴,她看来很不受老大的待见,被狠狠地瞪了一眼。

老大的目光投了过来,晓雪这才想起来,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遇到这种情况应该吓个半死才对,于是将身体抖得跟打摆子似的,结结巴巴地求饶道:“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呀!我把我身上的钱全都给你……还有玉佩、簪子……”晓雪故作手忙脚乱地,又是掏荷包里的银子,又是摘玉佩,手抖得连荷包都拿不住,掉在了地上。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来这多久了?都看到听到了什么?老实回答,否则要你小命!”老大见她如此胆小怕事,又不像个会功夫的,周围也没同伙,便放松了警惕,漫不经心地盘问着。

“小可……是进京赶考的秀才,被林中突飞的夜枭惊跑了马匹,小可在追赶马匹的途中迷了路,是以出现在此地。小可也是刚刚走到此处,看到地上一具尸体,吓得魂飞魄散,正待离开便被大王们叫住。小可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呀!”晓雪编故事的能力是有目共睹滴。

老大看她身边没有什么行李,对惊跑了马匹的说法便信了一二,还是不放心:“你进京赶考,怎么会孤身一人,也不带个丫头小厮伺候着?”

“大王有所不知呀!小可在家中只是个不得宠的庶女,爹爹在小可幼时便已去世,主夫爹爹和嫡姐姐将小可看成眼中钉肉中刺,说小可将来分了大姐的家产。母亲大人耳根子软,什么都听主夫爹爹的,唉!可怜我爹不疼娘不爱的,这次上京的盘缠和马匹,还是我千求万求,才求来这么点银两,和一匹瘦马。这……这玉佩,是我死去的亲爹爹留给我的,呜……”晓雪掩面哭泣,不时从手指缝里看蒙面人老大的动静。

“好了!不要哭了!”蒙面人老大很是不耐烦。

“老大,藏宝图既已寻获,还跟这穷酸啰嗦什么,不如……”尖细嗓子做了个切下去的动作。

我靠!你个鸡猫嗓子,心肠够毒的吼!我都这么可怜了,你还要赶尽杀绝,真想挖开你的心,看是不是跟你衣服一样颜色。晓雪心中将尖细嗓子骂了个狗血喷头,口里却突然发出瘆人凄惨的叫声:“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尖细嗓子和老大被她的惨叫吓得一哆嗦,“嚎什么嚎?闭嘴,再叫立刻杀了你!”老大的声音充满了不耐。

“我闭嘴,我这就闭嘴……您能不杀我不?”晓雪捂着嘴巴,张大了泪花点点的眼睛(憋笑憋的)可怜巴巴地望着蒙面人老大。

蒙面人老大摸摸自己的眉心,不想再跟这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纠缠,便对尖嗓小瘦猴做了个交给你的手势,转过身去摸出怀里的“藏宝图”对着手下手中的火把,细细地研究着。

尖细嗓子蒙面人的身形只到晓雪的肩膀,在这个世界就一“三等残废”,他冷笑着靠近晓雪,手中的短刀在火把的照耀下发出冷冷的光。

晓雪踉跄着向后退,抖得仿佛风中的枯叶:“别!别过来!”

“嘿……老娘会让你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毫无痛苦的死去。乖乖受死吧!”小瘦猴边狞笑着,手中的刀落向晓雪白嫩的脖颈。

“啊……”晓雪尖叫着,抱头逃逸,一不小心被树根绊了个仰八叉,却似误打误撞中躲过了短刀抹脖子的厄运。

小瘦猴一招落空,见晓雪狼狈的模样,以为她是侥幸逃过自己的这招,没有放在心上,提起刀继续追杀。

晓雪依旧是抱头鼠窜,口里依然杀猪般地嚎着:“救命呀,杀人啦!”脚下步子看似虚浮无力,逃窜间跌跌撞撞,灰头土脸很是狼狈,不过在每一次的跌撞踉跄间,总是非常幸运地躲过小瘦猴的砍杀。

尖嗓小瘦猴这边砍得卖力,晓雪那厢躲得不亦乐乎,嘴里的喊叫声也变成了很有韵律和节奏,类似唱歌般:“哎呀呀,杀人啦!可怜我,今日里,把命丧,救命哇……哎呦喂,摔死偶,我的妈,吓死人……”晓雪一会被枯枝绊倒,躲过拦腰而来的刀影;一会猛一在树旁急拐弯,短刀入树干三分;一会仰面朝天躺倒在地,刀尖擦着她的鼻子而过……

好一会儿工夫,尖嗓小瘦猴累得气喘吁吁,而晓雪依然活蹦乱跳。“哈!蓝采玉,莫非昨日里那骚爷们将你榨干了,脚软手软的,连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都搞不定,你这个威虎堂的香主可是白当了……哈!”一个胖如球,声如钟的非男非女的声音大声地取笑她。

黑衣蒙面人老大闻声从藏宝图上抬起目光,望了过来,见坐在地上目光惶恐的儒生,身上除了滚爬中沾上的泥土,和逃窜中被树枝刮破的衣衫外,一点伤口都没有,而自己的属下则在一旁扶着树大口喘气,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采玉!怎么回事?”

“老大,她比泥鳅还滑溜,而且运气奇好无比,莫非她命不该绝,有神灵保佑?”叫蓝采玉的瘦猴咽了口唾沫,恨恨地瞪着坐在地上,依然瑟发抖的晓雪。

“什么神灵保佑!今天就是天王老子罩她,也得给我死。你们,一起上。”老大的眼中射出如毒蛇般阴狠狰狞的目光,大手一挥,十数个黑衣蒙面人一齐围上来。

坐在地上的晓雪没有再像刚刚那样仓皇逃窜,只是保持坐姿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很有些可怜兮兮的味道。圆球大嗓门啧道:“这穷酸生的一副好皮囊,里的花魁也没她生得好,可惜了!”

尖嗓小瘦猴恨她刚刚嘲讽自己,便回她一句:“怎么?生了怜香惜玉之心?死胖子,你爱好还是那么变态!”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再扯皮,回去铁律堂伺候!”蒙面人老大声音里充满了危险的因素。

俩人登时不敢再多说一个字,跟其他人一起,渐渐向坐在地上仿佛吓呆了似的酸秀才围拢。

晓雪此时心里充满了兴奋地刺激感,她平时除了跟师父在一跑一追间,练就了用胡晓蝶的话是“世间无人能比肩的逃跑功夫”,放眼武林,没有一个能追得上她的。胡晓蝶在两年前就逮不住她了,感到很没面子,气哼地走了,还不忘叮嘱她:不要荒废了武艺,多练练没坏处。

此时的她暂时还不想使出她的保命绝招——轻功,晓雪很少有跟人对手过招的机会,她想趁此机会检验一下胡晓蝶的功夫,是不是如她吹嘘地那样高不可测。她竭力忍住心头的兴奋情绪,忍得她表情很是有些狰狞,她一时无法抒发心中的激动,就亮开嗓子高喊了一声:“有木有英雄救美呀——”

话音没落,一个在晓雪心中堪称完。美的背影,救世主般出现在她面前。一米八以上的个头,略紧的黑衣将他的完。美身材展露无遗:宽宽的可以依靠的肩膀,背部精壮却不乏肌肉,猿臂蜂腰,修长的大腿充满了力与美……哦!真男人,纯爷们!极品呀极品。晓雪跐溜一声,将垂涎了三尺的口水吸回来。

她小小的吸口水声,在剑拔弩张的气氛里,显得如此的醒目,就连背对着她的完。美背影的主人,也忍不住侧头回望了她一眼。

哎呀呀!晓雪又被电到了,酷哥,传说中的酷哥呀!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棱角分明得有若刀削斧刻,凌厉的眼眸在黑夜越发深邃,仿佛一个眼神过来世界就匍匐在他脚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