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四十一章 暂不认亲

一百四十一章 暂不认亲

由于太过惊讶谷化风的声音提高了许多呆在马车里百无聊赖的小世子听了从车内伸出脑袋什么?晓雪是祝姨的女儿。那不就是雨落姐姐的妹妹了吗?听雨落姐姐说祝姨为了小女儿几乎把那个什么迭山”

卢法迭山。”晓雪插嘴提醒他。

对就是卢法迭山差点把那座山翻了个底朝天可惜没有一丝一毫的音信。只在山崖下找到了一辆四分五裂的马车一滩血迹和被野兽撕得零零碎碎的尸体碎片。大家都说生还的可能性极小可是祝姨就是不信她一直坚信自己的女儿还在人世说是血脉的呼唤。”

小世子的话让谷氏兄弟变了脸色就连晓雪也难过不已。小世子口中的零碎尸体极有可能是柳大官人和谷护院的残骸。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尸骨无存两兄弟不由得红了眼睛。

晓雪的心里酸酸的毕竟是这个身体的爹爹听风哥哥说那柳大官人是个十分俊秀温柔对女儿无微不至百依百顺虽然惯出了女儿一身的毛病却是真心疼爱孩子的。晓雪听闻这句身体的亲爹长得格外秀美祝雪迎的相貌七分像他便对这个温柔秀雅的男子产生了莫名的好感或许也是血脉亲情作祟。本来还存有柳大官人获得奇遇被救的侥幸听得小世子的这番话也被打碎了。

对了晓雪你不是在我们家遇到过祝将军吗?据说她在花园中认出你了后来怎么又不了了之了。”小世子疑惑不解地问。

没什么我使了个瞒天过海之计将祝将军派来的人打发回去了。”晓雪直言不讳地将自己如何猜到自己的身世如何在铭岩布置如何骗过甄副将等等全都一一交代了。

谷化风不赞同地皱紧了眉头看着晓雪道晓雪你不认得主母夫人有情可原可是既然你已经猜到自己的身世为什友不但不相认还掩饰自己的身份呢?主母夫人这此年来不放弃地找寻你这份母爱真情你如何能辜负?莫非你一辈子不打算认祖归宗和主母夫人相认?”

这怎么能行大官人的心愿就是让你认祖归宗要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前往京师了大官人和我娘也不会不会丧身万丈高崖我跟哥哥也不会失散多年你不认亲我第一个不饶你哼别看哥哥宠你不舍得说句重话,我可跟你一点情分都没有我就是绑也要把你绑了去”谷化雨一想到自己一家的牺牲就这样白白的浪费了火噌地一下就上来了。

风哥哥小雨你们别急嘛”晓雪笑嘻嘻地看着他安抚道我不是不打算认亲而是现在还不是认亲的时候。你们想想当年天煞阁为什么会追杀我们这群小小老百姓。主谋是谁?他为什么要杀我和爹爹爹?这此都还没搞清楚就冒冒失失地去认亲说不定亲没认到反而把小命人绕掉了。”

谷氏两兄弟一听也是这七年来那买凶杀人的主谋以为晓雪父女都已丧生若是此时相认的话难保这个幕后黑手不再次铤而走险对晓雪痛下杀手。那晓雪不就像靶子一样暴露在数人的阴谋下?果然还是晓雪想的周到。

再说了我觉察到还有另股势力跟我一个想法想抹杀掉我是邵老板养女的事实。”晓雪又扔出一个重磅炸弹惊得谷化风煞白了脸。

他十分惊慌地连声问道那也就是说还有另一壮人知道晓雪的身世那晓雪不是危险了??”他的关心和担心全部流露在脸上让晓雪的心中涌上一股暖流。

静默了半天的黎听说出一番安抚人心的话来让谷化风安心了不少别担心晓雪说的这股势力目前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她们帮晓雪掩盖一种可能是不想祝将军跟她相认另一种可能是她们知道七年前那个买凶的主谋是谁想在那人觉察之前毁掉祝将军女儿还在人世的证据无论是那种可能此人都不会伤害晓雪或许还有保护的意味在里面。”

晓雪唰开嘴笑了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小听说到我心坎儿上了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风哥哥你不必放在心上等一切水落石出以后再跟那个祝将军相认也不迟我们现在还是当我们的快乐小商人吧。”

那晓雪有什么打算吗?”谷化风担忧地看着她的笑脸他知道她只是用笑容来掩盖自己的情绪。

车道上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看谁先到宿营地最后一名的负责洗碗。驾”晓雪一拍马腹一马当先冲了出去。是呀何必想那么多自寻烦恼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吧。

你赖皮先起步”谷化雨也跟着拍马前冲嘴里还不忘哇啦哇啦地叫着。毕竟是个不满十五的少年年轻气盛要和晓雪一较高下。

晚上宿营的时候谷化雨跟哥哥挤在一个被窝里就像时候一样哥哥的身上暖暖的,干净又清爽不像自己身上总是一股汗味,

谷化雨将胳膊伸出来很没形象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哥你什么时候学了一手好厨艺了今天晚上的熏鸡做得真不错我自己就干掉了一只嗝好饱呀谷化雨满足地打了个饱嗝摸摸肚皮笑得眉眼一条线,

男儿家不可以那么粗鲁你看看你什么样子要是娘看到了一定狠狠打你屁股”谷化风给弟弟掖了掖被子想到小时候弟弟调皮每当闯了祸母亲总是拿个小条子追在他后边打。而小雨却聪明地围着爹爹转他知道温柔的嫡爹爹会护着他而且娘亲怕不心误伤到爹爹条子扬得老高却迟迟不落下

我倒想娘还能揪着我的耳朵狠狠地在我屁股上拍上几巴掌。看着巴掌扬得高落下来却一点也不疼。想到死去的娘亲谷化雨的眼睛又开始红了起来。

谷化风的眼睛也湿润了。谷化雨紧紧抵抱着哥哥的胳膊脸埋在哥哥的肩窝里鼻音重重地叹息着还好还有哥哥

对还有哥哥呢我们兄弟俩今后再也不分离了到了京城还有晓雪我们一起快快乐乐地过日子。娘在天上看着我们也会很欣慰的,谷化风拍了拍弟弟的肩头畅想未采。

哥我先和你们一起到京城看你们安顿好了我还要会萃阔的我还有任务呢本来这次回华焱我是打算到老家岚葵去的想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侥幸逃脱的亲人们。还好我转道巴彦克拉山好像冥冥中有人指使着我一样可能是上天看我们哥俩可怜安排我们这次相见吧”谷化雨跟哥母坦白自己的身份暂时还不能和哥哥她们安居下来。

,小雨你们那个暗卫的身份能不能消掉?你小小年纪做那个太危险也太残忍能不能跟你老师说说让你脱离那个可怕的组织门谷化风怜惜自己的弟弟不忍他在血雨腥风中穿梭。

恐怕不容易毕竟暗卫所花那么大的代价培养暗卫不可能说不干就不干的。除非女皇璀下特准否则只有亚亡才是终点吧谷化雨脸色十分严肃他是知道组织的规矩的不容乐瑰啊不过为了怕哥哥担心他安慰哥哥道别担心我现在过得可是小王子的生活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舒服得不得了,哥哥我们久别重逢就别说这蚊不开心的了。说说你吧这此年过得怎么样

谷化风知道弟吊此时的身份并不容乐观随时有败露的危险。他远在霎阁万一暴露了身份那可是插翅难飞呢。可是弟弟又不愿意自己为他担心便强打精神将自己和晓雪这蚊年的经历细细地跟弟弟讲述了一番。

谷化雨听得专心听到脐雪在美食界呼风唤雨惊叹不已听得连皇太女都对晓雪舌目相看而竖起大拇指听到晓雪被万马热情的男子们围堵的狼狈而捧腹大笑为晓雪的许多隐性桃花而皱紧眉头在哥哥的温柔叙述中印象中那个刁蛮任性不讲理的小女孩渐渐淡去一个才华横溢飞厨艺高超性情精灵古怪活泼大方的女子在他的脑海中慢慢清晰。

当他知道哥哥已经跟这样的女子订婚后看着哥哥左手无名指上的叫戒指的饰品和哥哥脸上幸福洋溢的危险他心中竟涌上来一锋嫉妒。啊自己居然会妒忌自己的哥哥还为了那个小时候总是找自己茬的坏,小孩谷化雨不禁陷入的无限的迷惘之中

启禀陛下暗涟飞鸽传书说是暗雨已经跟他的亲生哥哥相认并打算一同前往京师。”暗卫统领跪于书房的地上低着头禀告自己背后的老板新得来的消息。

哦相认了吗?也好这孩子七年来贡献颇多就当是对他的奖励吧。给暗随传书让那孩子跟他哥哥多待几天进京后便来见联联有事吩咐。”女皇陛下批阅着奏折头也不抬的回答,

陛下暗涟说邵晓雪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上次铭岩镇的事便是她自己安排的,”暗卫首领又禀道,

女皇听了手中的笔顿了下头也从奏折中抬起来勾起嘴角笑道果然不愧是祝爱卿的骨血审时度势决策果断判断力非凡哪将来可堪重用。嗯不错不错哈哈联倒想见见这今年纪轻轻见识不凡的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