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四十二章 恶霸林二奶奶

一百四十二章 恶霸林二奶奶

在整整走了十日后晓雪她们的队伍终于走出乎巴彦克拉山来到了山下的小镇。这是一个跟七年前的铭岩镇差不多的小镇虽然不大却因是入山出山必经之地客流量比较大所以还是比较热闹繁荣的。晓雪下了马伸了个懒腰左扭扭右扭扭活动自己因骑了一天的马而僵硬的老胳膊老腿和老腰。

包子热腾腾的包子可以媲美邵记的包子客官来两个尝尝吧”,一个尖尖下颌两腮无肉的女子站在包子笼旁边卖力地吆喝着。嘿盗版无处不在居然在关公面前要大云真真是班门弄斧不是邵记门前弄包子晓雪一步两步走到门庭冷落的昭记包子店”,前扔出几个铜板笑道给咱来两个尝尝吃了十天的烤肉真怀念馒头包子的味道呀”,

好嘞”,小伙计利落地收钱然后用拿过铜板的手伸进蔫笼内抓出两个包子来。别说是晓雪了就是削虚淼这个穷秀才看了也不禁皱起来眉头来那伙计的指甲缝里满是黑糊糊的污垢还这样大摇大摆地给人拿包子卫生情况可见一斑。就这一项跟邵记用崭新干净的竹夹拿包子就差了何止千里。晓雪嘴角抽了几下接过包子这包子颜色发黄捏得歪歪扭扭刁说有一大半包子皮没发起来老远就闻到碱面放辜了的难闻的味道口晓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撕掉包子的外皮犹豫了半天才咬下去口呃到底是馒头还是包子呀一口咬下去居然连馅儿都没见到口

嘿小伙计看来你这包子馅儿害羞了藏得挺深的。”,晓雪还有闲心跟伙计开玩笑。她又咬了一大口馅儿是见到了青菜烂糟糟的还有黄叶儿呢味道淡得像根本没放盐似的且半点油星都没有。这什么包子呀就一面团裹着水煮烂白菜呸晓雪将口中的包子吐了出来冲那小伙计一扬手中啃了两口白包子不满地道就你们这烂包子也好拿出来跟邵记的比。简直是对邵记的侮辱你看这面揉得不均匀不说连发都没发还加这么多碱面儿你家碱面不要钱可是。再看看这馅儿你确定是给人吃的?而不是把喂猪的猪食误包进包子里了。做生意就跟做人一样要实在”,晓雪说着将手中的包子往那伙计脸上一扔烂糟糟的青菜叶子沾了那伙计一脸。

你”,你砸场子的可是?告诉你我哥哥可是欢青城大名鼎鼎的林二奶奶最宠爱的夫侍得罪了姑奶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尸那伙计一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模样让晓雪看着颇为不爽。

欢青城的林二奶奶?是谁。本姑娘怎么没听说过。”,晓雪撇撇嘴真想照她那不可一世的悄脸一巴掌呼下去。站在她身后的胭脂上前两步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小姐这林二奶奶是欢青城的一霸据说是京城林太所的远方亲戚她的主夫的娘家也是官宦世家。这林二奶奶仗着自己有后台在欢青城欺男霸女负所欲为欢青城的老百姓提到她没有不咬牙切齿的。”,

哦。那岂不是无法无天了吗。欢青城的县太爷是干什么吃的?让这么一个恶霸在她眼皮底下作威作福?”,晓雪的眉头打了个结心中更是不爽。

林二奶奶家的势力在欢青城已经根深蒂固历届县令巴结她还幕不及哪里敢动她。【悠*悠】即便有那么一两个清廉的在林家强硬的后台下也不得不睁只眼闭只眼。这更增长了林二奶奶的气焰行事做法更肆无忌惮惹得欢青天怒人怨哪”,胭脂的拳头攥得死死的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晓雪侧眼打量了她一眼笑着道胭脂对林二奶奶的事情了解得这么清楚莫非跟这林二奶奶还有什么瓜葛不成。”,

不瞒小姐胭脂被买进王府之前曾在林二奶奶家的厨上当过差后来因不小心得罪了林二奶奶被打了一十大板卖了出去。”,胭脂没有隐瞒自己的过往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原来胭脂的老家就在欢青城郊的七里庄她们家没有田地靠租种林二家的土地生存。这林二奶奶生性比较刻薄收的租向来比较重往往交了租勉强够一家人糊口的。五年前欢青附近遭了旱灾庄稼减产就连租子都没收上来哪里还有余粮养家。欢青百姓苦不堪言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卖儿篱女。胭脂就是那时候被买进林二奶奶家的。那时候胭脂季十一岁却生的人高马大被分买厨房干些劈柴挑水的力气活。她能吃苦眼头活干活不要滑躲懒很快得了灶上管事娘子的青眼将她分到厨房采买这样一个好差事。就是这样情囊初开的她遇到了她生命中的初恋少年。经常陪着采买林大婶跑菜市场的胭脂很快主意到这个消瘦孤独的身影。他总是默默地低着头身前的菜总是理得整整齐齐也弄得干干净净的。

有一天充满好奇的胭脂鬼使神差地走到少年菜摊前拿起一根青菜问道青菜什么价格。”,

少年猛地抬起头来他的眼睛那么的明亮亮的仿佛天上的星子单看少年的五官并不是很精致可是凑在一起却是那么的吸引人仿佛充满了魔力般一下子便将情寰初开的胭脂的心猴动了小小胭脂恋爱了。以后的日子里胭脂更加卖力的干活讨好灶上的管事娘子在采买林大婶面前卖乖就是想能争取到去菜市采买的名额能再见见一见这个让她心动的少年。于是每天胭脂都会按时出现在少年的摊子旁撺掇着林大婶买此蔬菜。这少年的菜在菜市场里也是数数二的林大婶虽然想在熟人那采买捞点好处却也不在乎这一点半点的。日子久了少年跟这个看起带憨憨的小姑娘慢慢熟识了起来胭脂也了解到他家的一此情况。

少年叫孟子路家里是欢青城外五里屯的菜农。本来他也有个温暖幸福的家娘亲很能干不但种菜是一把好手而且还是远近闻名的猎人曾徒手打过一头狼。爹爹绣得一手好绣品经常绣此帕子、绮包什么的拿到城里的铺子中寄卖二爹爹也是持家的好手养鸡喂猪里里外外收拾得井井有各。一个小妹聪明可爱全家人打算等她八岁的时候送她进城里私堑念书将来好有出息。那时候的孟子路每天只跟着爹爹学学绣工帮着二爹爹喂家里的十几只鸡也颇有此小家碧玉的感觉了。可是幸福总是短暂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给这个温馨的小家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孟子路的娘亲在一次的捕猎中遇到了狼群被撕咬得只剩下一堆白骨还是凭白骨旁碎裂的衣物和沾血的荷包才分辨出她的身份。噩耗传来孟子路的爹爹当场就昏倒过去接下来就是连续半个月的高烧大夫也请了药也吃了就是不见起色终于在妻主去世的第二十天这个柔弱温婉的男子也随着去了。爹爹的病情花尽了家中的积蓄。妻主和主夫的相继去世让这个原本殷实的家庭在风雨飘摇中摇摇欲坠。二爹爹咬要牙决定撑起这个家他每天早出晚归料理妻主留下的两亩菜地十一岁的孟子路则接下二爹鼻以前的活计照顾年幼的妹妹和料理家中琐事。人常说寡夫门前是非多孟子路的二爹爹二十出头的年纪生的虽说不是倾国倾城也算得上中上之姿。他整日抛头露面的种田卖菜难免有那么一个两个的地痞无赖惦记上了。就在孟子路十四岁那年二爹爹卖菜回家的路上被两个猥琐的女流氓盯上了在一处小山林中她们拦住了这个颇有姿色的男子口二爹爹抡起扁担拼命反抗眼看不敌两个孔有武力的女子只好扔下扁担狂奔逃命中失足滑入一个小山沟摔得晕了过去。那两个流氓一见以为闹出人命了也吓跑了。天黑了还未见二爹爹回来孟子路求邻居马大妈和王大姐一起提着灯笼沿路找寻听到了醒过来的二爹爹的呻吟声将她抬了回去。

大夫一检查说是摔坏了脊雅骨只能一辈子躺在**了却残生。这个曹判无异于雪上加霜。

家里唯一的支柱也倒下了养家糊口的重担压在了孟子路这个十四岁还未成年的少年的肩上。他每天不但要照顾赖以生存的菜田还要照顾病卧在床的二爹爹和年仅六岁的小妹妹。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孟子路在短短的两年中从一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小家碧玉成长为一个吃苦耐劳家里家外一把抓的家庭支柱。真难为他了胭脂第一次遇到孟子路的时候正是他头一次出来卖菜面子上还拉不开不会叫卖也不敢抬头。半天下来一根菜也没卖出去。胭脂是他第一个顾客在她珣问价格的时候他的眼中满是欣喜与希翼点亮了胭脂那颗幼小的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