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四十七章 毒对毒

一百四十七章 毒对毒

林二奶奶傻眼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下巴差点砸到脚背上自己花重金聘请的数十名武林高手,此时“哎呦哎呦”的躺了一地,而正主儿却十分惬意地拈着一个小笼包,往身边的美男口中喂……

林二奶奶看到晓雪身边的薛晨,眼睛立马直了,口水哗啦啦直淌:绝色呀,极品美男,与他相比自己家中的那二十五还是二十六个小侍,简直就是杂草白皙得仿佛刚刚剥开蛋壳的鸡蛋般,比白玉更无瑕,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鼻梁挺直带着好看的弧度,薄薄的唇带着迷人的色泽那纯净的气质中,就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薛晨感受到林二奶奶的饥饿狼群般的视线,心中仿佛吞了苍蝇般的恶心,他皱了皱秀气的眉,往晓雪身边靠了靠

晓雪爱笑的眼睛变得凌厉起来,她勾起嘴角,仿佛催魂般的笑容中吐出冰冷的话语:“那个谁,警告你,收起你那猥琐的眼神,影响了小晨晨的食欲,小心姑奶奶挖了你的眼睛下酒”

“呕……晓雪说的好恶心,晨儿都不敢吃东西了呢”小晨晨皱着小脸,看着眼前一桌子的美食

“好好收回前边的话——小心姑奶奶挖了你的眼睛喂狗”晓雪安抚地拍了拍薛晨的肩膀,看向林二奶奶时又是一脸的凶恶

林二奶奶艰难地从美人儿身上拔出视线,看着一脸鄙夷和轻蔑的晓雪,怒火中烧:这小白脸何德何能,居然拥有这么多美男看这小丫头的弱不禁风的小身板,腰还没我腿粗呢,肯定是一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待我将她拿下,这些个美男,不都是我的了吗?

思及此处,林二奶奶恶向胆边生,向着身后一个身形如幼童,眼睛里不时闪过一缕蓝光的绛色衣衫的女子,有礼地一拱手,道:“独孤前辈,是您出手的时候了”

侏儒女子傲然地点了点头,声音如铁片刮过锅底,令人心中很不舒服:“林二奶奶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女的统统杀掉,用最残忍的方式男的嘛……除了那个勇猛如女子的,其他都留着嘿嘿”林二奶奶一脸的奸笑

侏儒女子向前两步,傲气十足地斜斜地看着刚刚三招之内打倒了己方所有高手的两位男子,感受到两人强霸的气场,自知不能力敌,便将手从袖中露出来

一直注意着场中的晓雪,见那侏儒女子干瘦如铁爪的手指,泛着幽蓝的光泽,心中暗自一惊:难道这貌不惊人的女子,练的是毒功?

晓雪使劲地咳嗽了两声,道:“先别忙动手,容我说句话”

侏儒女子冷笑道:“有什么遗言,赶快交代了好上路”

晓雪斜睨了她一眼,决定不跟这个生理残疾,心理变态的侏儒一般见识,只招了招手,让谷化雨和黎昕过来,口中却戏谑地道:“小雨、小昕,饭吃了半拉的,被一群疯狗扰了兴来,我喂你们吃口特制的小丸子,味道绝对没的说”

林二奶奶一看,都到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喂美男吃东西,典型地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嘛,她待要发作,被侏儒女子拦住了:“让他们吃,奶奶我仁慈,让你们做个饱死鬼”

谷化雨听了晓雪的话,很是不高兴,不帮忙不说了,还净搅局黎昕却是知道晓雪的脾性的,他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到晓雪身边,服下了她给的一枚褐色的带着一药香的丹药

谷化风见状,知道晓雪准备给他们服的是“万灵解毒丹”,便对自己的弟弟,说了声:“小雨过来,你也吃一颗”谷化雨对自己的哥哥是言听计从的,便也乖乖地过来,当药丸进入口中的时候,他便知道是好东西,给了晓雪一个谢了的眼神

晓雪冲他挤了挤眼睛,顺便给在场的每一个人也一人发一颗“万灵解毒丹”,防止那侏儒不经意间,喷出毒雾,或撒出毒粉什么的这叫有备无患嘛

这里,她发药丸发得兴起,那边已经打得天昏地暗、如火如荼了晓雪招呼大家:“来来来,别傻站着,咱们坐着边吃边看

”感情她当这在看大戏呢

本来吓得大气不敢喘的孙虚淼,见她如此自在放松,便也静下心来,虽说不像晓雪那样左一筷子鸡肉,右一筷子蔬菜的大吃,却也安静地坐在桌旁,偶尔喝上一口茶水

那侏儒女子亮开爪子上来的时候,一股腥臭如腐肉般的味道袭来黎昕和谷化风已经知道厉害,不敢与之硬碰,便各自抽出自己的武器,小心应战

黎昕斜斜的一剑削上侏儒的蓝莹莹的爪子,那女子并不避开,只听得“叮”地一声,宝剑仿佛削上了坚硬的钢铁,侏儒的手一点损伤都没有黎昕不由得一愣,自己的剑虽说不能称得上数一数二的利器,却也是精铁铸造的名剑,再加上刚刚自己三成的内力,一般的兵器都能削断,而对方的手,居然毫发无损

就在黎昕一愣神的功夫,那侏儒欺身上来,手腕一翻,鹰爪一般的手,袭向黎昕的喉咙谷化雨手中的钢鞭一舞,卷上了那侏儒的手腕,回手一拉,解除了黎昕的危机

两人一剑一鞭,配合的天衣无缝几招过后,那侏儒已呈败相不过这侏儒显然不是靠招式扬名的,只见她猛攻几招,以进为退,逼得两人招式稍稍一顿,就在这空挡之间,她的指缝中弹出几缕黑烟

黎昕和谷化雨仓促间,向后疾退,却依然吸进去少许的毒烟那侏儒女子嘿嘿狞笑着,用那难听地声音道:“倒也,倒也”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黎昕和谷化雨并未如她所愿地倒在地上,依然没事儿般地袭上来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在我的‘万毒蚀骨’中全身而退……”她的话没说完,就被二人精妙地招式,逼得手忙脚乱,顾头不顾脚

那侏儒女子决定使出浑身的解数,她一跃而上,凌空而起,以漫天飞花的手法,撒下一把白色的粉末,将院中的众人笼罩其中而林二奶奶早已在她跃起时,退至门外,防止被这个满身是毒的老前辈误伤

黎昕和谷化雨虽然仗着已经服下解毒丹,可是也丝毫不敢大意,他们气沉丹田,一股劲风发至掌心,将白色毒粉扫了回去他们倒好,浑身没有沾到半星半点儿,晓雪那边可倒霉了

晓雪送到嘴边的筷子上,夹着的是一块香脆可口的金丝酥,此时那美味食物上,像撒上了干面粉似的,满是星星点点的毒粉除此之外,她们的身上,临时搭成的桌子上,盛着丰盛菜肴的碗盘上,全都沾上了白乎乎的粉末

暴殄天物呀晓雪暴走了:“糟蹋食物的行为,是可耻的你有没有想过,每一份食物,都是厨师们费尽心思,倾尽所能,精心做出来的你个臭矮子,居然敢在我做的食物里下毒,叫你尝尝老娘的厉害”

晓雪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从怀中掏出大师兄给的防身用的毒药,走至场中央,朝着还在打得热闹的三人大喝一声“停——”

黎昕和谷化雨很合作地收招,退至晓雪的身后站定而那侏儒女子不是听话,而是没有能力再战,她气喘如牛,浑身细小的伤口,伤口中的血液已经不是正常的红色,而是带着腥臭的红黑色

“三等残废,你不是善于用毒吗?姑娘我也不欺负你,就跟你拼毒”晓雪玩着手中的瓶子,用冷冷地目光看着侏儒女子

那侏儒女子听了“三等残废”的字眼,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了,可是看到晓雪身后的两大保镖,自认为不是他们的对手,便强忍怒火,问道:“拼毒?怎么个拼法?”

“很简单,你拿出一种你最厉害的毒药给我服下,我也拿出一种毒药你来服下谁先倒下,谁就输”晓雪勾起嘴角,口中的话语却没有一丝的笑意她最恨别人糟蹋自己做出的食物,今天绝对不会让这个三寸丁有好果子吃的

侏儒女子桀桀怪笑,扬了扬眉毛,很有自信地道:“跟我拼毒?哈哈,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不就一五短身材的三寸丁吗?很明显”晓雪将她的脑袋,向自己腰间比了比,撇了撇嘴,很不屑地样子

侏儒女子怒极反笑,连声道:“好,好,好我‘万毒童姥’虽几十年未涉足江湖,还从未遇到如此无礼之人呢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晓雪偷梁换柱,意思是无论如何,都是我活你死

侏儒女子从怀里掏出一枚乌漆吗黑的丸子,递给晓雪,咬着牙说道:“‘三尸蚀脑散’,服后一刻钟发作,若无解药,尸虫钻入服食者脑内,食其脑髓其人狂性大发,痛到极点连自己的夫儿老小也咬来吃,形如疯狗你敢吃吗?”

晓雪嘻嘻笑道:“果然变态的人研制变态的毒药呀,拿来”晓雪接过药丸,一巴掌拍入口中,一扬脖子在风哥哥“晓雪,别吃”的惊叫声中吞了下去

晓雪返身向风哥哥安抚地一笑,便掏出一枚“三笑丹”,挑了挑眉,道:“该你了”说着,食指一使力,将药丸弹入侏儒女子的口中那什么狗屁童姥,自恃从小泡入毒堆里长大,也不问是什么便吞了下去

只听得“哈,哈,哈”三声,那侏儒女子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她直挺挺地躺在了院中晓雪用脚踢了踢她的胳膊,撇了撇嘴道:“这就死了?真没劲”

“晓雪,你没事吧”谷化风急忙走过来,首先想到的是晓雪的身体,他细细地打量着晓雪的脸色,见她脸色红润,气色良好,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能有什么事?风哥哥,给你变个戏法”晓雪口中“变变变……”手往谷化风耳朵后边一伸,一枚黑黑的药丸子出现了,赫然就是刚刚侏儒女人给她的那颗

谷化风惊奇地看着药丸,恍然大悟,他弯起嘴唇笑了:“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