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四十八章 巧戏群雌

一百四十八章 巧戏群雌

“咦?晓雪,你没吃呀”小世子瞪着大眼睛,看着那枚药丸

“当然小晨晨,要记住,陌生人的东西可不要乱吃哦”晓雪心中是得意:老东西,上当了吧,该

大师兄曾经说过,“三笑散”是用达伦原始深林最深处,常年笼罩着瘴气的地带,最毒的金蟾蛇的口水浇灌的三丁花晒干磨制而成,对普通正常的人只能使其大笑不止,不会毒发身亡,一个时辰后无药自解而对于体内有毒素的人,却有催发的功效,毒素越高,发病越快那三寸丁从小浸在毒物中长大,全身脏器和血液里,都充满了毒性她仗着自己对毒药免疫,有恃无恐,却不料正是自己仰仗的满体毒素送了卿卿性命三丁花就好似催化剂一样,诱发了她体内所有的毒素,所以她在三笑之间,毒发身亡

晓雪虽然服了大师兄给的“万灵解毒丹”,前世看武侠小说的经验告诉她,所谓的解毒丹没有万能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的美好生活才刚刚开始,怎么舍得跟那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岁的老毒物,真枪实弹地拼性命她只不过用了前世蹩脚的变魔术的手法,佐以师父教的以速度取胜的“千影手”,将药丸在入口时,飞快地转移,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看出她的把戏那老家伙活了大半辈子,却被一小姑娘给涮了一把,正是终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

那林二奶奶一见自己的倚仗,被晓雪只用了一个药丸子就一命呜呼死翘翘了,感觉十分不妙,便在谷化风与晓雪说话的时候,悄悄地溜上一匹马,疾驰而去,全然不顾自己带来的那群被打得“万紫千红”折胳膊断腿的所谓高手

晓雪看着她绝尘而去的背影,阻止了黎昕想去拦阻她的意图:“放她回去,看她还有什么招儿,尽管使出来,本姑娘今日陪她玩个痛快至于她们嘛……”晓雪邪恶的目光看着院内外哼哼唧唧的伤员们,但笑不语

那些伤员大多是林二奶奶请来的武林人士,平时被林二好吃好喝地供着,帮着这恶霸不知道干了多少丧尽天良的坏事,绝对不能轻饶了她们

那些武林人士被晓雪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得浑身发毛,汗毛都竖起来了一个肥头大耳,一身赘肉却偏偏将那一身肥肉挤进小一号的衣服里的高手之一,挣扎着想从地上站起来,却听得“刺啦……”一声,腰间的赘肉便迫不及待地挤出束缚,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了看得小世子和风哥哥他们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

肥女高手顾不得衣服上的破裂,歪歪斜斜地站起身子,卑微地冲晓雪抱拳鞠躬,道:“所有的事情,都是林二奶奶指使的,我等都是听命行事请女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万毒童姥”成名五十多年,都不是这少年女子的对手,说不定这女子一个不高兴,毒粉下来,她们都得像童姥一样,成为浑身发黑的尸体

其他高手也附和道:“是呀,是呀都是那林二的主使的,我们只是拿钱替人办事而已”

“嗤——主谋固然可恶,从犯也难逃其咎你们一个个为了钱财,助纣为虐,枉为江湖豪杰你们呀武林人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小昕儿,你身为武林盟主,对于这些江湖中的败类,武林里的害虫,应该如何处置?”晓雪挑起眼睛,笑笑地看着黎昕,胳膊肘还拐了他一下,眼中满是戏谑

“废其武功,断之手脚”黎昕在外人面前,一直保持着千年不化的冰块模样,只有面对着晓雪,才露出片刻的柔情,可惜迟钝的晓雪仿佛绝缘橡胶般,没接收到他的电力

众武林人士脸色一变她们虽然已经听说本届武林大会中,选出了一位男武林盟主,却不曾见过惊闻面前这位黑衣冷酷的高大男子,便是新出炉的辣手男盟主,心中暗叫不妙

晓雪看到她们变色的表情,心中那个美呀你们不是喜欢欺负人吗?也让你们尝尝任人宰割的滋味“太残忍,太血腥,有小盆友在呢,暴力解决不符合咱的审美标准”晓雪故意皱着眉,摇了摇头,不同意黎昕的做法

众武林人士中有眼色的已经看出,这些人中拥有决定权的不是盟主,而是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漂亮女子,便有人扑通扑通跪于晓雪面前,哀哀叫道:“姑娘,饶了我们吧,饶了我们吧……”

“饶了你们?”晓雪忽闪着大眼睛看着脚下的那些所谓的高手,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不妥不妥,这么容易就放了你们,岂不是对不起那些个被你们祸害得家破人亡的无辜百姓再说了,不给你们点教训,你们不长记性,再去祸害人怎么办?不行,绝对不行”

肥女高手忙膝行几步,脑袋点地,差点就碰到晓雪的鞋子了,她带着哭腔求道:“姑娘饶命啊,我发誓以后都不再为非作歹了,从今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姑娘,放了我们吧”

“空口说白话,白话谁不会说?我要是放了你们,我前脚走了,你们后脚就将自己说过的话,丢之脑后,我也拿你们没办法,不行不行”晓雪眼珠子转来转去,强忍着笑意装模作样

那些个武林高手还在为了自己的处罚,做最后的努力,扑在地上苦苦哀求晓雪垂下睫毛,遮住眼中恶作剧的光芒,装作很仁慈的模样:“唉看你们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功,也不容易,如果废了的话实在是可惜”众武林人士忙点头如捣蒜,附和着“是呀,是啊”

“而且,砍了你们的手脚,你们更是比废人还不如,你们干了这么多的坏事,一定仇人不少没有了功夫手脚,下场一定特凄惨”众武林人士一想,心中更是害怕,更坚定了求饶的信念

“我这人吧,心特软,见不得悲剧在我面前发生”众武林人士听晓雪这么一说,眼中都露出了希望之光,巴巴地看着晓雪

“这样吧,我每人发你们一枚丹药,也可以说是毒药但是不会立即置人于死地,它一年发作一次,平时像正常人一样,没有一丝一样的感觉,不过到了发作时,全身筋脉爆裂,死得很惨”那些武林人士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不还是要她们的命吗?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声相拒

“不过放心,本姑娘不会看着你们死的,每年的今天,你们到我这儿拿解药如果这一年中,你们安安分分,没有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就能领到解药,这解药只是暂时压住毒性,不能全然解除如果你们改邪归正,多做善事,三年以后,便能领到真正的解药”晓雪掏出一瓶暗红色的药丸子,在那些武林人士眼前晃了晃,“如何?是废武功断手脚,还是服下毒药做善事换解药?做个抉择吧”

肥女高手迟疑了一会儿,道:“那要是没做善事,也没做恶事呢?”

“那就五年以后给你真正的解药,这些时间是用来考验你们是不是真正放下屠刀了”晓雪笑笑地看着她,等待她的选择

“那……毒药不会提前发作了吧?”肥女还是觉得不放心,壮着胆子又问了一句

“不会不会,‘小医仙’出品,品质保证”晓雪拍着胸脯打包票,那样子跟街上卖狗屁膏药的很相似

肥女一咬嘴唇,做出了决定:“成我相信‘小医仙’的医术,人说医毒不分家,这毒药一定也信得过,给我一粒吧”她一副壮士断腕的悲壮模样

其他人一看,有人带头,也纷纷表示愿意服下毒药,几个顾虑颇深的,也犹豫了一会儿,吃下了药丸子

“对了,这药丸服下后,你们的肠胃可能一时适应不了,会有些副作用,譬如肚子疼啦,拉稀啦……不过没关系,三天后,就恢复如常了,这也算对你们往日为恶的小小惩罚吧”晓雪见所有人都服下了药丸,才挑了挑眉,说出这样一席话,反正你们已经服下,后悔也来不及了

那些个武林人士闻言,脸色一变,却最终没敢说什么,拉肚子总比断手断脚丧失武功好得多了服了“毒药”的江湖豪杰们,询问了领解药的时间地点,纷纷捧着胳膊瘸着腿脚地离开了此地,她们有的找了清静的地方隐居起来,有的回到家乡用这些年捞来的不义之财,买了土地,佃给他人,隐姓埋名做起了富家翁,有的为了早些拿到解药做起了赏金猎人,专门捕抓一些被朝廷通缉的江洋大盗……

不一会儿功夫,院子里的武林中人走了个精光,晓雪抿嘴一笑,转身中,眼角撇过一大坨白花花的肥肉她陡然睁大双眼,纳闷地看着眼前肉山一样的肥硕女子,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不走?”

“我不走我要跟着你万一你有什么事,耽搁了发放解药的日子,我老朱岂不是死得冤枉?从今往后,你走到哪,我跟到哪儿,我领解药也方便,你也能彻底了解我的动向观察我有没有做坏事”这肥女也不是十恶不赦之徒,只不过好吃懒做,又天生神力,加上学了几天功夫,被林二看上,才做了她的狗腿子

“‘老猪’?莫非你跟猪八戒还有什么渊源?”晓雪扑哧一声笑出来小世子也咯咯笑个不停,晓雪曾经给他讲过《西游记》的故事,他对那个好吃懒做惫懒笨拙的猪八戒印象深刻

“朱八戒?不认识,只是都姓朱而已我叫朱三华,金洲人氏,今年三十二,尚未娶亲,嘿嘿……”她呵呵笑着,脸上的肉挤成一堆,看起来很滑稽小世子看着,捂着嘴直乐

“吃饭,吃饭”晓雪戏弄了那些个武林豪杰,心情大好她给她们的药丸,并不是什么奇特的毒药,只不过是恶作剧用的泻药而已,她们拉上几天,就没事了解药的事,是想揪住那些人的软肋,让她们不再敢为恶罢了

“吃饭?饭菜里都沾上的毒药,怎么吃呀?”小世子嘟着嘴巴,很不高兴,他刚刚那个金丝酥才咬了一口

晓雪拿起筷子夹了一根青菜,在风哥哥出手前送进了口中,嚼了嚼,皱了皱眉,道:“毒药怕什么,咱们不是服了解毒丹了吗?不过……菜都凉了,不好吃了还得重新做,浪费呀”

“子路,子路不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