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五十三章 哦买嘎孕夫

第一百五十三章 哦买嘎,孕夫?

伴随着韩秋的唧唧喳喳,晓雪逐渐接近这座屹立了八百多年的古都城——桓谭。一条环绕京都的宽阔的护城河,仿佛母亲的臂膀,将整个都城揽入怀中。古老的城墙依然巍峨耸立,朱红的宽大城门上,罗列着庄严的铆钉,城门旁守门的兵士站得笔直,一个高大粗犷的女兵迎上晓雪的进程队伍,确认完文碟后欣然放行。

据任君轶的介绍,晓雪对京城有了初步的了解。整个都城建筑群呈长方形排列,以贯通东西的泗阳路为轴,将都城一分为二,自然形成南城和北城,皇宫坐北朝南位于北城的最中央,周围被官府办事区环绕着,北城的住宅区只有四品以上的朝廷要员才有资格居住,四品以下只有住南城的份儿。南城范围是北城的三倍大,除了紧挨着泗阳路的官员住宅区外,还分布这商业区和居民区。城内街道呈棋盘形,东西、南北纵横有秩,布局整齐划一。

在商言商,晓雪对商业区的和邵记快餐的主要消费群体——普通居民区,打听得较为仔细。商业区分为东市与西市,东市的主要消费群体,是那些达官贵人、富商官绅等有钱群体;而西市则和居民区紧邻错杂,客流量较大,邵记快餐的选址就在西市最为热闹的主干道上。

进入桓谭,果然不愧是京城,沿街两边商铺林立,食坊,酒肆,当铺,打铁铺,首饰铺,应有尽有,还有一些零散的商贩兜售着小玩艺。虽已是黄昏时分,街道上行人也不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满街充斥着小贩的吆喝声、市民讨价还价声,间或一两声马嘶驴叫……这一切让“京城”二字在晓雪的头脑中鲜活起来。

晓雪细细观察着京城居民们的衣着打扮,不由得心中暗喜,虽然是普通居民区,百姓们的衣料饰品,比起万马要高上一个档次,也就是说,京城百姓的消费水平比万马要高得多,“邵记快餐”前景可佳呀!

“小姐,前面左边一拐不出二十丈,就到我们邵记快餐了,装修已经完成,员工们的打扫整理也接近尾声,要不要顺道先去看看?”尤茗涓对于京城快餐店铺的规模和装修还是充满信心的。

晓雪回头看了看她们庞大的队伍阵营,又想到还有俩亟待休养诊治的病号,便摇了摇头,道:“尤大姐办事,我放心。店铺嘛,今日我们就不去看了,过两日养足精神再细细查看。”

尤茗涓想到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长途跋涉,小老板有功夫底子还好,柔弱多病的小世子和那些平时很少出远门的小厮们,可禁不住这样的折腾,便打消了让小老板视察的念头。

进入城门,行了大约个把时辰,方抵达位于南城正中的“邵府”。晓雪下得马来,将缰绳甩给迎上来的小厮,抬头望去,高大的青砖琉璃瓦飞檐下,是新漆的崭新的大门,门前的两盏橙黄色的灯笼上赫然写着邵府两个醒目的大字。大门正中的上方,古朴庄重的的匾额上,龙飞凤舞“邵府”的字样。晓雪龇龇牙,很满意自家的大门的风格,左右望去,院墙长而高,足以显示宅院占地之广。

门前得了讯前来迎接的下人们,整齐的排列着,正中的男子带着笑,急匆匆地迎上来:“小姐您可来了,等得小夏好不心焦呀!”

“哥哥你慢点儿,小姐在这儿呢又跑不了,你坐胎还不稳,小心小心!”晓雪还没说什么,韩秋就咋咋呼地冲着哥哥喊了起来。

“没规矩,小姐面前怎么说话的。来京才几个月,规矩都忘光了吗?”韩夏被他咋呼得脸一红,训斥了弟弟几句。

“你别骂他,小秋说得很对,天大地大孕夫最大,你可得好好保重身子。尤姐姐,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你多点时间陪陪小夏。这可是你第一个孩子呢,希望尤姐姐一举得女。”晓雪来到这个世界以来,还没见过孕夫呢,很是好奇,盯着韩夏的肚子看个不停。看得新婚不久,初怀身子的韩夏羞臊难当。站在晓雪身后的谷化风,见她的混劲又上来了,又好气又好笑地悄悄拉了拉晓雪的袖子,提醒她不可如此放肆地盯着别人的夫侍看。

经风哥哥这么一提醒,晓雪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嘿,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孕夫呢,有些好奇。小夏,你别生气,刚刚那样盯着看,没别的意思,好奇心使然,好奇心使然……”韩夏服侍了谷化风这么多年,对晓雪时不时犯糊涂来一出不合时宜的戏码,已经习以为常。

“嘻,对孕夫好奇,那不简单,让风少爷给你怀个就是了。到时候你想怎么都成。”韩秋大着胆子跟小姐开起了玩笑,把谷化风闹了个大红脸。

“小秋!”尤茗涓见韩秋越说越不像话,瞪了他一眼,眼里满含着宠爱的温柔。韩秋吐了吐舌头,扶着哥哥的胳膊,俏皮地笑着。这家伙当了几天称霸王的猴子,性子越发地活泼了。

“没什么,小秋和小夏成亲前就脱了奴籍,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小厮,而是我们二当家的夫郎了。比照着尤姐姐,我还得称他一声姐夫呢!”晓雪对这样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根本不曾放在心上,前世的损友们拿对方开涮是常有的事儿。

“小老板可别这么说,折煞属下了。蒙小老板厚爱,让尤某做这二当家的位置,已是惶恐。这姐姐的称呼,实在是愧不敢当,请小老板收回。”尤茗涓赶忙行礼。

“切——我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迂?我在这……没有兄弟姐妹,认你做姐姐有什么不可,莫非尤姐姐嫌弃偶?”晓雪塌着肩膀,一副被嫌弃了,好失落的模样。尤茗涓见状忙一头汗地解释着。

谷化风见晓雪又在耍宝演戏,便抿嘴一笑,拉着韩夏的手,探问着:“多少日子了,这刚成亲不久就被赐胞胎果,尤二当家的还真疼爱你呢。”

韩夏摸了摸依然平平的肚子,脸上布满了父性的温柔:“才不到十天,胞胎线已经清晰可见,这胎算是坐稳了,只是小秋和妻主太过紧张,不让做这不让做那的。妻主年纪不小了,像她那么大的女子,有的都快能做婆婆了呢,也该有后了……”谷化风见他一脸幸福的光彩,从内心中为他高兴。

“好了,咱也别总在大门口叙旧呀,走走,进去喝着茶慢慢唠。”晓雪率领大军雄纠纠气昂昂地进入的自己的府邸。

一个年约四旬,管家模样的女子,麻利地指挥着下人们接待主子身后的客人们。下人们头一次跟新主子见面,都想给主子们留下好印象,要是被新主子看上眼,提拔成大丫头或一等小厮,或者是小的总管什么的,那可是天大的福分,所以做起事来格外用心。

晓雪看着不住地点头,韩夏见小姐对管家露出满意的微笑,便介绍道:“这位是福管家,本是这座宅子前主人用惯了的管家。买宅子时,因她的儿女都在京城当差,便主动要求留下来。妻主见她有些能力,人又本分,就暂时先让她留在原来的职位上,等小姐来了再做打算。这府里的下人,大多都是随宅子一同买下的,身契小夏都妥善地收着呢,一会拿给小姐。”韩夏叫惯了小姐,虽然身份变了,却没打算改口。做小厮的时候,小姐就没把他们兄弟当下人,即便犯了错也从不打骂,只教他们如何在错误中成长。

“你心思细密,做事谨慎,放你那儿我比较放心。哦,对了,你现在是孕夫,不能操太多的心……那就交给风哥哥收着吧。在我这儿,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就不知道被塞哪去了呢。”晓雪向来是大事清醒,小事糊涂。家中的琐事以前都是风哥哥和韩夏这主仆俩负责的,所以韩夏听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对了,孟家父子的病情不轻,给他们安排个清静的院子,有助于病情的恢复。”晓雪看着被几个粗使丫头小厮小心抬入的孟家父子,向福管家叮嘱了几句。

“是,那就安置在‘落雪阁’吧,在后花园的西北角,院中几株海棠正在打苞,幽静又雅致。”福管家想了想,便请示道。

“呃……我对这院子不熟,你做主吧。大师兄,辛苦您跟去看看,我让厨房张罗几样你爱吃的小菜,以作谢礼。”晓雪腆着脸,向不知为什么脸色一直不太好的大师兄,请求着。

任君轶深邃如泓的眸子扫过她笑得无比谄媚的脸,叹了口气,幽幽地道:“你要亲自下厨……最好有腐乳,市面上卖的总觉得没你做的有味儿。”

“有,有,有!知道你爱吃,马车上专门给你带了两坛呢……那就,辛苦大师兄喽!”晓雪到了大师兄面前,整个就一马屁精软柿子。她目送大师兄的背影离去,转而看向身后的美男军团,眨巴几下眼睛,又问福管家道:

“福管家,给我介绍介绍咱邵府吧,别自己在自己的园子里迷路,才糗呢。”

“是的,小姐。您看,这是前花园,以江南水榭为主风格,配以亭台画廊假山小桥,曲径通幽,景色幽雅秀丽。前面左手边碧桃花掩映的,粉墙青瓦,垂柳依依之处,便是‘清雅苑’。右手边过了这座汉白玉拱桥,藤萝绿绕的院子,乃是‘绿芜居’;往前走,四面环水,梨花吐蕊之地,是‘临水轩’……这里是‘听风阁’,那儿是‘春泽园’……”一路走来福管家很称职地充当着导游的角色。

“停停停!还是先捡重要的说说吧,院子这么多,我听着都头疼。”晓雪一下子哪里记得住那么多的院子,开始叫停。

“是,小姐!前面的是主园‘澄心苑’。正中的‘乐缘厅’乃是会客之所,后面是主屋,旁边几间是厢房。园子里还有梅兰竹菊四个小园,房子的前主人,特地建起园中园,安置最受宠的几位小侍……”晓雪听了那个汗呀!在主夫眼皮底下安置宠爱的小侍,有如卧榻之旁趴着几只饿狼,真够膈应的。

“大厨房在东边,每个院子里都有各自的小厨房。下人们住在西侧门旁的独立的院子里,当然一二三等的小厮是住在主子们院中的厢房里随身伺候着的。”福管家简洁地介绍了几个主子关心的地方,对那些纷繁的院子,便不再赘述。

“呼——这宅院也太大了,奢侈呀,浪费呀!”晓雪直到住不完太浪费。

福管家偷偷扫了一圈晓雪身后姿态各异的男子们,便自动自发地将他们列入主子的后。宫队伍,恭敬地道:“小姐,照奴婢说这院子还小了呢。您想,您的夫侍们一人一个院子,将来小主子们大了,也是要各自独居一院的。再有亲友来访,这院子岂不是有些紧张不是?”

晓雪一听,连连摇手道:“哪里有那么多的夫侍,我又不是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侍君,你可别乱说,风哥哥他们吃醋了,唯你是问。这三位,才是我未来的夫侍,你未来的男主子,别搞错了。”

福管家看了看任君轶离去的方向,和交叉着手臂动作不怎么文雅的谷化雨,头上似乎冒出了几个问号。不过聪明的下人是不会追根究底的,便点头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