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五十四章 丞相之子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丞相之子

“这些园子的名称,都是前任主人起的。小姐,您看需不需要改换一番?”福管家基于有些主子不喜欢自己的领地里存在他人留下的印迹,便小心地问了一句。

“这宅子的前任主人是个文官吧,名字起得挺雅致的。以后日子长了,你就了解我的性子了。我这人比较随性,没那么多讲究。这些个园子名称暂时保留不动吧。将来谁住进去,不喜欢再重新起便是——风哥哥,去‘澄心苑’看看我们的园子吧!”晓雪有些迫不及待地左手拉着风哥哥,右手牵着小晨晨,沿着彩色鹅卵石铺成的小路,直奔前方的主园而去。

进入一个半月拱形门,便进入一个佳木茏葱,春花烂漫的世界,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下。再进几步,小径渐渐通向北边,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晓雪抬头一看“乐缘厅”就在眼前,便招呼勉强算是客人的孙虚淼道:“淼姐姐,先进去喝杯茶,用些点心,今日晚饭可能会有些迟。”

“这……晓雪妹妹,谢谢你一路以来的照顾和帮助,大恩不言谢,虚淼铭记在怀。时候不早了,我还要找客栈落脚,等安顿下来,再来拜访。虚淼先告辞了!”孙虚淼自从进了邵府大门,就几度想提出告辞之语,见晓雪正在兴头,才没有扫兴。此时见晓雪客气地招待她,便趁势提出。

晓雪的脸登时就拉下来了:“虚淼姐姐看不起妹子可是?府里这么多园子,还住不下一个你?说什么找落脚之处,你这不是打妹子我的脸吗?既然你我已经结为异姓姐妹,有我晓雪住的地儿,还能缺了你的?福管家,你看哪处园子清幽一些,适合虚淼姐姐读书?”

不给孙虚淼反驳的机会,晓雪转身询问管家。福管家不假思索地道:“‘鸣茵园’乃前任主人为其女儿准备的,正是适合读书的好地方。从此处往东北角,大约一刻钟便是。”

晓雪见孙虚淼还想要推辞,便使劲拍拍她的肩膀,笑嘻嘻地看她龇牙咧嘴说不出话来,便道:“好,就这样决定了。那个谁……”

晓雪目光落在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厮身上,那小厮也是个伶俐的,便上前施礼道:“奴才春晓,听候主子差遣。”

“你带孙小姐去那个什么‘鸣茵园’安顿下来,休息片刻,便来此处用餐。”晓雪不容孙虚淼分辩,便对着小厮吩咐道。

“是!请孙小姐随小的这边走。”那位叫春晓的小厮,并未因孙虚淼寒酸的衣着而怠慢,十分恭敬地引领一脸无奈地她去了园子。

“哈哈!我们的新家!”晓雪穿过会客厅,来到了主园内,青瓦红墙,雕花围栏。小径边垂柳依依,园中桃花正艳,春风拂过,片片桃花花瓣随风乱舞,不多时,石板地上已是嫣红一片,点点残红,风姿犹存,竟让人不忍踏上去。

走进主卧,那里早已按照晓雪的喜好,布置得妥妥当当,就连晓雪喜欢的卡通形状的抱枕和靠枕,也一样不缺。晓雪一个仰八叉,呈“大”字型躺在了崭新松软的棉被上,舒服地不想起来。

“晓雪,晓雪,今晚我住哪儿?他又住哪里?”小世子的心中已经把谷化风当做了主夫哥哥的位置,认为他和晓雪住主屋是理所当然的,所以爬上大床,跪坐在晓雪身边,指着黎昕,询问他们俩的住处。

“你们自己挑吧,看中了那座园子,便让福管家帮你们收拾准备……好舒服呀!不想起来。”晓雪在**欢快地打着滚,小世子见状,也学着她的样子滚床,嘴里咯咯笑个不停。好在床够大,两个人这样折腾也不觉得挤。

“‘绿芜居’不错,离主园又最近。福管家,把那儿收拾下,我就住那儿吧。”谷化风见小世子玩得高兴,黎昕又酷酷地不发一语,便先挑了个院子。

晓雪听了,停下了跟小世子的玩耍,定定地看着风哥哥:“风哥哥,你不跟我住‘澄心苑’?以前你都是跟我住一起的呀!”无论是在铭岩,还是万马的宅子,谷化风都跟晓雪住一个院子里,晓雪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乍一听他要择其他 园子而居,便怔住了。

“刚刚福管家已经说了,‘澄心苑’乃主夫跟妻主的住处。我一个小小的护院的儿子,怎么当得起?”谷化风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委屈和伤痛,他早就有这个自觉了。现在无论是身为世子的薛晨,还是武林大家出身的黎昕,比他身份地位要高出很多。他只不过占了与晓雪青梅竹马、同甘共苦之便,抢先一步在晓雪心中占据一席之地,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他不会也从未贪心后院之主的位置。

小世子从**下来,见桌上有几盘果品,抓起一块咬了口,又嫌弃地放下,闻声道:“母王说了,以我的性情和能力,做不来主夫的位置,侧夫或者平夫的位置比较适合我。”如果让他做主夫,整个后院不乱了套才怪。

“我除了武功,其他一概不会,管家之事不要找我。”黎昕一脸不耐地表态。主夫之位?没想过,也自认没那个能力处理好家长里短柴米油盐。再说了,即使成亲后,他辞了盟主之位,不过一些江湖琐事要想完全脱身,也不尽然。你见过三天两头不在家的主夫吗?

“那……晓雪暂时就先一个人住这儿吧。”谷化风思量了半天,做出这样的决论。

“什么??这么大的园子让我一个人住?不要!!风哥哥,陌生的环境,幽深的宅院,我一个人会孤单,会害怕,夜不能寐!”晓雪开始对着风哥哥撒娇,她知道一使出这招,风哥哥就没辙。

谁料风哥哥还没说话,便传来谷化雨的嗤笑声:“一个大女子,怎么跟个长不大的小奶娃似的,还‘我孤单~~~~我害怕~~~~’恶心不恶心啊,你!”

晓雪扫了眼那个仿佛青春叛逆期来临,一路上不但跟自己抢风哥哥,还老是和自己过不去的死小孩,冲他做了个鬼脸,抱着风哥哥的胳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故意挑衅地看着谷化雨,道:“我高兴,我乐意!咬我呀!你这个恋兄的死小孩!”

“我是死小孩??我可比你还大上两岁哦,我要是死小孩,你是什么?”谷化雨气冲牛斗,他最不喜欢别人,尤其是晓雪将他当孩子看待。

“我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超级霹雳无敌美少女——”晓雪做了个超人的代表姿势:一手握拳于腰间,一手握拳斜角四十五度向上举着。

谷化雨做了个晓雪经常吐槽他的动作:呕——呕吐状。

晓雪故作大惊状:“哎呀,这是怎么了?莫非怀孕了?”此言一出,全场哗然。谷化雨刷地脸就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谷化风破天荒地给了她一个爆栗,斥道:“又说疯话,小雨可是未出阁的男子呢!败坏了名声,你来负责?”黎昕则很不淑男地翻了个白眼。而福管家则瀑布汗地塌肩低头,腹诽这个新主子和前任道貌岸然主子的天壤之别。韩夏韩秋则习惯了的付之一笑。

谷化雨恼羞成怒,便要凑过来教训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一顿。晓雪哪里会容他得逞,仗着她得意的逃跑神功——虚无缥缈步,在房中跟谷化雨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游戏。她在房里利用桌、凳、花架、屏风、人体,颇有些动画片里杰瑞戏汤姆猫的意思。

“这么热闹,玩什么游戏呢?”丰神俊朗的大师兄任君轶进来了。

晓雪一下子蹦到大师兄的身后,装出可怜兮兮的声音,道:“大师兄,他欺负偶,你帮我教训他。就用你最得意的痒痒粉!”

“我怎么看着,像是你在欺负他呀?”大师兄的眼睛是雪亮的。呃,怎么听着像是在说孙悟空,那么称他大师兄的晓雪,不就成了耳朵大大,鼻子长长的那啥了吗?(作者窃笑ing……)

“大师兄~~~~~~”晓雪的百转千绕**嗓,任君轶听了汗毛马上一根根立正站好,鸡皮疙瘩掉一地。

“饭菜呢?”任君轶决定忽视她的嗲声嗲气带来的不良反应,单刀直入问晓雪许下的承诺呢?

“我们公子问诊治疗完毕,有大吃一顿的习惯,越严重的病,吃得越多越挑剔。今日连诊两人,晓雪小姐可得多准备些好饭好菜,否则公子可是会发飙的哦!”出阁仆公打扮的小涵抿嘴笑着解释。

“小涵,好久没见。刚刚注意力都被大师兄吸引住了,忘了和你打招呼了。你也太不够意思,成亲了,也不吱一声,我等着吃你的喜糖呢!”晓雪跟小涵向来是没大没小,没主没仆惯了,见面就忍不住拿他开玩笑。

若是别的新婚男子,早就羞红了脸,说不出话来。这小涵跟着公子走南闯北,什么阵仗没见过,便见招拆招:“现在请你吃喜糖也不迟呀,不过晓雪小姐,你可得包个大礼补给奴才哦!”

“唉!小涵,你这张嘴越来越厉害了,谁这么伟大,敢娶你为夫,一定是秉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想法。我对你妻主的佩服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晓雪贫起来可是没谱的事。

任君轶看了眼,嘴皮子上吃了亏,撅起嘴巴的贴身仆从,便替他说了句公道话:“晓雪别乱说,小涵当得起贤夫良父之称,他头一胎就给他妻主生了个大胖女儿,他妻主当他宝贝一样捧着呢!”

“公子,你也取笑奴才!”小涵红了脸颊,一脸的幸福摸样。

“哈哈!他妻主是被他训得不敢不捧着他吧!福管家,帮我招待着大师兄他们,我要兑现亲自下厨的诺言,让你们尝尝本大厨的惊世厨艺!”晓雪夸张地卷了卷袖子,就要出门去。

“小姐,我带你去厨房。”韩秋善解人意地点起一盏灯笼,挑着走在前边。

“你们稍候,我去帮晓雪打打下手。”谷化风生怕累着晓雪,也跟着出了“澄心苑”。

椅子上的小世子坐不住了,仿佛凳子上长钉子似的,扭来扭去,刚说出:“我也……”

便被黎昕打断了:“你就老实地呆着吧,别添乱了。我知道你跟去想偷吃,是不是?”

“谁说我要偷吃,我是说……我是说,我也该趁此机会去选个园子了。”小世子死不承认自己嘴馋,硬拗了个借口。

“你还选什么园子?明天你姐姐就来接你去王府,别多此一举了。”黎昕跟小世子斗嘴斗出了兴致,每天不刺他一两回,浑身不舒坦。

“哼!不选就不选,今儿个晚上我就住这院子里了,你能怎么着我?园子里不是还有四个园中园吗?我和风哥哥都住这儿,晓雪晚上也不会孤单害怕了。”小世子自以为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得意地笑开了花。

小涵站在公子身边伺候着,见他们斗嘴斗得一身是劲,又看看那边抱着茶水猛灌的谷化雨,为自己的公子不值:“公子,晓雪小姐她已经有三个夫侍了,虽然还未拜堂成亲,名分已定。丞相大人要是知道了,不会同意公子您的选择的吧?”以丞相大人疼儿子疼到骨子里的性子,怎么会允许有这么多的男子跟儿子争宠?

“这个不必担心,我自有主张!”任君轶用杯盖拨了拨飘在水上的茶叶,垂下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