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55章 不速之客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速之客

晓雪、谷化风齐动手,很快张罗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来。为了犒劳她们受了一个月委屈的味觉,晓雪特地挑选精致上乘的菜式,充分利用厨房里的资源,还趁机『摸』了『摸』厨子们的底细。

稍一测试,晓雪心中便有了计较,除了一个叫鞠海的年轻厨子,天分颇高,手艺也过得去,还有个刀工一流的寡夫,可以留下外。其余那些自恃名厨,眼高手低,若是厨艺绝佳倒没什么好说的,偏偏煮出来的东西死难吃,还摆出一副大爷的姿态来。

晓雪暗记于心,将来的清肃下人的行动中,第一批就将厨房来了个大换血。

“来喽!最后一道汤品清淡爽口的‘白玉翡翠羹’。”晓雪学着跑堂的模样,捧着托盘,拉着腔调报菜名。

已经跃跃欲试良久,几番想下手偷吃被坐在旁边的黎昕阻止的小世子,迫不及待地道:“晓雪快上桌,就等你了!人齐了,现在可以开动了吗?”

“开……”晓雪的“动”字还没说出口,福管家从外边匆匆进来,服了一礼,禀告道:“小姐,有访客到,说是旧友来访。”

晓雪的筷子停在她最喜欢的“香积千层”上,眉头皱了皱:“谁啊,这么会赶饭食,不会是专门挑着时间来蹭饭的吧。不对呀,我们今日才到京城,哪里有什么旧友?”

小世子瞅大家不注意,偷偷夹了块“提鲜金菇卷”,飞快地塞进嘴里,怕别人看见匆匆嚼了几下,想要咽下去毁尸灭迹,偏偏噎住了,拼命地伸脖子瞪眼睛。谷化风笑着摇了摇头,提醒晓雪道:“是不是合作的商家?官家、邢家、江家不都在京城有产业吗?”?? 娶夫纳侍155

晓雪扭头带着疑问看着福管家,福管家弯腰道:“她自称姓薛,乃国姓……”

“薛?小晨晨,莫非是你姐姐来接你了?”晓雪这才看到小世子噎得直翻白眼,忙给他盛了碗汤,递过去,“你慢点儿,没人跟你抢,快喝两口顺顺。”

薛晨顾不得烫,喝了一大口白菜豆腐汤,终于将那口差点要他命的金菇卷咽了下去:“不是吧,姐姐的消息这么灵通?我还想在这儿住上两天呢——晓雪,你这‘白玉翡翠’更鲜美了,用虾粉提鲜了吧?”

“别管这汤了,还不快快随我去迎接大姑子去!”未来的大姑子可不能得罪,她可不想一个不注意,婚期又被延迟个两年,她可以等得,小昕和风哥哥的年龄可等不得了。

“虚淼姐姐、大师兄、暗涟前辈,你们请稍候,晓雪离开马上就回来。”晓雪告了罪,带着眼镜盯着菜肴依依不舍的小世子,和风哥哥前去会客厅迎客。黎昕迟疑了片刻,也跟了上去。任君轶皱了皱眉头,不悦地坐在桌旁生闷气。

“王姐,你这么来这么早!”还未进入客厅,小世子便不高兴地抱怨着。

背对着他们,欣赏厅中字画的身影,闻声转过身来,冲小世子抿嘴一笑:“不是王姐,是皇姐!已经酉时过半,怎么还叫早?”

晓雪定睛一看,我的天哪,怎么是她?忙行跪礼,口呼:“参见皇太女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太女薛尔容扑哧一声,笑道:“亏你想得出来,我要活一千岁,那不成了老不死的妖怪了。不是跟你说了吗?私底下不要行这么大的礼,我可是以故友的身份来拜访的哦。你们……还没用膳呢吧?”果然与小世子是堂姐弟,三句不离吃的。

“皇太女姐姐,你来得巧,我们刚在桌旁坐下,还没动筷,您就来到了。是不是在太女府就闻到我们府里饭菜的香味了?”小世子跟这个待人亲和,每次去万马都会带一些新奇玩意儿的堂姐,向来亲厚,所以说起话来颇为随意。

“是呀!我好像闻到了‘金菇卷’的香味了。”薛尔容吸吸鼻子,很配合地做陶醉状。

“咦?你怎么知道今天晚上有‘金菇卷’,是不是派大内高手密探我们厨房了?”小世子一派天真地问道?

“哈哈哈……”薛尔容乐得大笑。她这个小堂弟有时天真的可爱,又傻气的可笑。

“你呀,刚刚偷吃不擦嘴,金菇卷的味道这么浓,皇太女不知道才怪!”晓雪怜爱地『揉』了『揉』小世子的脑袋,顺便为他解『惑』。

“皇太女殿下还没用膳吧,如果不嫌弃,就留下尝尝我的手艺吧?”晓雪识趣地向皇太女发出邀请。?? 娶夫纳侍155

“不嫌弃,不嫌弃。自从万马‘一品斋’尝过晓雪的手艺后,回味至今。可惜回京后再没机会品尝,甚为遗憾。还好晓雪你进京发展,京城的百姓有口福了!”薛尔容在晓雪的陪同下,快步向用餐的“乐缘厅”走去。

“属下见过皇太女殿下!”在餐桌旁本已等得有些不耐的谷化雨和暗涟,看清进来人的身份,忙不迭地跪在地上见礼。

孙虚淼一听,皇太女殿下,这还得了?她可是连县太爷这样的官员都没接触过的,何况是皇太女殿下,那可是当今女皇的亲生女儿,将来的皇帝呀!她慌慌张张地从座位上站起,将凳子带得“咣当”一声倒在地上,自己伏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给薛尔容磕了三个响头:“草民拜见皇太女殿下。”

薛尔容好笑地看着手足无措的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随和些,左手虚扶,道:“快快平身,吾乃微服出巡,不比如此大礼。咦?君轶也在?你和晓雪也是故交?”

“太女殿下也认识大师兄?‘小医仙’的名头果然不是盖的。我和您口中的君轶,乃是师兄妹关系。太女殿下请入座,菜凉了,味道可就次了哦。”晓雪开始张罗着座次顺序。

薛尔容一见满桌造型别致,香味宜人的菜肴,不禁食指大动,很不客气地拿起筷子吃起来。她见自家的俩暗卫,不敢坐下同食,便道:“今日你我同是晓雪的客人,不分尊卑,坐下,都坐下。”

谷化雨跟老师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会,便坐了下来,拘束地只吃面前的几盘菜式,有些食不知味的感觉。暗涟看了看皇太女身边只带了两名禁卫,便道:“太女殿下出宫,当多带些禁卫才是。”

薛尔容嘴里塞得满满的,含含糊糊地道:“无妨,母皇给我四个暗卫跟着呢。好吃,晓雪的手艺果然一如既往的美味呀!明日回宫,我得向母王上奏,派几个御厨过来学手艺。宫里的膳食,不是我说,跟这些比起来,无异于猪食。”

小世子咯咯笑道:“那皇姨跟太女姐姐每天不都在吃猪食吗?好可怜。”

薛尔容顾不得接话,筷子翻飞,吃得那个欢畅哪。

“对了,太女殿下,这么晚了宫门应该关了吧,待会儿您怎么回宫呀?”晓雪想起前世历史小说里的太子都是住在宫中的,康熙的胤礽不就住在毓庆宫吗?

薛尔容嘴里塞了快五香鸭脯,向她摆了摆手。坐在晓雪身旁的任君轶替她回答道:“太女大婚后,领了差事,便可以在宫外开府,称‘太女府’,不过宫里也为其保留一宫,作休息之用。”

“哦……”晓雪点点头,为大师兄夹了快“腐『乳』肉片”,又问道,“大师兄曾进宫给太上女皇治病,对宫里一定很熟悉了吧,宫里好玩吗?”

“好玩?宫里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谨言慎行步步惊心,生怕一个言差语错,被咔嚓了,谁敢在宫里‘玩’?”谷化雨瞪了晓雪一眼,扒了口浓香什锦饭。

已经吃了七分饱的薛尔容,放慢了速度,有空陪她们说话了:“君轶哪,今晚你还回北城不?一起走,好有个照应!”

“北城?那不是高官要员住的地方吗?难道……大师兄的母亲还是四品以上的大官?”晓雪听了,好奇地看着任君轶,这大师兄莫非还有这等来历?

“哈哈!晓雪呀,你还人家师妹呢,居然不知道自己大师兄是堂堂一品大员,丞相大人的公子?”薛尔容哈哈笑道。

“又没人跟我说,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任君轶是我同门大师兄,江湖人称‘起死回生小医仙’,家庭背景神马的,知不知道有何妨?对吧,大师兄。呶,你最喜欢的‘梅花三弄’。”梅花三弄是用芋头、莲藕、胡萝卜做成的一道甜点,甘甜脆爽,美味无比。

任君轶瞟了殷勤的晓雪一眼,张开嘴巴,示意晓雪喂进他的嘴里。薛尔容见状,为她们之间的亲昵而微微一惊,心中有些不悦,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常态,似玩笑又似抱怨道:“那晓雪也一定不知道,你这大师兄,可是‘京城第一公子’,无人能出其右。想当初,母皇曾向丞相大人暗示,想为我求娶第一公子为太女正君,被拒绝了。一提起,我这小心肝儿呀,就嚯嚯地疼,受伤,太受伤了……”说着狠狠地咬了口香酥排骨,愤愤地将骨头咬得咯吱咯吱响。

啊哦,原来兰芝玉树,皎皎若仙的大师兄,还有如此来历。奇怪,这样的他,不安分地做他的名门公子,怎么会跟着她们那个不着调的师父学医术武艺,在江湖上名扬四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