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五十九章 圣旨到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五十九章 圣旨到——

“小懒虫,起床了没?你姐姐已经打上门,问我要人了,还不赶快起来?”晓雪看到薛晨的小厮桑子和小锁都在院子中,坐着轻声地说话,便知道小晨晨还在赖床睡懒觉。便对小锁使了个眼色,命他准备好洗漱用品,跟她进去。

在晓雪一再的呼唤中,蜷成蛹状的小世子,方从被窝里钻出个脑袋来,他睡眼惺忪的模样,趁着那一头凌乱的头发,好像漫画中的加菲猫一般可爱,让晓雪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发,在他脑门上,响亮地亲了下。

小世子这才彻底的清醒,他张开双眼,见晓雪近在咫尺的脸,和趴在**暧昧的感觉,不禁红了脸。期期艾艾地问:“晓雪,你想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给你个早安吻呀?你可真能睡,快起来,你王姐来接你了。”晓雪一点也不避嫌地拉开小世子的被子,帮他穿起衣服来。

薛晨红着脸,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让桑子来吧,怎么能让晓雪帮我穿衣裳呢?”

“哟,还不好意思呢。我们的小晨晨长大了,知道害羞了。好,好,就让桑子帮你穿。你快快洗漱,我去看看小厨房的早饭弄好了没?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晓雪退到一边,笑着看他。

一提到吃的,薛晨的眼睛亮了起来,掰着手指头,一一数来:“要香三卷、蛋饺、三明治、烤土司……”这些都是晓雪以前做过,他吃了念念不忘的。

“小猪猪,你吃得下吗?眼皮大肚皮小!快点哦,我先去招待你王姐。”晓雪转身出去,来到会客厅。

“世女姐姐,这么早来接小晨晨呀!早饭吃了吗?没有的话,待会一起。”晓雪热情地招待着未来的大姑子,利多人不怪嘛。

“哈哈,还真有你们的,半个月的路愣是走了一个月。至于早饭嘛,既然来到邵府,怎能不叨扰品尝下晓雪你的手艺?你不用招待我,自便,自便……”得,又一个来蹭饭的。昨晚才送走了皇太女殿下,今日又来个世女殿下,还都是不能得罪的,命苦呀,晓雪就一厨子命。

早饭做好了,小世子也终于打扮妥当,跟他姐姐见了面。小世子嘟了嘟嘴巴,埋怨道:“王姐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昨天傍晚刚到,今天就来接我,人家还想在这儿多住几天呢。”

世女殿下咬了口灌汤小笼包,享受地眯着眼睛,笑得很是满足:“真是男大不中留呀,还没嫁过来,就已经不想回家了?放心吧,等过了明年,你想在邵家留多久,就留多久,没人再管你。不过,现在嘛,你还没嫁过来,住在这里不合礼数——嗯,这小笼包太赞了!明儿我派厨子来学,天天就能吃上了。”她和皇太女果然是一脉相承的堂姐妹,说的话都不差分毫,吃着美食,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自家的厨子来学手艺,把晓雪当厨子训练班了。

用完餐后,晓雪亲自将嘴巴撅老长的小世子打包送至门前的王府的马车上,正跟小晨晨依依话别之际,突然一声宏亮的“圣旨到——”把晓雪吓得一激灵:什么?圣旨?圣旨!这不是电视剧中才能出现的情节吗?圣旨颁给谁的,赶快去围观,去瞻仰……

晓雪正四处张望之时,一个四十来岁的宫人,捧着明黄色的圣旨,后边跟着几位禁卫模样的人,抬着一块用绸子盖住的东东。那宫人见晓雪一脸被雷到的呆样,有些不悦,口气中也流露出他的不耐:“傻站着做什么?还不请你们的主子邵晓雪前来接旨?怠慢了圣意,要杀头的。”

已经钻入马车的世女薛敏佳,闻声下车来,那宫人是在女皇身边几十年的老人了,这点眼色还是有的,他忙恭恭敬敬地对世女道:“世女殿下也在呀?老奴手中捧着圣旨,望殿下恕老奴不能行礼之罪。”

世女忙道:“蒙公公请勿多礼……皇上给晓雪下了圣旨?”

“是的,皇上昨晚得知晓雪姑娘抵达京城,今早便你下旨意,命老奴前来颁旨。”蒙公公又看了一眼那个呆呆的小丫头,这邵家果然是乡野村民,下人都这么上不了台面。

听到圣旨是颁给自己的,晓雪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小说里电视上,不是说要焚香沐浴,来接圣旨的吗?我该怎么办才好?倒是福管家,跟了前任主子这么多年,经历过下圣旨的程序。因为主子在,不方便上前迎接的她,轻轻拉了拉似乎呆掉的主子,轻轻在晓雪耳边提醒道:“小姐,先将这位公公迎入府内……”

晓雪才恍如梦中清醒,傻傻地挠了挠后脑勺,嘿嘿干笑两句,道:“蒙公公,在下便是邵晓雪,山野村民不懂规矩,望公公海涵。请公公府内稍坐,晓雪换身衣服,恭领圣旨。”

福管家忙毕恭毕敬地领了蒙公公进入院内,让到偏厅用茶。正厅中早已在不放心自己未来弟媳,留下来帮忙的世女殿下的张罗下,摆起了香案供桌,准备迎接圣意。

退至内院的晓雪,手忙脚乱地从昨晚刚刚卸下的行李中翻找,比较正式庄重的服装。平日里,晓雪并不爱华丽的打扮,很多服装都是以轻松方便为主,翻找了半天,终于在风哥哥的帮助下,挑了件枣红翻领金丝对襟夹衣,下身莲藕色滚边碎花锦缎襦裙,又在韩秋的巧手下,梳了个庄重的坠马髻,点缀上名贵的粉色珍珠,韩秋还嫌不够华贵,又将嵌宝百合簪插入发髻边。一个端庄清雅的小美女诞生了。

晓雪端着庄严的架子,还得不时地小心着脚下,生怕长长的襦裙踩住了,一不小心摔个狗啃屎。

传旨宫人蒙公公在世女地陪同下,来到了正厅。此时,晓雪已经带着两个未来夫侍——风哥哥和黎昕,恭敬地请他在香案前站了位,向着他恭敬地行了叩见皇上之礼,见圣旨如见女皇嘛。晓雪领着两位夫郎刚刚跪下,院子里的一干晓雪认得不认得的下人们,也跟着呼啦啦跪了一地,静候蒙公公宣旨。

蒙公公虽然在门前被怠慢,却也不敢对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却做了几样轰轰烈烈的大事的小姑娘不敬。毕竟七八岁,改良炒菜方法,新创许多调料;十来岁大胆向太女殿下提出《工商管理法》和《荒田法》;前一阵子,又改良农具,尤其是那个水车和轩辕犁,那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创举呀!难免女皇对她另眼相看,居然答应她如此荒谬的请求。

蒙公公见众人均已跪下听旨,便清了清嗓子,高声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邵氏晓雪新创烹制手法,改良美食调料,丰富了百姓的餐桌。又心系苍生,为黎民百姓研制出便利的农具。为表彰邵氏晓雪的功绩,特封邵氏晓雪‘执纪郡王’,享免朝待遇。另赐明珠两斛,帛三匹,金千两,亲笔所书匾额一块。钦赐——

晓雪赶忙谢恩领旨,然后给福管家递了个眼色。福管家忙递过一个盒子,晓雪接过来,双手捧给蒙公公,笑道:“公公辛苦,这是晓雪亲手所做点心,望公公笑纳。”

蒙公公打开盒子一看,首先是五百两银票一张,下面方是精致浓香的点心,便盖上盒子道:“久闻邵姑娘厨艺高超,点心更是一绝,咱家有幸能尝到邵记的点心,实乃天大的口福。多谢!”蒙公公带来的几个禁卫,递过圣上亲笔所书“天下第一”字样的匾额,也从福管家手中接过赏银,跟着蒙公公出了邵府。

“恭喜晓雪,贺喜晓雪,不不,应该改口为执纪郡王了呢!”世女殿下也衷心地为她感到高兴,这样的身份,总算配得上她的弟弟了。

没想到当初只守着一方包子铺的小小商人,不但提高了商人的地位身份,还能蒙皇上青睐,赐予郡王的封号。

晓雪仿佛犹在梦中,她使劲地捏了下自己的脸颊,疼得龇牙咧嘴,才相信这一切不是梦。听了世女的道贺,她咧了咧嘴,谦虚道:“不过一个闲散郡王的称号而已,不足为道。”确实只是个爵位的封号而已,没有封地,没有实权,连俸禄都没。说白了,就是女皇为了表彰她的贡献,给了张奖状而已。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身份变了。顶着郡王的封号,谁敢在你的店里撒野,谁还敢跟你使绊子。今后你做起生意来,肯定顺风顺水的多了。我听晨儿说,你计划把邵记的分号开遍华焱。这个封号可以在你实施计划时减少多少阻力呀!”薛敏佳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她虽然是空有封号,实则好处多多。

晓雪一想,对呀!看以后谁还敢在她的店里捣乱,谁还敢诬赖她的食物吃死人。今后无论到那个城市开分店,那些个地方官还不得给她开方便之门,那些个贪官污吏谁敢伸长她的爪子要好处?

转念又一想,这个闲散郡王可比朝廷官员好处多了,不用每日天不亮就去上朝,不用每日对着皇帝陛下兢兢业业,毕竟伴君如伴虎啊。也不用守着不多的俸禄,外表光鲜内则清苦。朝廷规定在朝官员不得经商,不得与民争利。而她这个闲散郡王却可以自由地进行着自己的创业大计,财源滚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