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六十章 都是会员卡惹的祸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六十章 都是会员卡惹的祸

距离“邵记快餐京城店”开业的日子,越来越近,晓雪往铺子里跑的次数,也越来越勤,到最后几天几乎每天从早到晚都泡在铺子里,很晚才回家。

虽说晓雪到来之前,铺子里有尤茗涓坐镇,大小事务处理得颇为妥当。可是,在开业之前琐事太多,尤其是晓雪对京城店极为重视,即便是细小的方面,也争取做到尽善尽美。

例如皇帝御赐的匾额,悬于大厅正对门处,名人效应肯定会吸引一批前来瞻仰的客人,这些客人中不乏达官贵人,富贵名流。于是,楼上开辟出一格一格的类似小雅间的座位,供那些不屑与普通平民为伍的清高人士用餐。

又譬如,晓雪在知晓大师兄具“京城第一公子”的美名,又与京城四少交好。严重鄙视资源浪费的晓雪,充分发挥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游说大师兄为她的快餐店题字作画,不但如此,已经为人夫为人父的京城四公子,也遭了她的“暗算”,乖乖地奉上墨宝。再加上一些与大师兄交好的文人雅士状元探花之流,只要稍有名气的,都被打劫了书画作品。于是乎,邵记快餐店里又开辟出一方布置雅致的天地,供文人雅士、赶考之士交流鉴赏。

还好,尤二当家的选的这方店铺足够大,够她折腾的。折腾完店铺,她又开始折腾什么会员制,让比她出发晚,却先她一步抵达京城的机关叟秦伯伯,帮她用实验很久炼制出的合金,打制了银卡、金卡、钻石卡。准备分送一些给京里的一些名流,另一部分在店里出售。这些持卡会员,无论在何地只要是邵记的产业,都可以享受折扣。银卡九点五折、金卡九折,而钻石卡可以享受到八折的优惠呢!

会员制度刚刚拟出草案,还未曾完善,就有一些消息灵通之士开跃跃欲试,譬如最近差事比较闲的皇太女殿下,譬如小世子的姐姐薛敏佳。她们在第一时间,从晓雪这讹走了一张钻石卡,并打听出京城的一品斋已经在计划中,有卡之士优先享受订餐权,乐得跟捡到宝似的。

本着物以稀为贵的原则,每样卡都有一定的额度。就拿钻石卡来说吧,全京城只发行十张,现在倒好,一下子就去了两张,晓雪看看为数不多的钻石卡,一咬牙:五张用来送人,五张出售!

已经送出两张,剩下的三张得仔细地琢磨着,在这京城遍地达官贵人三品大员的地儿,给谁不给谁,还真让晓雪伤透了脑筋。因为皇太女和世女殿下,已经在圈子里,说好听是帮晓雪打下知名度,其实是她们得瑟显摆炫耀。这倒好,认识的、不认识的、有交情的、八杆子打不到的……纷纷找门路跟晓雪套交情。毕竟万马郡的‘一品斋’的名头,在华焱是很响亮的。那些个没事爱攀比的一品大员们,卯足了劲想得到赠送的钻石卡,说出去多有面子。

晓雪看着厚厚一匝的拜帖,每个帖子上的名号,都是她所得罪不起的,她烦乱地挠挠已经被她抓成鸡窝似的头发,没有料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走势。邵记的名声虽然打响了,可是钻石卡到底送谁不松谁呢?是个大问题!最近天天出现在邵府,帮孟氏父子治疗,顺便理直气壮地蹭饭的任君轶,眼睛一睁:我娘亲那张,可少不了,你亲自送去!

得!大师兄发话了,可以自由支配的钻石卡又少了一张。一旁帮未来外甥做小衣服的韩秋,看着小姐苦恼的样子,便道:“让秦伯伯多做几张钻石卡,就是了。”

瘫在桌上有气无力的晓雪,挥挥手,道:“多了就不稀罕了,就是少了,那些人才削尖了头,想要得到!这是策略,你不懂!”

任君轶品着香茗,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成竹在胸地道:“看在,你送我母亲一张卡的份上,我帮你出个主意吧。”

晓雪一听,像打了兴奋剂似的,从桌旁跳起来,蹭到大师兄旁边,眼睛冒星星地催促道:“就知道大师兄的主意多,快说,快说!”

任君轶慢条斯理地吹了吹杯盏中的茶叶,慢慢地喝上一口,眯着眼睛品味了一会儿,吊足了晓雪的胃口,才道:“剩下的两张,你托太女殿下呈给皇上,说是感念圣恩献上会员卡。皇上她老人家想赏给谁就赏给谁,和你无关。这样谁也不得罪,又尊显了会员卡的金贵,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晓雪听了一下子扑过去,抱着大师兄的胳膊使劲甩呀甩,不及防的任君轶被手中杯子里的茶水溅了一身,而罪魁祸首还在兴奋地摇呀摇,口中叫道:“大师兄,你来厉害了,你丫就是一腹黑的主儿!”

任君轶脑门崩起几根青筋:“祝雪迎!!”发现自己惹了祸的晓雪,忙跳出老远,做了个无辜的鬼脸,避祸去了。

在将会员卡呈给皇上之前,必须把答应大师兄的那张给送出去,要不女皇陛下知道她手中还扣一张没献上去,一气之下治她个欺君之罪,还得了?

次日大师兄带来了丞相大人休沐的消息,晓雪赶紧换了正式服装,屁颠屁颠地赶去北城丞相府。到了丞相府门前,晓雪的心中忽然感到一阵紧张,恍惚有些拜见丈母娘的感觉。晓雪甩掉自己好笑的心思,极力保持镇静地让小夕到门房呈上拜帖。(晓雪以前用得比较顺手的是胭脂,现下胭脂的主要职责是陪护好未来老公和岳父大人。)

很快,晓雪便被请到一间雅俗共赏的会客厅中。正打量着大师兄的生长环境的晓雪,被一阵爽朗的笑声打断:“哈哈……什么风把执纪郡王给吹来了?”

晓雪惶恐地站起来,向着来人一个晚辈之礼,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托住了:“郡王快快免礼,你我同为女皇陛下效力,怎么赶当你如此大礼?快快请坐,快快请坐!”

晓雪忙道:“令郎跟晚生乃同门师兄妹,又对晚生多有照顾。丞相大人自然是晚生的长辈,当得起晚生这一礼。”

丞相大人笑得十分爽朗,将晓雪让到座位上坐好,跟她闲话家长。晓雪这才敢抬眼看看大师兄母亲的长相:看起来不像五十的年纪,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人的内心一般。嘴角的法令纹,更增添了她的威仪。铁血丞相,果然名不虚传哪!

丞相大人端起手边的茶盏,道:“执纪郡王,请用茶!”

“不敢,不敢,请丞相大人称呼晚生晓雪吧!”晓雪很有些诚惶诚恐的感觉,忙站起身来请求。

丞相大人笑道:“好,好,晓雪,快请坐。不要拘束,就当是自己家。听轶儿说你父母留在万马,不愿随你同往京城。你年纪轻轻,也是个有主意的,能把你们邵家的产业打理得那么好,真不错!”

“呵呵,小打小闹的,不值一提。丞相大人家的几位姐姐,年纪轻轻,已经在朝堂上初露锋芒。大师兄又能文能武,医术高超。相比起来,晚生汗颜哪!”晓雪深知,给铁血丞相戴高帽,不如夸其子女。做父母的都希望听到别人对自己子女的赞赏。

果不其然,任丞相展颜大笑,眼睛眯成一条缝,却又谦虚地道:“唉!说起我那五个儿女,还是我那轶儿最得我心。可惜自主性太强,做什么都我行我素的。也是被我宠坏了,这么大了,还……”

“娘!你又来了!每天都要念叨上一阵,都快成‘公公嘴’了!”任君轶从后堂走出来,身后跟着小涵和一个陌生的清秀小厮。

“我能不念叨嘛,啊?人家像你这么大的,谁不嫁人生子。别的不说吧,你身边的小涵,年岁跟你差不多,人家儿子都满地跑了。你呢?妻主的影子还没见呢!你让我怎么能不操心?”看到儿子,任丞相又是欢喜又是忧,她像每个儿子的母亲一样,担忧着已经年近二十的儿子的婚事。

“娘!有客人在呢,您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任君轶每日不想呆在家里的理由之一,就是他娘只要逮住他,就拼命地念呀念的,有往唐僧方向发展的潜质。

“你师妹又不是外人。晓雪,你说我刚刚的所言是否在理?”任丞相拿自己的宝贝儿子没办法。以前,儿子年纪小,又才华过人,她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学成归来的儿子,太早的离开自己,嫁做人夫,便许了他婚事自主的诺言。谁知,一年一年过去了,求亲的青年才俊走了一拨又来一拨,自己这个眼高于顶的儿子,一个都看不中,有的甚至看都不看,就给回绝了。现在倒好,都二十岁的老公子了,以前上门求亲的孩子都满地跑了,他还依然不急不躁。眼见着这上门的媒人越来越少,她的心里仿佛有把火在烧,却又有火发不出来,憋得她难受。

“丞相大人别着急,师兄龙章凤姿,俊秀不凡,还愁嫁不出去?您平心静气慢慢等,师兄的缘分很快就会降临的。”晓雪见任丞相情绪比较激动,便扶着她的手,让她坐下慢慢说,并递了一盏茶在她的手中,喝喝茶降降火。

任丞相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古波不兴的儿子,又急又气,偏偏又像一拳打进棉花里,使不上劲!她恨恨地灌了口茶水,却因眼前晃动着的熟悉的螭纹玉佩,而喷了一地。

任丞相呛咳着,指着眼前的玉佩,抬头看看那个面容俊美,笑容明媚的年轻女子,又是激动又是高兴又有些生气,半天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