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六十二章 正夫我当定了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六十二章 正夫,我当定了!

“可是,可是……大师兄这么美好,对我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的。而我已经有三个夫侍,也太委屈他了……”

“什么!!你已经有夫侍了??还三个?难道你打算让我堂堂一国丞相的儿子做小侍??不行,我绝对不会同意!!”任丞相声音陡然提高八度,洪亮的声音吓得晓雪一哆嗦。

面对儿子时,声音却温柔得似乎能捏出水来:“轶儿,这天下比她强的女子万万千千,咱不在她这棵歪脖树上吊死。娘帮你找更好的妻主,乖,听话!”

任君轶眉头一皱,任丞相的话戛然而止,她最怕儿子不高兴。

任君轶冷冽的目光扫视了聒噪的母亲,和一旁饶有兴味看自己儿子热闹的父亲,深深吸了口气,声音淡然从容:“她那三个,最多算是未婚夫侍,只定亲未成亲。何来让我做小侍之说?”

任丞相闻言眼角的本来不多的皱纹,被笑容挤出来:“原来只是定亲而已,哈哈,好!只要我们先他们一步入门,就可以坐稳正夫的位置了。喂!小丫头,赶快回家准备准备,立刻请官媒前来提亲,至于聘礼嘛,考虑到你同时开俩分店,只面儿上能过得去就行。嗯……如果你资金实在周转不开,我晚上悄悄让人送一批玉器珠宝古董字画过去。其他都好商量,不过!!你小丫头给我千万记住,我们家轶儿是一定要做正夫的!!”得,有这样宠儿子的吗?嫁妆就不说了,连聘礼都准备倒贴了。原因是,儿子看中人家了,虽然任丞相在外孙出生后依然没想通,儿子到底看上这个在她眼中一无是处的丫头哪一点。

晓雪听着,额角的出现一大滴汗水。自从决定让黎昕入门后,晓雪心中前世的婚姻观道德观,渐渐有些松动,多娶一个两个不至于像小世子那时候,有强烈的负罪感,或许是渐渐被这个时代所同化了。白衣飘飘的大师兄,在晓雪的眼中向来是完/美的化身,她一直都喜欢大师兄雌雄莫辨的样貌,云淡风轻的优雅举止,高超卓著的医术,仿佛任何事在他手下都能迎刃而解的智慧……大师兄的一切,哪怕是一根头发,一片指甲盖,在晓雪看来都是那么无瑕,即便是在别人眼中的冷淡,在晓雪看来也是优秀男士独具的风范……

得知大师兄对自己情有独钟,爱慕已久,晓雪心中的雀跃、欢喜、激动,兼而有之。不过最强烈的还是惶恐,这么优秀的大师兄个喜欢自己耶,会不会只是一时的迷惑?自己这么平凡,怎么能配得起大师兄的美好?晓雪不太自信地偷偷瞄着大师兄,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又被化身唐僧的丞相大人打断了。

“就这么说定了,你拿着我的帖子,去找丁官媒,明日让她来我家提亲。亲事越快越好,一定要保证在你那三个未婚夫郎之前成亲。先进门者为大,再说了,以我儿的绝代风华,配你绰绰有余,若不让我儿坐正夫之位,我拼着让轶儿恨我一辈子,也绝不同意你们的婚事!还有,一定要对我们轶儿好,要比我还要疼他、爱他、宠他,不许让他受委屈,不能惹他不开心。每天至少要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陪我儿,不要让他寂寞,不能使他独守空房,你那其他几房夫侍那里少去……”不拉不拉,没玩没了。

“呃……丞相大人,能让我说句吗?”晓雪小心翼翼地插了句嘴,她怕自己不开口,任丞相永远也停不下来。

任丞相意犹未尽,不过她已经开口,便施恩似的道:“好,你想说什么?”

“嗯……您刚刚所言,晓雪句句铭记,别的什么都没有问题。不过这婚期嘛……”晓雪有些发愁,答应九王的可不能食言呀!

“婚期自然是越快越好!你有意见??”任丞相眼睛一睁,很有威严。

“不是,我哪敢有意见,可是我答应九王殿下,两年以内不能成亲。这才刚刚过了半年的时间,您看……”晓雪想着,先拖一段时间缓一缓,再做打算?

“九王?你怎么跟她扯上的?你什么时候结婚干她什么事?”任丞相一脸不解。这薛慕卉,跟着瞎掺掺什么,到手的儿媳可不能被她搅和了。

“呃……她的儿子薛晨,就是晚生未来夫侍之一。那个……议亲的过程中,有些波折。九王殿下因而对晚生不怎么感冒,所以故意延迟晚生的婚事,以作惩罚。”晓雪很委婉的将半年前发生的事,讲给丞相大人听。两个都是自己未来岳母,谁都开罪不起,还是左右逢源吧。

“啊??九王的儿子也看上你了??啧啧,都什么眼光啊这是!夫君,是不是咱们老了,跟现在的年轻人有代沟,眼光怎么差这么多??”任丞相哀怨地看了眼自家夫郎,似乎对大家不约而同看上这小丫头,很是不能理解。

施潇墨抿着唇笑得分外妖娆:“我觉得晓雪挺不错的,自己白手起家,有能力有担当。是妻主对她有成见,你呀,一定因为自己捧在手心的宝贝,被人抢走了,而心有不甘吧!”他对于自己这个妻主是摸得一清二楚,别的都好说,只要牵扯到儿子,铁定锱铢必较,在乎的程度他看着都吃醋。

“你什么眼光!!就她这样的还叫不错??”任丞相像被踩了尾巴似的,蹦了起来,活泼的程度根本就不想五十的。

施潇墨脸一沉,声音却柔得百转千折:“妻主大人,您说我眼光怎么了?难道有问题?也是,若不是我眼光有问题,当年怎么会那么多青年才俊都看不上,偏偏看上了殇了主夫,三个小侍,嫡女庶女一大堆的任千荷?”

任丞相一听夫君这口气,便知道他生气了。一起生活二十多年,经验证明,夫君的声音越温柔,心底的气就越大。看来自己刚刚说话没注意,伤了夫君的心。便顾不上旁边两个晚辈在场,一个还是自己瞧不上的臭丫头。她将口气一转,讨好地道:“是,是,夫君配我真是浪费了,夫君看上我,是我三生有幸上辈子不知积了多少福分才求来的……”

“哼!你把自己说得如此不堪,意思还是我的眼光不行??”施潇墨尾音轻扬,眼角露出晓雪在大师兄脸上经常看到的警告与危险信号。

“当然不是,墨墨的眼光最好了,谁都比不上!”任丞相马上指天为誓,对夫君的眼光给予充分的肯定。

“这还差不多。那我说晓雪是好的,你有意见不?”原来大师兄的腹黑是遗传自他老爹呀,真是一物降一物。唉!以后惨了,以自己透明的小心思,一定被大师兄吃的死死的。晓雪看着任丞相的现在,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将来,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呀!

“啊???哦,没有意见,没有意见!”任丞相表情仿佛便秘般的痛苦,却又不敢再说半句反驳的话。

沉默了半天的任君轶,看着自家不着调的父母,叹了口气,道:“婚期的事,你们不用操心,我自有打算。至于主夫之位,不是我自夸,你家现在那三个,有哪个比我更适合坐这个位置?

薛晨?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屁孩,除了吃什么都不会,指望他理家?败家还差不多!黎昕?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让他除奸惩恶还行,管账?只怕更乱!

谷化风嘛,倒是心思细密,办事可靠。可是他那软绵绵的性子,只怕被小侍仆人们爬到头上,还笑着替别人说好话呢!

为了后院安宁,做你强有力的后盾,让晓雪你无后顾之忧开辟商业疆土,为你人生的理想进发。这个正夫之位,我坐定了!!”他的话斩钉截铁,他知道晓雪在商业上的野心,将来生意上的事,一定够她累的,他绝不容许她的后院,再让她耗费心思,劳心劳力。

晓雪听了,那个感动呀!到底是咱的大师兄,什么都替咱考虑好了。真是个令人安心的主儿,娶,一定要娶回家!

“好了,我知道你很感动,不要做出那样恶心的样子来,我在我娘亲身上看得多了。你今天的来意,向娘说了吗?”任君轶提醒她,是不是忘了件什么事。

晓雪挠挠后脑勺,露出傻傻的笑容,不好意思地道:“嘿嘿,对吼,本来打算见了大师兄再把礼物送上的,被丞相大人刚刚一惊一乍的,差点就忘了呢!”

“谁一惊一乍?!要是你儿子偷偷摸摸定了亲,没让你知道,你肯定没的镇定,没我理智!!送什么礼物?我瞧瞧能看上眼不?”任丞相哼了哼,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等着未来儿媳给自己送礼。儿媳给岳母送礼,天经地义,不需要客气,赶快拿来。

晓雪掏出上等檀香木礼盒,上前两步,双手奉上,道:“小小心意,不知道丞相大人喜不喜欢,请笑纳!”

丞相大人眼睛斜向下四十五度角,接过礼盒,显然没把这么小小的礼盒放在眼里。她随手拆开礼盒,掂量着上好的丝绸包着的小小的物品,薄薄的,方方正正的,莫非??任丞相的眼睛一亮,三下两下打开绸缎,果然一片晶亮亮耀眼的卡片呈现在眼前。这难道就是传说中,邵氏产业通用的钻石会员卡??

打从世子太女在散朝后,显摆过她们的会员卡后,她就琢磨着怎么开口,让儿子去给她也弄张来,好在宇文老狐狸面前长长脸,让她再一次在别人艳羡的目光里,春风得意。这小丫头,虽然看着不怎么样,还挺会做人,她还没开口,就给送来了。哈哈……宇文老狐狸,看明天怎么羞辱你,堂堂大太师,居然弄不来张小小的卡片。任丞相对着钻石卡,那个鸡冻呀,差点就拿到嘴边狠狠地亲上一口。丞相大人人生两大乐趣,一是显摆自己的儿子,二是打击政敌宇文太师。

施潇墨看着自家妻主快咧到后脑勺的嘴巴,摇了摇头,知道她心中一定得意非常,便不再理会她,他随口问了句儿子:“儿啊,你药斋中的活死人,还没什么起色?”

任君轶面儿上淡淡的,回道:“各种生命迹象,已经趋向正常,估计过些日子,便能醒来。只是……她的腿,恢复到最好,也要一生拄拐了。”

“能保条命就不错了,刚来那会儿,跟被人撕碎的破娃娃似的,我都不敢看,以为她死定了。好在她求生的意志力非凡,才挺过最艰难的日子。佛祖保佑,她早日苏醒,找到自己的亲人。也算功德一件。”施潇墨双手合十,向空中拜拜。

晓雪很是好奇,问道:“什么活死人?大师兄的病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