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六十五章 厨艺大赛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六十五章 厨艺大赛

京城距离卢法迭山下的嬴丹县快马加鞭少说也要六七天的路程,一来一回得半个多月。而此时距离邵记快餐京城店开业只有不到十天的时间了,而且皇太女一直不停地鞭策着晓雪开京城一品斋,晓雪忙得如同飞速旋转的陀螺,一刻也停不下来。

惊闻祝雪迎本体爹爹还健在的晓雪,本打算抛开所有事务,亲自去嬴丹的迷途寺接柳大官人的。她身边的几个夫侍知道她对京城快餐店抱有多大的期望,一切都想做到尽善尽美,让京城作为邵记连锁产业最强有力的后盾。她付出了那么多,到临门一脚的时候,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一定会遗憾终生的。

谷化风最是疼惜她,提出替她去接柳官人,说是作为女婿应该尽的孝心。他疼惜晓雪,晓雪也是心中牵念这他的。谷化风的娘亲已经接回邵府,安置在距离主屋不远的“听风阁”,谷化风谷化雨兄弟俩目前也跟母亲住在同一院子,方便照顾,每日都要轮流跟娘亲说会子话,期待能唤回母亲的意识。

一直伺候谷护院的小斌也被派过来伺候,他是用熟了手的,什么时候吃药,什么时候药浴,什么时候用餐,饮食上有什么禁忌,不是新找一个丫头或小厮一时半会能上手的。为了让他在邵府安心,任君轶将他的妻主和三岁的女儿都派过来,卖身契也送到晓雪的手上,他们一家算是邵府的一份子了。小斌想想自家公子将来也是要嫁过来的,便欣然接受了这项任务。

大师兄从每日上门帮孟氏父子诊治,到现在几乎整日泡在邵府,他给他丞相老娘的理由冠冕堂皇:谷母的病情正处于紧要之时,随时都有气变化的可能,得根据情况随时调整药方的剂量或更换药方,他实在是离不开哪!害得丞相大人满肚子气没处发,对晓雪更是横鼻子瞪眼睛,脸不脸腚不腚。还好晓雪已经在九王那习惯了如此待遇,每次见了她仍扬起热情的笑脸,礼遇有加,礼数做到最好。让丞相大人找不到发飙的理由,使得丞相大人更郁闷了,就连上朝都带着情绪,让皇帝陛下关心了一把。

晓雪考虑到风哥哥和小雨有卧床昏迷的母亲需要照顾,即便出门前去嬴丹,心思也会神牵挂着未曾苏醒的母亲。此去嬴丹千里迢迢,路况又不是太好,途中要经过数座深山,晓雪实在是放心不下,坚持还是自己亲自前去。而谷化风却坚决地要替她前去。

她们这样僵持了很久,路过的黎昕看到了。问明情况,二话不说便收拾行李,骑马出发了。晓雪开口阻拦的话还未说出口,就只见那黑色的背影越去越远。晓雪想想,也就他去比较合适,一来他武功高,有行走江湖多年,路上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二来,黎昕也是自己承认的夫侍之一,让他尽尽自己的义务,也在情理之中,便沉下心来准备开业,和一品斋的策划。

转眼间已到邵记快餐店开业前的第三天。邵记京城快餐店尚未挂牌,门前却拉起显眼的条幅“邵记厨艺展示大赛”,吸引了不少附近和过往的居民。而穿着十分两眼的鼓乐队,扎着红绸,系着腰鼓,在震耳欲聋的鼓乐声中,穿行在京城的大街小巷。每个鼓乐队前后各有举着“邵记厨艺大赛,欢迎您来评鉴”字样的火红的条幅,让宣传力度,遍及京城每个角落。

当“邵记厨艺大赛”即将开始的时候(时间定在大约上午十点半,古代人吃饭早,到这个点早饭消化的差不多了,人饿了吃东西才会觉得更香),邵记快餐京城店的门前,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整条街上人山人海。

邵记门前支起了长长的案板,可以供二十个厨师切菜配菜,而不显得拥挤。数十个巨大的炭火炉子,将春寒赶得无影无踪,烤得人脸红红的。邵记的服务员们,无论男女身着统一的制服,简单利落又别具一格,很是显眼。他(她)们以专门培训过的优雅站姿和只露出八颗牙的甜美笑容,立于炊具之后。而炊具与观众之间的空地上有一排桌子,是用来展示菜肴,等待抽出的观众品尝的。从世女府和太子府借来的护卫立于观众之前,用以维持秩序,防止观众太疯狂,挤得太靠前,影响厨师们的发挥。

“厨艺大赛”不请自来自称评委们的,除了晓雪认识的皇太女、世女、丞相大人外,居然还有几个面生的官员,其中一个还是跟任丞相不对胡的宇文太师。

晓雪的本意是不设专门评委,由抽取的幸运观众来品尝鉴定的,却被任丞相眼睛一瞪,否决了:那些个平民百姓知道什么叫美食,能品出好的菜肴之间的些微差距?

皇太女殿下也帮腔:“是啊,是啊!要说厨艺大赛的评委,非我们这些尝过无数南北美食的老饕们莫属。晓雪莫要多言,快快增添评委席吧。”被逼上梁山的晓雪,无奈之下,在搭起的主持高台上,新增了一溜视野开阔,将整个厨艺大赛全景一览无余的评委坐席。

刚安置好一干每一个来头都很大,不能得罪的评委们,吉时已到。晓雪告罪立于评委席前,宣布大赛的规则和流程:“各位父老乡亲,各位评委,感谢你们前来参加‘邵记厨艺大赛’。本次大赛分为五个部分:刀功、炒饭类、点心类、小炒类和大菜类。各类比赛分别有六位邵记的厨师参加,除了在座的各位评审外,我们将以抛绣球的形式选出幸运观众来作为场外评审,场外评审不但能抢先品尝到我们邵记的美食,还可以免费获得我们邵记的九五折会员卡一张,凭此卡,您可以享受在邵记所有产业九五折优惠的好处。没有被选中,又想获得此卡或者九折优惠卡的朋友们不要气馁,我们邵记开业的前三天,两种会员卡均有销售,想进一步了解的朋友们,大赛结束后,可向工作人员咨询。”晓雪趁机给自己店内特有的会员卡,打了广告。

她停了一下,又接着说:“本次厨艺大赛每项比赛均设一二三等奖,一等奖的获得者除五百两的奖金外,还可以获得邵记一等大厨的待遇。二等奖两名奖金三百两,委任大厨职位,三等奖三名奖金二百两,委任副厨职位。接下来,我来为大家介绍我们的评委:皇太女殿下、九王世女殿下、丞相大人、太师大人……”晓雪每介绍一位,观众席里就会发出一声惊呼,这评委阵容太震撼太给力了。

“现在我宣布,‘邵记厨艺大赛’现在开……”

“等一下!”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观众圈外响起,两个高大威猛的女子拨开观众群,后面是一位龙行虎步威仪有加,一看就非凡人的中年女子。

当此女子一出现,评委席上的众人均一惊,刚想站起,却被几个出现的黑衣人附耳一番耳语,便神色惊疑不安地又坐了下来。而这一切背对着评委席,注意力全被女子吸引过去的晓雪,一无所知。晓雪眨巴着眼睛,望着这个陌生的女子,不知来者何意。

女子笑了笑,却依然冲散不了她天生的威仪感:“小姑娘,能再加个评委座吗?朕……咳咳……我也算尝过大江南北美食,对美味颇有研究,我的评判将是公正、公平的。这评委,就算我一个吧!”她说话的口气看似商量,却给人以不能不遵守的压力。

迟钝的晓雪,也看出此人来历不凡,便很爽快地让人搬来一张椅子,放于评委席中。那女子呵呵笑着,在一个晓雪颇为眼熟的男子的扶持下,登上了高台。她以晓雪看不到的角度,向坐立不安的几个现有评委,打了个眼色,便坐了下来。而原有的几个评委,表情很精彩,互相看了看,硬着头皮坐着不动。

晓雪已经转过身去,对着黑压压的人群宣布“邵记厨艺大赛,现在开始。第一项,刀功比赛。参赛者毛艺馨、郑雪婀……”

刀功比赛,又分为切功和雕功。切功考较了六位厨师“丁、丝、片、条、块”的刀法,只见厨师们娴熟地拿起菜刀,在一阵“哒哒哒”的美妙有节奏声音中,很快作品就呈献出来。而晓雪也适时地在厨师们切菜的空挡里,进行解说:“刀功,是厨师必须具备的基本技能之一。刀功也包括粗料加工,即初加工时所用的刀法。以及细料加工,即决定原料形态的刀法。刀工技术对菜肴制成后的色、香、味、形及卫生等方面都有重要的影响。”

当厨师们切好的菜品呈现在评委眼前的时候,评委们的眼睛均一亮,却又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丝的为难。六位厨师的切功几乎没有什么高下之分,每位都非常出色,让评委们很难评判。

切的丁,是鸡肉丁,粒粒清爽利落,没有一丝的黏连,而且大小、形状均分毫不差。切的丝,是萝卜丝,每一根细丝如同发丝,却没有一条断裂的,放在褐色的陶器盘子中,阳光映照下,如同冰雪玉丝。切的片,为鱼片,薄如纸、莹如玉,仿佛透明的薄冰一般,让人担心下一刻它便会融化。切的块,是豆腐块,更是整齐划一,没有一块被碰碎的。

评委们商讨了半天,很为难地将晓雪拉过去,道:“这切功实在是太接近了,很难评出个胜负来,不若雕工出来以后一起评判。”

晓雪则笑着向观众们报告:“邵记的厨师切功太厉害了,评委们难以决断,决定以雕功分胜负。有没有疑问的,可以上来一观。”皇太女、丞相大人说的话,谁敢质疑,大家伙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半天没人做声。

正在晓雪笑着准备宣布进行下一项比赛时,一个突兀的拳头,从人群中伸出,随之而来的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我,想见识见识评委们无法评断的刀工,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