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六十六章 名扬京城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名扬京城

观众们都向声音传来处观望,一个两鬓斑白,满脸皱纹的老妪,从自动自发让出一条道的人群中走出。人群中悉悉索索地议论声此起彼伏,突然不知谁发出一声“这不是‘鲜满楼’退休的大厨花轻言吗?”

这个声音不是很大,晓雪却清楚地听进耳中,她灿然一笑,道:“既然花师傅如此说了,还请您指点一二。”

花轻言神态有些倨傲,她也早就听说京城准备开个什么快餐店,后台老板是当今圣上新封的郡王。你一个郡王,开店就开店,还搞什么哗众取宠的“厨艺大赛”,还请来同朝为官的同僚们作为评委,这不是哄着老百姓玩吗?果不其然,第一项比赛,就闹出刀功精湛无法评定的戏码来。哼!当我们老百姓都是傻子吗?什么太女丞相太师的,她们怕你们,我花轻言已然古稀之年,有什么好怕的,让我来揭穿你们“邵记”的鬼把戏吧!

老厨师出身的花轻言,被侍卫们放行至观众评判桌前,服务员们已经将六位厨师切出的成品端至桌上。花轻言傲然无惧的目光,在遇到切功成品上时,不由得一滞,瞳孔猛然间收缩了一下,心中暗叹:好刀功!每一盘上的四个截然分明的分区上,无论是丁丝片块,都充分反映出厨师的刀功精湛,无可挑剔。

花轻言也是个耿直的性子,她的眼睛几乎仿佛被磁石吸住一眼,不能从切好的食材中拔出来。晓雪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的神态,微微一笑,道:“花师傅,您觉得如何?”

“好!刀法精湛,力度适中,角度家当,好不拖地带水。每位厨师的切功几乎没有什么高下之分……若要一定评出个胜负来,老身觉得,这一盘可以以极其细微的差距获胜。”

晓雪顺着她的指头望过去,不由得为这位老太太的眼力所叫好。她所指的那盘,正如晓雪心中的评判一般,只在细微之处见真功夫。晓雪笑道:“花师傅好眼力,您不介意当我们的场外评审吧。”晓雪看看评审席上已经满满当当的评委,做出这样的决定。

花老太太哈哈一笑,中气十足地道:“好!今天让我开开眼,抢先品一品名扬四海的邵记的美食。我就不客气了!”本来存着找茬之心的花轻言,内心对厨艺的狂热,此时已经被完全地撩拨起来,毫不客气地坐在了观众评审台前新加的座椅上。

第二项雕工表演,依然是这六位厨师,他们分别选了一种顺手的素材,在一片刀光中,飞快地雕刻着。厨师们的手法如此的娴熟迅速,快时只见一片闪亮,如同书法写意,慢时精雕细琢,有如处子绣花。看得人们眼光缭乱,喝彩声连连。

评委席中也连连点头。不一会儿,雕刻的作品已经完成。首先是萝卜雕“白鹭齐飞”,一群白鹭展翅翱翔,仿佛要飞出来一般。接下来的“百花争艳”由红萝卜、紫心萝卜、胡萝卜等雕成,如同御花园中百花争春;“蝶戏牡丹”两只翩翩起舞的黄蝶,在雍容富贵的各色牡丹中嬉戏玩耍,好似活了一般;芋头雕“马踏飞燕”,一匹骏马凌空而起,浑身的肌肉紧绷,仿佛能看到它的力度听见它的嘶鸣;“凤凰于飞”一颗不知道什么雕成的树上,拖着长长的艳丽尾巴的凤凰,张开嘴巴扑着翅膀,即将起飞,那尾翼上的羽毛纤毫毕现,栩栩如生;“麒麟送宝”摇头摆尾架着祥云的麒麟,拉一辆坐着憨态可掬抱着金元宝的小女娃的如同汉白玉一般的车子,美轮美奂无懈可击……

评委们讨论了半天,又咨询了花轻言的意见,终于把第一名给了雕刻“麒麟送宝”的厨子毛艺馨。评委席上后来出现的那个中年女子,突然开口道:“邵小老板,你自诩天下第一。这雕工一定也颇为不凡,能让我们开开眼吗?”

花轻言双眼一睁,她没想到声名远播的邵记小老板,居然是眼前这个稚嫩活泼的小女孩。她没等晓雪开口推辞,便道:“原来尊下便是邵记小老板,失敬失敬。尊下远在万马时,老身便想登门求教,可惜路途遥远,老身年岁已高经不得折腾。今日有缘,还望小老板一展才艺,让老身开开眼……”

一展才艺,丫丫的,你当我是艺妓呀!哼,姑娘我今天高兴,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雕工!

晓雪拿出一颗又圆又大的红心萝卜,接过非要跟来凑热闹的韩秋递过来的她的特制刀具。只见她灵活生动的大眼睛向人群中一扫,粲然一笑,酒窝时隐时现。大家伙儿顿时都觉得自己被她注意到,那个笑是对自己笑一般,情不自禁地回以微笑。

晓雪动了,她将萝卜抛向空中,手中的刀具飞速的运转起来。她将无影手的功法融入食品雕刻中,大家只看到数不尽的手影刀影,却看不到她手上的具体动作。当大家目不暇接眼酸头晕,用力眨一眨眼,想要再看时,那漫天的刀影戛然而止。

晓雪十分潇洒地左手一翻,准确无误地接住了那颗萝卜,右手把刀往韩秋方向一递,本以为机灵的韩秋会配合默契的接过去。三秒钟、五秒钟,到第七秒的时候,晓雪一个眼刀过去,却看见韩秋那张呆滞的脸。晓雪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骂一声:没出息。便用刀柄捅了韩秋一下,才让他从惊滞中醒来,闪着星星的眼睛崇拜地盯着原来的主子,虔诚地接过刀具。

晓雪这才满意地一笑,招呼花轻言到评委席一起欣赏。当那颗萝卜被晓雪小心翼翼放于桌上的时候,评委们连同花轻言瞪大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咳嗯……”中年女子指了指桌上的萝卜雕,皱着眉头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小老板在耍着咱们玩儿吗?”原来桌子上摆着的依然是一颗完整的萝卜,几乎一刀也没被动过,难怪她会生气。

晓雪冲她神秘一笑,故弄玄虚地道:“非也,非也,您请看!”晓雪食指轻轻叩下桌面,评委们纷纷发出惊呼声。原来完整的萝卜,在桌子轻微的震动中产生了变化,整个萝卜的上半部,如同春风吹过,一朵一朵红色的玫瑰花次第开放。注意喽,不是齐开的,是一朵接着一朵,如同电视里拍摄的花朵开放一般,在评委们的眼前慢慢绽开,桌上也落了片片花瓣。

晓雪得意地望着眼前一张张惊讶的脸庞,挑着眉梢介绍:“这叫‘春色满园关不住’!注意喽,还有更奇特的呢,睁大你们的眼睛,不要眨眼哦!”晓雪又猛地一拍桌子,发出“砰地”一声巨响,将皇太女她们吓得一哆嗦,刚要发火,却有被眼前的奇景吸引住了。

在晓雪“一枝红杏出墙来”的清脆悦耳的声音里,那一朵朵的玫瑰片片凋落,颇有些零落成泥碾作尘,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意味。最让她们惊叹的还是:玫瑰凋落后,那萝卜雕上赫然是一枝怒放的红杏,萝卜的湿度和光泽折射着阳光,仿佛雨后的清晨,漫步幽静的小路,路边一户人家古香古色的围墙上,带着雨露的红杏恣意地在春风中开放一般。

皇太女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突然抓住晓雪的手,声音有些变调地连声问道:“你是怎么做到了?晓雪,你是如何做到的?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

咳咳……中年女子淡淡地扫了皇太女一眼,咳嗽了两声,见她悻悻地放开了晓雪的手,才笑着道:“邵记小老板果然名不虚传,某真是大开眼界,不虚此行哪!”

晓雪龇牙一笑,收起刚刚的洋洋自得,十分恭敬地让她拱了拱手,道:“谢谢夸奖,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花轻言这才仿佛从梦中醒来一般,喃喃赞叹:“小老板,太谦虚了。这简直不是凡人能做到的,莫非尊驾真是像传言中所说的——天人下凡?”

“嘿嘿,我是食神转世——哈哈,骗你们的啦。无他,但苦练尔。继续,我们的厨艺大赛继续进行。下一项——炒饭。”晓雪转过身来面对观众,宣布厨艺大赛的下一个环节。

说起炒饭,最能检验出厨师功力的当然是,看似简单想要炒得好吃却很难的“蛋炒饭”喽,它不光考验厨师对火候调料配料的控制,还考验了人的腕力臂力。

六位厨师中有四位是男子,虽然长得眉清目秀纤细如竹,掂起沉重的铁锅,却游刃有余,丝毫不比那些个女厨子逊色。其实,邵记的厨子中优秀的还是男子占多数。厨师这门行当,在雇工阵容中算得上高月钱的职业,但是绝大多数的酒楼饭馆都不愿意雇用男厨子,邵记缺没有这样的限制。所以好不容易获得如此机会的男人们,更加珍惜,勤学苦练,有的为了增加自己的臂力,在自己的手腕上戴上特制的铁镯子,无论吃饭睡觉都不脱下来。正是因为这样,邵记才出现那么多出色的不让巾帼的男厨子。

在一阵锅勺翻飞,和经过晓雪设计的类似特技表演的炫技后,在一片惊叹声中,六盘散发出诱人香味,冒着热气的蛋炒饭出炉了。

评委们一看:饭粒颗颗分明,四五颗晶莹的饭粒紧紧拥抱在一粒金黄的蛋花上,黄白分明,煞是好看。二闻:葱香、蛋香、饭香,融杂在一起,那么的和谐,互相提香了对方的味道。三品尝:饭粒q弹牙,蛋花香味浓郁,配上恰到好处的葱油味道,清香爽口,回味无穷。很快评委面前的六小盘的炒饭,被清扫一空,一粒也不剩。那名神秘的中年女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望望面前空空的巴掌大的小盘子,扫了别人面前同样如此,面色恢复如常。她感受着蛋炒饭的美味,似乎意犹未尽,心中暗暗道:“皇儿所言非虚,这邵记还真有些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