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七十二章 又见熙染

( 字手打) 一百七十二章又见熙染

晓雪一进“潇湘馆”的大门,一个三十岁左右,清逸俊雅的削瘦男子迎了过来。他特有的成熟性感的声音,让晓雪起了小小的鸡皮疙瘩,就好似听到一首感人的抒情歌曲一般。

“这位小姐是邵记的小老板吧,容老板已经恭候您多时了。小竹,带邵老板去‘晴雨厅’。”男子的态度不卑不亢,不刻意迎合也不倨傲自持,让晓雪竟一时唬不透他的身份来。按理来说,在这样的场合里出现的不是老鸨就是小倌。说他是小倌吧,年龄毕竟大了些。如果是老鸨?那也太浪费了吧他比晓雪这些年见过的大户人家的正头夫郎,还要端庄清雅。

男子见晓雪满眼疑问地不住地打量着自己,猜出她心中所想,便笑得如雨后初霁,让人挪不开眼睛:“邵老板不用猜测了,某正是‘潇湘馆’的老鸨,您称呼我鸢笙便是。”

被看透心思的晓雪嘿嘿傻笑着:“抱歉,我只是觉得你不该属于这风尘之人……”

“邵老板谬赞,不是我自夸,您看我们‘潇湘馆’的哪一位公子比我差?”鸢笙深黯平静的眸子,眼波流转,竟平添一种风韵。

晓雪自从在这青楼门前,就一直不太好意思地低着头,进门时更是硬着头皮目不斜视地冲进来的,根本未曾看清这座青楼的外观样貌,哪里还敢瞄一眼小倌们?

听闻鸢笙这么一说,晓雪暗自吸一口气,大眼睛滴溜溜转一圈。这一眼扫过去,她心中的忐忑和阴影全部烟消云散了。此时已华灯初上,正是青楼生意红火之时,“潇湘馆”内却丝毫没有普通青楼那种yin靡嘈杂的气氛。

几位衣着考究、举止文雅的女子,或喝茶,或作画,或看书,或低声细语,身边毫无例外,各自站或立着各有特色的小倌儿。说是小倌,可真真侮辱了他们。他们的神情举止丝毫没有风尘之气,更没有媚态横生,情欲纵流的低俗之态。这些小倌各有各的特色,各自又不会被对方比过去。若是他们聚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家公子的聚会呢。

“潇湘馆”果然不同一般晓雪对这样的环境很是满意,心中对容老板选在青楼作为商谈之地的怨怼,也立刻减轻了不少。

“诚如你所言,你们这里的‘公子’们的确与众不同,别的就不说了,单是这小竹公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丰姿绰然,妙不可言呀”晓雪几乎将自己头脑中的形容词都挤出来了,颇有些搜肠刮肚之嫌。

站在她身边笑意盈盈的小竹听了,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邵老板说笑了,小竹哪里当得起‘公子’之称?小竹在我们‘潇湘馆’只不过一个小小的打杂小厮而已,哪里当得起小姐的谬赞。邵老板快随小竹来吧,容老板已经等您半天了。请往这边走……”他微微一侧身子,右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让晓雪先行。

晓雪看了眼小夕,示意她跟过来,便在小竹的带领下,步入一处幽静雅致,丝毫不逊于自家花园的院子。顺着曲折的花间小道,幽香的空气令人心情舒畅。小道的两边,造型别致的各式小灯笼,那昏黄的烛光,更是增加了园子的诗意和梦幻。

良辰美景醉得晓雪几乎忘记了身在何处,不知不觉中,穿过一条长廊,她们来得到了一间雕梁画栋美轮美奂的飞檐雅间。晓雪心中默默感叹:这应该是五星级待遇了吧。现在晓雪算是明白过来了,这‘潇湘馆’感情就一高档销金窟呀

小竹轻轻敲了敲房门,门开了,一个俊逸脱俗,笑容温暖的男子出现在门内。

“子然公子,邵老板来了”小竹对他施了一礼,恭敬地禀告。

“嗯,下去吧”子然优雅地微微点头,目光投向他身旁的晓雪,笑得更加温润,如同暖玉靠在心口的感觉,那么熨帖,“邵老板请进,容老板刚刚还问到您呢”

话不多言,将晓雪让进了室内。绕过一个青木雕花双面立体浮雕绣的屏风,一张金胎雕漆的楠木桌子,四张同等质料的八仙椅,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卧榻是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纱帐的拔步床。给人的感觉是总体宽大细处密集,充满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

桌前方才还坐着的那位二十岁出头的女子,便是晓雪有一面之缘的“凯悦楼”老板——容雨沫。

容雨沫一见晓雪进来,便站起身来,热情地招呼:“邵老板来啦。冒昧地给您下帖,多谢赏光。来,这边儿坐。”

既来之则安之,晓雪此时已经完全放松,笑着跟容老板应酬。容雨沫见晓雪坐定了,便亲自接过子然手中的茶盏,为她倒了一杯清茶,笑着道:“邵老板,来,尝尝这茶水可入得你的口。哈哈,还要拜邵老板所赐,我们才有口福喝上这么可口的茶叶呢。尝尝,尝尝,子然泡茶的功夫可是一绝呢”

晓雪不客气地端起杯子,送到鼻子前闻了闻,确实清香怡人,便浅饮了一小口,任茶水的味道在舌尖转了两转,才缓缓咽了下去,由衷地赞了一声:“极品雨前银针,茶好,茶艺更好。”

子然微微紧张的神情,由于她的称赞彻底地放松了,他笑容灿烂,声音也明快起来:“谢谢邵老板的称赞,刚刚子然还真有些紧张,怕如不得邵老板的金口呢”

“子然公子谦虚了。”晓雪应对得当,在子然和容雨沫的心里留下了举止适宜,进退有度的好印象。

笃笃笃……几声轻轻的叩门声响起,子然起身开门。进来的是鸢笙爹爹,他手中捧了一盘精致的茶点,笑盈盈地冲着晓雪道:“邵老板,这是本店拿手的‘玉带金丝酥’,虽比不得邵记的点心,吃着也颇有些趣味,请邵老板和容老板品尝。”

晓雪见那点心做得确实精致漂亮,便拈起一块,送入口中,酥脆甘甜,倒也不难吃,便笑道:“不错,若是用蜂蜜代替蜜糖,味道会更佳。”

“谢邵老板指点。听说邵记的点心铺子快要开业了,可否为我们供应点心,价格嘛,我们可以多出一成。”许多知名的铺子都不愿与青楼打交道,怕掉了份子,更怕失掉一些清高名士的客户。

“我们开门做生意,有人买我们就卖,有钱谁不赚?不过,如果你们需求量较大的话,可以提前下订单,我们可以送货上门。点心钱我们明码标价,不会多收您一分,不过送货的跑腿费,就需要您破费了。”把鸢笙当做客户的晓雪,秉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宗旨,说话的口气便客气了许多。

鸢笙爹爹闻言,笑得尤为开心,对晓雪道:“邵老板快人快语,不愧是做大事的。今天您的一切开销费用全免了,您喜欢什么样的男子,我给您挑最好的。”

“哎哎……我说鸢笙爹爹,您也太不厚道了吧怎么抢我的功劳呢,今日可是我请邵老板吃茶听曲的”容雨沫可不乐意了,挖墙角也不是这么挖的,将我置于何地?

“呵呵,容老板您可别吃醋,您今日的消费也免单,这样成了吧?”清逸的鸢笙爹爹毕竟在风月场里打滚了好些年,开起玩笑来很有分寸。

“得我今天本是请客的,现在倒好,反倒沾了邵老板的光了。邵老板,您可得多点些好吃好喝的,还有筠连的琴、梦轩的舞、青黛的曲、庐詹的诗……”容雨沫也是个爱说笑的,她做出一副莫可奈何的样子,逗得子然抿嘴偷笑。

“对了,邵老板喜欢什么类型的,今天好好宰宰鸢笙爹爹……”容雨沫对晓雪挤挤眼睛。

呃……晓雪心中一片尴尬,对着鸢笙挥了挥手,道:“随便,你看着办吧”

鸢笙出去后,进来一抱着古琴的紫衣男子,他对晓雪和容雨沫施了一礼,便将琴置于窗前的案上,一句话也不说便抚起琴来,顿时优雅悦耳的乐曲在房内响起。容雨沫笑道:“筠连还是老样子,对谁都爱理不理的……邵老板,上次是容某不是,断然拒绝您的收购是我考虑不周,不知邵记‘一品斋’的选址,您有头绪了吗?”

“又看了几处铺子,有两家比较满意,其中一家有出售的意图,只是价格稍稍高了一点。”晓雪好像沉浸在优美的琴声中,闭着眼睛,手指在桌上打着拍子,似乎对容老板的话题,并不是很感兴趣。其实呀,她正为这件事忙得焦头烂额呢。生意场,就是这样,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那个……”容雨沫想说什么,看到进来的那个妖娆陌生的小倌儿,话卡在喉咙里,未曾说出来。这小倌太妖孽了,让她这个久经风月场的老手,也不觉口干舌燥,眼睛转不开。

妖孽小倌狭长的眸子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唇角扬起媚笑,倏地又收起,走近看似闭目聆听一脸陶醉,内心却焦急地呐喊着:快说,快说跟我合作的事……的晓雪,用仿佛搔人内心的性感声音,幽幽地道:“奴,熙染,前来伺候邵老板和容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