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七十三章 医仙斗妖孽

正文 一百七十三章医仙斗妖孽

这个声音,让晓雪浑身一哆嗦:不会吧,那个妖孽远在万马,怎么可能在京城的潇湘馆出现,再说了人家“潇湘馆”的小倌们,大多卖艺不卖身,且优雅得如同名门贵公子,那个妖孽那么的耀眼媚娆,哪里有资格在潇湘馆的高级包厢内出现??幻听吧?一定是上次的青楼之行在我心中留下的阴影,所以才会出现如此的幻听不理它,听琴,听琴?

晓雪身体僵硬得如同一个钢铁机器人,脖子梗得老直,目不斜视地专注着筠连优雅动听的琴声?

熙染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似乎化作石头一样的人儿,不禁觉得自己的猎物果然选对了,多么有趣的妙人儿,又那么赏心悦目。嗯小家伙来京城后,品味越来越不俗了。一袭鹅黄的春装,如同刚刚出壳的小鸭子,粉嫩又可爱。斜云髻上那颗圆润又晶莹的东珠坠钗,不明原因地轻轻抖动着,好似蝴蝶轻触春蕊。同款的东珠耳坠,长长地垂在雪白的脖子上方,衬着她微微有些圆润的面颊,更加的诱人……真是个美丽的小东西呢?

被晓雪取乐到了的熙染,决定不允许猎物一厢情愿地躲进自己的壳中,便进行进一步的骚扰:他斜斜地靠在晓雪所坐的八仙椅的扶手上,不点而朱的性感红唇,轻轻在晓雪的耳畔吹了口气,然后用他特有的感性嗓音诱惑人般地在晓雪耳旁轻语:“怎么了,小老板?这才多久就把奴给忘了,果然印证了商人多薄幸的古语了。”?

晓雪的手因紧紧抓住椅扶手而显出吃力的苍白,她的脸色比手更白,心中仿佛念经般地默念:幻听,一定是幻听,不要受影响,一定不要受影响。不过心中还有句惨然的os:为什么这幻觉这么真实,连呼气声都仿佛就在耳边???

呵呵熙染的笑如玉珠滚落,拨动人的心弦。晓雪旁边的容雨沫跟子然,一脸奇怪地望着眼前这对组合,男的极尽性感撩人,女的坐怀不乱目不斜视。不过欢场老手容雨沫,注意到了晓雪僵直苍白的表情,还以为她只是在与心中的欲念做斗争,便好心地开解她:“邵老板,逢场作戏而已,不必那么紧张。莫非家中有公老虎管着,才不敢放纵?”?

晓雪僵硬地转过头看向容雨沫,正好后脑勺对着熙染。她感觉到自己的颈椎骨都在嘎嘎作响,为自己的无谓紧张而感到无奈,她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道:“不是这个原因,我是好像听到一个可怕的人的声音,而有些小害怕而已。?

“小老板说的远在万马的可怕的人,是熙染我吗?奴不依……奴哪里可怕了?”熙染心中笑翻了,口中却拉着腔撒娇。?

晓雪对着容雨沫的脸更僵了,她小小声地问容老板:“容老板,你有没有听到一个妖孽的声音?我怎么觉得就在我耳边似的?难道最近压力太大,幻听这么严重?”?

容雨沫已经猜出晓雪身边坐在椅子把手上的妖娆男子,便是她害怕的那个人物,便一脸同情地望着她,然后缓缓地点点头,目光从晓雪的脸上,转到那个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媚态十足的脸上。?

呃……晓雪立刻石化,不会这么惨吧,生平两次逛青楼,两次都撞在那个妖孽手上?想到上次险些被“吃”掉的,痛并快乐着的**,晓雪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似的,一动不敢动。?

可怜的孩子,一定是被吓坏了。唉难道他的技巧和功力不行,让这个可怜的娃深受毒害如惊弓之鸟?不对呀?窑子里的小倌们,就是这样教他的呀,莫非那些家伙藏私,只用表面功夫糊弄他?好呀,回去一定教训教训他们,敢在自家老板面前耍心眼?

熙染的眼睛转了转,修长有力的手臂搭在了晓雪僵硬如铁的肩膀上,身体也若没有骨头般地靠了上去。那平坦却肌肉结实的胸膛,跟晓雪的左臂紧紧地贴合在一起,那种感觉新奇而又美妙。?

可怜的晓雪,像电影慢动作似的,视线缓缓转到自己肩膀,那里火红色的袖子如此的耀眼,仿佛要灼伤她的眼眸。慢慢地,慢慢地……晓雪的头转向熙染所在的方向,她心中祈祷着,这一切都是幻影,幻影……可惜各路神明今日公休,没有人听到她虔诚的祷告。看来平日不拜神,临时抱佛脚,神佛是不屑理睬你的。?

熙染见晓雪的脸转了过来,决定给她留个好的第二印象,便调整好表情,准备拿出自己最最迷人的一面,让她为之倾倒。所以,在晓雪的视线与他的时候,他还很地眨了眨眼睛,小扇子般的睫毛颤抖了几下,看得较远的容雨沫都口干舌燥,用力咽了口唾沫。?

可是晓雪并没有接受到他放的电。晓雪的视线触到熙染时,瞳孔像看到鬼似的,一阵收缩。呆愣了半分钟后,晓雪眼睛突然睁大,发出一声如同分尸惨案现场般的,一声凄厉无比的尖叫,刺得离她只有十公分距离的熙染的耳膜一阵轰鸣,下意识地想向后撤撤身子。?

室内一只缭绕着的优美琴声,在晓雪突如其来的尖叫声中,戛然而止。筠连的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定格于古琴之上,他的脸上是一种有些好笑的愕然。容雨沫、子然也被晓雪夸张的反应惊呆了。?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晓雪接下来的动作超出人的想象。此时的她如同cd快进动作般,蹭蹭蹭,蹿至室内离熙染最远的地方,躲进那层层叠叠的帷幔中,只露出两个惊恐的大眼睛,戒备地盯着熙染。?

没有意识到她会突然逃走,大半重量倚在晓雪身上的熙染,猝不及防,差点摔了个狗吃那啥。还好他反应够快,以不可思议的动作,极其优美又鼓惑地半倚半靠地瘫在晓雪刚刚坐的那张太师椅上,魅惑的眸子嗔怪地看着瑟瑟的晓雪。?

“哎呀小老板好坏,差点摔着人家。”熙染娇嗔的声音,听得晓雪一哆嗦,抖得更加摇摆了。?

怜香惜玉地容雨沫从晓雪造成的震撼中恢复,她关心地探过头来,询问:“摔着没有,要不要请大夫?”?

熙染扫了一眼离他不远的容雨沫,心中马上做出鉴定:无趣之人,不虚理睬但是他的表情却转为微微痛苦地蹙眉:“哎呦,好像撞到奴的腰了。小老板,您帮奴看看,淤青了没?”?

“你不好过来”晓雪的声音尖利,并且有些刺耳。?

“怎么啦?我是熙染呀小老板难道真的这么无情,忘却了我们往日那般的缠绵……奴,可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小冤家,你真真是个薄幸又残忍的人呢”口中幽怨地控诉这,熙染的脚步,却未曾因此而停留,仍然不紧不慢地向目标接近。锁定猎物,准备出击……?

可怜的小兔子抖得如同筛糠一般,看来那次的心理阴影不是一般的浓重呀猎人熙染同志,可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滴,他正玩得高兴,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放过晓雪呢。?

一步,两步……近了,更近了……晓雪的身子缩在帷幔后,后背紧紧贴着身后的墙壁,如果可以,她宁可缩进墙中,永远也不出来。可惜墙壁依然坚硬而又顽固地坚守着岗位,丝毫不动摇。?

在晓雪的眼中,熙染仿佛一名猥琐的强.奸犯,狞笑着靠近美丽的少女,嘴里仿佛发出嘿嘿地yin笑:你叫呀,叫破嗓子也没人理你?

当熙染的呼吸已经扑到晓雪的脸上的时候,晓雪又仓皇地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救命呀——”此时的她多么期待,白马王子从天而降,救了美丽的少女,从此王子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啪……某婳一平底锅,盖上了晓雪的后脑勺:你以为是安徒生童话恁??)?

上天终于听到了晓雪呼救,只听得嗖的一声,对着花园的窗子摇摆了几下,一个月白色的仙人一般的身影出现在房间内,一掌逼退了熙染,以神人之姿立于晓雪身前,全然一副保护着的姿态。?

“阁下哪位,好像不是我们‘潇湘馆’内的人员吧。”熙染收起戏弄的神态,狭长的凤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子然和筠连,此时已经立于熙染身后,一脸戒备。感情潇湘馆的小倌们,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全都是些练家子。?

用帷幔掩耳盗铃般捂着自己脸孔的晓雪,听到动静,悄悄从帷幔中露出一只又圆又大的眼睛来,看到眼前熟悉的背影,欣喜若狂地甩开手中的帷幔,扑向那月白色的人影,声音不知是因为来人而激动,还是脱离险境后的心有余悸,而有些哽咽:“大师兄……呜呜,大师兄”?

熙染的如丝的媚眼,因晓雪伸开手从身后抱住了那个清冷的男子,而危险地眯了起来。他死死地盯住晓雪雪白的手,声音中多了一丝阴冷:“阁下私闯我潇湘馆,不怕惹麻烦吗?”?

任君轶从身后捞过晓雪,搂在怀中,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谷化风曾说过,这个动作能使晓雪感到安全和安心。果然,晓雪颤抖着的身子,渐渐平静下来。?

自己珍爱并宝贝的晓雪,居然被眼前这个居心叵测的男子吓成这样,他和她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他不知道的过往?任君轶心中燃起熊熊怒意,他冷冷地回望着妖娆男子,声音依然淡淡地:“惹麻烦?我不惹麻烦,麻烦倒来惹我们晓雪,告诉大师兄,这骚爷们怎么惹你了,师兄替你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