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七十五章 入股

一百七十五章 入股

月光如水洒在宁静的古城街道上,两边宁静温暖的阁楼房屋,顶上载着银色的光华,地面烘出浓厚的黑影。这条平坦光滑的青石路反射着皎洁的月光,似乎一泓泉水在那里荡漾。

这样的月的光华,披在大师兄的身上,那月白的长衫似乎比月更皎洁更明亮。晓雪任大师兄牵着自己的手走在前面,大师兄的手很大,完全地包住了她莹白的小手,手心的热度刚刚好,不会太冷又不会太热而出汗,仿佛大师兄淡淡的性格。

大师兄好像在生气呢,晓雪看着他始终领先自己半步的背影,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晓雪无声地笑了笑,向前疾走几步,跟任君轶并排走,歪着脑袋看他。大师兄真俊,挺直的琼鼻仿佛技术精湛的工匠雕刻而成的,那两排如扇子般的睫毛翘翘的,在月光的投映下,留下浓重的阴影……

“看什么?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探头探脑偷偷摸摸,像什么样子!”大师兄的目光虽然直直地看着前方,却始终注意着她的动静,见她很没气质地脑袋一伸一缩,口中便出声,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嘻嘻,看大师兄可真好看,天上的仙君也及不上你一成半成。”晓雪虽然有些花言巧语,却也表达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油嘴滑舌,你见过仙君?没见过怎知他们没我漂亮?哼!虚情假意每一句真话。”

“大师兄……你在生气?”晓雪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不该生气吗?你现在长进了,居然一个人背着我们大家逛窑子!哼,莫非真应了那句:家花没有野花香?”任君轶心里的不舒坦是最终要表达出来的,今日要不是他来得及时,那个妖孽跟晓雪说不定就成就好事了,一想到这任君轶心里的火怎么也压不下去。

“我发誓我来之前绝对不知道‘潇湘馆’是座青楼,而且又不是我自己要来的,是容老板邀请我来谈生意的。现在倒好,被搅黄了。”晓雪琢磨着容雨沫请她来,一定跟她家的酒楼有关,莫非她又想明白了,打算将“凯悦楼”卖给她了?

任君轶眼风扫过去:“我的错,打扰邵老板跟人谈正事了。”“正事”那个词,他咬得特别重。

“嘿嘿……嘿嘿……大师兄误会了,我怎么舍得怪你呀,都是那个叫熙染的家伙坏的事。我还得感谢大师兄如天神降临,救下可怜被欺负的小师妹我呢!”师兄生气了,后果很严重,晓雪赶忙陪着小心陪着笑脸,安抚大师兄的心。

“哼!”任君轶冷哼一声,没有接话,脸色倒是好了一些。

晓雪再接再厉:“对了,大师兄怎么知道我在潇湘馆?傍晚去我家了?”

“嗯!小风告诉我你到潇湘馆赴宴了——真可笑,你们来京城这些天了,居然不知道‘潇湘馆’是京城最大最有名的销金窟?”从谷化风的语气中得知,他也跟晓雪一样,以为所谓的潇湘馆是家酒楼呢!

“嘿嘿,不是一直在忙吗?哪里闲工夫打听这方面的消息。”晓雪的回答显然取悦了任君轶,他的嘴角放松下来。看来晓雪并不是像那些个女人一样,花天酒地、红袖添香,还算有那么点可爱!

“大师兄,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晓雪想起这茬来了。

“今日,我娘把我叫到跟前,很郑重地询问了你们‘一品斋’的筹备情况。据说,下个月达伦皇子前来和亲,女皇陛下想在‘一品斋’接待来使。我听说你们对酒楼的店铺还没有什么头绪,便先给你透个信,让你有个底,别到时候圣旨下了,还毫无准备措手不及。”

咦?达伦皇子前来和亲?可怜的娃,不远万里背井离乡,一定是个不受宠的。咳咳!跑题了。坏了!遭了!!惨了!!!下个月十八,那不是还只有一个月零九天??现在别说“一品斋”了,店铺的影子还没见呢,到时候哪里来得及。怎么办,怎么办?!!

不行,得回去看看容老板走了没,若是她有意出售她的酒楼,那就好办多了,明日办理交接手续,后日便开始装修。同时,再派人去万马庄子上调配些出色的厨子,管事。还得招服务员,培训……晓雪想想都头大。

事不宜迟,晓雪拉着大师兄,返身向潇湘馆快步走去。任君轶皱了皱眉头,任凭她拉着自己走得飞快,嘴上却没闲着:“怎么?潇湘馆里还有晓雪牵挂的人?”

“是!我现在迫切、急切、恳切地想见到那个人,不知道还在不是?”晓雪顺着他的话头回答,脚下走得更快了。

来时,他们俩悠闲自在,步子放得很慢,回去由于晓雪心急,自然快上很多,不一会儿,便到了潇湘馆的门口。刚巧,容雨沫带着随身丫鬟,准备上马车。

“小姐,任公子,你们是回来找奴婢的吗?容老板说小姐已经离开了,奴婢还以为您把奴婢给忘了呢!”说话的是脸上带着笑意迎过来的小夕。

晓雪看到她笑妍妍的样子,心中突然涌上一丝愧疚,说实在的,还真把这小丫头给忘了呢。谁较她出门没有带丫鬟的习惯呢?

晓雪冲小夕带着歉意地一笑,又转而对站在马车前朝她看过来的容雨沫,道:“刚刚回去的路上,感到腹中有些饥饿,想起今晚因为那场闹剧,打扰了用餐。便想到容老板或许也是如此,出来赴宴却空着肚子回去,多没面子,不如我们再找个清静的地方坐坐?”

晓雪的一席话正中容雨沫的下怀。晓雪离开后,她还在暗自懊恼是不是她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既然邵记的小老板释放的善意,当然要抓住这失而复得的机会喽!

一刻钟以后,她们已经坐到了“好再来”酒楼的头等包厢内。这“好再来”的掌柜的晓雪并不陌生,是万马“福祥酒楼”调过来的。她的高升晓雪可谓是功不可没,若不是那年晓雪参加梨花庙会,与福祥结缘,传了几个菜谱和冬日素材给她们,让福祥的生意蒸蒸日上,她哪里有机会因为此受嘉奖,升迁至京城做了掌柜?这可是争破头的职位呢!

所以,武掌柜的对自己的大恩人很是重视,亲自到包间内招呼张罗。晓雪点了她们的几样特色菜之后,对殷勤地武掌柜说道:“谢谢武掌柜亲自招呼,铭记在心。对了,见到蕙姐姐,帮我带个好,就说我挺想她的,如果来京城,一定要来找我哦!”

武掌柜的也是个人精,一听晓雪的口气,就是不想被打扰。她点着头,笑道:“一定带到。”说着,又打趣了两句,便带上门出去了。

晓雪喝了口茶,眉头微微皱了下,比潇湘馆子然公子沏的茶可差远了,看来潇湘馆能在京城那么多的秦楼楚馆中首屈一指,的确有他们的过人之处。

放下了杯子,晓雪指着桌上的甜点,道:“尝尝,这可是我三四年前教福祥的厨子做的呢,不知道转了几道,有没有变味儿。”说着自己也拈起一块放进口中。嗯!不错,虽然比不上她亲手做的,也算甜糯适中,口感良好。容雨沫也赞不绝口,倒是任君轶这些日子嘴巴被晓雪和谷化风养刁了,吃了一口,眉头皱了一下,又放下了。

容雨沫吃完了一块糕点,看着气定神闲若无其事的晓雪,思忖着如何带入正题。而晓雪心中远不如她面儿上那么平静,她暗中观测着容雨沫,心中在呐喊:怎么还不说卖铺子的事?

酝酿良久,容雨沫刚要开口,敲门声又想起了。晓雪懊恼地看着端菜进来的小二,这家伙可真不会选时间,早不进来,晚不进来,偏偏这时候进来。那小二战战兢兢地放下菜肴,在晓雪怨怼的目光中,几乎是逃一般地出了包间的门。任君轶见了,不禁哂然一笑。

容雨沫见菜式精致,便笑道:“这‘好再来’名字虽土,菜却不错。难怪是我们凯悦的劲敌呢!来,邵老板,尝尝味道如何!”

晓雪当然知道这些菜味道怎么样了,这些也是她直接或间接传给她们江家的。晓雪指着一盘烤羊排,道:“容老板,尝尝这个,酥脆焦嫩,味道不凡。”

容雨沫尝了口,果然不错,便笑着奉承道:“味道果然不错,还要感谢邵记的孜然粉和辣椒粉,给菜肴增色不少。”

任君轶依然尝了一口,又放下了筷子,似乎很不满意。容雨沫对于京城可谓是百事通了,她很好奇这个第一公子家的厨子到底有什么样的厨艺,怎么似乎对眼前的美味佳肴,都并不满意?

不过,她没工夫去揣度这个,想了下,便直入主题:“邵老板难道不好奇容某今日下帖子的用意?”

“呵呵,还用猜吗?当然跟铺子有关了。”晓雪的口气很肯定。

“邵老板果然聪明,不错,容某就是为了酒店的事来的。”容雨沫停了一会,见晓雪没有要接话的意思,便继续说道,“关于铺子,我还是秉持着以往的意思——不卖!不过嘛……”

晓雪满以为容雨沫找她的原因是卖铺子的事,顶多开价高一点。一听她说不卖,心中暗自焦急,却又不能流露在脸上,所以容雨沫看到的晓雪依然是面带微笑从容不迫。

在容雨沫说过“不过”二字时,晓雪悬着的心又放下来了,有不过就好,看来并不是没有机会。她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不过,容某可以用铺子入股!”容雨沫小心地注意着晓雪的脸色,对她的古波不兴暗自心惊,看来她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成就并非是偶然。

容雨沫见晓雪没有接话的意思,便继续道:“这个入股的说法似乎也是从邵老板您这儿传出去的,你说您这脑袋也并不比我的大,怎么就有如此多的新鲜点子流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