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七十六章 京城一品斋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七十六章 京城一品斋

晓雪淡淡地一笑,这是跟大师兄相处久了,学到的功力:“只不过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小玩意儿而已。容老板谬赞了!”

“若是邵老板研究出来的那些,都登不得大雅之堂,我估计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大雅喽!”确实,大到朝廷法令,笑道茶油调味,再加上许多利国利民的新鲜点子,要再登不得大雅之堂,那什么样才能登大雅之堂呢?

晓雪谦虚地笑笑,终于如容雨沫所愿,看似随意地问了句:“容老板想怎么入股,如何分成?”

容雨沫认真地想了想,才道:“铺子、装修、前期运作的资金统统算我的,邵老板只需提供厨子、经营理念和培训员工,年底五五分成,您看如何?”

也就是说,晓雪不需要花费一分钱,年底便能获得大笔分红。看似晓雪赚便宜了,实则不然。容雨沫的铺子,位置不错,若是要买的话,顶多三四万的价格就能搞定,这对于即将开张的一品斋来说,也就是月把的盈利而已,一个月以后所有的利润都归晓雪一人所有,一年怎么说也得有个几十万的入账,现在却要硬生生地分给别人一半,你说她能愿意吗?

晓雪用随身的帕子擦了擦嘴角,眼睛望向容雨沫,将这笔账算明了:“容老板真真会算账,这算盘打得啪啪响。不过,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利益分给你一半?就你那间铺子?呵呵,对我来说,你的倚仗并不是那么可靠。

实话告诉你吧,皇上她老人家有意将在下的‘一品斋’打造成招待各国来使的国家酒楼,你是知道的,这公家的钱可是最好赚的。下个月十八,达伦皇子和亲,‘一品斋’必定会在那之前开业。你说,皇上她老人家会让我们一品斋没有店铺可用?如果我说看中了容老板您的酒楼,皇上她老人家会如何做?

退一步说了,咱为皇上着想,不做夺人店铺的坏人。若是我花大价钱在凯悦楼附近买下一大片宅子,重新建一座我心目中理想的酒楼,时间紧急,你说皇上她老人家会不会派人前来协助?

当我们邵记的‘一品斋’开起来后,你说是你的凯悦招揽的客人多,还是我们御用名头在外的一品斋的客人多??说句不好听的,到时候,我们名头比你们响,酒楼比你们气派,饭菜更不用说了。你们凯悦,还有几天好日子过??”

晓雪的这一席话说的可有技术了,她既让容雨沫自以为的谈判资本,化为泡影,又不着痕迹地让她心中充满危机感。这让容雨沫自己想起刚刚的合作条件都觉得荒谬!

不过容雨沫年纪轻轻,没有什么庞大的背景,却能在京城复杂的商业阵容中站稳脚跟,还是有她的魄力和勇气的。她听了晓雪的话,先是神色大变,很快又冷静下来,她挤出一个不算很成功地笑容,以退为进:“容某相信邵老板有能力在短短地一个月的时间内,打造一座京城第一的高档酒楼。不过,暂且不说花费的金钱了,这花费的精力和心思,却远非金钱能够衡量的。只怕这酒楼出来了,邵老板也心力交瘁心神疲惫了吧。这样的心态去接待来使,难保不会出什么差错。邵老板,虽说接待别国来使是件很荣耀的事,也有很多油水可刮,不过嘛,有得必有失,若是招待不周,可是有损国体的大事呀!”

晓雪赞赏地望着眼前这个侃侃而谈的年轻女子,她勇敢地回望过来,丝毫没有退缩的怯懦。晓雪笑颜如花,眼睛眯成可爱地小月牙,若是没有刚刚她那一番的言辞,容雨沫会被她的外表所骗,以为她只是个可爱天真,没有心机的小妹妹呢。此时的她,可是一点轻看的意思也兴不起来。

“容老板说的不错,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懒’!无论什么事,都是怎么轻松怎么做!”晓雪说到这儿停下来,用瓷勺为安静用餐的大师兄盛了一碗莼菜牛肉羹,然后才是自己的。

容雨沫见晓雪的话中有松动的意思,看来自己的合作计划并非没有可能,便心中一喜,耐心地等她喝完牛肉羹,才试探道:“邵老板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容老板的酒楼确是符合我心目中的建筑标准,虽然内里的一些装修细节需要改进,比起大兴土木,算是轻松容易的多了。虽说商场如战场,我却不喜欢赶尽杀绝的做法。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容老板入股的想法,也不是不行。不过以区区一间铺子,获得五成股权,未免有些狮子大开口了!”

晓雪说得如此明了,容雨沫要是再不明白,那这些年的商场也白混了,她低头思索了片刻,仿佛下定决心似的,问道:“那……邵老板能分给我多少股权?”

晓雪见目的达到,便笑得更真诚了:“容老板放心,我虽不想被人占便宜,却也不会让你吃亏。贵酒楼我粗略地算了下,除去员工厨子和一些必要的开支外,一个月顶好也就七八千的盈利,一年也就不到十万的入息……这样吧,我给你三成的股权,保证你一年下来能得到十到十五万的红利,即便我经营不善,达不到这么多的营业额,也用自己的分成给你补上,如何?”

容雨沫听得晓雪的分析,心中又是一惊,她只不过到自己的酒楼里转了一圈而已,就能将她们的盈利分析得如此接近,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家的账房是她的内奸呢!看来,跟她合作果然势在必行。如果一年能有十到十五万的分成,虽然没有自己预计的多,却也是个合理的数字。内心交战了半天,做出决定的容雨沫刚要开口讲话,晓雪又开口了。

“不过……我保证的红利数额,只在我在世的时候生效,如果我去世了,三成的红利也还是有的,却是要根据营业额来确定了。”这一品斋在晓雪的手上,肯定是红红火火,屹立不倒,不过要传到子孙手中,谁能保证?

容雨沫一听,也在情理之中,便点头道:“好吧,就按小老板说的办。”

“好!爽快。我就喜欢跟容老板这样的人做生意,合约是明日我令人送上门,还是容老板亲自过来签定?”生意做成了,饭也吃饱了,晓雪站了起来,笑笑地望着容雨沫道。

“还是我亲自上门签约吧!”容雨沫想想,觉得自己亲自上门比较有诚意。

“好!中午就在我家用饭吧,让你尝尝我们邵记的手艺,吃过以后,你绝对会对分成信心百倍的。就此别过,明天再会!”晓雪告辞。

解决了心事的晓雪一路哼着歌儿,任君轶看着她得意的模样,不禁微笑着摇了摇头,回忆起“好再来”中晓雪的表现,不禁感慨:他的晓雪真的长大了呢……

以后的一个月里,晓雪忙得是马不停蹄,焦头烂额。“邵记糕点”在这个月里,一经开业就崭露头角,几个糕点师傅三班倒,在晓雪的指点下机关老叟做出的三个大烤箱,十二个时辰不停歇地出糕点,还是供不应求。糕点铺的门前长长的队伍,一天到晚都没个停歇。更有甚者,为了早上能用上邵记的点心,寅时初便让丫头小厮前来排队。

有趣的是,邵记糕点的红火衍生了一个新的行业——糕点贩子。就如晓雪前世春运期间的“票贩子”们一样,这些糕点贩子每日早早排队,每样糕点都买上五斤(邵记糕点是限买五斤的),有来买糕点等不及排队的,他们便上前兜售自己排队买的糕点,每斤加上一到两成的利。有的人家全家出动排队,一天下来也赚个不少呢!

这边的一品斋,晓雪本打算简要地修整下内部就开业的。在皇上的圣旨下达的时候,她又只好改变了主意。三楼的一半雅间装修成达伦贵族建筑风格的,另一半按照覃闾豪放不羁的风格装修的。有来使时,接来来使,没有时开放给两国的商人,或者一些猎奇的有钱人。

既然三楼装了,一二楼也顺道装潢了一把,一楼是传统的中式雅间,重在高雅贵气。

二楼则是按照晓雪前世西餐厅的风格装修的,金碧辉煌美轮美奂,虽然只有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每个位子都有其特有的风格。最最吸引客人们眼球是的,那一盏盏造型别致奇特新颖的烛台,高高地吊在空中,不但美观,还为整个餐厅增加了情调。西餐厅的另一大特色便是每个座位上的椅子,不但造型别致,还铺上各种造型的坐垫和靠枕,坐上去一点都不比沙发逊色。

晓雪前世有个同事说,吃西餐在很大程度上讲是在吃情调:大理石的壁炉、熠熠闪光的水晶灯、银色的烛台、缤纷的美酒,再加上人们优雅迷人的举止,这本身就是一幅动人的油画……

所以那如梦如幻的光线,各种新奇巧思融为一体,让二楼的西餐厅格外地受欢迎,甚至出现了预订的热潮,而且经久不息。西餐厅的餐点,也已西式为主,什么蔬菜水果沙拉啦,什么烤牛排啦,什么披萨啦,汉堡土司三明治更不用说。晓雪还推出了高档西餐:从开胃菜、主菜,到饭后甜点,一应俱全,不需要你费尽心思考虑点什么菜好了。

头一次来的客人,还有专人教西餐礼仪,很快大家都迷上了那优雅的用餐举止,成为西餐厅的一大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