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七十七章 和亲皇子

一百七十七章 和亲皇子

这里装一下,那里修一点,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达伦小皇子入京的日子终于来到了,邵记的“京城一品斋”也迎来了它第一批客人——达伦使者。

据说,达伦派来的和亲皇子端庄秀雅、貌美若仙;据说,达伦使者们无论男女,环佩叮当,服饰华美;据说,达伦和亲队伍,四头庞然巨象开道,达伦小皇子的车架四头白虎拉车;据说,达伦使者队伍中仙音渺渺,上空百鸟盘旋;据说……

达伦皇子进京,如同神话传说般,在京城百姓中流传,有幸看到这一幕的,总是津津乐道,后来竟被传成:达伦小皇子乃仙人下凡,所以能驱万物!

晓雪可没这眼福,她在刚刚开业的“京城一品斋”中,进行着最后的检验和督促。今日,非比寻常,不但代表着邵记的颜面,还代表了整个华焱的颜面。今日的接待宴,只许成功,不能失败,哪怕是一丁点儿的瑕疵也是不容许的。所以,当好奇的百姓们聚集在京城主干道的两旁,等待瞻仰达伦皇子和使者们的风采的时候。晓雪却悲催地窝在“一品斋”内,心情比厨师考试那会儿还要紧张。

谷化风和从万马仓促赶来的韩冬,此时已经再一次将备用的调料、肉菜等检查了一遍,放心地冲晓雪点了点头。今日的宴会,将由晓雪、谷化风和韩冬三位厨艺顶级的大厨亲自掌勺。晓雪负责达伦来使们的菜肴,用最好的招待客人表示对她们的尊重;谷化风负责皇族和接待要员的饮食;韩冬则负责陪客官员们的桌席。

达伦和亲队伍在距“一品斋”不远的的官驿稍作休整后,便进宫拜见华焱女皇。达伦使者向女皇进献了达伦出产的珍稀异宝,和几种驯化过的观赏型宠物,如驯良如猫的金丝豹、能闻乐起舞的七彩孔雀、喜欢撒娇讨喜的可爱树熊等,赢得了华焱年幼皇子皇女们的欢心。说到进贡的礼品,当然少不了每年必备的——两颗价值连城的“金胞果”,这可是有钱也买不来的宝物呀,整个大陆每年仅仅产出二十枚呢!

题外话:达伦跟华焱,自从三十年前的一场大战,以达伦的战败为结局后,一直以属国的身份,每年向华焱纳贡。当然,达伦这些年也一直蠢蠢欲动,尤其是祝将军的娘——祝老将军刚刚去世那会儿,更是在边境做不少小动作,才有祝清波以小兵的身份入边境,明察暗访,粉碎了达伦的几起阴谋,并在军营中名声鹊起,继承了她母亲的遗志,成为华焱有名的常胜将军。也是在那时,她认识了柳官人,生下了祝雪迎……

言归正传,冗长的接见礼仪完成后,女皇陛下亲自带领朝中重臣,陪同达伦皇子和来使,来到了全新又特别的“一品斋”中。当来使们步入充满达伦风情的三楼时,不禁惊呆了,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一般,充满了亲切感。从达伦出发,到华焱京城,整整走了一个月的时间,不免或多或少对家乡有些惦念,这丛林般的幽深和吊脚楼似的墙体,让达伦使者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不禁放松了心情,脸上笑容都更深了。

达伦小皇子在皇太夫、华焱皇子们及京城名门公子的陪同下,坐进了包间,任君轶也赫然陪坐在侧。

在晓雪得知大师兄被邀请陪同和亲小皇子时,便兴奋地一遍又一遍地叮嘱他,要将达伦小皇子的样貌看清楚,是不是有异国风情,席间的趣闻更要留意,到时候一一说给她听。任君轶被她烦得都做出翻白眼这种不雅的动作表情了。

既然答应了她,自当留心一番。此时的任君轶坐得位置距离达伦小皇子并不远,华焱的小皇子成年而又未嫁的,仅有四位,再加上太女正夫,所以任君轶和众星拱月的达伦小皇子,只隔了两位皇子。

任君轶暗暗地打量着这位达伦小皇子,一副安静文弱的模样,细长的柳叶眉,眉尾贴着达伦特有的银色花佃,一双有着淡淡紫色的狭长的眼眸,总是闪着怯懦的光,并藏于长长的浓密的睫毛后边,很少与人对视,鼻子英挺,嘴唇微厚,总的来说样貌能打九十分,配上他有些软弱的性子,就大大地打上折扣了!

不过,敏锐的任君轶,隐隐地觉得这达伦皇子,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怯弱。这小皇子对席间其他的人,哪怕是未来的一国君后——太女君,都只是维持着表面的礼节,却未做过多的关注。可是,对于自己,他似乎兴趣颇高。

虽然,达伦皇子也只是同任君轶聊了几句场面上的话,任君轶却注意到,总是有一缕莫名的视线在偷偷地打量着自己,等到他想去捕捉这道目光时,却又消失不见了。这席间,除了达伦来的皇子与任君轶不熟之外,其他的哪怕是皇子们,任君轶进宫时也经常见到,这缕值得深究的视线是谁的,不言而喻,可想而知了。

是什么原因让这位素未谋面的达伦皇子,对第一次见面的自己产生了兴趣呢?样貌?风采?除非达伦皇子有断袖之好,否则同性之间顶多一见之下,有些惊讶,不会过多的关注的。难道,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也不对呀,他远在达伦皇宫,自己又未曾去过达伦国境,两人如何谋面?

满心的疑虑下,任君轶也不免对达伦皇子产生是些许兴趣,准备在席间试探一番。当一品斋同意着装的服务员们端上开口汤和凉菜的时候,任君轶光闻味道便知道这是晓雪亲手所做,当即清冷的脸庞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太女正君未出阁时,与任君轶便是闺中密友,他见好友难得脸上漾起笑意,便笑问:“君轶,有什么高兴的事,说出来也让我们开心开心?”

登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任君轶的身上,包括透过低垂的睫毛向这边窥视的达伦小皇子。不光是任君轶,其他人也在心中微微地撇嘴,这达伦女皇怎么回事,派个这么上不了台面的人来和亲,简直一点皇家风范都没有,在宫里也是个不受宠的。其实,想想也是,若是个受宠的,哪里会舍得被派去和亲?

任君轶淡淡地笑了笑,回答了太女正君的问题:“没什么,只觉得这一品斋挺重视达伦皇子的,邵记小老板亲手掌勺做羹汤,实在是难得的机会呀!”

“哦?”太女正君看了一眼低着头,默不作声的达伦皇子,笑道,“杰皇子,今日我们都沾您的光,能尝到邵老板的手艺呢。听太女殿下说,邵老板的手艺那可是华焱一绝,天底下没有比她做的菜更好吃的了。杰皇子,请!”

达伦皇子——皇甫柳杰稍稍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怯生生地笑:“太女君先请……”

“您是客人,当然您先请了。”太女君示意侍者为达伦皇子盛汤布菜。

杰皇子红着脸推辞了一番,便在太女君的坚持下,小口小口地喝了开口汤。这汤浓度适中,清淡爽口,别有一番滋味。想着这是那个有着迷茫的大眼的小可爱做出来的汤品,杰皇子睫毛下的狭长眼眸闪过一缕兴味盎然的光,嘴角也微微扯出一抹弧度。

杰皇子细微的动作,仍未逃脱任君轶明亮的眼神,他突然觉得那丰满红唇绽出的笑,如此的眼熟,莫非自己真的在哪儿见过这个皇子?任君轶想着,更加地关注着皇子的动向。

达伦皇子当然也注意到任君轶视线中的探究,他不以为意,依然保持着羞怯柔弱的模样,除了对某样菜感兴趣时,才抬起眼眸望上一望,后边的贴身内侍亦能捕捉到他的视线,及时为他布菜。

达伦皇子席间很少说话,只在别人问他时才答上一句半句的,更多的时候都在默默地吃着美食,听别人的谈话。

陪坐的华焱的皇子和名门贵公子们,看到他腼腆懦弱的模样,都悄悄地对视着,撇撇嘴,只有时刻注意着他的任君轶,总在不经意间,从他的眼角眉梢,捕捉到一些异样的神采。

任君轶心中暗自冷哼一声,好一个达伦皇子,装什么可怜,莫非想扮猪吃老虎不成,我倒要看看你玩的什么花招。

想到这里,任君轶站起身来,举着酒杯向达伦皇子道:“杰皇子,您一路上辛苦了,任某敬皇子殿下一杯。”

杰皇子好似手足无措地慌慌张张地站起来,有些结巴地道:“我……我不会喝酒……”

“没关系,这荷花酿是晓雪专门为男子所调配,说是酒不如说是饮料,甜甜香香的,一点也不醉人。不信,您试试?”任君轶说着,人已离开座位,来到达伦皇子身旁,借劝酒的机会,进一步地试探着他。

达伦皇子的身上,传来一缕淡淡的幽香,这幽香任君轶似乎在哪儿闻到过,很是熟悉。他眯了眯眼睛,似乎有了答案。

任君轶依旧笑意盈盈地端着杯子,等达伦皇子的答复。达伦皇子仓皇地抬起眸子,那狭长的凤眼,若是去除慌乱的神态,再加一丝媚态的话……

任君轶笑意更浓了,他看着达伦皇子小口地喝着荷花酿,然后怯怯地笑着小声道:“果然是甜的,好喝!”

任君轶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看似随意地问了句:“杰皇子用的什么香,味道特别的紧!”

达伦皇子赶忙将衣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一副很纳闷的样子:“没扑什么香呀?我怎么闻不出来?”

离他最近的太女正君微微地吸了一口气,笑道:“我知道了,这是达伦特有的提神香,用千年古木提炼出的,除了达伦皇族以外很少有人用。这提神香不是喷在身上的,而是熏炉中的一种熏香,不过这种香味很难消散。皇子闻惯了,当然闻不出来,像我们难得闻一次的闻起来就很浓郁了。”

达伦皇族才熏的香吗?任君轶看向杰皇子的眼睛变得幽深起来!

(达伦皇子是谁,你猜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