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七十八章 好奇心杀死猫

一百七十八章 好奇心杀死猫

“怎么样!!怎么样??”结束了得心应手的厨房工作,受了褒赏,送走三楼的贵客的晓雪,缠着大师兄问东问西:“达伦皇子漂亮吗?是不是金头发,蓝眼睛,皮肤很白,眼睛很深邃……(喂喂!你当达伦皇子是查尔斯王子哪!)”

晓雪的热情让任君轶皱了眉:“你从哪听来的乱七八糟的?金头发蓝眼睛?你当是怪物呢!达伦使者你见到了吧?跟她们没什么区别,就性别是男的,长的清秀点!”

晓雪回忆着自己被女皇陛下召去赏赐金银的时候,曾偷偷好奇地打量达伦使者们,就皮肤颜色深了点,跟华焱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再停大师兄这么一说,泄了气。

不过又想到达伦的使者对自家饭菜的赞不绝口,还说在京期间,一切饮食均在一品斋解决,嘿嘿,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进账呢!到时候,多做一些精品给她们,趁机狠宰这些个异国佬一笔!看她们还金银满头满颈地显摆,好似一棵挂满金银珠宝的圣诞树似的,不宰白不宰,据说达伦盛产玉石珠宝,有钱得很呢!

任君轶见晓雪一会垂头丧气没精打采,一会儿又兴致高昂眉开眼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笑地看着她丰富变幻的表情,突然想到了什么,便一脸郑重地提醒晓雪:“晓雪,达伦皇子你离他远些。皇上适婚的皇女都已经娶了正夫,听皇上的意思是,为了不委屈达伦皇子,给达伦做足脸面,让杰皇子留在京中一段日子,多接触些高官世家优秀女子,自己从中挑选妻主。你少招惹他,我以为晓雪的后院,有四人足矣,你觉得呢?嗯?”

大师兄的话语表面带着询问的语气,实则充满了威胁和警告,滑溜如晓雪者,当然明了其中的含义,忙使劲地点头,如听话乖宝宝般地保证:“大师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去招惹那麻烦的,开玩笑,和亲皇子,捧得,哄得,宠得;却说不得,骂不得,更冷落不得,除非我傻了,才弄个太上皇在家供奉着呢!”

“说什么呢!太上皇是你能说的吗?隔墙有耳,小心治你个大不敬!”任君轶狠狠地瞪了晓雪一眼,眼角满是宠溺。

“嘿嘿,大师兄放心,你也说了,那达伦皇子也就中上之姿,温润不如风哥哥、可爱不如小晨晨、英姿不如小昕儿、俊逸不如大师兄您,你说我招惹他做什么?我祝雪迎这辈子,有你们四个就知足了,绝对不会在肖想别人。这个达伦小皇子,我是敬而远之……”晓雪不着痕迹的推捧,让任君轶很是受用。

不过,他想想在接待宴上的疑虑,犹豫着该不该跟晓雪说一声。转念一想,达伦小皇子乃是一国之君的儿子,跟那个烟花之地的妖孽小倌儿,八竿子也打不着,是我多心了吧,那提神香的味道虽然一模一样,或许只是达伦皇族某位女子为讨好他而送。

不错,达伦小皇子身上的香味,正和妖孽小倌熙染身上的味道一样。任君轶整日与草药为伍,练就了闻香知药的本领。对于细微的味道,都能分辨得极清楚,所以对于达伦皇子和熙染身上的味道,他敢打包票,绝对一模一样。单凭一样的熏香,就判断两人有关系,似乎的确武断了些,不过一想到达伦皇子那狭长的眼眸,任君轶心中便起了些疙瘩。

达伦皇子和青楼小倌,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联?得细细地探询一番。任君轶看着一无所知单纯快乐着的晓雪,心中暗下决定:为了守护这他们共同的爱人,还是让黎昕和小雨,对这个“柔弱”的皇子,进行暗中刺探吧!

从皇甫柳杰皇子进京接风宴以后,女皇陛下就当起皮条客……咳咳,失言,失言,是充当起月老红娘的角色,让她一位侍君频繁地安排京城杰出女子聚会,每次聚会毫无例外,皇甫柳杰都在被邀请之列,这样过了一周又一周,转眼一个月快过去了,人家达伦的皇甫柳杰皇子,聚会也参加了不少,宴会也赴了许多,问起对谁印象不错,憋了半天,才红着脸冒出一句:不好意思抬头,没看清楚那些女子的相貌举止。得!这么多天的努力都白搭了!

这一个月间,晓雪的一品斋的生意可是火红得不得了,尤其是二楼的西餐厅,简直追上万马的“一品斋”,预订都排到半个月以后了。其他的无论大厅还是包间,天天爆满,若是不订桌,即便是再亲近的人,也挪不出一桌去招待。

任丞相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她仗着一品斋的老板是自己未来媳妇,便在别人谈论一品斋去晚了订不到位置的时候,吹嘘自己不需要预订,随到随用餐。跟她不对呼的宇文太师刺了她一句:有本事你现在带我们去试试?能订到桌算你有本事!

别人这么说还好,唯独这个宇文老狐狸不行,打肿脸充胖子的任丞相在宇文太师的激将法下,雄纠纠气昂昂地来到了“一品斋”。此时正是用餐的高峰期,别说是包间,就是大厅里的桌子也腾不出一张来招待她呀!

知道她跟邵老板关系的信任谢掌柜,又是赔礼,又是解释,最终还是一句话:没位子。

在宇文太师讥讽的目光下,落了面子的任丞相,恼羞成怒,眼看就要爆发的时候。恰巧,晓雪携着风哥哥来视察来了。晓雪以来未来岳母涨得跟猪肝似的脸孔,心中还真担心她血压升高,一个不留神闹个脑冲血的毛病,到时候大师兄可放不过她。

晓雪陪着笑问明情况,又看看未来岳母后面一脸看好戏的她的同僚,可不能让任丞相再失了面子,便假意训斥谢掌柜:“别人来了没位置倒也罢了,知道任丞相是谁吗?我的岳母,自家人!自家人到自己家酒楼吃东西没有位子,说出去不笑掉大牙!我留那个‘春归居’做什么的?啊??”

谢掌柜抬头看了看小老板不停眨动的眼睛,很配合地回答到:“您不是说那间是专门为您和各位男主子们留的吗?”

“死脑筋,不知变通!就是我们都没得用,也得腾出来给任丞相用呀!还傻站着干什么,快吩咐服务员将‘春归居’打扫下,招待任丞相跟各位大人们。”训完了掌柜的,晓雪又转向任丞相,十分恭敬地道,“岳母大人,手下人不会办事,惹您生气了。您请,各位大人们里面请……”

晓雪这一番话让任丞相有了里子又涨了面子,看到同僚们羡慕的目光和带着酸意的夸赞她媳妇的话语,她的虚荣心充分地得到满足,这才免去晓雪一场虚惊。

一品斋的生意再红火,也不妨碍招待达伦使者。半个三楼都为她们留着呢,而达伦的以宰相为首的使者们,这一个月来胃口被一品斋养刁了,换家酒楼都吃不习惯。在一品斋里,但凡她们想吃的菜式,即使一品斋以前没做过,只要她们能形容出味道,第二天便能做出来,而且比她们以前吃过的味道更加正宗更加美味。即便菜的价格稍稍高了一点,她们还是一连吃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的菜式,几乎天天不重复,每日出新招,让她们每天都期待这用餐的点到来,猜测这今日能有什么新鲜菜出来。所以她们那个不受女皇待见的皇子挑来选去,一个月过去了也没选出个妻主来,也没影响到她们的心情,反而期待这皇子再挑慢些,她们能多留几日。

达伦的小皇子却很少来一品斋用餐,据说这个柔弱的小皇子除了女皇安排的相亲宴,几乎很少踏出官驿,每日躲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什么。不过,一品斋每日多了个叫外卖的,早晚餐之前必来,风雨无阻……

这一日,心血**的皇甫柳杰小皇子,似乎在房间里闷坏了,带着贴身伺候的小厮,来到一品斋三楼最豪华的一间雅室内。

好奇宝宝祝晓雪童鞋,听闻达伦小皇子就在楼上,便借了身型跟她差不多的一位服务员的制服穿上,端着盘子兴冲冲地上了三楼。

敲开雅室的门,得到允许的晓雪步履轻盈地走了进去,她用极其标准地动作,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皇甫柳杰小皇子上了菜,然后用极其专业的笑容语调礼貌地询问着:“您点的菜已经上齐,请慢用,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请拉那个拉环,我们自有人会来招呼您的。祝您用餐愉快。”

自始至终被人用头顶对着的晓雪,看着那个发髻上的白玉簪,心中呐喊着:抬头,快抬起头,让俺也看看达伦小皇子的庐山真面目。

果然不负她所望,皇甫柳杰小皇子在听到她清脆悦耳的声音时,先是一顿,然后缓缓地抬起他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