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七十九章 庐山真面目

一百七十九章 庐山真面目

看见了,看见了!看清了达伦皇子真面目的晓雪,彻底的失望了:细长的没有神采的眼睛,总是不自信地闪躲着人的目光。蜜色的皮肤本该闪着健康的光泽,在他身上却给人暗沉的感觉。鼻子挺直,却没有什么特色,再衬上梳得一本正经的发,给人留下秀气却没达到让人惊艳的地步。

比我们家的那几个,可差远了!晓雪心中腹诽着。她也不想想,满华焱地毯式搜索,也不见得能搜出几个能跟她的四个未来夫侍想媲美的男子来。

晓雪转念一想,如果是个漂亮讨人喜欢的皇子,怎么会被派来和亲,这样清清秀秀,不丑也不俊的,既不会引起国际纠纷,又不会舍不得,刚刚好!可怜的娃,被母皇被祖国牺牲了!

皇甫柳杰虽然大多时间都低着头,用头顶对着晓雪,却将她眼中的失望和同情看在眼里,在晓雪看不到的角度,他勾起了被晓雪评价为“五官中最出色”的微厚的唇。

晓雪以最标准的姿势站在桌旁,自始至终保持露出八颗牙的完美笑容,见达伦皇子没有鸟自己,又低下头抠着手不说话,变又增加了一些分贝问道:“尊贵的客人,您还有其他需要吗?如果没有的话,小的告退了……”

“……”细如蚊呐的声音,从低垂着头,露出好看弧度脖颈的达伦皇子的口中散发出来。

“什么?不好意思,小的没听见您的要求,请您再说一遍好吗?”那细小的声音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所以晓雪没听清他说了些什么。

“你能……么?”晓雪竖着耳朵,仔细的倾听,还是没有听出他想表达什么意思,只含含糊糊地听到开头的“你”和结尾的“吗”。晓雪脸上表情那个囧哪,怎么办?难道还要再问一遍?老大,拜托你,别像三天没吃饭似的,好吗?

还好,皇子的贴身小厮解了她的围:“我们皇子说,能不能请你帮着介绍下这些菜肴。”

暗自吁了口气的晓雪,仍然保持这无懈可击的笑容,职业化地答道:“当然可以,您的满意是我们无上的追求。”

达伦皇子又低声细语几句,晓雪真佩服那小厮的耳力,一定是内家高手,十丈以内纤毫毕查……那小厮点点头,看着晓雪不怀好意的目光,眨眨眼,见晓雪此时已经又恢复她专业化的眼神,便吩咐道:“伺候好皇子殿下!”说完,出了包间。

此时,整个包间内,除了晓雪和达伦皇子二人,只剩下一片尴尬的寂静。晓雪心中觉得怪怪的,这些个小厮护卫,怎么将皇子丢给一个陌生人呢?唉!可怜见的,不受宠的皇子,连下人们都欺负,恶奴欺主呀!

晓雪对达伦皇子的同情又上了一个台阶,她小声地清了清嗓子,生怕惊吓了眼前整个可怜的娃,尽量用温柔的声音为他介绍着店里的招牌菜肴:“皇子殿下,这盘‘银鱼火腿开口汤’是用银鱼、火腿、莼菜精心熬制而成,清淡爽口,您尝尝……”说着,十分利落地为皇子盛了一碗。

达伦皇子仍低着头,小口小口地喝了小半碗就放下了,嘴里似乎嘟哝了一句什么。晓雪忙问了句:“您说什么?”

“没有头一次来的开口汤好喝。”皇子小小声地回答。这句晓雪听到了,嘴角抽抽着,你个不受宠的小皇子,嘴巴还挺刁。上次来是咱亲自掌勺,虽说韩冬的手艺已经没的说,一般人吃不出什么不同,比起自己来还是次了一点,没想到这家伙一下子就吃出来了,又一个小晨晨一样的刁舌头。

晓雪没接他的话,继续介绍着:“这道‘美味香酥鱼’,别看个儿不大,肉质紧实鲜美,骨头都酥了,入口即化,口感不错。”

又是吃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小小的声音又响起来:“味道稍稍重了点。”晓雪的额角两道青筋,这家伙不会是来找茬的吧,我们一品斋的菜肴,还没有人能挑剔出什么毛病呢。

晓雪不服气地又为他夹了块“黑糖松子酥”,笑道:“尝块‘黑糖松子酥’,香酥异常,美味无比。”

达伦小皇子咬了一口,松子酥入口时,他的动作一顿,然后又细细地品嚼着,他吃得很慢,待到一口下肚后,才说了一句:“好吃!”又咬了下第二口。

晓雪的心这时候完全放下来了,还好甜点这一项入得他的口,要不传出去砸了一品斋的招牌。看来,将最好的甜点师留在“一品斋”是明智的选择,现在很多客人都冲着甜点来的。

晓雪正寻思着,过段时间给甜点师涨工钱。突然,小皇子胸前的袍子动了动,晓雪的视线扫过去,又一片安静。当晓雪以为自己眼花了的时候,皇子的胸口又是一阵躁动不安的攒动……

晓雪好奇地用眼角盯着,介绍菜肴的时候都不怎么专注了。晓雪早就听说达伦人有豢养宠物的爱好,一些名门公子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必要养上一只两只的宠物来解闷。不知达伦皇子养的是什么宠物呢?

正想到这里,躲在皇子胸口里熟睡,被一阵糕点的香味勾住的小家伙,开始不安分起来,它先是用前爪推推主人的胸膛,暗示给自己一点,结果被沉迷美食的主人忽视了。小家伙怒了,它伸出小爪子,巴拉着主人的衣服,拼命地往上爬,企图从主人的衣服里出来。

努力了半天,小家伙终于从衣服中探出头来,用力耸动了鼻子,耶!是我喜欢的松子的味道,小家伙小嘴一咧,好像在笑。不管了,不管了,不给我吃,我就抢……小家伙闪着星星地眼睛,盯着桌上的松子酥不放,我蹦我蹦我蹦蹦蹦,一二三,朝着目标,出发……

咦?怎么没有如愿以偿地扑到松子酥上?勾头一看,尾巴被拎住了。不会是主人生气了吧?小家伙立刻调整表情,可怜巴巴地回头望望主人,企图博取同情。

哎?不对呀,主人的两只爪子……不,不,两只手抱着一块蜜汁烤小排啃着呢,哪里来的第三只手抓自己?发现不对劲的小家伙顺着自己的尾巴看过去,喝!又是这家伙,上次将主人迷倒的,不就是这家伙和她的同伙吗?

上次欺负主人,这次又阻拦我想用美食,貂可忍,狐不可忍,我挠,我挠,我挠挠挠……

嗯哼——皇子用力地清了清喉咙。在小家伙的耳朵里,听出了警告的味道。咦?主人怎么不让我给他报酬,偶这是护主呀!(你这是假公济私)小东西收起利爪,耷拉着小耳朵,一副很沮丧的模样。偶想吃松子酥,放开偶……

再说晓雪,一直注意着皇子胸前动静的她,在一道白影闪过,即将扑向桌子的时候,眼疾手快地一把揪住了那白影,心中暗自吁了口气:好险,差点叫这东西毁了一桌美食!这皇子怎么养的宠物?没规矩,怎么能在主人还在用餐的时候,就扑向食物呢?

她可冤枉了小东西,平时主人用餐的时候,总是在桌上留个位置,但凡有它感兴趣的食物,总是先夹给它的。今天由于特殊的原因,才被藏起来,呜呜……人家肚子好饿,要吃饼饼……

晓雪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这才将小东西的外貌看个清楚:尖尖的小嘴,竖起来的三角形的小耳朵,乌溜溜的顽皮的黑眼睛,只看头的话,像只可爱的小博美犬。身子只有不到巴掌这么大,一条尾巴毛茸茸的正被自己拎在手中……

对于这小东西,晓雪越看越眼熟。她将小家伙拎到面前,眼睛跟它的平视,小东西瞪着黑宝石般的眼睛,仿佛发怒般地回望自己,她

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小东西,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小家伙似乎能听懂她的话似的,鄙夷地望着她,牙龇着嘴巴咧着,似乎在嘲笑她的烂记性。

晓雪用另一只手托着小东西,放开了拎着它尾巴的右手。小东西也不逃走,在她的手掌中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开始用嘴巴梳理被晓雪弄乱的尾巴上的毛。

爱漂亮的小家伙终于将尾巴梳理满意了,小脑袋转向桌子上,看到主人又拿了块松子酥,盘中那道点心已经所剩无几。小家伙急了,在晓雪的手中蹦跶着,一只前爪不停地朝着松子酥的方向指呀指的,嘴里还焦急地唧唧叫个不停。

晓雪的眼球剧烈地收缩着,她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小东西了。那天晚上,在潇湘馆,艳红色的衣衫上这团雪球儿般的小家伙,也是这么蹦跶着,唧唧着,不过当时的毛是竖起来,牙齿是龇着的……

晓雪的手一抖,将小东西扔了下来。小家伙在空中来了个高难度七百二十度空中转体,平稳立于桌上,它回头瞪了晓雪一眼,似乎在责怪她的无礼。不过,它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回桌上,见主人的魔爪正要伸向盘中最后一块松子酥,便焦急地纵身扑过去,保卫自己的美食。于是,桌上出现搞笑的一幕,一个雪团儿一般的家伙,趴在盘心,两个前爪死死地抱住一块松子酥,两只眼睛还带着祈求的光,可怜巴巴地望向手已经伸到它身体上方的男子。

“想吃就给你吃呗,抢什么?没出息!”达伦皇子的声音里全然没有了怯怯的懦弱,取而代之的是性感的沙哑。这声音如同晓雪的梦魇,这辈子都忘不掉。

晓雪的头转向了皇子,眼睁睁地看着达伦皇子本来没有特色的样貌,在以肉眼能看得到的速度改变着:怯懦的眼,卑微的眉,此时全都飞扬起来,眼角眉梢恣意地流露出无限的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