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八十章 送上门的肥肉

一百八十章 送上门的肥肉

晓雪睁大了惊恐的眼睛,呆呆地看着达伦皇子的面容,在诡异地发生着变化,虽然五官的改写极为微小,却好似重新组合了一般。眼角微挑,风情流动的凤眼,性感如韩国男星rain一般的厚唇,再加上他释放出自己刻意隐藏的万种风情,那个顾盼间撩拨人心弦的熙染,那个让晓雪避之犹恐不及的熙染,就这样活脱脱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哐当……”晓雪手中的托盘掉到地上,她的脸色可以用惨无人色来形容。晓雪那个后悔哪,她这是送上门的小羔羊,任人宰割呀!你说她好端端的福不知道享,非出个新鲜点子帮人代班,代班不说了,还愣往枪口上撞。

好奇心杀死猫,古人诚不欺我,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就是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也不会再颠颠地跑来看人家皇子的真面目。这下好了,真面目是看到了,却是令人震撼惊惧的结果。

晓雪如同一只待宰的小羊,怯生生地向门口退一步,见妖孽熙染……不,妖孽皇子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又退了一步……咦?还没看过来,我退我退我退退推……包厢的门只在一步之遥,晓雪欣喜地朝目的地做最后的努力,一道晴天霹雳砸向可怜的晓雪:“小老板,你往哪里去?你还没为我介绍这道菜呢!”

那性感微哑的嗓音,最能撩人心弦,在晓雪听来却比催命之音更惊魂。她眼睁睁地看着一抬腿便能跨过的门槛,扭过头来看着离自己几丈开外的妖孽皇子,心中激战着:以我的轻功,跨过门槛逃走是轻而易举。可是,若我逃走,他趁机治我个大不敬之罪,或以招待不周为由找我茬,岂不更麻烦?逃走,还是留下?留下,还是逃走?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避过眼下再说。大不了,领着一品斋所有员工,向达伦使者谢罪就是,他总不会因为这微不足道的事件,封了咱这以华焱皇室为后台的酒楼吧!

打定主意的晓雪,正准备三十六计走为上,却在跨越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被腰间的力度拉扯住。晓雪心中那个急呀,我挣我挣我挣挣挣,可惜,腰间的力度怎么也挣不脱。晓雪急中生智,从靴子中拔出防身用的锋利匕首,划向拽住自己的阻力。

晓雪满以为自己定能割断扯住自己的带状物,成功逃离这个令她压抑的空间。谁知,匕首划过去,带状物安然无恙,晓雪不信邪地又使劲砍了几下,那闪着银色冷光的锦缎模样的丝带,依然没有要断开的趋势。

晓雪正诧异时,达伦皇子那性感无比的声音又响起:“这条丝带,是由万年冰蚕丝织成的,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你若不信,可以尽量试。”

徒劳无功的事傻子才会继续做,晓雪老实了下来,却依然站在门内侧距离熙染最远的地方,满脸戒备地看着正吃得津津有味的他。

时间就在晓雪不屈服的僵持和熙染的怡然用餐中过去,酒足饭饱的达伦皇子,好笑地看着雕塑一般的晓雪,把自己的爱宠抱着怀中,轻轻地抚摸着:“小葫芦,吃饱了没?”

小家伙因为只啃了一块松子酥,而觉得很委屈地吱吱叫了几声,仿佛在抗议:都被主人吃光了,一块饼饼哪里吃得饱?叫的时候,两只前爪还气愤地挥舞着。

“没吃饱啊,没关系,咱把这一品斋最好的厨子绑回家,想吃什么有什么,想吃多少做多少,不就行了?”皇子妖媚的眼无限风情地瞥了一下化石一般的晓雪,笑的无比妖艳。

吱吱吱吱……翻译:好啊好啊,最好的厨子在哪,快去绑……名为“小葫芦”的狐貂开心地在主人的腿上乱蹦。

皇子手中的缎带一使力,猝不及防的晓雪踉跄着向前走了几步,bia地一声上身趴在桌子上,回神地晓雪凄惨地发现,自己离天敌熙染,居然只半臂之隔,他只要微微伸出手来,便能触摸到自己的脸。

达伦皇子一脸愉悦地望向晓雪的一脸惊恐,仿佛她的怯意取乐了他,心情大好的皇子,像抚摸属于自己的宠物似的,抚了抚晓雪的梳得利落的发,对着“小葫芦”道:“说到厨艺,谁能跟我们名动天下的邵记小老板——邵晓雪相媲美,你说是不是呀,小老板?”他口中的“小老板”三个字,百转回肠,仿佛一只不知哪里来的小手,在你最痒痒处轻轻搔了几下一般,让晓雪从灵魂深处在颤抖,而这种颤抖却不是害怕。

呵呵……皇子极富魅力的笑声,让晓雪从迷幻中清醒,她强自镇定,拽了一把椅子坐在皇子的对面,手在他看不到的角落里,去解腰间的缎带,口中却仍要应付着他,实施自己的缓兵之计:“熙染公子……皇子殿下,您就别拿小人取乐了,成不?小人以前要是哪里得罪您了,我这里向您赔罪了,您大人大量,别跟小人一般计较,成不?”

皇子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却不加阻止,若是他的冰蚕丝带如此容易让人逃脱,那留着也没什么价值了。皇子妖孽的一笑,道:“叫我皇甫柳杰,柳杰,或者小杰都成,熙染是人家的艺名……”

“咳咳!”晓雪因他甜腻如撒娇般的声音呛咳了一下,马上接着道,“您贵为皇子殿下,小人一介商贾怎么能直呼殿下的性命呢?那可是不敬之罪,小人担不起呀!”

“怎么担不起?执纪郡王就不要过谦了。”他不提,晓雪都快忘了自己曾被封为郡王的事了。

努力了半天,依然徒劳无功的晓雪,见今日的他似乎没有什么攻击力,便放松了些,她扯了扯腰间的缎带,笑得无比谄媚:“皇子殿下,您的爱宠似乎没吃饱,要不,我去厨房亲手做几样点心,孝敬孝敬您?”

小葫芦一听有吃的,马上直立起身子,小脑袋点的飞快,非常赞同晓雪的建议。

啪!主人的魔掌拍过来:“满脑子净是吃了,也不想想,咱一放了她,被她逃走了怎么办?到时候可什么都吃不到了!”

小葫芦一拍自己的小脑袋,也对呀!便指着晓雪,气愤地吱吱吱吱:你好狡猾,骗狐貂!

“还是将她打包回家,最划算!”皇甫柳杰笑得如同千年老狐狸。

“你们家没有做糕点的烤箱、模具,还有很多我们特有的材料,做不出最美味的点心来。要不……你们绑着我去邵府,我们邵府的厨房可是样样俱全。”晓雪的眼珠子转来转去,讲出一个提议来。

“去你们邵府?想得美!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家后院一位名动江湖武艺高强的武林盟主,一位医术跟毒术并驾齐驱的小医仙,我去了,还能讨得好去?晓雪,你好狡猾哦~~~”皇子一拉丝带,晓雪被动地从椅子上扑过来,被皇子一把扶住,另一只手在她嫩如凝脂般的小脸上吃着豆腐。

晓雪条件反射般地撇过头,避开他的爱抚,嘴里却陪着笑:“盟主去召集武林令,帮我找爹爹去了。大师兄他住丞相府,很少来我家!”

“哦?那么说,小医仙现在还不是你的夫郎喽?”皇子眼波流转,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呃……你问这个做什么,不会有什么阴谋吧?”晓雪看到他邪邪的笑,心中毛毛的。

“奴能有什么阴谋?奴只不过想嫁个良人而已,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他又以熙染的口气调戏人,语气中充满了戏曲的味道。

晓雪惊恐地长大眼睛:“皇子殿下,小人不是你的两人,小人已经有五房夫侍了……”惊惧间,晓雪竟然将谷化雨那个拽拽地小孩也算上了。

“五房夫侍?我怎么听说,都是未过门儿的呢?”皇子将晓雪的脸拉近,再拉近,几乎鼻子对鼻子的时候,才又道,“你说,我要是先他们一步进门,再加上两国和亲,这正夫的位置不手到擒来?”

晓雪先是因他的靠近而红了双颊,听了他的话又白了脸:“不要啊,皇子殿下。您千万不要因一时意气,毁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呀!小人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身材没身材,要相貌没相貌,哪里配得上皇子天人之姿。皇子你要三思呀!”

晓雪这里极力贬低自己,慌不择言。哪里皇子笑得开心无比,心情舒畅:“钱,我不缺,权,我不需要,身材嘛……”

皇子仿佛能透视的目光,将晓雪从头到脚打量个遍,笑着道:“你年纪小,还有发展的空间,相貌嘛,细皮嫩肉的,我喜欢!”说完,还在晓雪白净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你你你……我我我……”晓雪惊得结巴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是他真向陛下言明要跟我联姻,那可怎么办呀!

就在这时候,包厢外的敲门声,仿佛救命稻草般地响起:“皇子殿下,该回驿站去了,宰相大人约定拜访的时间,要到了!”

皇子刚刚还无比开心的笑容,凝结在脸上,他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声:“扫兴!”一扯缎带,晓雪瞬间获得自由。

再抬头看时,达伦皇子又恢复了他那没有任何特色的木讷模样。

晓雪望着他仿佛带来面具一般的平淡无奇的脸,心中竟有些酸楚:他,每天压抑住自己的真性情,一定很无奈吧……

仿佛感应到晓雪的同情,皇子倏地回头,冲她妖孽一笑,低声道:“记住,你,是我的——”在晓雪没反应过来之前,他又飘然离去,只留下晓雪在原地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