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八十四章 韩夏产子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八十四章 韩夏产子

就这样,晓雪的婚期在她没有置喙(hui)余地的情况下,被定了下来。谷化风被谷护院以婚前男女不得相见否则不吉利的理由,住进了邵记城郊的一处庄子里,黎昕也不能幸免地被他父母接走了。小世子和大师兄也被圈在家中,说是要接受婚前教育。

晓雪本来热闹的院子一下子冷清下来了,这让她很不习惯。不过接下来的一连串的婚前琐事,让她忙得分不出身来,三媒六礼一家一家都得走过场,正夫任丞相家就不用说了,九王那里肯定也是一样礼节也不能落下的,既然这样,那就四家都按旧俗办了,只不过正夫家的六礼比其他三家要正式一些。

晓雪的养父母邵紫茹和狄奕可来到京城接手这些繁重的工作后,晓雪才脱身出来。

好久没见爹爹娘亲的晓雪,在她们面前好一阵撒娇,并且透露了自己亲爹爹有可能还在人世的讯息,她觉得有必要让她们知道这件事,免得到时候觉得很突兀。邵紫茹夫妇听了后,既为她感到高兴,又一阵失落,尤其是狄爹爹,这些年已经将晓雪当亲生女儿般的疼爱,怕竹篮打水一场空。

晓雪见狄爹爹失落的模样,忙装作娇憨的模样撒娇:“爹爹放心,生身没有养身大,您永远是晓雪最最亲爱的爹爹,晓雪会孝顺您的。”

邵紫茹为了逗夫君开心,忙耍宝似的皱起了脸:“晓雪只孝顺爹爹,不要娘了?唉!重爹轻娘,好伤心……”

狄奕可这才又露出笑颜,点了点邵紫茹凑过来的脑袋,笑道:“你一把年纪的人了,还争宠耍赖。晓雪也是块成亲的人了,注意身体,我看都比在万马的时候瘦了!”

就在一家三口笑闹的时候,韩秋从外边冲进来,一脸的兴奋:“小姐,小姐,我哥哥他生了!”

晓雪一听,猛地站起来:“什么?生了?尤姐姐也真是,让她等孩子生下来再去忙分店的事,偏不听!韩管事那边走不开,尤姐姐家又没什么人在,连个能主事的都没有。爹娘,走,我们去看看。”自从晓雪来京以后,尤茗涓便放下京城的事宜,带着一批培训好的管事,到全国各大城市去调研,准备在华焱同时开上十到二十个分店。晓雪任命尤茗涓为二当家的,并分她一部分股权,是非常英明的抉择。这尤茗涓是非常有能力的,而且懂得感恩,为了回报晓雪的知遇之恩,她甚至不顾怀孕的夫郎,冲锋于自己的事业之中。

不多时,众人就来到了邵府里独辟的一方小院。本来尤茗涓是要另外买座小院子的,自从跟了晓雪后,每个月的分红很充盈,买院子绰绰有余。可是晓雪考虑到两家人口简单,尤茗涓又常年在外,只余韩氏兄弟俩在家,很孤单,便学着万马的邵府那样,从自家院子里独辟出一座三进的小院子给她们在临街处开个大门,上面挂着尤府的牌匾,邵府和尤府间也开个角门,互相往来比较方便。

到了产房之外,收生的稳公已经收拾好一切,准备回去了,见来了一行人中间的晓雪,误以为是这家的妻主,便堆着笑道喜:“恭喜夫人贺喜夫人,父子均安!”

闹了个大红脸的晓雪,使劲地摇着手。快嘴的韩秋眼睛一瞪:“说什么呢!这是我家小姐!”接生公一听,知道自己闹笑话了,讪讪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晓雪赶忙道:“你辛苦了,苍松,打赏!”接生公一听刚刚打赏过了,这会儿还有赏钱,便堆着笑说了些吉利话,便走了。

狄爹爹虽说孩子夭折了,也毕竟是有生产经验的,听说产夫的公婆父母全部在身边,觉得自己责无旁贷,便进了内室。

好奇的晓雪,嘴里嘟囔着:“怎么就生了?不才三个多月吗?”她的脑子里满是前世十月怀胎,和挺着大肚子的女子的形象。想象不出昨天还在她身边忙里忙外,看不出一点肚子的韩夏,居然今日就生产了。

邵紫茹见晓雪愣头愣脑地要往内室进,便好笑地拉住了她,现在又听见她的浑话,便一巴掌拍向女儿的后脑勺:“想什么呢,产室岂是你能进的?孩子本就在三个月后从父体产出,你在这瞎嘟囔什么呢?”

晓雪傻呵呵地摸摸后脑勺,道:“我想看看宝宝!”

内室里传出狄爹爹的声音:“好了,已经收拾妥当了,想进来就进来吧,别在外边转来转去的了。”

晓雪毫不客气,掀起帘子走了进去。产室封闭比较严实,空气里还有些微的血腥之气,躺在**的韩夏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精神倒是挺好。晓雪忙向他道喜:“恭喜恭喜,升格当爹爹了。”

韩夏回以一笑,脸上充满了父爱的祥和。晓雪心中暗自称奇,这男子做了爹爹以后,还真跟变了个人似的。

晓雪向**看了看,纳闷地道:“宝宝呢,让我看看。”

韩秋忙从仆公手里接过一个雕着花纹的无盖的小匣子,喜滋滋地端至晓雪面前,看他的表情比自己生了宝宝还要高兴:“小姐,我们家宝宝在这儿呢,看!多可爱的小家伙。”

晓雪兴冲冲地接过来,伸过头去,看到匣子中的情景让她手一抖,差点把匣子给扔了,还是韩秋眼疾手快,扶住了匣子,才免于酿成惨案:“小心点,小姐,你怎么了?”觉察到晓雪不对劲的韩秋,赶忙接过匣子,忧心地问了句。

白着脸的晓雪,挤出一个笑来:“没什么,嘿嘿,宝宝……很可爱……”

其实,晓雪是被匣子里的“东东”给吓到了,那是一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小肉球,外边一层是透明的胎衣,胎衣里裹着的是一个蜷着身子的小小胎儿,就跟晓雪前世看的科教书中在体内未曾发育成熟的四五个月的胎儿一样。晓雪满心以为能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可爱宝宝,谁知道竟是这“东西”,难免会吓了一跳。

暗暗调整了呼吸和心情的晓雪,不太敢看那个小肉球,强自笑道:“宝宝什么时候能出世呀,我都等不及了。”

狄爹爹白了她一眼,道:“还得六七个月呢,这六七个月是关键的时候,得专人好好伺候着,每日要用胞胎叶的凝露好生养着,不能有一点儿差池。小夏,乳爹找了没?得找个稳妥的!”狄爹爹的孩子,就是在产出后,没能好好的照顾而夭折的,看到这透明胎衣中睡得无比香甜的小家伙,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孩儿,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也该有晓雪这么大了。想到这儿,他心中涌上无限的惆怅,对这孩子更上心了。

韩夏慈爱地望着小匣子,笑着回道:“已经请了,张乳爹温柔细心,有他照顾我很放心。”旁边二十多岁,干净清爽,目光柔和的男子,便是韩夏口中所说的张乳爹。

匣子中的小家伙微微动了动,晓雪一惊,大惊小怪地道:“动了,他动了。对了,他是男孩还是女孩呀?”

狄爹爹好笑地看了眼晓雪,道:“现在还看不出来,等脱了胎衣才能看出是男是女。小家伙怕是饿了,张乳爹去熬些胞胎叶凝露来,我们的小宝宝饿了呢!”

韩夏想起了晓雪的亲事,还有二十多天的样子,便有些忧心地道:“小姐的亲事准备得怎么样了?小秋,别贪玩,给狄官人打下手,要准备的还真不少呢!”邵紫茹夫妇没来的时候,很多事都是韩夏协同福管家办理的,他将需要准备了列了个详单,准备让狄爹爹过目。

狄爹爹拍了拍他的手,道:“其他的事,你就别操心了,这几天你好好养身子,别想那么多。”这世界男人产子,不像晓雪前世,女人生孩子后,还要坐一个月的月子。这世界男生子后,三天胞胎线就愈合了,五天后贫苦家的夫郎就可以下地干活了,娇惯一点的将养个十天,一切如常。狄爹爹的意思是让韩夏养上十天,现在有条件了,该享受的就享受。

晓雪也附和道:“是呀,是呀,小夏好好养身子,免得尤姐姐回来怪我没照顾好你。”

狄爹爹又和韩夏说了些产夫应当注意的问题,晓雪坐了一会儿,便让爹爹留下,自己跟娘亲出了尤家的院子。

刚出院子不久,便迎上匆匆而来的青染:“小姐,夫人,有客来访。”

晓雪十分纳闷,这时候会是谁来拜访呢?便随口问了句:“是哪位客人?”

“眼生的很,以前没来过。”青染摇了摇头,道,“他只说是故人来访,没有说自己叫什么,我也不好再打听。”

苍松皱了皱眉,这个青染虽然同为原宅主留下的二等丫鬟,比起绿绕来可差远了,做事总是毛毛糙糙的不让人省心,难怪小姐出门总喜欢带着绿绕了,他刚想训斥两句,却被晓雪挥手打断了:“走,去看看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