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八十五章 妖孽皇子到访

( 字手打) 一百八十五章 妖孽皇子到访

当青染来报故人来访的时候,晓雪并没放在心上。自从她的婚期定下以后,趁机来贺喜套交情的新朋旧友还真不少,八大商号的官家、邢家的家主都亲自前来贺喜,就连苏家也派人送来礼物。京中但凡与晓雪攀得上一点关系的,也都提前奉上贺礼说几句恭喜的话。所以,此时有故友来访,晓雪寻思着应该是在铭岩或万马认识的。

晓雪跟绿绕他们说笑着,就要进入会客厅的时候,一道白光闪过,没容人看清楚是什么东东的时候,晓雪的脸上已经被一只肥嘟嘟毛绒绒的小动物扒住了。这小家伙浑身雪白没有一丝的杂色,阳光照射在它雪白的毛发反射出耀眼的白色,加上它动作太迅疾,所以当它扑过来的时候,别人只看到一道白光而已。

晓雪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呆了,当她将把在自己脸上,很兴奋的小家伙抓下来看清楚后,就不止是惊呆,而是惊恐啦。她手上那只四蹄乱蹬,嘴里吱吱叫个不停,看她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块香酥焦脆的松子酥的小家伙,不正是妖孽皇子的爱宠——那个叫小葫芦的狐貂吗?

“哇这是什么动物,好可爱哦”青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晓雪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连瞪都懒得瞪他一眼。

这小家伙可是从来不离妖孽皇子左右的,既然它在,那么说会客厅内的“故友”便是……晓雪抓着小葫芦后颈皮毛的手一抖,有想要逃走的欲望。

从晓雪手中呈自由落体运动下落的小葫芦,身在空中,突然将尾巴张开如同一把降落伞,它借势一扭一冲,蹿到了晓雪的肩膀上,很不爽地跳脚,口里吱吱吱吱:差点摔着我了,要赔偿,精神损失费,饼饼两块……不,五块……

晓雪定了定神,强忍住心中的焦躁,把不停跳脚的小葫芦从肩膀上取下来,捧在掌中,小声地收买它:“小葫芦,我知道你很聪明很灵性,我问你问题,如果你答得我满意,我就奖赏你多多的饼饼,各种各样比松子酥还要好吃的饼饼,行不?”

小葫芦歪着脑袋想了想,似乎有些迟疑,到底要不要出卖情报来满足口腹之欲呢?主人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打自己屁屁呢?心情很矛盾的小葫芦,一阵抓耳挠腮心灵交战,最终还是抵不过饼饼的美味诱惑,犹豫着点了点它的小脑袋。

“你主人是不是在里面?”晓雪心里抱着希冀,希望小葫芦只是嘴馋,自己找到邵府来讨要点心的。

不过小葫芦毫不犹豫的脑袋轻点,导致了她幻想的破灭,晓雪的脸忍不住垮下来。苍松和青染满腹狐疑地相互对视了一眼,显然不知道自家小姐在因为什么而苦恼。

“你主子一个人来的吗?”若是有他人在,晓雪认为自己的处境不

至于那么危险。

好在这次小葫芦很坚决地摇了摇头,晓雪舒了一口气,继续问:“你主人跟谁一块儿来的?”

小葫芦把小胸膛一挺,小爪子指了指自己,表示自己不容忽视。晓雪的脸又一次垮下来:“他就跟你一起来,没有其他人了吗?”

小葫芦认真地点点头,它以为晓雪觉得主人一个人出来不安全,便指指自己又指指会客厅内,意思是:我会保护主人,不会有事的。晓雪哭丧着脸,自言自语地道:“他来邵府有什么目的?到底想干什么?我自以为没得罪过他呀,怎么老跟我过不去?”

小葫芦以为是在问自己,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一阵指手划脚。可惜晓雪不是它的主人,听不懂它的兽语,也看不懂它这么繁琐的笔画,不禁感到一头的雾水。

“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本人不就好了,何必多此一举?”一个风情无边的性感声音,从客厅方向传来。

晓雪闻声望去,眼睛不禁为眼前艳丽的火红而一阵恍惚。红衫、凤眼、性感的唇、斜倚着门柱的身子、慵懒妖媚的神态……晓雪头一次在日光下看到熙染模样出现的达伦皇子,一缕灿烂的阳光投注在那片火红之中,更加刺激着晓雪的视觉神经。如果这家伙不是那么恶俗,见面就调戏她的话,晓雪还真觉得他如前世少年时代所迷恋过的韩国花美男李俊基一般,媚骨天成,赏心悦目。

皇甫柳杰细长的凤眼,妩媚地扫过眼前目瞪口呆的主仆三人,十分敏锐地捕捉到晓雪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和痴迷,心情突然之间,如艳阳穿过云层,灿烂无比。他斜靠这门柱的身子站直了,转身向客厅内走去,没走两步,又以极其妖娆的角度回眸,眯眼、勾唇,一个完@美到极致的魅惑的笑完成:“怎么?故友来访,也不准备茶水,这便是你们邵府的待客之道吗?”

晓雪见实在是躲不过,便硬着头皮吩咐青染:“青染,上茶水”见手中巴巴盯着自己的黑豆小眼睛,和不停做鞠躬状的小爪子,又忍不住加了句“这两天研制出的新式点心,也端几样过来。”

小葫芦闻言兴奋地在晓雪的手心中转圈圈:饼饼,有饼饼吃喽皇甫柳杰细眼一扫,一道冷光划过,小东西忙按捺住心中的喜悦,低眉顺眼地跳到主人的肩膀上,口中兀自小小声地吱吱着:饼饼……

皇甫柳杰不待晓雪招呼,便往会客的太师椅上一坐,找一个舒服的角度靠着。他左手一伸,小葫芦知趣地乖乖落在他的掌中,任他用骨节分明的大手抚摸着自己细软的绒毛,小眼睛却不住地往客厅门口张望着。

这个有了美食忘了主人的小白眼狼皇甫柳杰惩罚似的往它脑袋上使劲一弹,小葫芦吃痛地用前爪抱住自

己被敲痛的脑门,用含泪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主人,不知道主人为什么生自己的气。

晓雪心怀戒备地在离妖孽皇子最远的位置上坐下,默默地看着主人宠物之间的交流,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他不说话,我也绝不开口。

站在晓雪身后的苍松,和晓雪相处久了,自然能从小姐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中体会到她的喜怒哀乐,虽然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似乎不是什么良家男儿的男子有什么可怕之处,他却明显地感受到小姐的戒备和怯意。称职护主的苍松,坚决地立在小姐的身后,即使那妖媚的客人三番五次地用眼神扫过他,小姐没有开口,绝对不离开,即便那客人的眼神仿佛藏着利刃……

客厅内,晓雪是死不开口,皇甫柳杰是有话要说,却顾虑到晓雪身后那个不识相的小厮。就这样,他们沉默地僵持着,直到青染端了茶点上来:“客人请用茶,这是我们小姐新研制出的红豆慕斯和翡翠酥饼,请品尝”神经有些大条的青染,保持着对客人一贯的热情

饼饼,饼饼……小葫芦看到两盘香气诱人的点心,眼睛冒出亮亮的光彩,就待要扑过去,却被主人手上一紧,握住腰肢不放。可怜的小葫芦眼睛不停地向点心方向凝望,小嘴不停地咽着口水,一副小馋猫的样子。

皇甫柳杰并没因为它可怜的馋样而放了它,犹自抚摸着小葫芦油光发亮的绒毛,要笑不笑地望着笑得单纯而热情的青染,用他特有的沙沙的嗓音缓缓道:“青染,是吧?这个名字好,尤其是这个染字……是不是,小老板?”

“啊??哦是是……”晓雪被他问得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支支吾吾地道。

“小老板给小厮起的名字很不错,是不是这‘染’字,让你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皇甫柳杰眯起狐狸般的眼睛,似乎很愉悦的模样。

快嘴的青染抢着答道:“回客人的话,青染的名字是前主子给起的,当时正是春暖之时,主子见花园里绿草如茵,青藤环绕,仿佛青色染过似的,便给奴才起了这么个名字。绿绕的名字也是这么来的。”晓雪听了他的话,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这让青染高兴个半天,小姐很少表扬自己呢,谁让自己粗枝大叶不讨人喜欢的?

皇甫柳杰因青染的插话,有些不太开心,他淡淡地扫过两个小厮,向晓雪问道:“怎么?小老板不好奇我今日来的目的?”

“你若不想说,即便我再好奇也是没法子,若是你想说,我不好奇你也最终会说。所以,我好不好奇有什么关系?”晓雪总觉得他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所以一切静观其变吧。

“我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跟小老板做笔生意不知小老板有没有兴趣。”据他

侧面了解,邵晓雪对于金钱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所以,他决定投其所好,从生意上下手。

晓雪拈了一块翡翠酥饼,在小葫芦十分哀怨的眼神中,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闭着眼睛享受着点心特有的清香,她缓缓咽下那口酥饼,然后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张开眼睛,问道:“皇子殿下,想跟晓雪做什么生意?先说好,亏本的买卖,我可从来不做的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