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八十六章 与虎谋皮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与虎谋皮

晓雪命名知道与眼前这个令人又爱又怕的妖孽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她却知道自己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只有帮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喽,不过……“先声明,生意场上不谈政事,但凡与政治有关的一切免谈。”差点忘了,对面的妖孽可是他国皇子,出卖国家利益的事咱可不干,那可是要掉脑袋的的,别到头来有命挣钱没命花。

“你放心,不会让你做间谍套取国家机密的。再说了,你一个皇上随手封的闲散郡王,能弄到有价值的秘密吗?”皇甫柳杰嗤之以鼻,嘲笑她想得多,自己高估了自己。

晓雪对他的嗤笑既不动怒也不侧目,当自己没听到,谁叫咱实力不如别人的呢?虽然妖孽皇子在她面前并没有『露』出什么惊人的功夫,她却从上次一品斋的那手舞动起来如灵蛇出动般的冰丝缎带上,可以窥见他功力的一斑。再来,就是她听说达伦皇族一出生就有护主之宝,关键时候祭出杀伤力还是很大滴,不过对主人本体的消耗也挺大,一般不到最危急的时刻,是不使出来的。唉!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能装听不到了。

皇甫柳杰沉默了一会儿,端起香茗品了一口,又放下,声音中有深深的无奈:“从我和亲皇子的身份,你也能感觉到我在达伦皇族的尴尬地位了吧。的确,我是达伦皇子中最不受宠的,存在感最低的,也是最最听话的一个。”晓雪一听,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就他?存在感低?听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娶夫纳侍186

皇甫柳杰用好看妩媚的?眼睛瞟了晓雪一眼,幽幽地陷入回忆:“我并不是在皇宫中出生的,我在十岁之前并不知道自己有娘亲,我幼年时跟随着爹爹受尽了苦难和欺辱。可是,那贫困交加的十年,却是我最最幸福的日子,虽然食不果腹衣服蔽体,却有爹爹最深切最真挚的疼爱……”

晓雪静静地听着,手中的茶水凉了都没注意到。说白了,这一个十分狗血的故事:微服私访的达伦女皇,在民间认识了一个如丁香花一样充满野趣和新鲜的小家碧玉,也就是皇甫柳杰的爹爹,导演了一出郎有意妹无情的爱情悲剧。

皇甫柳杰的爹爹——荆牧田的家里是一户是普通的瓜农,虽然家境不算富裕,一年下来也颇有盈余。荆牧田的爹爹早逝,继父是个泼辣厉害的,平时有他娘亲在倒是不敢怎么苛刻,却难免分派一些重活累活给他。

那年夏天,荆牧田的娘亲赶着牛车去很远的市集上卖瓜,一般一去都是三两天的。继父心疼自己的女儿,就让荆牧田夜里去瓜田看瓜,这一看看出了一段孽缘出来。

微服私访的达伦女皇——皇甫丽雅,当时正是年轻爱玩的年纪,好不容易出了宫,当然要甩掉那些个碍眼的尾巴,尽情地放松一番。为了躲避禁卫的跟踪,皇甫丽雅躲进了荆家的瓜田内,却被当夜看瓜的荆牧田当做偷瓜贼狠打了一顿。

对宫里那些贵气雍容,端庄秀丽的皇夫皇侍们,产生审美疲劳的皇甫丽雅,一见到月光下,那个小辣椒般叉着腰,竖着眉,用年轻清脆的声音怒斥她的荆牧田,马上被这个野『性』十足泼辣利索的清秀男子挑起了她的征服欲,对这个小瓜农展开了热情的攻势。

单纯的荆牧田哪里是皇甫丽雅这个情场老手的对手,三下两下便折服在她编织的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上。当时的皇甫丽雅对荆牧田并非没有感情,她也打算等回宫之日,将这个初识情欲带着三分天然媚态的小瓜农带回,给个小侍的封赏也算对得起他了。

将身心都奉献给这个情场老手的荆牧田,在得知眼前的女子是当今圣上之后,开心之余又有些担心。他听村里的老乔叔说,但凡有钱有地位的女子,都是薄幸之人,村里谁谁家的儿子在城里大户人家做事,被那家的夫人骗了身子后,赶了出来,走投无路跳河身亡等等……眼前这个对他百般宠爱的女子,乃是九五之尊,比那户人家可尊贵多了,她见过的美男一定多不胜数,自己得想点法子,为自己谋些永久的利益。

有了这个心思的荆牧田,偷偷地买了胞胎果,在跟皇甫丽雅欢好前服下。他以为自己怀了皇室的骨肉,最好是为皇上诞下皇女,那么皇上念及皇室血脉,便不会将他始『乱』终弃。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在他服下胞胎果的第三天,皇家禁卫队便找到了这个失踪了半个月的无良皇帝。皇甫丽雅在离开之前信誓旦旦:“田田,我微服私访回来,一定带你回宫,封你为皇侍,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等我!”留下一笔财物的皇甫丽雅,在禁卫和大臣们的催促下,依依不舍地与她的小野花分开了。

结果可想而知,以为皇帝的失踪,私访变为公访的女皇陛下,无论走到哪里,都有逢迎拍马的官员送上珍玩美男。皇甫丽雅很快在众花丛中沉『迷』自我,再也想不起那朵带刺的小野花。

而在女皇陛下走后,发现自己怀上了皇室骨肉的荆牧田,还在痴痴地做着皇上回来接自己美梦。然而,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直到第三个月荆牧田在自己破旧的茅屋内产下胞胎之时,还未见皇上来接自己的影子。

一直看他不顺眼,找不到机会赶走他的继父,这会儿可逮到由头了。他被继父以未婚产子有伤夫德,怕带坏弟弟为理由赶了出来。他的娘亲是个老实巴交,耳根子软的,在夫郎的枕边风下,对这个让她丢了脸面,抬不起头的儿子被赶走,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闻不问了。

被赶了出来的荆牧田,用皇甫丽雅留下的不多的钱物,在一个小城内租了间偏僻简陋的房子。除了要负担一日三餐和房费之外,还要从为数不多的钱财中省下买胞胎叶的钱,抚养宝宝。第七个月,儿子出生的时候,女皇留下的财物已经变卖的差不多了,到儿子三个月大的时候,荆牧田已经山穷水尽,连租房子的费用都实在筹不出被房东赶了出来。

痴心的荆牧田心中仍然记得皇上走的时候说的话:等我,我会来接你的!他在小城里背着儿子到处去帮别人打零工,赚取几乎不足以果腹的的微薄收入,即便再苦再累,他也咬牙坚持着,他期待着有一天,女皇陛下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冲他『露』出熟悉的笑容:田田,朕来接你了……

可是,一年又一年的过去,荆牧田的希望渐渐被绝望所替代,一开始他还说服自己,皇帝陛下政务比较忙,等空闲下来的时候,一定回来接自己父子俩的……吧?转眼,儿子已经快十岁了,那个信誓旦旦说?要来接他回宫的女子依然杳无音信。每当懂事的儿子,在外边因被嘲笑没有娘亲的私生子,而跟人打架,遍体鳞伤的回来,用倔强的眼神看着自己,问:爹爹,我是不是您跟人私通生下来的私生子,的时候。荆牧田的心便如刀割般的疼痛,他一遍又一遍的解释:儿啊,你是爹爹和你娘爱的结晶,是爹爹最最亲爱的宝贝。懂事的儿子在看到瘦弱的爹爹眼中的痛苦和忧伤时,沉默了,打那以后,再也没问过让他伤心的话。

在一年又一年的等待中越来越绝望的荆牧田,身子因长期的劳作和营养不良,而越来越差,他不怕死,在经历了这十年的世态炎凉后,死对他来说或许是个解脱。可是,他如何放得下,自从五岁开始就知道帮他捡柴生火做家务的懂事的儿子?

为了儿子,他拖着病体带着儿子一路乞讨,来到了千里之外的京城。实在支撑不住的荆牧田,临死前对儿子说出了他的身世:儿啊,你是当今圣上的儿子,是流落民间的小皇子。儿啊,这些年你跟着爹爹受苦了,爹爹不行了,你去找你的母皇,她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见了你的母皇,替爹爹问句:皇上,您还记得月夜瓜田边的荆牧田吗??

爹爹去世后,一直在寒风里跪了很久很久的皇甫柳杰(这个名字是认祖归宗后,女皇所赐),在看到一队皇城卫队经过时,猛地冲了过去,拦下了巡视的队伍。幸好当初的卫队首领是个小心谨慎的,她在听了皇甫柳杰断断续续地叙述后,将荆牧田的尸体安置在衙门的义庄里,并且把当时只有十岁的皇甫柳杰领回了家。???娶夫纳侍186

幸好皇甫柳杰身上有达伦皇族特有的印迹,才得以认祖归宗。面见亲娘的时候,他替爹爹问出了那句埋在心中了十年的深情,然而,当时的女皇一脸的茫然,她哪里还记得十年前的那场短暂的风流韵事?寒了心的皇甫柳杰替爹爹不值,尤其是在纷扰复杂的后宫几次差点没命后,他学会了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那个胆小怕事怯懦的皇子形象就此形成。

“可是……身为达伦皇子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万马和京城的青楼里呢?”晓雪同情地看着回忆往昔痛苦袭上眼眸的皇甫柳杰,问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

皇甫柳杰自嘲地笑笑,答道:“我在十二岁的那年,跟随宫里的哥哥姐姐皇夫皇侍们一起出宫围猎,被人‘失手’一箭穿胸险些丧命,幸好遇到了现在的师父,他不但帮我疗伤,还教我控兽驯兽的技能,和足以保命的功夫。我改换容貌技能也是从师父那学来的。后来,我用师父给我的钱财,建立了温柔乡销金窟,暗中培养了一批只忠于我的死士。现在,我的青楼产业遍及整个大陆,不说你也知道,这青楼伎馆不但来钱快还能搜集打量的情报。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三国中的每一个风吹草动,我都了如指掌。小老板……你有兴趣吗?”

“啊??什么?”晓雪被他突兀的问题弄的一愣,不知如何回答。

“娶了我,就等于将整个大陆的情报网掌握在手中,我愿意用它作为陪嫁!”皇甫柳杰又恢复了他举手投足风韵无边的媚态,妩媚的凤眼不停地冲晓雪放电。

“呃……我只是个小小生意人,要那情报网做什么。再说了,现在我后院的主夫是大师兄,娶谁不娶谁,他说的算,你……跟我说没有用!”晓雪趁机将皮球踢向任君轶,把责任推个一干二净。

“哼!夫管严,没有女儿气!”说了半天白说了的皇甫柳杰,眼睛一瞪,就要拂袖而去。

“皇子殿下您慢走,青染给皇子的爱宠打包写果子点心,可怜的小家伙,口水都流了一地了……”晓雪在小葫芦的无限感激的目光中送走了妖孽皇子,抹了抹头上不存在的冷汗,长长的吁了口气。

她以为她那醋劲十足的大师兄不会让这个妖孽皇子进门,还得意自己的金蝉脱壳之计。可是,不知皇甫柳杰是如何跟任君轶说的,她的大师兄居然点头答应,达伦皇子作为侧夫入主她的后院,不过得等晓雪跟他们四人的大婚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