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八十七章 婚前还要培训粉红

一百八十七章 婚前还要培训?(粉红加更)

晓雪婚前有父母坐镇,轻松多了,不至于像个无头苍蝇一般,想忙又不知道忙什么。由于邵紫茹夫妇对京城娶亲的规矩不是很懂行,便高价请来京城有名的官媒蓝官人,由他指点“三媒六礼”的流程,而晓雪只要向个被牵着线的木偶一般,叫做什么做什么,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即便是这样,四家下来,也忙得昏头昏脑。

这一日,好不容易偷闲在家的晓雪半躺在摇椅上假寐,绿绕轻声细语地禀告:“小姐,风少爷身边的翠松回来了。”

晓雪半梦半醒间听差了,大喜过望,掀开身上的薄毯子就蹦了起来:“什么?风哥哥回来了?”自从穿到这个世界,晓雪跟谷化风分开的次数屈指可数,即便是分开个一两天,很快又见面了。晓雪已经习惯风哥哥总是在身边默默地为她张罗事情,陡然一分开,就好似身体上少了一部分似的,很不习惯。谷化风去庄子的第三天,晓雪就开始想他了,这都半个多月过去了,思念的心一天深过一天,今日猛地听到“风少爷”三个字,当然兴奋的无以复加。

绿绕见主子如此高兴,不忍打破她的迷思,可是却不得不为之:“小姐,是风少爷身边儿的翠松回来了,风少爷没回来。”

晓雪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瘪了下来,她往躺椅上一靠,喃喃自语:“我说风哥哥怎么可能这时候回来,婚前一个月不能见面……啊!!哪个遭瘟的定下的这样的规矩,简直变态加三级!!”

绿绕听着小姐的抱怨,不禁抿嘴一笑。大部分的男女都是盲婚哑嫁,婚前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所以,这个习俗对她们来说根本就无关痛痒。有几个未婚男女能像小姐这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说起来,小姐的夫侍们可真幸福,能嫁给自己心仪的也同时爱慕他们的女子,男人能得到如此归宿,这辈子也就值了……

绿绕这样想着,心中涌出了一丝羡慕,他想得太入神,连晓雪跟他说了句话,都没听到。晓雪奇怪地看着原本伶俐的小厮在那发愣,看他一会微笑,一会皱眉,表情还挺丰富:“绿绕,绿绕!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终于回神的绿绕,意识到自己失职了,便慌忙跪在地上,一脸惶恐地求饶道:“小姐恕罪,奴才晃神了……”

“起来,起来!多大的事,动不动就跪来跪去,我看着都累!”晓雪的规矩没那么大,尤其不喜欢下人们没事动不动就下跪,搞得她跟压榨人的地主老财似的,“翠松不伺候少爷,这时候回来做什么?”

绿绕知道小姐的脾气,便顺从地站起身子,回道:“他说是回来帮风少爷拿些日常用的物品的?”

“哦?你把他叫来,难道是庄子上的人怠慢,日常用品还得回来拿?”一想到性子温和的风哥哥被亏待了,晓雪可坐不住了。

风哥哥住的庄子是尤茗涓邵记快餐店正在装修的时候,偶然的机会从牙侩那儿得知京郊有庄子出售,还带了几十亩的良田。由于售得急,价格倒是不高,尤茗涓见机不可失,便自作主张买了下来。现在,那庄子的田地,全部都种上了蔬菜,供应快餐店和一品斋是没什么问题。晓雪现在正积极地买地,准备搞个大规模的蔬菜大棚基地,免得入冬两个店没青菜供应。不过,京城附近的地很是紧俏,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找到合适的。

“给小姐请安。”翠松是苍松的弟弟,也是十分伶俐的一个人儿,虽比不上韩夏当初细心稳重,不过在谷化风的潜移默化下,渐渐也有些一等小厮的样子了。

晓雪一见翠松便急不可耐地问起风哥哥这些日子的生活:吃的好不好?住得习不习惯?庄子上的奴才使唤得顺不顺手……甚至细到风哥哥每顿吃几碗饭,有几个菜,最近打了几个喷嚏,都问了个遍。

翠松虽然急等着回去复命,不过还是耐着性子一一回答了。绿绕见翠松眼睛老往外边飘,脑门上渗出丝丝汗迹,便笑着为他解围:“小姐,您再这么问下去,这天儿都黑了,风少爷还等着翠松拿的物品急用呢!”

“哦,风哥哥让你回来拿什么的?缺什么就让庄子的管事去买,不要心疼钱!”晓雪生怕谁亏待了风哥哥似的,细细地叮嘱着。

翠松笑着道:“庄子上的管事精细着呢,事事安排得都很周到,什么都不缺。风少爷让小的回来拿这个笔记本和炭笔,外边是买不到的。”笔记本是还好,这个炭笔是晓雪根据前世的铅笔,让秦伯伯给捣鼓出来的,外边确实没得卖!

“风哥哥怎么突然用到炭笔和笔记本?”

“小世子邀请风少爷去王府,说是王府花大价钱请来男先生,教导一些实用的东西。传信的人说得很含糊,至于到底学些什么,小的也不太清楚。风少爷说这笔记本和炭笔随手记录比较方便,便让小的来取。”翠松又忍不住看了看天色,生怕赶不上少爷用。

“哦,既然这样,你赶快去吧,别耽误风哥哥的正事。”晓雪挥挥手,将他打发了,脑子里却还想着,“这婚前还需要学什么?管家?夫侍相处之道?理财?争宠?呵呵……”晓雪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晓雪千猜万猜,还是没猜出婚前培训的内容,若是她知道的话,一定会惊叹古人居然也如此的豪放与开放……

京城九王府中……

除了谷化风,受邀请的还有晓雪的大师兄任君轶。至于黎昕,不是小世子不邀请他,而是他的培训已经结束。黎昕目前是在京城三师姐家待嫁,他的三师姐家,张灯结彩,喜气盈门,比自己娶夫郎那会儿还热闹,毕竟她们的老大难师弟终于有人要了,这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呀!黎昕的师姐师妹们,一个不落地聚集在京城,为师弟(师兄)张罗婚事,婚前的培训教导,当然少不了。

稍微有些身份的人家,都知道这婚前教导是怎么回事,虽然说出去有些难以启齿,为了儿子将来的幸福,很多人家都愿意花这个代价。为什么王府会下帖子给谷化风和任君轶呢?还不是因为小世子,在听了没一刻钟的教导后,就羞恼不已,钻进钻进的房间,死活不愿意再去听课了。先生已经请了,钱已经交了,这倒是次要的,关键是九王怕自己这单纯得如同水晶一般的儿子,到了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别懵懵懂懂受了什么委屈……总之,一切为了孩子,九王便以王夫的名义,向两人发了邀请函。

谷化风生于小门小户,当时年纪小没人告诉他这婚前教导的含义,后来又同晓雪一起被邵紫茹夫妇收留,也没人向他提起过如此话题。好学的他,以为要学的莫过于管理内院,如何照顾好妻主之类的,好学的他才吩咐小厮去取他专用笔记本,生怕遗漏了什么。任君轶的无良爹爹已经给他打过预防针了,他对接下来大致的内容是有些朦朦胧胧的认识的,见谷化风手中的本子和笔,便觉得有些好笑。

小世子听说有风哥哥和君轶师兄陪自己学习那些“龌龊”的东东,心中虽是感到有些害羞,还是微红着脸出来了。细心的谷化风见了,便关心的问了句:“晨儿生病了吗,脸怎么这么红?”

“没事……没……生病!”小世子支支吾吾地,眼神有些闪烁。

前来帮他们做婚前培训的,居然是任君轶的熟人——潇湘馆那个俊雅文秀的老鸨鸢笙爹爹。任君轶抬了抬眉毛,并没有感到很惊讶。一般的良家男子,怎么肯来教导这些个东西?

鸢笙踱着舒缓的步子,从门外走进来,后边是抗了个,不知道装着什么的大包裹的小厮。鸢笙拢了拢头发,理了理衣服,冲三位神态各异的“学生”微微一笑,举手投足间,别有一番风情。

好学宝宝谷化风自从“先生”从门外进来,便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心中暗暗为“先生”的优雅闲适所折服。他拿着笔记本,满怀信心一定能将“先生”所教,一字不落地记下来。

小世子皱着眉,嘟着嘴,红红的小脸瞥向一边,不去看眼前这个“羞羞脸”的男子,居然教那样的内容。

任君轶的眼睛里充满了探究和深意,他似笑非笑地望着这个青楼老鸨,看他如何向名门公子们,讲述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技巧……

鸢笙在三位“学生”的不同眼神下,依然落落大方,他柔和的目光在三人的脸上各自停留了一会儿,便用好听的男中音开口了:“上课之前,首先恭贺三位公子大婚之喜!”

谷化风闻言十分恭敬地向“先生”回了一礼,口中微微羞涩地道谢。而小世子则“哼”地一声,脸撇得更远了。任君轶则微微一笑,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鸢笙可是培训过无数花魁清倌的老手了,给名门公子们做教导,也不是一回两回,对于他们的神态心情改变,他都能很清楚地把握。但是,这个清清冷冷,表情淡淡的美公子,他倒是暂时研究不透。不过,不要紧,只要进入正题,相信没有谁不按他的标准和进度来的。

“说到大婚,身为一个男子,最期待的莫过于——一个宠爱自己的妻主,一段幸福的婚姻,一个和睦幸福的家。”鸢笙的话,确实说到每个男人的心坎儿里了,谷化风想起半个多月未曾见面的晓雪,不由得随之点了点头。

“一个幸福的家,要靠自己来营造;妻主疼爱不疼爱自己,也靠自己来争取。我今天要讲的,便是如何让妻主对自己长宠不衰……”鸢笙的声音里充满了动人的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地追随着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