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八十八章 脸红心跳的婚前教育

一百八十八章 脸红心跳的婚前教育

“获得妻主的荣宠有很多方法,兴趣相随,投其所好,琴瑟和鸣……这些都是精神上的交融,需在婚后用心去感受和揣度。不过,说句公子们感到粗俗的话:女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鸢笙讲到这里,暂停了一下,看看“学生们”的反应如何,再考虑接下来课程的轻重。

小世子或许因为有两位盟友撑腰,倒是没有再跑走,而是赤红着脸,鼓着腮帮子,唾了句:下流。

谷化风虽对男女之事甚为懵懂,毕竟年龄大一些,听了“先生”的这番话后,脸噌地就红了,抓着小本子的手,无措地来回摩擦着纸张,头低得不能再低了。

任君轶毕竟是学医的,被师父胡晓蝶进行魔鬼式的教学后,对这些语言倒没有太过的反应。

鸢笙对眼前公子们的反应还算满意,他不是第一次给名门公子们婚前“指导”了,他在教学的过程中,渐渐形成了一种恶趣——欣赏纯情的公子们害羞的模样。鸢笙看了眼任君轶,绝对口味再放重一些:

“小世子此言差矣,御女之道自古由来已久,圣人尤不可避。夫妻生活中,这更是重中之重。女人嘛,性@欲天生比男子要强,若是不能在夫妻生活中得到满足,难免会生出些花花肠子,纳小侍,逛青楼,减淡夫郎们的宠爱,后患无穷呀!”

小世子毕竟脸皮嫩,心中有些不同意,却不知如何反驳,便气哼哼地将脸转向右侧,耳朵却不由自主地竖的老高。

谷化风对晓雪的了解,知道她不是这种人,不过“先生”说了,他的教学的目的是更好地“伺候”妻主的。因此,虽羞怯异常,犹豫了半天,挤出一个问题:“那……如何能让妻主……满足呢?”问题问到最后两个字,声音低得几不可闻,耳朵根子后面都红得仿佛擦了胭脂。

鸢笙给了他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继续道:“古人云:凡御女之道,不欲令气末感动、阳气微弱即交@合。必须先徐徐戏嬉戏,使神和意感良久,乃可令得阴气,阴气推之,须叟自强。意思很简单:在和妻主洞房时,不应仓促行事,而必需作充分的前戏,充分激发妻主的兴奋。同时也使因第一次而精神过于紧张的心情平和下来。”

“刚刚说了,女子性@欲天生比较强,若是真枪实弹地拼搏一番的话,男子肯定吃亏,妻主也不见得能尽兴。所以说前戏非常重要。”鸢笙向跟来的小厮使了个眼色,那小厮便把背来的巨大包裹打开,平摊在鸢笙面前的桌子上。

谷化风小世子他们一看到桌子上的物体,脸更红了,如果地上有条缝的话,他们都想钻进去。原来桌案上摆着的是一具很逼真的木雕女子**模型。任君轶在行医的这些年来,接触的实体案例不再少数,这小小的裸雕模型算得了什么,自然眉头都不皱一下。

鸢笙不知他的职业,心中暗自称奇,不过也没做太多的猜测,接着道:“女子在云雨之事中,有喜欢主动进攻的,也有喜欢被动享受的。首先你们要确定你们的妻主是属于哪个类型的。如果是主动型的,你们便不需要多辛苦,只要被动迎合就可以了。当然在迎合的过程中,也要注意调动妻主的兴奋点,让她能够尽可能地享受到最大的愉悦。若是被动型的话,公子们就要辛苦一番了。”

这样的课程对于三位未知人事的公子们来说,既是煎熬,又有致命的吸引力。谁不想得妻主的厚爱专宠不衰?所以,虽然他们表情各异,却听得异常认真。

“女子的兴奋点有很多,每个人的兴奋点又不尽相同。今天教给你们的是女子最渴望的十二个兴奋点。”鸢笙示意小厮让**模型竖直地站起来,用手在模型上游走,边讲解边做示范。

首先他的手来到了模型的嘴唇上:“唇和口对触摸很敏感,可增加性感。前戏时,可以用手这样轻触唇瓣,或者用唇舌亲吻挑逗,唤起对方的**。”

然后他的手将阵地转移到耳垂和耳后:“耳垂和耳背是女子的另一兴奋点,口含、呼气和温柔的触碰,均能引起女子舒服的轻颤。”

“轻柔按摩**会让女子产生强烈愉悦和性@欲。乳t对温柔爱抚有反应,可以增加性兴奋。不要害羞,若是追求更高的刺激,用口含住乳t,舌尖灵活得挑逗,任何女子都会受不了。”他的手指在模型的高耸上,像拨动琴弦般得来回画圈圈,眼神渐渐迷蒙,思绪似乎渐行渐远。

很快,他又回到了教学之中:“另外,爱抚颈背、抚摸大腿内侧、轻抚下腹、按摩刺激拇趾腹、膝盖後方对轻柔的按摩和碰触灵敏度都很高。下面是最最重要的,这儿位于两侧小yin唇之间的顶端,也是两侧大yin唇的上端会合点,有一个圆柱状的小器官,它最能激发女性的性欲和快感。女子**的九成快感,就来自这里。”

鸢笙满意地看着两位脸比关公还要红上三分的年轻公子,另一个原本很淡定的公子,也开始面泛桃花,便“好心”地问了句:“你们……还好吧!”

除了任君轶用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外,小世子抱着风哥哥的胳膊,像只小鸵鸟似的,头埋进自己的胸前。谷化风也低着头,没有对他的“关心”做出反应。

“这位小公子,你别瞪我,将来你就会知道今日一课的大用了。下面,我们来学习具体的房中秘术,没意见吧?呵呵,既然大家都不做声,我就当你们默许了……”

“要讲便讲,别废话那么多!”任君轶别扭地打断了他恶趣的轻笑。

鸢笙收起笑容,用十分正经的表情述说这被公子们视作“不正经”的话题:“与妻主第一次欢好很重要,就像彼此的第一印象一般,若是留下了不好的经历,你们想想妻主会怎么想怎么做?所以,在洞房花烛夜,不要惊慌,不要害羞。要做足前戏,拥抱、爱抚、挑逗和亲吻,是云雨前不可缺少的动作。大胆的爱抚妻主,让她动情,同时也在爱抚中让自己很快地兴奋起来。”

“**是绝大多数女子的致命弱点,抚摸妻主的玉峰是欢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正确做法是:将你的整个手掌张开,捧住**。然后,从下向上边挤边上,直到用大拇指食指捏住乳晕,时轻时重的来回揉捏,待对方有感觉时,再加上往外拉的动作,反复几十次。最后用同样的手法对付乳t。

或者伸开两个手掌,象抓馒头似的抓住**,手掌心按摩**及乳t,十指由轻到重,由慢到快揉**。两个动作交替进行。再来便是用嘴唇和舌头舔吸乳t及乳晕、**……”最让公子们害羞的是,鸢笙在讲解的时候,随侍在一旁的小厮伴着他的讲解,在模型上坐着令人脸红心跳,羞臊不已的动作。美其名曰帮助公子们理解记忆。

“接下来你的手边顺着妻主的玉体,慢慢地抚摸揉捏,来到刚刚说的女子最容易兴奋的那个点上。用你的食指中指和拇指,配合着轻轻地揉捏着,碰触着,力度要轻,动作要柔。这时候对方的甬道内会流出**来,这代表你们的妻主已经动情,期待着你的进入。

不要慌,不要急,接下来用你的两根手指,探进妻主的幽深之处,大约三指深的地方,有个小小的凸起,用你的指头刺激这一区域,最能让女人销魂。

如果你按照我教给你的步骤去做,你的妻主一定已在你的指挥下兴奋起来,意乱情迷。这时候方可以用你高擎的玉柱,磨蹭对方的幽深之地,等她的下体完全打开,邀请你的进入时,再慢慢插进去,‘**’地**,可以配合双手抚摸妻主的**、腹部,亲吻对方,最后可以用手指直接画圆圈式刺激**,让对方达到**。

如果你们兴致很高,可以尝试后入式。因为女人的兴奋点有一处在体内前壁,后入式可以让你的玉柱磨擦此点,加上可以摸对方的ru房、屁股、腰肢,相信你们的妻主会被你们迷得七荤八素,哪里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心思?

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各人。我能教你们的都教你们了,具体新婚之夜的表现,就看你们能领悟多少了。回去好好想想,包你们受益无穷。”说完恶俗地冲着三只红色的小虾米挤了挤眼睛,令小厮收起模型,拍拍屁股走人。哈!一节课银千两,王府为了小世子,可真是大手笔。

鸢笙走后,房内依然一片寂静,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彻底无语。最后还是小世子,看看风哥哥红得彻底的脸,神经大条地吃吃笑道:“风哥哥的脸好红……我的脸好热!母王真是的,请来这么个没羞没臊的家伙,教我们这些个乱七八糟的——风哥哥,成亲的那天,不会真的按他所说的……”

谷化风脸还没褪色,又新增一片绯红,他支支吾吾地道:“谁……知道,我……我……”

“好了,好了。既然王爷花大手笔请人教的东西,自然是有用的,信,就回去多想想,不信,就抛之脑后便是,散了散了,我可是忙得很!”任君轶的话解救了谷化风的尴尬,也为今日的“培训”划上了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