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两百零一章 父女相认

( 字手打) 两百零一章父女相认

仿佛冥冥中有一股魔力吸引着他,又抑或是血液中流动着互相呼应的悸动,柳觅云的眼睛盯着那个粉红色的背影,眼睛一眨不眨,好像有些魔怔了一般。

正嬉笑着向老和尚道歉的晓雪,似乎感受到北部那灼热的目光似的,突然回头向霜叶掩映着的幽静厢房瞟了一眼。半掩着的窗户使她只能隐约看到一个身影,不过目光中的灼然,让人实在不容忽视。

难道是哪个春心浮动的小和尚?咱的魅力就是赞,就连小和尚也逃不过咱的电力磁场。晓雪心中如此恶趣地想着,嘴角的坏笑,让她身边的任君轶向她的胳膊拍下去:“怎么?到了寺庙中还不安分,想勾引谁呢?”

她马上狗腿地道:“哪能呐有了你们四位如花美眷,我哪里还有其他的心思,我对你们的心苍天可表,请夫君您明鉴”说着还狗腿地向大师兄的身边蹭了蹭,就差没摇尾巴吐舌头了。

身旁的祝雨落见了,没有嘲笑晓雪的夫管严,反而好似羡慕般的轻叹一声:“君轶兄真真嫁了个好妻主,不但没有大女子的专横霸道,还很会逗人开心……”在场的四位男子均相视而笑,个中的滋味不言而喻。

院中的人在那里调笑着,嬉闹着。厢房内的柳觅云却在晓雪扭头的一瞬间,看清了她的样貌。那在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漂亮的大眼睛,那嫣然一笑时左边脸颊上的浅浅的梨涡,那爱撒娇爱耍赖的调皮性子……

柳觅云仿佛被抽干了力气似的,靠在窗边,手捂着嘴巴喜极而泣:雪儿,是我的雪儿,我爱若性命的女儿。不会认错的,一定是她。妻主经常抱怨女儿像我,长大了的她,简直跟我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眼睛、鼻子、嘴巴……

佛祖保佑,觅云定会给您修金身,建家庙,常年香火供奉。柳觅云趔趔趄趄地扑跪在蒲团上,冲着佛祖的画像,不住地叩着头,最后额头抵着地面,眼泪一滴一滴滑落在地上,不久便打湿了一小片。

“雨落姐姐,你不说这寺庙里的素斋不错吗?有我做的好吃不?”晓雪洋溢着欢愉的声音又响起了。柳觅云静静地听着,脸上充满了父爱的满足感。

一个稳重的女子声音,接口道:“怎么可能,小生怎么也不相信能有人比晓雪做菜的手艺好,说到素菜,晓雪的‘菊花茄子’‘盘丝豆腐’‘手撕包菜’味道真是没的说……”

“就是,就是晓雪做的菜最好吃——晓雪,晨儿的肚子饿了。”一个可爱的少年的声音中,让人好像能看到他嘟嘴撒娇的模样。

“你个吃货,带的糕点都被你一个人吃光了,还嚷着肚子饿,小心胖成小猪走不动”这是个冷冷的却带着善意调侃的声音。

“哼你才肥成小猪走不动呢晓雪,你看黎昕又以大欺小,你今天晚上别去他院子里……”

“咳咳注意影响,这可是在寺庙里,不是你们邵府的后院。小世子,摆脱你说话不要那么直白好不?”雌雄莫辨的声音无奈地叹息道。

“好了好了,都别吵吵了,素斋我已经预定好了,这景乾寺的素斋不预定是吃不到的。时候不早了,我们就去待客的厢房里去品尝这有名的景乾寺素斋吧”清冷带笑的声音充当和事老。

“还是大师兄想的周到,走走走,吃饭去。风哥哥,快点跟上……”

声音越去越远,柳觅云从蒲团上爬起来,擦了擦眼泪,推开厢房的门追了上去。七年了,我们父子离散七年了,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终于再见面,可千万别再跟丢了。

柳觅云内心里充满了近乡情怯的复杂情绪,想冲上去认下自己的女儿,却又无来由的心中莫名恐惧。他就这样远远地跟在女儿她们的身后,贪婪地看着女儿的一举一动,仿佛要把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语都印在自己的心上一般。

晓雪跟夫侍们说说笑笑地走在前边,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又爬上了心头,她心中感到一阵怪异,不时地回过头来看看。

她身边一直默默微笑着的谷化风,觉察到她的怪异,便柔柔地问了句:“这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晓雪撇撇嘴耸耸肩,有些奇怪地道:“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可是一回头,却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确实,寺庙的院子里香客僧侣来回穿梭,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任君轶听了皱了皱眉头,道:“佛门圣地,应该不会有什么不轨之徒吧?”

黎昕摇头道:“这倒不一定,迷途寺不也是佛门之地……吗??”他的话,让在场的人一阵缄默。

最后晓雪还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道目光并没有什么恶意。嗯……一定是某位帅哥,见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滴偶神魂颠倒,芳心暗许……”

任君轶一个爆栗敲下来:“好一朵水仙,超级自恋敢给我勾搭男子,小心我的‘猪头散’”晓雪一听这名字,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药,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

柳觅云欣慰地看着前面嬉笑打闹着的男男女女,抿着嘴笑了:我的雪儿长大了,都娶夫侍了,嗯……小丫头眼光不错,我的女婿们个个都是顶尖儿的。他这样目送着她们,一直到晓雪她们消失在厢房的门口,他不好跟进去,只好对着那待客室的门痴痴的凝望着。

不多时,一位端着素斋的小沙弥从他身边走过。他仿佛刚刚惊醒一般,叫住了那位小和尚:“小师父,我帮你送进去吧。”

今日寺中香客出奇的多,厨房那边人手不够,忙得不可开交的小和尚,正愁没人搭把手呢,便向他施了一礼,口呼佛号:“阿弥陀佛,那就谢谢柳施主了。”柳觅云自从嬴丹县随了悟和尚云游至此,便一直住在寺中吃斋礼佛,跟寺里的和尚都熟悉了,所以小和尚并未跟他客气。

柳觅云激动得手直发抖,接过托盘时,托盘中的杯盘叮当作响。小沙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道:“柳施主,您行不?若是不舒服,还是小僧去送吧。”

他竭力抑制住颤抖的双手,深深地吸了口气,向小沙弥道:“我没事,小师父你去忙吧,‘戒嗔房’对吧?我来送没问题的。”

想到马上就能跟女儿近距离的接触,柳觅云不淡定了,他端着盘子一步一步接近客房,心跳也随之越来越快,几乎要跳出嘴巴来了。他强自镇定,近了,再近了到了门边知客的小沙弥替他敲了敲门,随着一声“请进。”柳觅云迈进了待客房。

进入客房的那一刻,柳觅云反而不紧张了,他十分镇静地说了声:“施主,你们要的菜到了”说完,不着痕迹地打量了房中的各位,然后手脚利落地将托盘中的素斋放在桌子上。

“咦?景乾寺也有俗家弟子?”晓雪看着他身上的僧袍和头顶上乌黑的发丝,有些奇怪地道。

“我只是借住在寺中而已,并不是寺中的弟子。”柳觅云抬起头,平视着晓雪:近距离看我的雪儿,五官更精致,样貌即便在男子中也是顶尖的呢,可惜没有遗传到她娘的英气勃发。心中的喜悦已经无法用言语能表达的柳觅云,除了微笑着望向女儿,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嗳?大叔,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我怎么觉得您好面善呀?”当然面善了,每天都照镜子都能看到,不过晓雪一时还真没想到到底在哪见过这张脸。

“嘶……”坐在晓雪旁边的谷化风,在看清柳官人的面容时,深深吸了一口气。其他人也被俩人相似的面容震惊了,一时之间待客房里一片静寂。

“柳……柳大官人??”良久谷化风才从震惊中清醒,他用迟疑的声音呼唤一声。晓雪随着他的惊呼,才想起来这张脸跟朦胧铜镜中每天看到的那张脸,有很多相似之处,莫非……莫非他就是她们找了很久的柳爹爹??

柳觅云听到小风的称呼,才将自己的视线从晓雪身上撤离,他眯着眼睛仔细地辨认了一会儿,才笑得无比欣慰:“小风啊,看到你好好的在这里,我很欣慰。”

“柳官人真的是柳大官人”谷化风扑到他身前,跪在地上扶着他的腿,眼睛里满含着热泪,仰面看着他,“能见到您真是太好了,自从您在迷途寺失踪后,我们还有娘亲都很担心你……”

谷化风的激烈反应,提醒着晓雪应该有所举动,到底是扑到他怀里嚎啕大哭好呢,还是学着风哥哥跪在地上无声地低泣呢?她这边犹豫着,扭捏着,虽说柳官人是这具身体的爹爹,可是作为一个两世加起来,年龄跟他差不多的新时代女性,扑进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还真有些别扭呢。

“雪儿……”柳觅云扶起腿边的谷化风,眼睛看着晓雪,声音颤抖着,“雪儿不认得爹爹了吗?也难怪……失散的时候,你还那么小,又受了惊吓”

“柳官人,小风无能没有照顾好小姐,小姐一场高烧过后,以前的许多事都不太记得了……”谷化风的话帮晓雪解了围。

“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是爹爹没用,让你受苦了。”柳觅云听了,想想自己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儿,遭了多大的罪,居然硬生生地烧坏了脑子,幸好佛祖保佑,没给她留下什么后遗症。

想想一个七岁的孩子,在野兽成群的山野里,风采露宿,饥一顿饱一顿,他就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过晓雪,眼泪决堤而出:“女儿,我可怜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