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零二章 公爹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二百零二章 公爹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不知是这具身体的原始本能反应,还是柳觅云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亲情,晓雪的眼泪像清泉般地涌了出来。她的鼻子酸酸的,柳爹爹的身上有淡淡的檀香味道,他的怀抱很温暖,很温暖,让她情不自禁地想起前世她十二岁那年摔断了腿,阿妈怕她晚上睡觉碰到伤腿,便成夜成夜地抱她在怀里。那时候阿妈的怀抱就跟柳爹爹此时的怀抱一般无二,温暖舒适,又充满了深沉的爱意。

“爹爹……爹爹!”晓雪用力躬身回抱着这位瘦弱的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男子,眼中的眼泪很快打湿了他的僧衣,而自己的肩头也有一股湿意逐渐晕开,晕开……

父女俩抱头痛哭了许久,房间里的人才红着眼带着笑劝慰她们:“父女团聚是好事,快别哭了。晓雪,快劝劝你爹爹。”

抹了把鼻涕,擦了擦眼泪,晓雪咧开嘴不要意思地笑笑,接过风哥哥递过来的手绢,给她哭到有些抽咽的爹爹擦那满脸的涕泪,口中还耍宝似的逗他开心:“爹爹,他们说的对,我们父女终于又团聚在一起,应该高兴才是,快快收起眼泪,再哭下去就要水漫景乾寺了,冲垮了待客房,方丈大师会说我们砸场子,找我们麻烦就惨了。”

柳爹爹果然破涕为笑,想拍她一下又怕拍疼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只是转而夺过她手中的帕子,仔细擦了擦自己涕泪纵横的俊脸,当着这么多小辈的面哭得这么狼狈,真真不好意思,他柔柔地斥责了女儿一句:“方丈大师慈悲为怀,怎么会像你说的,跟市井小民一般??”说是斥责,那声音柔得仿佛哄小宝宝睡觉一般,生怕吓着了似的。

“爹……我的好爹爹,你说的都对!”撒娇对晓雪来说可是拿手好戏,你看她抱着柳爹爹的胳膊,扭麻花似的扭着小身子,声音嗲得让旁人听了直起鸡皮疙瘩。

偏偏柳觅云很吃这一套,他笑得有牙没眼地享受着女儿的腻歪和娇嗔,右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似是满足似是感叹地道:“我家雪儿长大了,比爹爹还高了呢!”

“是啊是啊,女儿都快十五岁了呢,人已成年了,夫侍也娶了,动作快的话说不定连娘都当上了,比爹爹高也是应当的。”晓雪抱着爹爹的胳膊,引着他坐在了桌子边,本来坐在晓雪左手边的谷化风,向旁边让了个位置出来,让她们父女俩继续黏糊。

“什么?当娘了?宝宝呢?快让爹爹看看。”沉浸在巨大的重逢喜悦中的柳觅云,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只听到下半句,便惊喜地问道。

房间内响起了抑制不住的笑声,晓雪哭笑不得地答道:“爹爹,哪里来的宝宝,女儿是说如果动作快的话,说不定都当娘了。我成亲才不过三个月的样子,哪里能生的下宝宝?”

柳觅云看着旁边谷化风的肚子,脸上满是笑意:“成亲都三个月了呀,那肚子里是不是已经有了?小风都快十九了,当爹爹也不算早!”

谷化风被他看得有些难为情,低下头小声道:“还……还没有呢!晓雪说不想那么早就要孩子。”

“什么?早什么早?很多人像她这年纪当娘的可多了,晓雪啊,什么时候让爹爹抱孙女呀?”柳爹爹的注意力全纠结在未来小包子的身上。

“呜呜呜……爹爹不疼晓雪了,只想着小宝宝。”晓雪眼睛一转,扑在爹爹肩头上假哭。

这一招果然管用,柳觅云见宝贝女儿哭了,手忙脚乱地安慰她:“雪儿乖,爹爹怎么可能不疼你,你可是爹爹这辈子心尖儿上的宝贝,不疼谁也得疼你呀!”

“有了小肉疙瘩,爹爹就不疼偶了。”晓雪假装吸吸鼻子,不情愿地道。

“哪有你这样的,跟自己的孩子争宠??什么肉疙瘩,说得这么难听。”柳爹爹好气又好笑的用手指点了晓雪的脑门一下。

“柳官人您不知道,邵记二当家的夫侍生了胞胎,晓雪兴致勃勃地去看,结果看过以后,吓得几天没吃好饭,一看到桌上的肉类就吐个不停。说是想到了泡在什么马林中的标本……反正她说的那些个名词都稀奇古怪的。自那以后,她就对胞胎和生孩子有着抵抗的心理。”谷化风向柳爹爹解释着,说到好笑的地方还抿嘴笑了。

“你看这孩子,胞胎是送子娘娘的恩典,是自己生命的延续,应该怀着感恩和虔诚的心去迎接新生命的诞生,怎么还害怕抗拒?”柳爹爹嗔怪地瞪了女儿一眼,没有爹爹在身边的孩子真可怜,连这个都怕。

晓雪撅着嘴做了个鬼脸,小声嘟囔道:“的确像泡在福尔马林里的胚胎标本嘛,乱恶心一把的,还要每天给它泡胞胎凝露澡,也不怕泡臭了。呕……想想都可怕!”

“好啦,在那叽叽咕咕说什么呢。还不给爹爹介绍介绍你的夫侍?”柳爹爹环顾了一圈,对房中的四位年轻男子都甚为满意。又看了看两位气质截然相反的女孩子,那个英姿飒爽有些面善的是刚刚声音雌雄莫辨的一位,那个书生气很重,平和温柔的应该是被称为书呆的那位。

祝雨落的面相跟她娘祝将军有着三分相似,只不过柳觅云刚刚和女儿重逢,分不出心神来思忖她的面善像谁。他眼中看着四位男子,心中暗暗揣测着:这四个男子都做了已婚打扮,不知道除了小风外,哪位是女儿心仪的。嗯……那个眼神纯净,一说三笑,一笑俩酒窝的最漂亮。那个神情淡淡的,处变不惊的也不错,雪儿这样的性子该有个能主事的。呃……那个也未免太高大了吧,又黑又壮,还拿着一把剑,莫非是个练家子?如果雪儿喜欢也不错,能贴身保护我们家雪儿。

“爹爹……人家不是见了您太高兴,一时忘了吗?”晓雪摇了摇柳爹爹的胳膊,望向自己右手边的大师兄方向,笑眯眯地道:“这是女儿的正夫任君轶,当今丞相的宝贝儿子。他医术高明,太上女皇的病多少太医都没能治好,我夫君一出马,马上搞定,厉害吧!”

任君轶马上站起身来,有恭恭敬敬地跪倒在他面前,礼节周到地向他见了礼:“拜见爹爹!”

“好!好!快快起来,这第一次见面,也没准备个见面礼……”柳觅云赶忙将他从地上拉起来,然后笑盈盈地看着他,颇有丈母娘看女婿的意思,越看越喜欢:你说雪儿这孩子,怎么这有眼光,挑得夫婿样貌顶尖儿不说了,这身份也这尊贵。丞相的儿子耶!!居然下嫁给我们家雪儿这个平头百姓,嗯……我这个女儿就是有本事!!

“准备什么见面礼,自家人不说两家话。”晓雪扶着爹爹坐好,又指着对这香气扑鼻的素斋,直咽口水的小世子,道:“爹,这是女儿的侧夫薛晨,九王府的小世子,挑嘴到极致,女儿学了一手好厨艺,便赖上女儿了!”

“啊?哦!”被黎昕用胳膊拐了下,从垂涎美食中醒过来的薛晨,眨巴了几下可爱的大眼睛,看着柳爹爹,嘴巴甜甜地道:“爹爹,您叫我晨儿就行了……我得给您磕个头,祝您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得,他最喜欢缠着晓雪讲的韦小宝的故事,这句话记得挺牢靠。

小世子??王府的小世子居然给我家雪儿做侧夫??生在边城的柳觅云被他的身份震惊了,这么个可爱纯真的男孩儿,居然有这么显赫的身份。呃……人家是小世子耶,怎么能当得起他一拜?、

柳觅云有些惶恐地站起身子,晓雪马上拉他坐下:“爹,女婿给公公磕个头是应该的,您只管坐着就是。”

薛晨很实诚地跪下来磕了个响头,笑眯眯地站起来,道:“见好礼了,是不是该开饭了?”

“晨晨乖,再等会儿。”晓雪像安抚宠物般地摸摸他的头,又接着向爹爹介绍:“这位英武不凡的男子,是孩儿的夫侍之一,叫黎昕。是前任武林盟主的儿子,他武功高强,鲜有敌手,是江湖上唯一的男性武林盟主哦。”

啊?高手?那我就放心了,有这么个身手非凡的武林高手陪伴在晓雪的身边,再不用担心七年前事情再度发生了。柳爹爹十分满意地看着有些忐忑的黎昕向他行礼,忙伸手虚扶,笑道:“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再来就是您身边儿的风哥哥了,女儿的另一位夫侍。这些年来要不是有风哥哥的陪伴,女儿都不知道能不能挺得过来。”说到风哥哥晓雪的眼神也变得温柔起来,这让身为正夫的任君轶有些黯然:还是跨不过她们之间共患难的七年……不过,只要付出努力,相信一定会有回报。坚定了将来的无数岁月全心全意照顾她的任君轶,目光坚定起来。

“好,好,好!!”柳觅云连说了好几个“好”字,然后拉着跪拜下去的谷化风的手,眼泪又盈满了眼眶,“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全家。尤其是你,当时也只是个十一岁不到的孩子,在那样的深山老林里求生不说,还要照顾一个任性的七岁孩子……小风啊,这些年苦了你了。”

“不,柳官……爹爹,小风不苦,那件事以后晓雪仿佛突然长大了,很多时候都是她照顾大家呢!”谷化风满含深情的眼睛,跟晓雪的目光缠绕在一起,看得柳爹爹无比欣慰。

“对了,刚刚你说你娘亲……谷护……谷大姐醒过来了,身体没什么大碍吧!为了救我这个没用的,她可承受了非人的痛苦啊!”想到醒来后看到的残破不堪的谷护院的伤体,他便自责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