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零三章 爹爹咱们回家吧

二百零三章 爹爹,咱们回家吧

谷化风一见柳爹爹又陷入了自责和难过之中,赶忙安慰道:“我娘经君轶的诊治和调养,现在身体好着呢,她自己觉得现在自己能赤手空拳打死一只老虎。”

任君轶给她服下的“灵禅丹”,不但修复了她的经脉,强健了她的心跳,也使她丹田中的内力增加了不少。现在的谷天慧除了一条腿不怎么灵便,功力反而比以前增进了不少,再加上黎盟主传授给她一套配合手杖的功法,若是天煞阁来袭的话,同时对付三五个绝对没问题。所以每当别人关心她的身体时,她总是把胸脯拍得砰砰响,吹嘘着:“我现在赤手空拳能打死一只猛虎!!”都快成了她的口头禅了。

响起她那得意的样子,在座但凡听到过她说这句话的,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爹爹,您放心,谷姨好得很哪,不信您跟晓雪回到邵府一看就知道。谷姨现在跟我们住在一起呢,还有我养父母,她们也都是顶好的人,爹爹不愁没说话的伴儿了。”晓雪想着一大家子和和睦睦地生活在一起,将是多么幸福的事呀。

养父母?柳觅云心中一颤,仿佛自己最心爱的宝贝被人分走了一部分似的。不过一想想,当时逃难的时候,女儿只有七岁,小风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想养活自己都难。再看看她们身上穿的,用的,说话谈吐,哪里有一丝小家子气?

在他的心中,晓雪现在的一切都是她养父母给予了,哪里曾想到这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这个异世界灵魂起身的女儿创造的呢?

“多亏了雪儿的养父母,让我儿免受许多苦!”柳觅云发自内心的说了句。晓雪点头称是,如果没有养父母的收养,和她们的那个馒头铺,她们连最起码的温饱都成问题,哪里有成本发家致富?再加上娘亲和狄爹爹对自己又比亲生的还要好,让她初来异世感受到温暖的亲情,这是她一辈子也忘不了的。

晓雪见爹爹又有些伤感,便继续耍宝娱亲:“那也要感谢爹爹您,把女儿生的如此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当然不愁没人收养。嘿嘿……”

祝雨落见晓雪父女亲昵和睦中流露出无限的父女深情,想到家中那个为了自己亲生孩子也极尽利用的爹爹,神情有些黯然。不过很快她便甩开愁绪,佯装开心地打趣道:“哟,谁脸皮这么厚,把自己夸得跟一朵花似的。”

“嘿嘿,咱本来就一朵花,这不明摆着吗,还用夸?”晓雪跟她很有默契地一搭一档唱起对台戏,逗得柳爹爹笑得花枝乱颤(恶寒……这个词用的,顶着锅盖逃走……)

“那个……爹爹也认了,公公也拜了,是不是该开饭了?”笑声中有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你就一吃货!”晓雪爱怜地拍了下薛晨的脑袋,笑着道,“今天我们父女团聚,寺庙中不许饮酒,我们就以茶代酒,祝贺我们亲人团聚,干杯!”

晓雪举起手中的茶杯,跟大家伙儿的碰在一起,叮当声中夹杂着发自内心的欢笑声。这顿素斋到底有没有晓雪做的饭菜好吃,已经没有人追究了,不过在座的所有人都觉得这有些冷掉的斋饭吃得分外香甜,也难怪,心境使然……

用完素斋的晓雪,陪着爹爹去了他住的禅房收拾了他少得可怜的行李,拜别了柳爹爹的救命恩人——了悟禅师。了悟和尚看到女儿陪着的柳官人来辞行,并不感到吃惊,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当中。

了悟老和尚亮出他招牌捋胡子动作,笑得如同弥勒佛:“恭喜施主苦尽甘来,家人团聚。”

在晓雪向他行感谢之礼的时候,他点头道:“小施主的面相奇佳,岁幼时有波折,却后福无边非富即贵呀!不过,近期小施主要注意家宅,小心祸事……”

晓雪心中一动,忙追问道:“请大师明示!”

老和尚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道:“老衲言尽于此,阿弥陀佛……”柳觅云看到了悟禅师的样子,便知道他有送客之意,便拉着晓雪双手合十,又向他行了个礼。而此时的老和尚,盘膝的蒲团上,微闭着眼睛诵经。

柳爹爹携了女儿又去向收留他很长时间的方丈大师辞行。等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时分。

火红的云霞在邵府的上空中仿佛铺了层艳丽的毯子,预示着来日有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

重逢的喜悦在邵府内,如那绚烂的云霞般,那么的浓烈和动人心弦。柳觅云先是被邵府的庞大的建筑规模和繁复的园林设计惊呆了,他没想到收养自己女儿的邵家,居然有如此的财力。当他谢过邵紫茹和狄奕可,并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感受时,邵紫茹哈哈大笑。

善良的狄爹爹为一头雾水的柳爹爹解惑:“邵家这么大的家业,可不是我们妻主的功劳,这可都是晓雪一个人挣出来的。我们哪,是沾了她的光,才能如此的享福。”接着他把当年她们只能勉强糊口,连那区区的净夫款都筹不出来的窘况,好不隐瞒地向柳觅云说了。又将晓雪如何指点她们发家致富,卖包子、买庄子、建大棚、开快餐店和一品斋……也都向听得仔细的柳爹爹讲述了一遍。

“雪儿……”听完晓雪的传奇经历的柳觅云,迟疑地叫了声女儿,在他的印象中女儿只是个依赖心强,有些任性妄为的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为什么经历了那场祸事后,她仿佛变了个人是的?怎么认得那么多奇奇怪怪的食材和调料,怎么会奇怪新颖的烹饪手法,怎么脑子里有那么多的美食菜肴食谱???一连串的疑问,让柳觅云看向晓雪的眼光,充满了疑虑。虽然对女儿的爱还坚持不变,但疑惑的阴云却笼罩在他的心间……

看到柳爹爹神态的晓雪,心中咯噔一下,虽然风哥哥对她的一切改变不置一词,却不代表这具身体的亲爹爹对自己的改变不介意,不怀疑。这个世界的人对鬼神抱有超乎一般的敬意,并深信不疑,她决定利用这一点,笑地无比自然:“爹爹一定纳闷女儿为什么会突然知道那么多东西。说起来,女儿当时也有些惧意呢。风哥哥已经跟您说了,女儿在一座破败的庙宇中因发烧而昏迷,当时女儿在迷迷糊糊中见到了一位白胡子老爷爷,他的胡子长得几乎要拖到地上,如果不是他慈眉善目的一直笑着看雪儿,女儿不发烧烧死也被吓死。

正在女儿惊魂未定的时候,老爷爷说话了:孩子,别怕。小神乃天上食神,玉帝因不忍天下黎民百姓食物粗陋,才令小神下凡寻找有缘人,将烹制食物之法传授给下界。相逢即是有缘,小神看你天分不错,便把这烹食之法传授给你吧,孩子过来,传法之后小神还要回天庭复命呢。

没容女儿迟疑,女儿的脚便不听使唤地向他走去。老爷爷将他的手放在女儿的头上,一股暖流便散布在我的五脏六腑,接着女儿便昏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烧也退了,也不难受了,其他也没觉察有什么异状。可是后来的日子里,女儿的头脑中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些做饭菜的方法,尝试着照着做了,味道还真不错。爹爹,您说女儿的福缘是不是很广,发个烧也能见到神仙,嘿嘿……”

一听女儿小小年纪因发烧而昏迷,而谷化风因要讨饭却不能在身边,深山老林中万一来个猛兽什么的,自己这辈子就别想见到女儿了。女儿受了这么多的苦,经历了非人的磨难,得神人指点有了今日的成就,也是步步艰辛,劳心劳力,而自己却在这里怀疑不信任她……

柳觅云将自己在心中痛骂了一番,又拉着晓雪的手心肝肉地唏嘘了一通,抹着不受控制流下的眼泪道:“我儿真是得天独厚,福分绵长,能得神仙的青眼。”

邵紫茹也是第一次听晓雪的“故事”,她疼这个女儿可是真正地疼到骨子里了,虽说女儿的亲生爹爹出现了,心中有些空落落的,却仍然不改她以女儿为荣的癖好:“我说我们晓雪怎么这么厉害,原来是蒙神仙看中,传授烹饪之法呀!柳兄弟,你是不知道,晓雪很小的时候就被传为食神转世,食神下凡,原来所有的猜测都不算很离谱,我们晓雪是食神的徒弟呢。柳兄弟,你别不信,今天晚上让晓雪亲手给你这个当爹爹的做一桌宴席接风,保准你鲜得你连舌头都忍不住想吞进去!哈哈哈……”

柳觅云一会功夫便跟爽朗乐观的邵紫茹和清雅文静的狄奕可相处甚欢,他笑了笑道:“邵姐姐把雪儿夸得一朵花似的,女儿啊,你可要卯足劲,给你养母长长脸。”

虽说从娘亲降级为养母,邵紫茹还是为女儿找到了生身父亲而高兴:“是呀,是呀,可不能给为娘漏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