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零四章 纠结的祝将军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零四章 纠结的祝将军

邵府里晓雪的养父母和亲生父亲,一派欢声笑语和乐团圆的气氛。而镇国将军府里却是一贯的冷清之气,祝清波书房里拿着一本书,盯着书本的眼睛一动不动。

“将军,今天的晚饭照例在书房吃吗?”将军府里伺候祝清波的清一色丫头,善妒的将军夫郎——当今女皇的弟弟子慕皇子,是不容许有男色靠近妻主十步以内的。曾经有个不懂规矩的小厮,捡到将军失落的剑穗,递还给她,被主夫看到,愣是冠上勾引主母的罪名,活生生地给杖毙了。打那以后,那些个小厮仆公一见到将军,便像看到怪兽一般,避之不及。此时,说话的当然是祝清波的贴身丫头春桃了。

“嗯……还在书房吃!”自从七年前,心中明白事情真相的祝清波便与皇子冷战,这些年来,她要么在边疆驻守,要么到处去找寻失散的夫女,在京中的时候少之又少。即便回到将军府,她也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借口呆在书房,尽量避免与夫君独处的机会,同房更是少之又少。

子慕皇子暴怒过,低泣过,放下身段哀求过,可是她一想到温柔俊美的觅云夫郎和活泼机灵的爱女,在这狠毒皇子的妒忌中妻离子散,甚至有生命之忧,便不能淡定地面对他。即便,他向皇上哭诉,皇上找她深谈,也改变不了她对他的冷淡。你是皇子,我招不得惹不得,能躲得吧!

正陷入痛苦回忆中的祝清波,被一声刻意的娇嗔声打断:“妻主,你今日又在书房里看一天书呀,您是堂堂镇国大将军,又不需要考状元,老抱着书看什么呀,不觉得闷吗?为夫我陪您去园子里走走,散散心吧!”

想曹操曹操到,不想见谁谁来到!祝清波在子慕皇子看不见的角度,皱了皱眉又松开,眼睛不离书本,淡淡地道:“为妻正研究兵法阵势呢,皇子若是闷了,让旭阳朝露陪你去园子吧!”

“妻主真是忠于职守呀,在边关练兵不息不说,回到家中也没个歇息的时候。不过,妻主听为夫一劝,劳逸结合,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的。”子慕皇子娇笑着抢过她手中的书,合上放在书桌上。

祝清波顿了下,又拿起桌上的那本书,微微一笑,道:“谢谢夫君关心,为妻不累!”

假笑的脸再也装不下去了,子慕皇子粗鲁地夺过她手上的那本书,胡乱地撕扯着,仍在地上用脚使劲地踩了踩。然后怒气冲天地叫嚣着:“好你的祝清波,别给脸不要脸。本宫放下身段好声好气地待你,你却总是不冷不热地对我——你不是想看书吗?我叫你看,叫你看!”说着脚在书本的残页上不停地踩踏着。

祝清波摇了摇头,当他的咆哮为唱得荒腔走板的歌,她站起身来,又拿了一本书,还未摊开,便又被暴走的皇子抢去,撕了个稀巴烂。接着是第三本,第四本……估摸着娇弱的皇子差不多撕累了的时候,祝清波对着门外伺候着的陪嫁宫人道:“旭阳、朝露,子慕皇子累了,还不扶皇子去休息?”

“你……你……”子慕皇子气得浑身发抖,不住地喘着气,“好你个祝清波,你等着瞧!别以为你这些日子总往邵府跑我不知道!!哼!那个邵晓雪是邵家的养女吧……”

“你!!”刚刚还一脸淡然的祝清波不蛋定了,她刷地站起来,满脸紧张,“你想做什么?!你若敢动她,我就……”

“你就怎么样??打我?还是杀了我??祝清波,我告诉你,如果你今天晚上不给我滚回主房歇着,小心邵府里的那个新封的亲王……哈哈哈哈!!”捏到妻主软肋,终于看到冷淡妻主动容的皇子殿下,笑得无比凄凉,在转身处,眼角的的泪,滴落……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迎面而来,差点跟转身离去的子慕皇子撞了个满怀,看清楚人影的皇子怒斥一声:“匆匆忙忙干什么呢?这么大了一点稳当气都没有,将来如何承袭镇国将军的封号??”

来人正是从景乾寺回来的祝雨落,她对这个爹爹向来敬畏有之,而无亲昵之态,她见到皇子如老鼠见到猫,期期艾艾地叫了声:“爹爹……”

“听下人说,你今天又出去一天?马上又要赴边了,不在家歇着,瞎跑什么?说!今天都干什么去了?”子慕皇子对着自己的女儿甚为严厉,因为他知道现在这边只有落儿能拴住妻主的心了。

“孩儿……孩儿……去景乾寺求平安符去了。”祝雨落小小声地回答,大气不敢喘一下。

“嗯……都跟谁一起去的?别告诉我说又是那个邵晓雪!!”提到邵晓雪的名字,他的手攥紧了,那个该死妖精的女儿居然还活着,“天煞阁”干什么吃的,还自诩天下第一杀手组织,居然让那个死丫头逃出生天?

“……还有考生孙虚淼……”

“好了好了……”子慕皇子不耐地打断了女儿的话,“记住自己的身份,别跟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女子搅合在一起。尤其是那个邵晓雪,知道吗?”

“是……孩儿记住了。”祝雨落低着头送走了父亲,直到他的背影看不到,才长长的吁了口气。想到今天晓雪在寺中新认下的爹爹,和邵府里温柔慈爱的狄爹爹,为自己为什么没有个全心全意爱他的爹爹而叹息。

“是雨儿吗?站门口做什么,还不进来。”书房里的祝清波听到女儿的叹气声,出言说道。

“娘,”祝雨落唤了声娘,走进了书房,一见地上的狼籍一片,便知道父亲又发飙了,习惯了爹爹不定时暴走的他,视若罔闻的踩着碎纸片走过去,递给娘亲一个荷包,道,“您的平安符。”

“我儿也给娘求了个平安符呀,孝心可嘉。今天玩得怎么样?”祝清波接过装着平安符的荷包,漫不经心地把玩着。

“是晓雪帮你求的,说是感谢您送她夫侍的那些个见面礼。”祝雨落想到晓雪帮娘亲求符时的扭捏,便不由自主地笑了。

“晓雪……求的吗?”拿着荷包的手一紧,祝清波手上的动作突然变得十分小心,生怕弄坏了什么似的。她从荷包里抽出那张叠成三角形的纸片,翻过来调过去地看着,似乎要从上面看出朵花来。看了许久,她又小心翼翼地装回荷包里,在贴身处放好,露出一抹真心的笑容来。

“娘……”祝雨落奇怪地看着她那一连串的动作,想起什么似的,接着说道,“娘你一定不知道吧,晓雪是邵家的养女呢。邵姨和狄叔叔对她这么好,比亲生的还要疼爱,没想到居然不是她们亲生的。”

“哦?”祝清波假装很奇怪地问了句,“你是怎么知道的?别听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人瞎说。”

“才没人瞎说呢!”祝雨落很八卦地向前探了探身子,小声地道,“今天我们一同去景乾寺,烧完香后,你猜遇见谁了?”

“遇见谁了??”祝清波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攥紧的手心里溢出汗来:遇见什么人,知道晓雪不是邵家亲生的……莫非……莫非……

“我们遇见晓雪的亲生爹爹了!!”祝雨落一脸兴奋,没有觉察到娘亲呆若木鸡的异状,接着道,“柳爹爹人好温柔,也好俊秀,一点都不像是有晓雪这么大女儿的样子。还有,还有……晓雪跟她爹爹长得好像哦,凡是看到她们的人,都不会怀疑她们是父女。真是太像了!!晓雪女身男相,原来是遗传自她爹爹呀……”祝雨落兴致勃勃地在那叽里呱啦说个不停。

她老娘听到这个她期待的答案后,呆若木鸡,一时之间悲喜交加,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当初她从邵府得知爱夫还在人世的消息时,是多么的惊喜,可是听到他栖身的迷途寺一夜之际被屠杀焚毁,觅云不知所终时,心仿佛被人揪住般,喘不过气来。

现在得知她宠爱的夫侍,平安归来与女儿相认的消息,又是高兴,又是心酸。高兴的是爱夫平平安安地活着,心酸的是她们父女团聚了,自己这个正头娘亲,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女儿夫郎相认。

心潮澎湃的祝清波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再也坐不住了,她在书房内转过来转过去,心中那个迫切的声音催促着她去邵府,哪怕是偷偷地看上一眼那个温柔娇嗔的觅云也好。另一个声音却告诉她,不能任意而为,子慕皇子离去时的威胁,还犹在耳际……

祝雨落在一旁奇怪地看着娘亲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眉头像是有什么烦恼似的紧皱着,而且嘴里还念念有词,便担心地问了声:“娘,您怎么了?”

“没事,娘没事!!你爹爹今天心情不好,你多陪陪他。我想起还有个邀约,晚上不在府里吃了!”祝清波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随手从架子上取下自己出门穿的披风,头也不回地出了将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