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零五章 抓到偷窥者

二百零五章 抓到偷窥者

夜,刚刚暗下来,薄雾层层弥漫、漾开,熏染出一个平静祥和的夜。暮色中,两旁的高门大院,琉璃瓦墙,显得浓黑异常。街道上,间或一两个匆匆的身影,家中一定有温暖的烛火、温柔的夫郎、可爱的儿女,等待着她们的归来吧。

祝清波徜徉在没有月亮的街头,羡慕地看着那些步履匆匆的行人,这个城市的某一处,也有她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夫郎,也有聪颖可爱才华横溢的女儿。可是,她却不能光明正大地和她们相认,不能跟她们在温暖的家中吃团圆饭。此时的她们在做什么呢?围着满是菜肴的桌子品着美味佳肴,还是饭后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笑语嫣然?心中想着思念的人,脚下仿佛有自己的意志般,不由自主地向着那个心中向往的地方迈进……

晓雪居住的邵府,与一等大员居住的北城相距并不是很远,徒步走来,也不过两刻钟的路程。祝清波心里迫切地渴望着见到那个懂她敬她爱她,视她如天的柔弱体贴的男子。历经了那么多的磨难,他是否安好?瘦了吗,精神如何……呵!与女儿团聚,一定神采飞扬,他的眼睛里一定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他薄厚适中的小嘴一定翘起了好看的弧度,他嘴边的小梨涡一定又若隐若现了……

从来不知道自己那么的想念他,那个清雅如歌的男子;从来不知道自己如此眷恋他,那个温柔似水的男子;从来不知道自己如此渴望见到他,那个迁就她体谅她无条件地爱慕她的男子……

脚下的步子为什么那么急促,那么匆忙?原来那个在她心底里沉寂了埋藏了隐匿了七年的男子,对她来说是那么的重要,比得知女儿还在人世那会,更让她感到若狂的欣喜。我的爱人,我的女儿,让我看看你们吧,哪怕只远远地看你们一眼,也是无与伦比的幸福。

两刻钟的路,对于她来说,显得如此漫长,又如此的短暂。矛盾的心灵抵不过相思相盼的迫切,终于邵府门前那两盏昏黄的风灯,隐约可见。门,紧闭着,似乎有意将她隔离门外一般。徘徊门前,想去敲门,却又怕自己一时的冲动,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不可预料的后果。

犹豫了许久,祝清波绕至邵府旁的一条静谧幽深的小巷子里,左右看了看,像做贼般地纵身跃进了邵府的围墙内。避过了几个行色匆匆的下人,绕了几个院子,终于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她正用充满愉悦的清脆嗓音吩咐着:“好了,就这最后几道菜了,你们几个快快端去静圜厅……风哥哥,我们也去吧,别让爹爹他们等急了。”

祝清波按捺住心中的波动,悄悄地跟在几个端着盘子的下人后头,闻着空气里诱人的菜香,心中苦笑了下,女儿亲手做的饭菜,只能闻着吃不到嘴里,也是一种煎熬。

静圜厅很快就到了,里面的灯光显得如此的明亮、温暖、舒适。祝清波隐匿在花丛的阴影处,远远地看着晓雪携着那名叫小风的夫侍,进了厅中。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让他如雷霆灌顶一般,呆若木鸡:“雪儿,快来。坐爹爹身边,一顿饭忙了这么久,要知道这样,爹爹宁可不吃这顿饭,也不让我儿如此辛劳。”

是他,真的是他,那个如弱风扶柳,似青竹傲立的绝世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她的眼圈湿润了,面颊上两行清泪悄悄纵流。这个在战场上纵横了半辈子的女子,即便长枪刺穿了上臂一声也没吭的少年将军,此时却因为这声音,这场景,落下了女儿泪……

“爹爹,女儿不累,女儿喜欢做东西给您吃。女儿呀,要一辈子做好吃的孝敬您和邵妈妈狄爹爹。你们怎么都不动筷呀,不是说了吗?不要等我们,有些菜凉了就不好吃了……爹,您尝尝这松鼠桂鱼,肉质鲜嫩,入口即化,是我们一品斋里的一大赚钱法宝呢!”做在他身边的她的女儿,在给她爹爹夹菜。她知道这个未曾相认的女儿,必定是个孝顺听话的孩子。

满眼都是屋内那父慈女孝的动人画面,仿佛想把这一刻记录地更加清晰,更加详尽一般。祝清波的腿不受控制地向前移了移,向大厅靠近一些……

“谁?!!”随着一个低沉有力的男声响起,一道快似闪电般的黑影闪过,这个久经沙场身手不凡的大将军,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人封了穴道,压着胳膊动弹不得。

糗了,偷窥被抓个现行!祝清波胳膊传来一阵刺痛,心中却似乎放下了块大石头一般,变得舒畅起来。

“咦??祝将军,您来了怎么没有下人通报一声?这些个偷奸躲滑的小蹄子们,明儿让福管家发卖了去!”离厅门比较近的任君轶跟着走出来,看清楚被抓住人的样子时,惊讶出声。

听清楚大师兄话中内容的晓雪,突然有些惊慌地从位子上站起来,看了一眼正放下筷子好奇地往外瞅的爹爹,口中嘀咕了一句:“她怎么这时候来了??”

离她最近的柳爹爹听见了她嘟囔的话,笑着嗔怪道:“来者是客,怎么能怪人家来得不是时候呢?正巧我们都还没怎么动筷,还不把那个什么将军请进来……我儿还真是有本事,不但夫郎显贵,认识的人也非富即贵呢。”

被黎昕解了穴,放开胳膊的祝清波,有些尴尬地看了看两个眼中蕴含莫名光芒的“女婿”,掩饰般地咳了两声,又假装理一理有些皱了的衣衫。深深吸了口气,满怀着重逢的希冀,昂首挺胸在任君轶的引领下进入了那灯火阑珊处……

晓雪眼神惊慌地迎了过来,好巧不巧挡住了柳爹爹的视线。她磨着牙,瞪着眼,对祝将军不住地挤眉弄眼递暗号,嘴里却说着:“哟,祝将军,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不会是看我们正要开饭,来蹭吃蹭喝来了吧!唉,您女儿这几天可没少在我们邵府白吃白喝,还吃不了兜着走,感情您老也有样学样来了?”祝雨落最近可是一到饭点就来,看中的糕点啦零食什么的,还得打包带走,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还不请将军里面坐?”柳爹爹特有的温柔嗓音,说是责怪,不如说是安抚。

“我……听雨儿说,你和亲爹爹相认了,特地……来恭喜的。”祝清波伸着脖子,想避开晓雪,去看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儿。

她的视线往左,晓雪就往左一步,她的视线往右,晓雪又右跨一步。她竖眉瞪眼地怒视晓雪,谁知道晓雪的眼睛瞪得比她还要大。

晓雪的眼睛向后一瞥,示意她赶紧离去,并用口型说:你——想——害——死——我——们——就——留——下——来……

祝清波看懂了她的意思,脸上写满了惊讶,难道女儿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还能忍着不跟自己相认。“不想害死我们就留下”??难道女儿跟自己的想法一样,不相认是怕祸事临头??

晓雪从她的表情已经清楚她心中所想,她点了点头,又朝门外甩了甩头,眼珠也不停地瞟向厅外,示意:你快走,别让爹爹看到你。

“晓雪,你在做什么,还不请将军上座?”柳觅云等在祝清波进入厅门的那一刻,都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他顾虑到自己身为一名内院男子,才没能迎上来欢迎。

“呃……爹,将军考虑到我们内院多为男子,不好意思打扰。她来道声恭喜,心意已经传达到了,就不进去和我们一起用餐了。”晓雪说着,也不管什么身份体统了,双手放在祝将军的肩上,用力掰,让没见到爱夫极不情愿的祝清波向后转,推着向厅外走去。

“你这孩子,哪有客人到了家中,还把人往外推的?你刚刚也说了,咱们家没那么多规矩,虚淼贤侄女不是也在座上吗?”柳爹爹从位子上缓缓地走过来,那身姿颇有一番动人的风采。

感觉到爹爹到了自己身后的晓雪,猛地向后转,露出大大的傻笑,将措不及防的柳觅云吓了一跳,他想板着脸却掩不住脸上的笑意:“你呀!真是调皮——将军,小孩子不懂事,您别跟她一般见识,里边请,别嫌酒食粗陋。”

等了一会,仍不见回应,他准备向前跨上一步,盛情邀请将军入座,却被女儿挡住了。他准备绕开女儿,向前迈步,却总是被淘气的女儿挡住去路,柳觅云嗔怪地斥道:“别淘气,快点让开,不然爹爹生气了哦!”

看着柳爹爹脸上的一层薄霜,晓雪摸摸鼻子,撅起了小嘴,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开了道路。

此时的祝清波,背对着室内,身侧的手或许是因紧张,又或许是因激动,而不住地颤抖着。熟悉的声音,就在身后不远处,重逢的时刻就要到了吗?她的心中涌上一股浓烈的狂喜……

因晓雪闪开,而看到那个所谓的将军的背影的柳觅云,突然怔住了,他怔怔地看着眼前那在梦里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的熟悉的背影,心跳突然停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