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零六章 麻烦来了

二百零六章 麻烦来了

是她吗?真的是她吗?是她!一定是她!!多少次,他送她至城外,不舍地望着她的背影远去,远去,直到消失在视野中……多少次,他从这个角度看着这个背影,抱着小小的雪儿,嬉戏玩耍,笑声洒满小小的院落……多少次,他从身后抱住她,羞红的小脸贴着那宽厚有力又充满安全的背脊……

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他的视线逐渐模糊,他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般,腿脚无力,这么近的两步距离,却怎么也迈不出去……

“清……清波……是你吗?”颤抖着几步成句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艰难地吐出来,眼睛里的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却舍不得眨下眼睛,生怕眼前的只是幻影,一眨眼便消失不见了。

那个女子的背影因他的话语,明显地一震。祝清波此时的心情矛盾异常,背后,便是自己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夫郎,他哽咽的语调和颤抖的声音,让她忍不住想回过头来抱住他,给他安慰,让他永远不再哭泣。可是,子慕皇子的话语犹在耳际:小心……

七年前的伤痛还在心间,她不想那一幕再重现。强忍住回头看一眼的欲望,祝清波迈起千斤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向厅外走去,每走一步,她的心都仿佛被谁划了一刀,不停地滴血……她真没用,保护不了自己的夫郎和女儿,在强权的威胁面前,她只能选择退缩,做缩头乌龟,来成全夫女的幸福……不过,这也值了,只要她们好好的,幸福地活在这个世上,只要她能远远地看上她们一眼,即便一辈子不相认,她也甘之如饴……

一步,两步……就在她迈出门槛的那一刹那,腰肢被人从身后死死地抱住,背上一股暖暖湿湿的感觉渐渐晕开,一个带着鼻音的声音哽咽着:“清波,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回头看我一眼。难道你忘了吗,忘了那个为你哭为你笑,为你一年一个月的探访而痴痴数着日子等待的小云了吗?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在这里,还要走?难道你的一切的誓言,一切的许诺,一切的柔情蜜意,全都是假的吗??如果,如果那一切都是虚情假意的话,我会放手,永远不再想念不再留恋,不再希冀着你的归来,不再记得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个给我欢笑,给我幸福,给我快乐的兵油子……”

声音越来越沉静的柳觅云,突然心变的好冷好冷,她,真的都忘记了吗??不怕,我还有雪儿,负心人有什么好留恋?手,渐渐放开,怀抱中的温暖如果已转为陌路,还有什么眷恋?

柳爹爹的痛苦挣扎,看在晓雪的眼底,疼在她的心上。死就死了,躲避不是办法,与其两个人痛苦一生,不如珍惜现在,把握已有的幸福,哪怕明日便逝去,也不留一丝的遗憾了。

母女俩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祝清波听着身后一声声哭诉,感受到爱夫的渐渐心冷,腰上的力量缓缓减弱,减弱……就在完全离开的一瞬间,祝清波坚定心中的信念,不再彷徨不再犹豫,一个转身,将身后那个低泣的柔弱身影揽在怀中。脸上的泪水恣意奔流着,她却顾不得拭去,仿佛要把怀中这个让她牵肠挂肚夜不能寐的人儿揉入身体一般,她抱得那么紧,生怕一松手便离她而去一般。

“清波,哦……清波!我知道你不会那么狠心弃我不顾的,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们爷儿俩的……清波,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好吗?无论天涯海角,我们都在一起,好吗?”(呃!!这一章柳爹爹的话,好琼瑶哦,有木有?)柳觅云不顾众目睽睽之下的羞怯,回抱着妻主,幸福的泪又不停地滴落,止也止不住。

两人旁若无人地相拥着,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们一般。厅内的众人先是惊讶,又变得理解,后来眼睛左看右看不知道往哪放好。

晓雪红着眼睛,鼻子酸酸地看着爹娘的,初时还一副很感动的样子,后来见两人老在那抱呀抱的,没个完了,便做坏人,使劲地清了清喉咙,又大力地咳嗽两声。

沉浸在两个人的世界里的祝将军柳爹爹,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其他人在,她们像被火烫到一般,迅速地放开相拥的手,一个手足无措尴尬地笑着,一个含羞带怯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还是女儿贴心,给她们解了围:“吃饭吃饭,再不吃,饭菜就凉了,别浪费了女儿的一片辛苦一片心意啊。”

“绿绕,还不给祝……娘亲加个座位,再添副餐具。”晓雪自动自发地将原本自己的座位向旁边撤一撤,将柳爹爹身边的位置让给这身体的亲娘。

众人坐定之后,晓雪又向心中有些了然的邵紫茹和狄爹爹解释道:“娘,爹。呃……祝将军是我亲娘。七年前,我跟爹爹回京的路上遇到杀手,大家失散了,到今天才算团聚了。我在万马的时候已经猜测到祝将军便是我亲娘,可是想到七年前刺杀我们的杀手,觉得此事并不简单,所以才没有相认。今天既然机缘巧合,让我们相聚,认了便认了吧,只要我们家人同心,其利断金,没有什么可怕的。”

她突然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双手一拍,笑得很可爱:“以后呢,我叫亲爹亲娘为‘爹爹’‘娘亲’,叫养父养母为‘爹’‘娘’,这样又能区分,又叫得亲切。哈!人家只有一个爹爹一个娘,我有两个爹爹两个娘疼,真是幸运了!!”

祝清波紧挨着夫郎坐着,看着晓雪无邪的笑脸,悄悄对柳爹爹道:“我们的女儿,虽然历经了这么多的磨难,还保留着一颗赤子之心,真是难能可贵呀。她又是那么的优秀,《荒田法》、工商管理局、利国利民的农具,还有即将推广的冬季大棚蔬菜……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柳觅云虽然对晓雪这么多年的丰功伟绩,还不这么了解,但是在每个爹爹的心中,女儿总是最棒的,最好的,所以他很赞同地点了点头。

“娘亲!女儿知道自己很优秀,你要夸就大声地夸出来,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女儿承受地住。”晓雪高高地仰起头,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

她耍宝的样子逗乐了餐桌边的所有人,邵紫茹笑得尤为大声,她给女儿夹了一块糖醋排骨,说道:“是……是,你最好,你最棒。自己知道就行了,何必嚷得世人皆知,低调,咱得低调。”

“是啊,虚心万事能成,自满十事九空,可不要得意忘形哦!”祝清波也给女儿盛了一碗汤,谆谆叮咛着。

晓雪在两位爹爹两位娘亲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照顾”下,幸福地吃呀吃,吃了个肚儿圆,撑的直打饱嗝。

饭后,上了些应季的水果,众人又说了一会子话才散了。而晓雪却把祝将军、谷天慧、黎昕和任君轶邀至书房,研究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娘亲,谷姨,七年前的那次劫杀,很显然是有人委托‘天煞阁’的杀手,在进京的路上,将我们赶尽杀绝!娘亲,你想想,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家,或者是和你势不两立的政敌?不把这个幕后黑手揪出来,若是她(他)得知我和爹爹还在人世,并且跟您相认的消息,肯定会有所行动。‘天煞阁’的规矩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哪怕是逃避几十年,她们得到消息,也会如跗骨之蛆一般,一直盯着不放的。”晓雪此时的表情十分地严肃,她目光炯炯地望着祝将军。为了爹爹,夫侍们和自己的安全,这件事可不能有一丁点儿的闪失。

祝清波躲避着女儿的目光,虽然心中清楚是谁所为,可是没有真凭实据,即便是有证据又能拿那个人怎么样呢?她皱着眉头,视线落在地上,假意思索了半天,道:“我在朝中很低调,很少与同僚有摩擦,即便政见不合也不至于杀我夫灭我女的地步。至于不共戴天的仇家,还真没有!”

“既然揪不出主谋,暂时先以防范为主吧!黎昕,你说咱能不能从江湖上请一些武林高手,来保护爹爹和晨儿,还有风哥哥,虽然他也跟师父学了些招式,他体内的内力薄弱,对付‘天煞阁’的杀手,肯定有些吃力。另外,孙书呆,养父养母,让她们到郊外的庄子上住些日子。孟家的爷儿仨嘛!孟爹爹的身子已经调养得不错了,大师兄你再给他开些方子,让他们住进糕点铺的跨院里吧。韩夏韩秋他们已经分出去另外成一户了,虽说近一些,应该不会受我们的连累……”晓雪考虑得十分缜密,只是这护院的高手……

“你放心,我这个盟主虽说是男子,在江湖上还是能说上话的,再说,这些年来武林中承过我的情的,也不在少数,请高手护院的事,就交给我吧。”黎昕语气很坚定,似乎成竹在胸。

祝清波也道:“我那有几个功夫不错的左右手,也可以派过来……”

“说到看家护院,我倒是想到一个人……”任君轶眉头突然舒展开来。

“谁??”

“你的克星——妖孽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