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零七章 妖孽来袭

二百零七章 妖孽来袭

“什么???”整个邵府都能听到晓雪凄惨的叫声,已经由狄爹爹陪着去“栖梧轩”安置的柳爹爹隐隐听到,转过身,露出担心的神色来。

狄爹爹听到女儿惨烈的叫声与她得知任君轶同意她娶达伦皇子时的惨呼一般无二,便抿嘴微微一笑道:“觅云不要担心,晓雪呀,平日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只要一提到一个人肯定揪然变色,一定是谁又在她面前说到达伦的和亲皇子了。”

“达伦皇子??怎么回事,狄兄快给我讲讲?”柳爹爹一听女儿又勾搭上一位显贵优秀的男子,马上兴头来了,拉着狄爹爹的手,坐在拔步床边,一脸兴致地催促着。

“我也是从孩子们的只言片语中听到那么一点,听说呀达伦的皇甫柳杰皇子,对我们晓雪情有独钟……”吧啦吧啦,两位八卦男头对着头说的兴起时,晓雪却一脸便秘的表情。

“你也别不情愿,你跟他的婚事是铁板钉钉,逃也逃不掉的,你总不会娶人过来晾在一边,一辈子不见人家吧?”任君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不知道到底什么原因使晓雪这么恐惧杰皇子、

“可以吗?”晓雪马上星星眼,如果能这样的话,那就天下太平了。

“你觉得呢?他一个大活人,你觉得什么样的院子能关住他,你不去见他,不代表他不来找你啊,你觉得你能躲得过他吗?”

晓雪马上垮下肩,一副深受打击半死不活的模样。

大家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只有祝清波心中纳闷不已:“达伦皇子据说软弱无能,毫无存在感的小男人一个,你若不喜欢他,找个最偏的院子打发了算了,何必做出如此姿态?”

“我的娘嗳,您是不知道,这只是他表面装给别人看的,你们都被他骗了。看着他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骨子里却是一只阴险狡诈的大野狼。他要是进了门啊,女儿恐怕被他吃得骨头渣都不剩,呜呜呜……偶好阔怜——”晓雪掩面假哭,肩膀抖动得仿佛抽筋了似的。

祝清波哪里知道女儿的小把戏,心疼地拍着她的背,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啊?他人这么糟吗?可惜皇上的旨意已下,没有还转的余地了……”

“娘你别信她的,她惯会撒娇耍赖的。你也别抖了,有我跟阿昕在,还能被他欺负去了?也不知道你怕他个什么劲,到时候拿出你妻主的威风来,我们给你撑腰,别一副被欺负的小夫侍模样。”任君轶没好气地道。

“我知道大师兄不会任他欺负我儿坐视不管的,大师兄最好了,大师兄你药庐里的痒痒粉,迷魂药,三步倒,五步颠……的,都样样给我准备点吧,大师兄……”晓雪听了任君轶的话,马上狗腿的围着大师兄团团转,如果她屁股后边有尾巴的话,一定左右摇个不停。

第二天,邵紫茹和狄爹爹便被一辆马车送到京郊谷化风出嫁的庄子上了,随行的还的快要参加考试的孙书呆,而护送的正是小风的娘亲——谷天慧。本来谷护院是坚决要求留下来跟大家共患难的,可是被晓雪以什么养父母手无缚鸡之力啦,什么庄子上谷姨比较熟啦,什么保护她们的任务艰巨啦……三不忽悠两忽悠的,便心甘情愿地护送邵家二老去了庄子。

让胭脂把她的未婚夫一家接到糕点铺后,又责令韩夏韩秋两兄弟看管好门户,最近尽量少跟邵府来往。然后召集下人们晚上酉时以后不要在院内走动,夜里无论听到多大的动静,都不要出来探视。

安排好其他人等,该轮到自己人了。爹爹是重点保护对象,如果住远了不方便照应,干脆大家都集中在澄心苑的四个小跨院里,晓雪和正夫陪着爹爹住在东院,南院是黎昕,西院是薛晨,北院住着谷化风。四个小院子挨得比较近,互相照应起来比较方便。任君轶又在澄心苑的花草摆设上洒了些软筋散,除了几个贴身的小厮发了解药允许进入外,其他人一概不得迈进澄心苑一步。

得到薛晨送得信的九王,马上从王府中调集二十位训练有素的护卫。从世女口中得知晓雪有危险的皇太女,也从自己的府中匀出十位武功高强的侍卫,到邵府听从晓雪的安排。说是听从晓雪的安排,实际上所有的布置和调度都是任君轶在做,黎昕辅助,自认木有防御领导天分的晓雪,只在一旁喝喝茶,嗑嗑瓜子,悠闲自在的很。

邵府的下人们,初时听闻有宵禁,又接到不许进入澄心苑的命令,便有些惶惶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看到府上又来了一批又一批孔有武力的护院,将主子们聚居的澄心苑似铁桶似的保护起来,就更加的不知所措。于是便有一些五花八门的传言在下人们中间散播,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好在福管家是个有手段的,打卖了几个带头挑事消极怠工的,又敲打了一番,加上看到主子们依然安定闲适,没有一丝地恐慌情绪外露,便一个一个沉下心来认真做事了。

危难面前,大家齐心协力,办事效率出奇地快,到了晚上,将祝将军手下甄副将带领的几位军中好手安排好后,一家人围坐在澄心苑的大厅里,等待小厨房里烹制的晚餐。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尤其是君轶和小昕,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去厨房做两样大家爱吃的点心吧。”晓雪见大师兄累得一副连话都不想说的样子,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起身向澄心苑中的小厨房走去。

谁知没出厅门,一个快如闪电的影子迎面而来,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有个毛茸茸的物体扒在她的脸上,吱吱吱吱的声音让她既爱又恨。黎昕觉察到那道影子,飞快地闪身出来,却看到一个卡哇伊到极点的小动物,扑在晓雪的脸上不愿意下来。那小东西的眼睛里闪着的光芒是那样的熟悉,正跟小世子看到美食时的眼神一般无二。

晓雪的额角跳起两根交叉路口般的青筋,嘴角抽搐着,一把拎着小葫芦的脖子,将它从自己脸上拔下来,放到自己平视的位置上跟它对视,并咬牙切齿地道:“你能不能换一种出场方式??”

吱吱吱吱——饼饼,我要吃饼饼。小葫芦露出它可爱的星星眼,萌得晓雪七荤八素,缴械投降:“好好,如果不是你拦着我,我已经到厨房开始做饼饼了,你的无良主人呢?趁他没来,我们干快闪……”

晓雪将小葫芦放在自己的肩头,两只爪子做出的动作跟小葫芦颇为相似,蹑着手脚,准备向小厨房方向逃窜。

“去哪里?看到我来了,也不打声招呼。”性感的沙沙嗓音,听得晓雪鸡皮疙瘩直跳出来。她的动作定格,活脱脱一个准备偷油吃的小耗子模样。

“嘿嘿……嘿嘿……我这不是知道你要来,准备亲手做些糕点让你饱饱口福吗?”晓雪干笑着,慢吞吞地转过身来,发现一身红衣似火的妖孽皇子,已经紧贴着自己身子站在身后,她这么一转身,好像靠在他的怀中一般。

特有的香味在鼻尖晕开,她居然不怎么反感,还有些越闻越想闻的趋势。呃……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个妖孽皇子居然这么高,自己一米七五的身高,平视只能看到他性感的红唇,和性格的下巴。嗯……下巴比黄晓明的还漂亮,那道沟可真诱人!此时的晓雪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大师兄的安抚起作用了,居然心中一丝害怕的情绪都没有,还有闲心去关心他的下巴好不好看。

吱吱——快走,做饼饼!被肩头蹦跳着提醒她的小葫芦打断yy的晓雪,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随着她的动作,额头蹭到了他软软温热的唇。心中一惊地晓雪,赶忙向后退上一步,想拉开距离。不料却被妖孽皇子修长的臂拢在其中。

“呵呵,原来晓雪这么热情,自动投怀送抱不说,还向奴索吻,不过似乎吻的地方不对,要不再来一个?”说着便作势要往晓雪的嘴巴上亲过来。

晓雪吓得赶紧捂住嘴巴:“唔唔唔……”住嘴,谁向你索吻来着,刚刚那是意外,意外!懂不??

看着她有趣的模样,正待再继续逗她时,任君轶的声音在晓雪的耳中如天籁般传来:“是杰皇子了吗?快屋里坐,君轶有要事相商。”

皇甫柳杰在黎昕冒火的眼神中,终于不甘不愿地放开了晓雪,妖孽十足地舔了舔自己猩红的嘴唇,暧昧地冲她挤了挤眼睛,道:“这个吻先记着,以后一起还……我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哦?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很期待??”说完,笑得无比妖娆地向厅内走去。

晓雪打了个寒噤,劫后余生般地抱着小葫芦,飞快地向厨房跑去,好像后边有鬼在追她似的。

小葫芦似乎明白晓雪是带它去厨房吃好吃的,便一点也不抗拒地让这个“没用”的女人抱着自己,去厨房大快朵颐:腌渍得酸甜可口的梅子、酱得浓香弹牙的肉干、松软美味的肉松……这个女人虽然很窝囊很没用,厨房里好吃的东东可真不少,唔唔,跟主人提议咱们以后就住这里不走了,每天都有香香甜甜酥酥脆脆的美味零食……好幸福!当小葫芦吃了个肚儿圆圆,仰面朝天地躺在案板上,心中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