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零八章 驱兽术

二百零八章 驱兽术?

在厨房窝了很长时间,纠结了很久才壮士断腕般走出厨房的晓雪,左手一盘月桂糕,右手一盘虾酥,进了正厅。肩膀上是挺着小肚子,仰面朝天,在不断晃动的肩膀上依然躺得很稳的贪嘴小狐貂--小葫芦。

进了厅中,晓雪目不斜视,对于妖孽肆无忌惮挑逗的目光熟视无睹,直直地走向大师兄和风哥哥中间特地给自己留的位置。坐定后,晓雪将两盘点心放在桌上,依旧看也不看一眼妖孽皇子的方向,对着苍松道:“吩咐上菜吧,大家都等急了吧。”

她刻意把妖孽皇子当空气,可是人家却不甘心被无视,他笑得分外妖娆,胳膊支在桌上,媚态十足地托着下巴,眼睛里的电力可以媲美于小型发电厂了:“小老板,您怎么看都不看人家一眼,真真是无情,人家可是听到小老板有请,巴巴地跑过来呢。”口中哀怨的语气,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抚了抚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黎昕还生生地打了个冷战。

我听不见,我看不见……晓雪内心里自我催眠,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受影响。她先用玉指拈起一块如玉般晶莹剔透的月桂糕,先送一块到正夫任君轶的嘴边,笑得很甜,声音更甜:“君轶哥哥,来,尝尝我新研制出的月桂糕,中间是枣泥馅儿的,有桂花的清香,又有枣泥的清甜。”

任君轶看了一眼表情依然**无边,眼睛里却已经闪过一丝冷意的皇甫柳杰,很配合地咬了一口,仔细品了品,笑道:“果然软糯香甜,美味无比。”

晓雪做的糕点,一般都是一口一个,大小方便咀嚼,可是任君轶偏偏只咬了一半,晓雪则毫不在意地将剩下的一半塞进自己的嘴巴里,又捏了一条虾酥,喂进了风哥哥的口中,嘴里含含糊糊地道:“风哥哥这两天胃不太舒服,少吃点甜食,糯米又不太好消化,还是吃点酥酥脆脆的虾酥吧。”

等到晓雪将四位夫侍喂了一遍,才自己拈起一根香酥异常的虾酥,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晓雪递过来糕点的皇甫妖孽,见她没有要给自己喂食的意思,自己倒是吃得一身是劲,脸上的神色便有些难以维持,不过他还是眼波流转,娇嗔地盯着晓雪,害晓雪一块虾酥呛到气管里,咳嗽个不停。

皇甫柳杰见晓雪呛咳不已,便从自己的位置上“扭”过来,挤开为晓雪拍背的谷化风,很“贤惠”地拍拍晓雪的后背,心疼地嗔怪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吃这么急做什么,没人跟你抢……”说话间,拍背的动作已经变成柔情的抚摸,个性感的撩拨。

晓雪惊得顾不得咳嗽,猛地站起来,带得凳子差点倒地:“我没事了,你是客人,怎么还劳烦皇子您照顾我,绿绕,快请杰皇子上座。”

“不忙,这菜不是还没上齐吗?”皇甫柳杰如软骨头般靠在晓雪的肩头,占据了自己宠物的位置。小葫芦配合默契地跳上了自己主人的肩膀上,继续挺着小肚子,眯着眼睛睡大觉。

杰皇子要妖娆娆,娇娇媚媚地在晓雪的耳边,幽怨地叹了口气。晓雪哆嗦了一下。他扯开唇角,眼角瞥见晓雪手指上咬剩下的半条虾酥,便当着四位夫侍的面儿,执起他们妻主的手,缓缓放至唇边,眼睛里带着勾人的光彩直直地看着晓雪,然后张开红唇,吃掉了沾有晓雪口水的半条虾酥,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晓雪白皙纤巧的玉指,满足地道:“嗯……还是还是小老板亲自喂食的点心味道好,怪不得哥哥们吃得这么高兴呢。”

晓雪心中汗一把:你年龄虽说没有阿昕和君轶长,却是比风哥哥大上两岁,更别提小晨晨了,你老黄瓜刷绿漆--装什么嫩呀?

任君轶的眼睛闪了闪,也从位子上站起来,伸出一只手臂,将晓雪揽过来,嘴角依然挂着不带一丝暖意的笑:“杰皇子请自重,虽说皇上的旨意已下,到底尚未完婚,皇子还是跟妻主保持些距离,免得被人嚼舌根。我们华焱男子最重名节,皇子还是入乡随俗的好。”

皇甫柳杰似乎很不甘愿,可是想到上次潇湘馆里被他在不知不觉中迷倒在地,消息网又说这个男人的毒术跟他的医术一样出彩,未来的几十年里还要跟他和平共处,受他直接领导,若是跟他闹翻了,自己也讨不得好去。况且消息网显示晓雪是个夫管严,对夫侍们很是疼爱,最怕就是后院不和睦。且她又是个倔性子,若是自己跟她的夫侍们和不来,估计她拼着抗旨的危险也不会纳自己进门的。

思及此处,他即便心中再不情愿,也忍了。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皇甫柳杰“扭”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后还盯着晓雪,伸出他的粉红舌头,舔了舔猩红的唇。

看得晓雪身上一片燥热,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唾沫。皇甫柳杰当然没有放过她的这一小动作,看到自己的诱惑有了回复,他的笑真了不少。黎昕却递过自己有些冷了的茶水给妻主,道:“吃了这么多点心,喝点水润润喉吧。”

微冷的茶水,顺着喉咙经过食道流入胃中,晓雪这才压抑住心中的躁动,暗叹一声:这**子,这么就这么容易被勾起“性致”呢?

用罢晚餐,一女五男围坐在客厅内,开始谁都没出声,只是闷头喝着茶水,似乎在思忖着如何开头。晓雪却是沉不住气的,她将杯子放在桌上,杯盖撞击杯口叮当作响:“呃……君轶,你把他叫来的,你来安排,真不知道他除了会勾引人,还能做什么!”晓雪口中的他,当然指的是一直盯着她不放,仿佛她是他即将到嘴的肥肉一半。

“谁说人家只会勾引人,人家还能暖床,亦能让人欲——仙——欲——死,小老板,您要试试吗?”说着,皇甫柳杰倾身向前,宽大的红色衣领中,露出他性感的锁骨。

“好了,别在插科打诨,说正经事!杰皇子,你也算妻主的未婚夫婿了,别老小老板小老板的叫,感觉跟进了潇湘馆似的,你跟我们一样,叫她晓雪吧。另外,晓雪不喜欢男子太过娇媚柔弱,说白了,她不喜欢矫揉造作,男儿气太重的男子,所以你适可而止一点吧。”说是谈正经事,任君轶还是忍不住提点他一些,免得晓雪难过,他们看着也难过。

“哦,好的,君轶哥哥,奴一定改~~~~”嘴里说着改,行动上依然我行我素,那个“奴”的自称,甚是销魂。

任君轶也不指望他马上就正经起来,便警告地瞟了他一眼,看着晓雪解释道:“杰皇子乃是达伦皇族,相传达伦皇族每一百年就会出一位身负异能的皇子或皇女,她们或能驭五行之力,或能窥透人心,或能隔空取物,或能控人心神……”

“等等……君轶,你不会告诉我,这妖孽就是这一百年的皇族异类吧?”不是吧,他的异能是什么?窥心术?催眠术?还是媚术??嗯,据她观察,这妖孽一定是会媚术,而且是与生俱来的。

硬赖在晓雪旁边坐着的皇甫柳杰,见晓雪的手指头指着自己,便向前探身,在晓雪没注意的时候,轻轻咬了咬她白嫩的手指。

晓雪条件反射般的一缩手,回头看了他一眼,脸皱了皱,道:“咬我做什么,难道你的异能是食人术??”

“好了你们俩,都消停点儿。杰皇子的异能是‘兽语’。他能听懂百兽之语,还后天习得驯兽驱兽之能。这次和亲,他不但带来了驯服的观赏型宠物,献给内廷,还带了自己的驯养的宠物……”

“我知道,小葫芦就是他的宠物,牙齿里藏有剧毒,必要时可以进攻防守。”晓雪用手指戳着躺在自己跟妖孽中间桌子上小葫芦圆滚滚的肚子,眼里蕴着笑意,捧起可爱到极点的小家伙,用自己的脸蹭它柔柔软软的身子,晓雪带着宠溺的语气道:“小葫芦,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小葫芦给了她一个拽拽的眼神,继续肚皮朝上,四只小短腿向上摊着,十分惬意地闭目养神。

“他的宠物可不单单只狐貂一只,京城外的山林里还放养着两头豹子,一只白虎呢!”任君轶提到白虎,就露出了星星眼,白虎的虎骨可是制药的良材呢……

“说好了,你不打我家小白的主意,你可别食言。”皇甫柳杰心惊肉跳地看到小医仙“饥渴”的眼神,忙替自己的爱宠求情。

任君轶脸色一变,眼中很多的不甘,悻悻地说道:“君子一言,我说过的话,还是作数的。今天晚上你就趁着夜色,将虎豹弄来看守门户——你确定你的宠物们不会伤人??”

“放心,人肉又臭又酸肉质又粗,我家大黑小黑小白,最不屑于吃。不过那些个心怀不轨的,撞到它们手上,我就不保证了。”动物们的直觉是最灵敏的,谁心地纯良,谁不怀好意,它们老远就能感觉的到。用这些个猛兽看家护院,那绝对得万无一失。

说罢,他施施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向着晓雪释放电力:“晓雪~~~你要不要去认识认识我家小黑大黑小白,回来的时候可以骑着白虎穿行林中,很过瘾的哦?”

骑白虎??晓雪有些怦然心动,前世玩的游戏里,兽族男性角色,可以变身白虎,毛茸茸、胖乎乎,卡哇伊的很。晓雪向来对这些毛绒动物木有抵抗力,她在游戏里最大的爱好,就是骑着变成白虎的玩家,满地图的溜达。现在有货真价实的白虎可以骑,晓雪怎么能不心动。

可素,一想到身边这个妖孽总对自己虎视眈眈,再加上三只猛兽的助力,说什么也不敢与他同去。于是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皇甫柳杰假意惋惜地长叹一口气,走出客厅,消失在茫茫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