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零九章 真受不了

二百零九章 真受不了

皇甫柳杰离开邵府前往郊外山林时,晓雪留下了肚皮圆鼓鼓,四肢摊开,仰面朝天一动不动躺着的小葫芦。小东西的样子太萌了,晓雪对于毛绒绒,软乎乎的东东最没有抵抗力了。前世租的公寓中不允许养小动物,她就买了n多卡哇伊的毛绒玩具,整个大**,摆得满满当当,只留下能睡下她一个人的空。虽然家里毛绒玩具已经爆满,她见到造型可爱别致的,还是忍不住掏腰包买回家,马青荷都说她是毛绒控,只要毛绒绒的东西都想带回家。

晓雪今日宿在黎昕的院子里。任君轶给安排的是四位夫侍轮流服侍妻主,例如,昨日任君轶,今天谷化风,明天薛晨,后天黎昕,若是晓雪哪天身体不舒服,或者太“累”了,可以休假一天,然后再轮下一位夫侍,今天刚刚好轮到肌肉美男——黎昕。

说到黎昕,晓雪是又爱又恨,可能是因为他从小练习内外家功夫,体力上非一般人能够及得上。他在**上又不知道在哪学的,花样百出,每次都让她**迭起,欲仙欲死。可是,晓雪数次**后,体力透支,他却依然像一匹纵横驰骋的野马,生龙活虎。直到榨干她最后一点体力,在她的哀求下才让她睡上一会儿。有时候甚至做着做着,不知道是太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了,第二天起来晓雪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挺过来的。第二日又是被师父灵药培出来,身体倍儿棒的大师兄,这让她苦不堪言。于是干脆每轮到黎昕后,便“休假”一天,腻歪到风哥哥那儿,让体贴又不会勉强她的风哥哥给她揉揉腰,做个全身的按摩,然后抱着暖暖软软的风哥哥入睡。

今日又轮到了黎昕,晓雪为了分散阿昕的注意力,便将小葫芦带至房中,将它放到桌子上,自己下巴碰着桌面趴在桌子上,用手指轻轻戳着小葫芦圆圆硬硬的小肚子。戳一下,它便用一只小爪子蹬蹬她的手,再戳一下,再蹬蹬,眼睛却依然闭着,惬意地闭目养神。晓雪玩得兴起,不住地骚扰着它。小葫芦觉得烦了,便睁开眼睛,很不悦地瞪了她一眼,用力蹬了下她的手指,爬起来走到她胳膊够不到的地方,又继续躺着闭眼享受美好时刻。

“晓雪,天色不早了,安置了吧!”黎昕在公用浴室里洗了澡,浑身带着股湿气,头发披散着,没有擦干的水滴,顺着脸颊流到半敞开的结实的胸膛上,任谁看了都忍不住咽咽唾沫。晓雪也是如此,她垂着睫毛,从眼角的睫毛缝中不停地偷看着这个让她欢喜让她忧的男人,那古铜色的肌肤,那纠结又不夸张的肌肉,那交织着力与美的身体线条……她的口中一阵发干,粉红的舌头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唇,戳着小葫芦的手指也控制不住力道,让小家伙一蹦三尺高,在桌子上冲着她暴跳如雷。

黎昕笑了笑,那有些低沉的胸腔共鸣,听起来如催情的药酒一般,让人忍不住一阵发痒,渴望被充满。他从晓雪的身后搂住了她,如大提琴般低沉却悦耳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我的身心都是属于你的,何必从眼角窥视?”说罢,伸出火热的舌,舔了舔晓雪圆润如珠的耳垂。

晓雪浑身一颤,呼吸也为之一滞,心里仿佛有只调皮的小虫子,不停地爬来爬去……

耳垂被黎昕含在口中,舌尖不停地绕着打转。他的手早已不安分地伸进了她的衣襟,擒住她胸前白嫩的玉峰,不住地用手指撩拨着那两座高耸顶峰的小葡萄。

他的手里灵活如蛇,挤、揉、捏、挑、逗、抚……花样百出。

晓雪的呼吸渐渐重浊起来,她咽了口唾沫,极力控制住自己的理智,语不成句地道:“别……别这样,小葫芦……在看着呢。”

黎昕的眼神如刀子般剐向正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两人的松鼠不像松鼠,狐狸不像狐狸的东西,先是用冰冷地眼神久久地盯着它。小葫芦似乎感受到这个整天穿得黑漆吗乌的家伙不友好的敌意,你不喜欢我,我还不喜欢你呢,于是四脚着地,竖起背上的绒毛,龇着牙,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喝!这小东西居然还敢反抗!黎昕好笑地看着不及自己巴掌大的小东西居然不怕死地向自己挑衅,便决定吓吓它。他收起跟小葫芦斗鸡般互相对视的眼神,内敛了声息后,突然将所有的杀气释放出来。他在江湖上少说也纵横了七八年了,许多高手都败在他凌人的杀气上,何况是一只被当宠物养的小狐貂。

在他杀气充分释放的时候,就连晓雪的呼吸都停摆了。小葫芦仿佛被电电到了一般,往空中一窜,身上和尾巴上的毛都炸开了,嘴里发出一声惨烈的“吱——”然后飞快地蹿出去,消失在苍茫的夜色当中。

收敛了体内气的黎昕,换上了柔情似水的眼神,看向了搓着自己手臂被他的杀气吓到的晓雪,柔声道:“现在没人看着了,咱们……安置了吧?”

没容晓雪回答,便伸出有力的手臂。晓雪一米七五的身高,在他的手上仿佛娇小玲珑小鸟依人的小女孩一般,轻而易举地抱了起来,走向里间那张大大的拔步床。

“呃……”晓雪勾着他的脖子,说实话她还挺喜欢被抱着的感觉,他的怀抱宽阔有弹性,很有安全感,让她有一种小女人的依赖心,可是想到他的精力旺盛,第二天一早的腰酸背痛,又退缩了,“我还没洗澡呢,等我洗好了再安置吧。”

“不碍事,我来帮你洗……”说着,将晓雪放到了**,一把扯开她花纹繁复装饰绮丽的腰带,脱掉繁复的襦裙,又扒开她白色的亵衣,露出邪邪地笑,用唇舌在她美丽的身体上巡弋这,从脖颈到肩膀,再到……不放过每一寸每一分。

“怎么样,我洗得干净吧?”等将她身上每一寸都舔吻一遍,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和舒服的哼哼声,他抬起头来,扯开一边的嘴角,笑得邪魅无比。

有些不满他突然停下来,闭着眼睛满脸情欲的晓雪张开迷茫的双眼,声音软软地道:“你好坏……”

“还有更坏的呢!!”黎昕埋头在她的身上,含住其中一粒小葡萄,舌头不停地挑逗着它,牙齿也间或轻轻磨着它,一只手覆上了另一座山峰,拇指和食指揉弄着峰顶的小葡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它悄悄地向下爬去……

传来的一阵阵快感,让晓雪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娇喘连连,黎昕的老练挑逗更让她控制不住地渴望,渴望被充满,渴望被冲锋,却始终不能如愿。她不满地用手握住他那蓄势待发之处,决定反击。她手指翻飞,抚弄着他的翘起的幸福之源,还不时地用指甲尖刮一刮它的顶端的圆润处,得意地感受他的战栗。

手指越动越快,手下的物件越长越大,头越抬越高……黎昕呼吸粗重得如同拖拉机,他睁着冲血的眼睛,盯着晓雪有些得意的笑容,笑得有些无奈:“你这个小狐狸……”说着俯下头去,用嘴巴堵住了晓雪微张的芳唇。

唇枪舌战在进行,各自手下个功夫不但没停,反而有加速的味道。两个人不服输的性格都被激起来,结果却是两败俱伤。

当白色**喷涌而出的时候,晓雪有些得意地看着黎昕有些懊丧的表情,用另一只手拍拍他的面颊,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道:“还不够持久,再接再厉,呵呵……”

“你少得意,等我休息一会儿,杀得你丢盔弃甲,求饶不止。”黎昕瞪了她一眼,趴在她柔软的寸缕未着的身上,手臂占有欲十足地搂着晓雪纤细柔软的腰。

晓雪知道男子那啥了以后,没那么快进入状态,便肆无忌惮起来,她的双腿缠绕在他没有一点赘肉的腰上,不安分的小手,在他匀称的肌体上游走着,一会摸摸他腰上的肉肉,一会戳戳他鼓鼓的胸肌,一会又捏捏他腹部的六块肌,玩得不亦乐乎。

“安静点,小心玩火自焚!!”黎昕的眼睛越来越幽黑,仿佛一泓无底的深潭,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嘿嘿,火?有火吗?在哪里??”晓雪得意地拨拉着那条软软的虫子,好像那是一条橡皮玩具,完全忘了曾经就是这条将她杀得浑身无力,连连求饶。

黎昕眼里的火苗越烧越旺,他的大手往她柔软的腰肢上来回抚摸着,然后渐渐地下移,往那丰满的pp上不停地揉捏。

晓雪洋洋得意的笑容突然凝结在脸上,她觉察到手中那本来软软的“虫子”开始抬头,慢慢有抬头的趋势。没想到疲惫的它这么快又斗志昂扬起来。这,这家伙吃chun药长大的吗?为什么这么快就**澎湃了?

望着晓雪眼中的惊恐,现在轮到黎昕得意了,他撑起自己的身子,将他的壮硕完全展现在她的面前,得意地扭动着臀部,让那斗志昂扬的家伙在她面前晃动了几下,然后挑衅地说:“怎么?你是‘性福’马上就开始了,兴奋吗,开心吗,雀跃吗?准备接招吧,明天早上别想起得了床,胆儿肥了,敢跟我叫板!”

“嘿嘿,黎哥,小昕昕,刚刚跟你闹着玩的呢,别当真,咱悠着点,小心纵欲过度导致不ju……”晓雪干笑着,企图插科打诨,混过这关。

“现在示弱了?晚了!”黎昕对准目标,准备进行冲刺。晓雪心想这下惨了,捅了马蜂窝了,唉……

咦?他怎么停了,哎哎……别趴在咱身上呀,你好重的。推开突然趴在自己身上的黎昕,很诧异地感觉到他呼吸平稳,双眼紧闭。

“奇怪,怎么突然睡着了?”晓雪嘴里嘟囔着,心中有些小失落。

“他睡着了,就让奴来伺候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