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二十五章 已非处子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一十五章 已非处子

带着不能置信后的感动,晓雪很快进入了梦乡。

那一夜,她睡得那么香甜,一点都没有换房间换地点的不适,还做了个甜美的梦。梦中她手中拿着一只大大肥肥的烧鸡,逗弄着大黑和小黑。大黑和小黑使尽浑身解数都未曾将烧鸡从她手中夺取,只好趴在地上,用湿润的眼眸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晓雪恶俗地大笑起来,口中叫嚣着:谁叫你们是那妖孽的宠物的?他欺负偶,偶就欺负你们?想吃烧鸡吗?哼哼,不给!!说着还撕下一根油汪汪的鸡腿,塞进嘴里大嚼。

两只黑豹到底有些野性,见哀兵计策无效,便对视一眼,左右夹击,将晓雪扑倒在软软的草地上。烧鸡只有一只,不够一只豹塞牙缝的呢,于是先下手为强的大黑,叼走了晓雪手中的烧鸡飞快地逃之夭夭。小黑晚了一步,去追大黑已是来不及,即便追上了也只剩下鸡骨头了。于是秉着没肉吃,尝尝味也好。于是,这只小色豹,扑到晓雪的身上,肥硕的身形压得晓雪喘不过起来。在晓雪就要求饶的时候,用它那软软热热的舌头,舔上了她刚刚啃鸡腿时留下的油光光的嘴唇……

咦?怎么梦境中的感觉这么逼真?这小色豹居然将舌头伸进自己的嘴巴里,呃……好恶心,扣除一个月的烧鸡伙食。哎呀……它的舌头居然还卷起她的,不行,不教训教训它,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梦中的晓雪,一巴掌呼了下去……

“哎呦!”怎么?豹子什么时候会说话了?莫非这是一只豹妖?晓雪心中一惊,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过来。

突然张开眼睛的晓雪,借着窗外微弱的晨曦,在离她视线很近的地方——大概不到两公分的距离,看到了一只……不,不,一位捂着脑袋,用委屈神色看着自己的美男。

啊?难道这小色豹真的成精了,化作美男来引诱她?晓雪眼睛中的惊惧闪现,可是等看清楚那妖孽的真面目时,她又长长地舒了口气,原来是她的新婚侧夫杰皇子呀!

皇甫柳杰放下了揉脑袋的手,顺手伸进了晓雪半敞开的衣襟,爬上了那座软软的馒头。口中却是关心地询问:“妻主大人,刚刚做恶梦了吗?不要怕,有熙染呢!”

正是有你在才可怕,晓雪这么想着,意识却在对方的撩拨中渐渐迷离。

“妻主大人,您休息好了吗?我们是不是该填上昨晚洞房花烛的空白?”妖孽毕竟是妖孽,怎么可能是吃素的呢?

他已经熟练地将她身上的衣物全部剥除,双手在她玉/体上缓缓爬过。那双手仿佛有魔力般,所到之处如电流通过,让人感到麻麻的,酥酥的。

晓雪按住了他不安分的手,呼吸有些急促地道:“别乱动,今儿还得向娘和爹爹们敬茶呢!”

皇甫柳杰唇瓣轻轻触这她的下巴,发出啧啧的诱人的声响,然后顺着脸蛋吻上了她的耳垂,沙沙的声音仿佛催情的美酒:“妻主大人不用担心,时间还早,为夫自有分寸。”

晓雪还要说些什么,却被耳朵中那热热滑软的触感,电得浑身一颤。这妖孽居然把舌头伸进了她的耳朵里,一遍又一遍地描画着她的耳壁。原来,耳壁也是她的兴奋点,那陌生的快感让她发出一声重重地抽气声。

“呵呵……”妖孽似乎对于女子的需要很是了解一般,在她耳边轻轻笑着,那轻柔的震动更让她浑身无力,瘫软在他怀中。

唇,沿着额角一路攀爬,来到了她那紧闭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的眼睛上。舌,绕着那眼眶,来回得游动着,跟她不断转动的眼珠嬉戏着。然后又将阵地转移至那挺直的鼻,最终停留在鼻下那娇软芬芳的红润上。

唇舌在交战,又似在嬉戏,晓雪从来不知道原来接吻的感觉会那么的美好,似乎一朵轻软洁白的云,托着她缓缓上升,上升……直至云端……

不知什么时候,妖孽身上的衣物已经片片落尽,整片白皙却不瘦弱的胸膛呈现在已经蒙上情/欲的她的双眼中,那性感的锁骨,如莞美的流线般,那么的赏心悦目。晓雪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是锁骨控,望着那突出的光洁的锁骨,她的心中居然升起如潮的渴望……

皇甫柳杰顺着她的视线,望向自己的锁骨,似乎想到什么一般,脸色一变,所有的动作骤然停止,情绪一落千丈。

晓雪很奇怪这妖孽怎么突然停下临门一脚,不像他的作风呀,便用那流溢着异样光彩的眸子,疑惑地看向皇甫柳杰。

“你……你嫌弃我也是应该的。”妖孽的声音里再也没有妖媚的诱惑,取而代之的是沉重地哀伤,和无止尽的失落。

晓雪的心仿佛被人突然揪住一般,不舍和心疼的感觉涌入心底,她撑起上身,用手抚着那张迷人又哀伤的脸,轻轻问了句:“怎么了?为什么要嫌弃你?”

“你不……你不嫌弃我,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吗?”听了她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希冀的皇甫柳杰,用从未有过的脆弱声音怯怯地问道。

晓雪这才恍然,原来刚刚自己盯着他迷人的锁骨欣赏的时候,敏感的他以为晓雪看到他已经消失的守贞印迹,所以才会久久盯着那处不放的。

晓雪心疼地搂住他的脖子,将他的脸埋在胸前的坚挺处,像安抚受惊的猫科动物一般,轻柔柔地扶着他的裸背,企图赶走他心中的伤痕。她的前世,别说是男人,就是女孩满十八岁的也找不出几个处子来,因此她虽重生于这样一个将***视若生命的时代,却对于贞洁什么的视若敝履。

安慰的话伴随着心疼的感觉流泻出来:“你的过往我不会追究,毕竟一个半大的孩子,在复杂的皇宫内想要生存下来已是不易。人都说:男子的出嫁,是第二次重生。既然重生了,就把那些难过的不堪的痛苦的无助的往事撕碎在风中,只保留现在的将来的以后的幸福和快乐!我祝雪迎,一定会竭尽所能,给我的夫侍最真的爱,最幸福的生活,最甜蜜的回忆。等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的时候,你们依然是我手心里的宝!”

“晓雪……”埋在胸前的他,有些哽咽,一股暖暖湿湿的细流从她的胸前滑过。仿佛想把积蓄了十几年的情绪垃圾统统清空般,他抱着晓雪,断断续续地倾诉这他的那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初进宫的时候,他因为是生在民间长在民间,再加上是个不值钱的儿子,他的母皇陛下将他接进宫后,便扔在偏僻的皇宫一角,任其自生自灭。当时他年纪小,又刚刚失去最疼爱他的爹爹,不知道如何在能够吃人的皇宫里生存下去。

一开始时,那些被派来伺候他的宫人女官们还算尽心尽责,每日三餐虽说简陋一些,还是按时送来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儿子众多得数都数不过来的达伦女皇早已忘记了她遗留在民间又被找回的这个可怜虫儿子。再加上他贫苦出身,没有钱财收买贿赂宫人,那些个见会捧高踩低的下人们,便渐渐怠慢起来。

先是说些冷言冷语,间或白眼视之。渐渐地别说使唤他们了,一个不如意,那些宫人们还会瞅着不显眼的地方下黑手,他的身上经常有被手指扭,柳条抽过的淤青痕迹。最要命的是,确定他彻底被冷落的宫人们,不按时给他领饭食,饱受欺凌的他不但长长挨打,还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时常三五天见不到一顿饭食的他,在荒凉的大园子里,挖草根,吃树皮,捕鸟雀……凡是能吃的,无论多么难吃,他都往肚子里咽。有次,不知道吃了什么,他的肚子疼痛地仿佛刀绞一般,在冰冷的**哀嚎了三天三夜,居然没有一个人来看他一眼。

苍天有眼,那次的食物中毒事件并没有夺去他的命,从鬼门关徘徊了一圈的他,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学会了在夹缝中学生存:他帮最低等的宫人打扫厕所,只为了一块黑魆魆的杂面窝窝头;他在那些有些地位的老宫人面前低声下气,讨好卖乖,只为了一碗清得可以照见影子的稀粥!什么尊严,什么骨气,什么气节,在饥饿的面前,统统只是一句空话。此时的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活下去,才有希望!!

可是,幸运之神并没有眷顾这个任命的,在皇宫里挣扎的孩子。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漆黑的夜晚,在墙角冒雨抓老鼠饱腹的他,被一位喝得醉醺醺起来小解的女禁卫抓住,并凌辱了。第二天酒醒的那名禁卫小头目,皱着眉头看了眼缩在床头一角,浑身颤抖的小皇子,不但一点恐惧害怕都没有,还色迷迷地托起他的下巴,看着他渐渐长成的身体,咽了口唾沫,道:“宫里不受宠的皇子多了去了,像你这样没有父君护着的,最终逃不过夭折的下场。不过你别担心,只要把老娘伺候舒坦了,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答应爹爹会好好活下去的他,牙咬得紧紧地,满嘴都是腥甜的味道,为了生存,他不得不打落牙齿和血吞,忍受着这名禁卫小头目长达三年的凌辱。当他遇到巫族的师父,开启他异能本领,并有能力保护自己后,他便将那些个曾经羞辱过他的宫人们,一个不留地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那名给过他最大的屈辱的禁卫,被他凌迟一百刀以后,点了天灯,才解了他心头之恨。

再后来,他在师父手下势力的帮助下,在三国建立了无数的烟花青楼,健全完备了消息体系,他的心中一个念头如一把利刃不停地切割着他的心,那就是将那个负了爹爹,又遗弃了自己的高高在上的女子,赶下那个她执着浸**的宝座。

这次的和亲,是一个契机,在达伦他没有一丝的机会,可是华焱,这头达伦皇族忌惮已久的睡狮,或许很快就要觉醒,若是嫁给一个手握兵权或者朝中重权的要员,或许他的愿望很快就会实现。

往往,这世间的变数不是任何人能掌握的,华焱的至高统治者,不会允许他国的皇子嫁给朝中要员,而他,也遇到了让他宁愿放弃仇恨,也想跟她在一起的女子。如果爹爹在天上看着的话,也一定会赞同他这个决定,因为每一位爹爹都希望自己的儿女一生幸福快乐……

晓雪爱怜地吻掉他眼角的泪,温柔地亲吻着他。她心中的一角被他的倾诉敲出一块裂痕,而他就从中悄悄潜进她的心底。

黎明,缓缓轻轻地到来,生怕惊动了红帐中翻滚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