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一十四章 娶妖孽

第二百一十四章 娶妖孽

被围得如同铜墙铁壁般的邵府,又轻松自如地迎接了几次“天煞阁”的突袭后仍安然无恙。 现在下人们已经习惯了半夜突然惊现的虎啸,和叮叮当当兵器撞击声。他们已经能蛋定地将这些‘交’织在一起的声音,当做催眠的乐曲,‘蒙’上被子继续睡觉,偶有新来的不明状况,其他同屋的资格比较老的前辈们,镇静地拍拍他的脑袋,安抚道:“没事,‘侍’卫们半夜练兵呢,继续睡吧,明天还得起早上工。”

晓雪已经将赖在邵府的妖孽手下的四只宠物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主要是靠贿赂和美食‘诱’‘惑’。小葫芦喜欢的依旧是各式饼饼和果脯蜜饯,大黑小黑口味相同,‘迷’上了‘肉’香骨酥的烧‘鸡’,而小白则对卤得透透的猪头情有独钟,尤其是那猪拱嘴和口条,更是‘迷’得七荤八素,忘记了主人是谁。

经常看到一个粉衣美‘女’,手中擎着一个大大的猪头,像舞龙舞狮中那个拿绣球的人 一般,在前边走着。一只体型巨大的白‘色’老虎,扮着可爱,像家猫一般在‘女’子身边蹦来跳去,有时候还应要求去追自己的尾巴逗‘女’子开心。

妖孽熙染杰皇子要求晓雪和各位哥哥弟弟称呼他爹爹给起的名字,虽然听起来很像头牌的‘花’名则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那只本来威武雄壮,怒吼一声百兽皆俯首的爱宠,成为晓雪逗乐的玩具,忍不住摇头叹息。叹息过后,他仍旧笑得一脸妖娆地凑上前去,搂着‘女’子的纤腰,陪同她一起撕着猪头‘肉’,喂进眯着 眼睛,一脸陶醉的小白口中。

自从那晚偷香事件被揭穿后,‘欲’/求不满无从发泄的黎昕狠狠地找他打了一架,心中不爽他偷袭晓雪的任君轶在旁边掠阵,杜绝了他用毒蜂和做其他小动作的可能。结果可想而知,妖孽哪里是武林第一男盟主的对手,被揍得跟猪头一般黎昕知道他爱惜容貌,故意只往他脸上招呼。

爱美的他,为了不给未来的妻主留下不好的印象,彻底在晓雪眼前消失了几天。当淤青红肿消退后,邵府后院的那几个男人又将晓雪护得如同不透风的墙一般 严实,害他一直没有接近她的机会,只能在白天他们看不到的时候,搂搂小腰,亲亲小嘴什么的,真不过瘾。

再后来呀,这妖孽也不知道怎么跟皇帝老儿说的,那无良‘女’皇一纸诏书下来,大笔一挥让晓雪迎娶达伦皇子的日期提前,就定在九月初八。

虽然时间紧急,但是有过准备喜事经验的邵府,在正夫主事,两位爹爹的协助下,有条不紊地准备着。由于是非常时期,防止“天煞阁”的那些个杀手浑水‘摸’鱼,在婚礼上发难,‘女’皇征求了达伦使节的同意,婚礼事宜一切从简。

为了显示华焱对达伦和亲皇子的重视,‘女’皇陛下不顾群臣劝阻,下旨亲自主持晓雪跟杰皇子的婚礼,这才平复了那些个护送皇子的使节们的怨言。本来 也是,人家国家派来和亲的皇子,下嫁给你们一个只知道从商的闲散亲王做侧夫,虽说名号在那,却也只是空头虚名,没有一丝一毫的实权,婚礼还简简单单就想带过,这不是把我们达伦不放在眼中吗?

虽说杰皇子在达伦不受宠,可也容不得你们这么糟蹋。不是有句俗话这么说的吗“自己的孩子怎么打都行,却不容许别人说个不字”。‘女’皇陛下亲自主婚,既有了里子,又给了面子,才将她们心中的强烈不满压下去,勉强同意婚期提前,一切从简。

这‘女’皇亲自主婚并不是单单给达伦一个面子,自从上次的厨艺大赛后,这‘女’皇陛下对晓雪的那道寓意卖相都绝佳的“一统江山”是念念不忘。虽说派过两位御厨经过那邵晓雪亲自指点学满归来,做出的菜虽说味道可以说已经很不错了,她的皇夫和皇子‘女’们都赞不绝口,可是我们的‘女’皇陛下还是觉得像是少了点什么。

因此,她每次见了与晓雪‘交’好的太‘女’薛尔容,总是假装不经意间问上一句“最近你那好朋友,又折腾什么新‘花’样没?”皇太‘女’总是眼睛晶亮晶亮地说出一大通的听也没听过,见也没见过的新鲜菜式或点心,听得‘女’皇陛下忍不住偷偷咽口水,羡慕妒忌自己‘女’儿的好口福。

往往皇太‘女’滔滔不绝后,总会得到母皇酸味十足的“不要只重口腹之‘欲’,而忘了办差……”薛尔容就纳闷了:我最近户部的差事做得不错呀,国库充盈,五谷丰登,各地也没传来什么灾讯,母皇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她想破头也不会想到,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在嫉妒她能经常吃到邵晓雪亲手做的美食呢。

于是乎,华焱的皇帝陛下,决定亲临邵府为邵府的主人--邵晓雪主婚,趁机再尝尝晓雪的好手艺。她不是没想到,今儿晓雪大喜之日,是当新娘官儿的时候,哪里会亲自下厨张罗酒菜?可是,英明神武的‘女’皇陛下开口了,谁敢不从。悲催的晓雪,成了全天下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自己婚礼上亲手做羹汤的杯具新娘子。

晓雪大喜那天,只 一个“‘乱’”字了得。先是一大家子手忙脚‘乱’地向驾临邵府主持婚礼的‘女’皇陛下叩头迎接,当老佛爷似的供着,然后因为她的一句话,晓雪在迎亲之前还亲手做了两样新式点心,饱饱‘女’皇陛下的口福。

‘女’皇满意后开恩让她去迎亲时,拜堂的吉时将近,晓雪又匆匆忙忙带着迎亲队伍,去官驿接她已经等得心焦,差点就自己跑过来的皇子夫婿。

就看到,在京城人来人往大道上,一队穿红着绿,驾着彩车的迎亲队伍,仿佛有什么在屁股后头追她们似的,急匆匆地一路小跑去迎亲。又一路小跑着将一身‘艳’红的新郎接回来。租来的彩车,哪里有邵府改良过的新式马车坐着舒服?可怜的妖孽新郎,一路颠簸着,如同热锅里炸的撂豆一般,差点将肠子给颠得吐出来。

紧赶慢赶,还好赶上了吉时。古代人对于吉时很讲究,如果耽误了吉时,就代表婚姻不顺,有夫妻离异之可能。所以,她们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还是有价值的。

当‘女’皇陛下在身旁宫人的提醒下,完成了复杂的婚礼主持工作,还未容晓雪牵着新郎刚刚进入‘洞’房,便让人催她去做什么“佛跳墙”给她尝尝。这道菜,皇太‘女’薛尔容有幸吃到过一次,便一直挂在嘴上,被‘女’皇陛下听在耳中,记在心里了。

可怜的新郎被独自扔在‘洞’房内,其他人都去招呼‘女’皇陛下那尊大神去了。而悲催的晓雪这个新娘官,却在厨房一呆就是数个时辰,去张罗那道既费工又费时的“佛跳墙”。

于是乎,整个婚礼宴席上,是既没有新娘招呼,又木有新郎敬酒。不过还好,来得只是晓雪的亲朋好友,以及朝中美其名曰为同僚贺喜的官员们。她们大多数人的目的,不在于婚礼本身,只要有美酒加美宴就行了,新郎新娘神马的都只是浮云……

深夜,当如愿以偿吃到“佛跳墙”美味的皇帝陛下,酒足饭饱地摆驾回宫时,一脸得心满自足和意犹未尽,对邵府全家围着她一人转,累得跟死狗一样,没有一丝的愧疚。

在‘洞’房内,本来终于如愿嫁给心爱之人,心中满是狂喜的妖孽熙染,却在一点点时光流逝的焦急等待中,心情由欣喜,转为期待,由期待变为焦急等待,再转化为狂躁。

当一身油烟味,满身疲倦的晓雪,在子夜之时终于踏入‘洞’房之际,濒临暴走的熙染却如何也爆发不出来了。他为这个将陪伴他终生的‘女’子,眼底深深的疲累而感到心疼。

要说以前的种种撩拨和逗乐,多是出自他恶趣的挑逗与感到有趣的话,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后的他,心中自然不免俗地对已成为自己妻主的她,产生一种浓浓的眷恋与情意。

这一夜,他分外的温柔贤惠,不假他人之手,亲自服‘侍’着晓雪洗手洗脸,然后异常柔顺地问道:“妻主晚上用膳了没?陪为夫吃点东西吧!”饿坏了的两个人,在谷化风给准备的酒菜上来的时候,身为新郎的他,细心为妻主布菜,添酒……诧异地晓雪强忍住想撕开他的假面具,看看达伦使节是不是将她的妖孽夫‘侍’掉包了。

用过饭菜,喝过‘交’杯酒的两人,本该‘洞’房‘花’烛的‘浪’漫时刻。晓雪却没来由的一阵惊慌,毕竟以前的心理‘阴’影已经留下,即使对方已经成为她的夫‘侍’,仍不免有些心理压力。

在她认为,平时就千方百计想占她便宜,若不是其他几位夫‘侍’防得紧,早就被他吃干抹净,骨头都不剩了。这妖孽一定不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洞’房大好时机。晓雪心中默默祈祷,这妖孽不要像阿昕那样,是无敌**类型的,那她可就悲催了。

晓雪一脸视死如归英勇就义的表情,躺在猩红的新‘床’上,等待着悲惨时刻的到来。可素!我们的妖孽童鞋,偏偏让她跌破镜框地,轻手轻脚服‘侍’她脱掉外衣,取掉她头上金的银的‘玉’的首饰,为她盖上大红鸳鸯并蒂莲被子,便再没其他动作。

本来闭着眼睛等那一时刻到来的晓雪,诧异地睁开眼睛,却看进那有些琥珀‘色’的眼眸深处的一片温柔,听到一声柔得仿佛不是他的叹息:“累了吧,早点睡,明日还得起来敬茶。”

晓雪的眼睛里的惊诧更浓了,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柔情似水的男子便是那个跋扈的妖孽。

“快闭上眼睛,再看我,就把你吃掉……”最后这一句妖孽味十足,才让晓雪肯定了自己的夫‘侍’没有被掉包。虽然对那个妖娆邪魅的男子有些惧意,却从未想到让他以外的人代替他,或许,这也是一种吸引。

晓雪心中漾满了柔柔的情愫,‘唇’角翘起,满足地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