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一十三章 铁壁铜墙

第 215 章 铁壁铜墙

被无视了的晓雪毫不气馁,决定再接再厉,她就不相信搞不定个畜生(白虎:什么?!敢骂偶,吃了你!!某雪:大哥饶命,偶不敢了。白虎:偶是大姐,看清楚点!某雪:哦,哦,原来是母老虎……)

她蹲着缓缓向前挪了两步,拉近与小白的距离,见那白虎只是抬抬眼睛瞄了自己一眼,大脑袋依然搁在自己的爪子上假寐,便得寸进尺地去抚摸它柔顺的颈部皮毛。

白虎抬眼看看主人,似乎想得到什么指示,那?妖孽见爱宠夺去了晓雪全部的注意力,心中有些吃醋:难道我的魅力还不及一头畜生?一生气,对白虎递了个眼色做暗示。

晓雪见白虎木有抗拒,便又将手爬上它巨大的脑袋,心中yy道:手感真好,嘿嘿,真正的虎皮呀,还是难得的白虎。这身皮毛得值多少钱呀……

正在她眼中闪着发光金元宝的时候,本来对她爱理不理的白虎,得到主人的暗示后,发难了。它猛地站起来,那顺势而起的劲力将猝不及防的晓雪带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手还保持着抚摸白虎的向前伸的姿势。那白虎很有威势地像盯住猎物一般,死死地瞪着晓雪。没等她做出什么反应,又来个惊天怒吼,似乎在警告这个女人:老虎屁屁摸不得(某雪:咱没摸屁屁,只摸了脑袋……)

百兽之王的怒吼,其威力可以想到是多么的可怕,它距离晓雪又那么近,几乎那带着腥热的呼吸直接喷到她的脸上,晓雪仿佛被吓呆了般,伸着胳膊不动。

咦?这女人怎么一动不动的,不是该吓得屁股尿流,飞速逃跑吗?不行,主人让我吓吓她,一定得遵循主人的懿旨!小白龇起它在灯光下闪着寒光的虎牙,又上前?一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口“咬”住了晓雪的半条胳膊。

旁边正商议如何处置死的死、伤的伤的“天煞阁”黑衣杀手的众人,听到虎吼后,才调转视线望向这边。柳爹爹一看自己宝贝女儿的半条右臂被发威的白虎“咬”掉了,发出一声惊叫,接着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谷化风心中虽然焦急,可是依然强自镇定,和翠松一起扶住了倒下去的柳爹爹。薛晨捂着脸大叫:“晓雪被白虎吃了!老虎吃人了!!”

黎昕浑身戒备,准备随时上去杀虎救人。只有任君轶十分理智地下达命令:“都不要慌,晨晨不要叫了,免得刺激了白虎的野性。阿昕收起你的杀气,大家都镇定,不要慌张!”

被咬住半个胳膊的晓雪,脸色如常,既没发出惊惧的尖叫,也没疼得满地打滚。她就这样伸着胳膊,歪着头看近在咫尺的白虎含着自己的手臂,那尖利的虎牙很有分寸地抵着自己的皮肤,没伤害到她一分。

除了一开始虎啸时有些被吓到了,晓雪并没有感受到白虎的恶意,所以一点也不害怕。她似笑非笑地看着白虎,道:“你含着我的胳膊干什么,我胳膊这么细,没有几两肉,不够你塞牙缝的。要不,咱打个商量,你放开我,我请你吃肉干,兔肉、风鸡、烤鸭、烤乳猪、全羊大宴……”晓雪数一种食品,白虎脑袋上的黑线就多一道,它依然坚定不移地含着晓雪的胳膊不放松。

软的不行,来硬的!晓雪笑眯眯地盯着白虎,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白虎似乎从她身上看到主人的影子,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可是仍固执地不退缩。晓雪威胁道:“放开我的胳膊,我数一二三,否则让你后悔莫及!”晓雪知道那妖孽不会让他的宠物伤害自己的,便有恃无恐起来。

她见白虎对自己的威胁不为所动,便付诸行动起来。她的手臂不退反进,伸进了白虎的喉咙深处,并且用手指使劲地抠抠它的喉咙。那白虎哪里受得了这般的对待,便“咔”地一声干呕起来。

晓雪趁着白虎张大嘴巴干呕的时候,迅速地抽出手臂,然后安抚地摸摸它的脑袋,道:“早叫你放开,你还不愿意,嘿嘿,知道我的手段了吧?走,跟姐姐去厨房,我记得厨房里还剩了不少熏肉呢!大黑小黑也一起来吧!”晓雪理直气壮地做了甩手掌柜,因为当初说好了内院里的一切事宜交给正夫打理。今日的刺杀发生在澄心苑,果断被她归结为内院事宜,甩给了一干男人,自己跑厨房去贿赂三只可爱的宠物去了。哈哈!妖孽的,就是她的,又多了几只宠物陪伴了,以后的日子不无聊喽!

无良师傅胡晓蝶本来注意力集中在六位黑衣杀手上,一听晓雪去厨房,耳朵动了动,马上接口道:“宝贝徒儿,别忘了师父的夜宵,我和你师公这两天不分日夜地赶路,肚子早就抗议了。”

“知道了!”晓雪头也不抬地带着“她”的三只新宠,走向厨房,还不时地温柔细语跟它们打好关系。让她师父看了直叹:“世风日下,人不如虎……”

第二天早朝前,邵府被“天煞阁”杀手袭击的消息便传到了内廷。

女皇陛下甚为震怒,她一把将御书房桌上的奏折并笔墨挥至地上,向跪在地上因她雷霆之怒而头埋得低低的暗卫道:“子慕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先不说这晓雪是九皇妹的女婿,堂堂天子脚下,居然在朕的眼皮底下做出暗杀的事宜来!真是荒唐!”

背着手在御书房里来回走了两圈,压抑住满腔怒火的女帝,突然问道:“听说晓雪的亲生爹爹找到了?祝将军还跟他们父女相认了?这祝清波也糊涂,明明知道王弟生性善妒,还三天两头地往邵府跑。现在出事了吧!!”

暗卫首领低着头静听皇帝陛下的牢骚,正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时,女皇陛下又说话了:“唉!祝将军满门英烈,为华焱可以说是鞠躬尽瘁。这邵晓雪虽年纪轻轻,也算是一朵奇葩,她的那些个歪门邪道,无论是对国家,还是老百姓都有用。《荒田法》《商业法》还有那些个农具,大棚什么的,老百姓的日子也好过了,国库这两年也充裕了……这晓雪可不能死呀!!”

“暗熹,你挑四名男性暗卫,以皇儿的身份给邵府送去,放在内院贴身保护晓雪和她的内院,还可以……”屏退了暗卫首领的女皇陛下,为自己一举两得的举措露出了一丝笑容。

折腾了半夜,想抱着美男睡懒觉的晓雪,她的愿望一大早却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探视给打破了。第一个赶来的当然是爱夫爱女心切的祝将军,她派来的几位武功高强的兵士,早已给她递了消息。这不,天没亮,就把邵府的门砸得震天响,看门的仆公还以为是强人来袭,哆哆嗦嗦地半天不敢出来开门。

随后而来的是身负使命的皇太女,和一脸臭臭的九王,她们也是给邵府送了不少侍卫的。揉着发涩眼睛的晓雪,这才缓过劲来,感情这些个侍卫不光是保护咱们的,也兼任各家的眼线。晓雪悔的肠子都青了,当初也是被那些个杀手给吓懵了,请神容易送神难,以后邵府可别想有什么秘密了,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各家很快就会知道了。

皇太女殿下似乎看不到晓雪的一脸大便模样,指着身后四位长相没什么特别,钻到人堆里再也巴拉不着的男子,笑着对晓雪说:“听说昨晚邵府有杀手来袭,而且功夫个个高不可测。虽说最后制服了那些个杀手,可是‘天煞阁’的杀手世人都是知道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了防止杀手再次来袭,我把母皇拨给我的四名暗卫,忍痛割爱赠与你。怎么样,咱够朋友吧!”

“不敢不敢,既是女皇陛下送予保护殿下的,晓雪怎好夺人所爱。再说,晓雪贱命一条,怎比得上太女殿***娇肉贵的。使不得,万万使不得!”晓雪赶紧推辞呀,开玩笑,院里的眼线还少吗?再加上女皇那个总爱抢她生意的,以后可别想开辟其他产业了,绝对不成。

“你看,你说这话就外气了吧,一定得收下,不收我就跟你绝交!”皇太女薛尔容脸上露出一些不悦,已经初步具有上位者的威严了,让晓雪不免有些忐忑。

见皇太女态度比较坚决,推辞不过的晓雪只好道:“那……这四名暗卫就算晓雪借来保护内院的,危险解除后,还请太女殿下收回。”

皇太女一听,只要邵府没危险了那四名暗卫也就没什么作用了,便自作主张地点头道:“行!就这么说定了!”

九王却将儿子叫到自己身边,脸色很难看地道:“早知道你邵晓雪惹了这么多麻烦,本王说什么也不会将王儿下嫁给你。晨儿,跟母王回王府,这里太危险了。等你妻主有能力保护你的时候,再回来吧!”

晓雪倒无所谓,其他夫侍都有些自保能力,只小晨晨手无缚鸡之力,若是被他老娘接回去,还真节约了人手保护他呢。

不过爱女心切的祝将军听了可不乐意了:“你这什么话!把晓雪说成连夫侍也保护不了的软蛋吗?你儿子不是毫发无伤地站在你面前吗?这么说晓雪没有能力保护他?再说了,你接回去,若是这件事永远解决不了,你就留儿子在家一辈子吗?”

被老友一阵抢白的九王,恼羞成怒地道:“你跟她什么关系,这么护着她?我们亲家间的事,你个外人多什么嘴!!”

“谁说我是……哼!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裁。虽然你跟我是老朋友了,我还是得说句公道话!”祝清波差点冲口而出,将晓雪是她女儿的事说出来。考虑到此时不是公开真相的时候,便强忍下来。

九王气得将脸转向一边。祝将军也因女儿被她贬低而气鼓鼓的。

皇太女出来做和事老:“好了,好了,别说其他有的没的,现在关键是晓雪的安危。不过有这四名暗卫在内院贴身保护,再加上白虎黑豹的夜间巡逻,应该没多大问题。”

何止没什么问题,实在是太没问题了!、

几日后,黎昕纠集的武林排行榜二十名以内的高手五名,关心儿子而带着最优秀徒弟坐镇邵府的前武林盟主——黎姿颖,再加上被晓雪厨艺征服陪着妻主在邵府蹭吃蹭喝的胡晓蝶夫妇。晓雪的府上被保护得如同铁桶,蚊子飞过都得被检查检查是公是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