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一十二章 老牛吃嫩草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一十二章 老牛吃嫩草

事态有变,晓雪和黎昕对视了一眼,又看向任君轶的方向,见他点了点头,二人便扑向了剩下的四名黑衣人。

本来面无表情看向场中的柳爹爹,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冲向了杀手,便不淡定跟着女儿向前冲了几步,被女婿任君轶拦了下来。柳爹爹一脸焦急地嚷道:“雪儿危险,快回来!!君轶你放开我,我要去救我的女儿!”

“爹爹稍安勿躁,妻主的武功足以自保,若您冲过去分了她的神,会更危险。”任君轶很耐心地劝导着心急如焚的公爹,企图让他镇定下来。

可是心系女儿的柳爹爹,不想让失散了七年好不容易相聚宝贝以身犯险,焦躁地对阻止自己的任君轶又是捶又是踢,仿佛阻拦他就是要害他女儿似的。任君轶无奈,只得一手钳住狂躁不安的柳爹爹,一手从怀中掏出一样物品,轻轻对着柳爹爹的脸上吹了下,他便软软地倒了下去。他扶着非常手段才安静下来的柳爹爹,让他坐在椅子上。

柳觅云虽手脚无力,口不能言,心中却是明白的,他强忍着泪瞪了女婿一眼,眼吧眼吧地追随着女儿的身影。让他微微心安的是,女儿身手敏捷,在杀手中间穿行着,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他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仍然跟不上她的动作。不一会儿,便觉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了。

他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就在他眨眼的那一刹那,剩下的四位黑衣杀手,已经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了。这也太快了吧!柳觅云心中暗自惊叹着,刚刚那么多人加两只豹子一只老虎,奋战了半天都没能搞定这棘手的几位,他的女儿女婿上去三两下就搞定了,不的敌方太弱就是我方太强!柳爹爹望着意气风发的女儿,心中升起了无限的自豪感:我的女儿真是厉害,又会武功,又会赚钱,菜做得也特好吃。我的女儿怎么会这么厉害?

解决掉“天煞阁的杀手们的晓雪和黎昕并未放松下来,她们会到柳爹爹的身边,以保护的姿态,望着啸声传来的方向暗暗戒备着。

“咦?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晓雪徒儿,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看我来了,也不给我留个试试手,真是的!不行,伤自尊了,你得亲自帮为师张罗夜宵,补偿我内心的遗憾!”听了这油腔滑调老不正经的声音,晓雪和任君轶彻底放松下来。

他们俩松了口气,齐声道:“师父,您怎么来了?”跟武医双绝胡晓蝶有过一面之缘的黎昕和陪晓雪跟她学了好几年武功的谷化风,以及经常跟她争抢美食的薛晨,都纷纷上来见礼。

“哈哈,快免礼!晓雪啊,你看为师一听说你有危险,便马不停蹄地赶来帮忙。为了赶路,为师可是午饭没吃,晚餐更没吃,肚子饿得咕咕叫。你看,是不是……啊?嘿嘿……”胡晓蝶离开已经一年多了,不知这一年多她发生了什么事,这黑多白少的头发梳得是一丝不苟,身上的衣服也干净整齐,全然没有以往丐帮长老的造型。

“哎呦??这是我那老怪物师父吗??啧啧啧,这才一年多没见,怎么就大变样了,打扮得人模狗样呢!”晓雪跟这个没有师父样的师父笑闹惯了,说话一点也不注意。

结果有人不乐意了:“怎么说话呢这是?没大没小,一点尊师重道之心也没有,真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妻主,你教徒弟不行,还是我帮你教训教训吧!”说罢,挥出了右掌。

晓雪只觉得一股劲风迎面而来,还未等她有何动作,就已经被黎昕拎着后领往后一甩,任君轶配合默契地扶住她的身子。站定以后再定睛看去,阿昕已经跟一名二十岁左右,面容清秀,一双眼睛如鹰隼般在夜色中熠熠生辉的男子战在一起。

那名陌生男子的武功套路极尽刁钻,虽内力和对敌经验上稍逊黎昕,却输人不输阵,用他怪异的掌法,一时之间跟身为盟主的黎昕战了个棋逢对手。

晓雪看了啧啧称奇,不安分地蹭到师父身边,用肩膀顶了顶年逾六十却依然如四十出头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的师父,戏谑地道:“嘿嘿!师父不简单哦,一年多不见,勾搭上这么年轻的小师公,你这不是老牛吃嫩草嘛!!”

胡晓蝶被徒弟一阵挤眉弄眼的打趣,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便别扭地道:“又不是我勾搭他的,是他先勾搭我的好不好!”

“啧啧啧……老怪物师父真是魅力十足,不亚于年轻人,居然有人瞎了眼看上你,唉……王八对绿豆,看对眼了!”晓雪向来对这个没师傅样的家伙不客气。

“你那什么眼神,你那什么语气!怎么了,就兴你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地往家娶,就不兴师父我娶这么一个??”胡晓蝶用手一一指着眼前能看到的美男数着数,竟然连坐在椅子上的柳觅云都算上了。

“去去去!!你那什么眼神,这是我亲爹爹!”晓雪撒娇似的亲昵地搂住爹爹的肩头,见他浑身无力,动弹不了的样子,便向着大师兄递了个眼色。

任君轶在柳爹爹眼前打了个响指,他的手脚便恢复了力气。惊魂未定的柳爹爹,用力抱着晓雪,带着哭腔地道:“女儿啊,你以后别吓爹爹了,答应爹爹,今后千万别在以身犯险!”说着,还后怕地嘤嘤哭起来。

晓雪手忙脚乱地安抚着爹爹,轻声地哄着:“爹爹别怕,女儿的武功可好了,一般高手都不是女儿的对手。您刚刚不也看到了吗,那俩杀手,三下两下便被女儿收拾了。爹爹放心,女儿的轻功一流,若是打不过便跑,我若用尽全力逃起来,连师父都追不上呢。来,我帮你介绍我师父认识,她可是当今鼎鼎大名,跺跺脚江湖也得抖三抖的‘武医双绝’胡晓蝶胡老前辈!”晓雪怕爹爹继续哭,用移花接木这招转移他的注意力。

柳觅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掏出帕子擦了擦泪水,起身向胡晓蝶轻轻一礼,道:“谢谢胡老前辈不嫌弃我儿顽劣,教她武功身法。”

“爹,您别谢她,当初还是她求着我,要收我为徒的呢!”

“你这小妮子……出去千万别说是我胡晓蝶的弟子,不好好学功夫不说,‘打不过就跑’‘逃命功夫一流’亏你说的出口。我堂堂武医双绝的弟子,居然这么惫懒。唉!我造什么孽了,居然收了这么个不肖徒弟……”胡晓蝶非常戏剧化地长吁短叹。

“好!你说的,既然你不认我这个徒弟,我也不需要准备美食夜宵了。小晨晨,姐姐的那道‘盛世流年’好不少吃?”晓雪顺势问道。

“好吃,好吃,好好吃哦。晓雪什么时候能再做一次,晨晨还想吃。”一提到吃,薛晨就两眼冒光。

“那道菜美味虽美味,只是太费工时,皇太女殿下让我给她做我都没同意。下次给你做‘佛跳墙’,顾名思义,味道香得佛祖都跳墙过来食用。唉……有人没有口福喽!!”晓雪用眼睛斜睨着不停咽口水的无良师傅,摇头叹息着。

“徒儿,我的好徒儿……”胡晓蝶刚想低声下气地赔礼道歉,却被打断了。

“不就会做菜吗?有什么了不起。妻主,回去我给你做,看她得意的嘴脸,我就生气!”那边的打斗已经结束,那名男子刁蛮地瞪了晓雪好几下,拽着胡晓蝶的胳膊,就要往邵府外拉!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你就别添乱了。你不知道,我这徒儿的手艺天下一流,你不早就说想见见拯救世人味蕾,发明新的做菜方法的转世食神吗?眼前这位便是邵记的小老板——邵晓雪!”胡晓蝶生怕自己这个脾气大的小夫侍惹恼了晓雪,便将他拉到一边小声道。

“她??就是那个用油脂炒菜,榨出香油,做出无数奇奇怪怪的美味的邵晓雪?不会吧,这么年轻!”男子的声音并未放低,一惊一乍地叫道。

晓雪她们听了都不禁为这个心思纯净的男子叫屈,怎么这么没眼光看上了老奸巨猾的胡晓蝶了呢。一身红衣在灯光下分外妖娆的皇甫柳杰,嘉奖地拍拍宠物们的脑袋,走至晓雪身边,悄悄在她耳边小声道:“这男子好像是达伦巫族的少主,不过我记得他半边脸上是有块大黑斑的,不知为什么却没有了。”

晓雪看着跟随他而来的,在他脚边如猫儿一般乖巧的三只驯兽,它们颠儿颠儿地在主人身边嬉闹,还不时地用脑袋蹭主人的腿,看着它们可爱撒娇的模样,有谁能相信刚刚这些乖巧的宠物,跟人搏斗时展现出猛兽中的王者风范呢?

晓雪不去关注师父和她夫侍之间的有趣对话,注意力被这些驯良的兽类吸引住了。她慢慢蹲下来,这些蹲坐在主人脚边的老虎豹子,她蹲下要高出一个头。晓雪笑着释放出自己的善意,轻轻小幅度地挥挥手,甜甜地道:“嗨!你们好。”

虎豹们傲然地扫了她一眼,便无视地舔着自己的爪子,有头黑豹还如猫儿洗脸般地,用爪子挠挠脑袋。被无视了的晓雪再接再厉,准备征服这几头在她眼中可爱到爆的宠物们。

她试着伸出手去,放在白虎的面前。因为不记得是谁说过,博取狗狗的好感,首先是让它们接受自己的气味,将手放在它们鼻子跟前,而不能直接抚摸它们的背部,给它们造成不安定因素。

白虎歪着脑袋看看伸到自己面前白生生的小手,又歪过头看看蹲在自己面前,比自己低一头的女性生物,心中纳闷:这白痴想做什么?不理她。于是伸出后腿挠了挠耳朵,趴在地上闭目养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