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一十一章 暗夜来袭

二百一十一章 暗夜来袭

张口含住她胸前傲立的红葡萄,皇甫柳杰或咬或吮,不断地以舌尖逗弄口中已然润湿的峰点。他手掌慢慢下移,寻找着他所想要的地方。他的舌尖不断地在两只蓓蕾间来回逗弄舔吮,而手掌则找到了它的目标,轻轻地抚摸着,那似电流般地悚惧感觉,倏地窜上她的背脊。

强烈的快感,像是电流般,窜过她的身躯,让她颤抖不已。她无助的轻扭著身子,柔嫩的肌肤摩擦著他,这个动作仿佛火上加油,一声愉悦的低吼,在她耳畔响起。

窗外夜色浓浓,她却在他怀中翻腾,由里到外,炙热得有如火焚。当他以轻咬与吸吮,彻底吻遍她的全身时,她已经陷溺在他的魔力中,难以自拔,仿佛他是一朵黑色的罂粟,美丽迷人,却又让人无法抗拒。晓雪已经放弃的抗拒,本来就是自己的,何必再去挣扎,提前洞房又如何。晓雪唯一一丝理智已经随风而散,身心都充满了对这妖孽的渴望。

微弱的夜灯下,她半睁著迷蒙的眼,看著他宽阔的肩,遮蔽了灯光,那双黑眸里全然没有往日的戏谑,可以的妖娆,只是紧盯著她,仿佛要记忆她所有的表情、她所有的喘息……

修长有力的大手,分开她的腿,长指揉捻著那片芳泽,确定她已经为他而湿润柔软……

正在两人都在意乱情迷之间,正当皇甫柳杰即将突破最后一层防线,进行临门一击之时,突然院中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伴随其间的是几声低呼。

皇甫柳杰那充满情欲的眸子突然间恢复了一片清明,那炯然的亮眸根本看不出刚刚他的意乱情迷。

晓雪喘息着,不满他的突然停止而扭动着身子,声音哑哑地问道:“刚刚什么声音,好像是电视中动物世界里老虎的叫声哦。奇怪,我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幻听?”

皇甫柳杰从她身上站起来,理了理自己身上那艳红妖娆的红衣,顺手拿起她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扔给她,道:“快穿上衣服,外边有情况,刚刚是小白示警的声音——奴知道今日未曾满足妻主大人,事有缓急,改日定当加倍伺候妻主……”

晓雪听到有情况时,已经完全清醒,她听到这妖孽在紧急时刻还不忘调戏自己,白了他一眼,道:“去去!什么时候了,还这么没有正形……还不快把阿昕弄醒,他可是我们中间武功最好的,离了他可不成。”

皇甫柳杰撇撇嘴,不同意她的话,不过还是从袖袋中掏出一个小蓝瓶,在黎昕鼻子下晃了晃,然后很快地跳出房间,声音从夜色中传来:“我先去看看情况,你们穿好衣服,赶快过来。”

闪电般飞奔至院中的皇甫柳杰,一声长啸,仿佛跟他相呼应似的,又是一声威猛巨大的虎啸声。确定了方向,皇甫柳杰奔向了澄心苑主屋所在的位置。

等他抵达的时候,澄心苑主屋前已经灯火通明,聚集了不少人,场中五六名黑衣人,被十数名彪悍护卫围攻着,自己的三只爱宠则兴奋地在人群中窜来窜去,两只黑豹,时不时地抽冷子把自己的尾巴当鞭使,白虎则盯着黑衣人,趁其不备便猛扑过去,那锋利的爪子可不是吃素的,再加上它带着虎威的吼声,虽然黑衣人的武功不低,对阵十来名护卫绰绰有余,可是加上这三只牛犊子大的猛兽,一时之间倒是讨不到好去。

旁边站着看的有被任君轶紧紧护着的柳爹爹。晓雪安排爹爹由善毒的大师兄和功力非凡的武林盟主,两人轮流陪睡,今日阿昕陪她了,保护爹爹的任务就落在了任君轶的身上。本来他是不想手无缚鸡之力的柳爹爹前来凑热闹的,可是他不听,说是有他们的保护和这么多的护卫不会有危险,他又想亲眼看看那些丧心病狂的杀手,失手落空被教训的场面,所以坚持要跟来。

小世子薛晨则躲在谷化风的身后,只露出个脑袋出来,有些害怕又有些兴奋地看着场内的热闹,尤其是那白色的大老虎,真威风。这一定是那个达伦皇子的宠物了,啧啧,以后得好好巴结巴结他,让他教自己驯兽之术,自己也驯出个大老虎来,据说可以当骑宠呢!

专注在场内的任君轶,眼角扫到从晓雪所宿的跨院中几个起落奔来的红衣妖孽男子,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却没说什么,继续关注着场内激烈的打斗。

六名黑衣人中,有两名的功夫狠辣,内力也比较深厚,如果不是有三只猛兽杀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护卫们虽占着人数优势,却也早已无还手之力。

两名武功较高的杀手,在江湖排行中十几名应该是跑不掉的。她们见这两只黑豹一只白虎甚为碍事,便互相递了个眼神,逼退了攻上来的侍卫,聚积起内力,力贯剑尖,准备雷霆一击,毁了三只坏事的畜生。刚刚如果不是这些个畜生出声示警,说不定她们已经在悄悄里得手了,哪里会目标在眼前,却奈何不了他们?

皇甫柳杰见状忙长啸一声,提醒自己的爱宠小心应付。这三只猛兽跟那只小狐貂一样灵智已开,见那两名高手把注意力放在它们身上,便三十六计走为上,避其锋芒。它们动作灵敏,速度奇快,不亚于一般的武林高手。

两位黑衣杀手一击未中,正想追击之际,已经被越聚越多的护卫围在中间。当她们集中精力去对付护卫们的时候,黑豹白虎又聚拢过来进行干扰策略。偏偏这三个大家伙不容忽视,要被它们挠上一下,轻者皮开肉绽,重者骨头碎裂。它们的尾巴也像用鞭高手一般,扫上一下,疼痛难忍。

这三只猛兽似乎知道刚刚这两人的恶意似的,专门对付她们,挠、扑、拍、扫、咬、撕……无所不用其极。再加上武功也不容小觑的九王府和太女府派来的护卫,两人渐渐捉襟见肘,手忙脚乱起来。

匆匆套上衣服的晓雪,和刚刚醒来暗自纳闷自己怎么会突然昏睡过去的衣衫散乱的黎昕,恰在这时感到了现场。她(他)们紧张地朝场中央一看,顿时吁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谷化风看着晓雪那繁复的襦裙,带子也系错了,裙子也穿倒了,上衫皱皱巴巴,忙招手让她过来站在他们的身侧,着手帮她整理衣物起来。放下心来的黎昕也开始理理自己的衣衫。

薛晨撇撇嘴,不悦地道:“到现在才来,哼,精虫袭脑的家伙,哎呦呦……”

任君轶拎着他的耳朵,教训道:“谁教你这么粗俗的词儿?还有大家公子的样子吗?”

抚着自己被揪痛的耳朵,薛晨连连叫不敢了,不敢了。

黎昕哪里有时间顾着喝干醋的小屁孩,他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场中央。虽说这六位黑衣杀手,在几十名高手护卫和三只训练有素的猛兽的袭击下阵势散乱,慌乱不已。不过一时之间想要将她们拿下,还是有一定的困难的。他转头看向他们中间的领导者——任君轶,成竹在胸地道:“让我去拿下她们!”

任君轶摇了摇头,笑道:“这么快就结束战斗那多无趣,猫儿在意的不是捉到老鼠的结果,而是戏耍老鼠的过程。阿昕,我们就在这静静地欣赏猫戏老鼠的精彩画面吧。”

“要不……奴才给主子们搬椅子去?”说话的是脸色有些发白的小涵。

晓雪扭头看去,自己的贴身小厮除了青染不在,苍松和绿绕都一脸紧张地站在自己的身后,伺候薛晨的伴柳和小锁,也强忍着惧意护在主子的身后,便皱着眉头道:“不是给你们下了宵禁了吗?这么这么不听话。”

苍松强笑着道:“哪有主子们犯险,奴才们躲起来的道理。虽说奴才们不会拳脚功夫,抵不得杀手的一招,可是关键时候奴才们可以以命相搏,誓死护得主子们的周全。”绿绕和伴柳他们听了,脸上露出悲壮的神色,都纷纷点头不已。

晓雪的心中有些感动,口中还是斥责道:“说什么呢!什么以命相搏,什么誓死相护!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危险来临的时候,护好自己不给我们添乱就是对我们的保护了,免得到时候我跟官人们还得想着保护你们。听到了没有??”

一干下人们听了主子的话,都十分感动,这样重视下人尊重下人的主子还哪里去找?因而更加坚定了舍命护主的决心,却怕主子担心,迟疑地点了点头。

场中的打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黑衣杀手中已经有一人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这方的护卫也伤了几个,被抬了下来由医术在公子的指导下,小有所成的小斌进行救治。她们都只是皮外伤,在小医仙的灵丹妙药下,伤口上凉丝丝的,很快止住了疼痛感。有几个伤得轻的,不顾其他人的阻拦,又仗剑冲上了战场。她们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反而更加勇猛。黑衣杀手们阵型更加混乱起来,不多时,又被砍倒了一个,白虎趁机往她身上一跳,那几百斤的重量骤然压在杀手身上,本来只是腿受伤的杀手,登时发出一声惨叫,一命呜呼了。

正在战斗已经从刚刚胶着的白热化,渐渐接近尾声的时候,突然一声嘹亮的清啸,从远处出来。啸声未落,一个身影已经由远而近,以雷霆万钧之势奔来。

见事态有变,晓雪和夫侍们从座椅上纷纷站起来。

夜色中快似幽魂般的身影定然是一绝顶高手,他(她)是敌是友,来意如何??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