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一十九章 繁华如梦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一十九章 繁华如梦

苏家便是在二十年前的“绣品选拔赛”中,双面绣初绽头角,前任苏家家主以此为契机,将苏家推至“八大商号”的高峰,虽然在八大商号排名中一直吊车尾,但比起大赛前的籍籍无名要荣耀的多了。

而八大商号的东方家也是“绣品选拔赛”的获利者,二十年前,苏家只获得了复赛的资格,以些微差距与决赛无缘,而东方家却一路杀进了决赛,虽说未能取得皇商资格,却在十个决赛选手中,稳居第二的位置。十年前,终于以绝对优势,获得第一,摘下了织绣皇商的桂冠。

虽然近一年来,东方家织绣领域里,在后来者居上的苏家的光环下渐渐暗淡,但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们派出的“十二金簪”绣夫队伍,实力不容小觑。东方家的家主,憋足一股劲儿,准备在本次的绣品选拔中,一举夺冠,给苏家那个公鸡司晨的黄口小儿狠狠的打击,一吐她近年来的心中怨气。她认为只要笼上“皇商”的光环,东方家就不会败,东方布庄就有希望,击败对手,扭转颓势。

而苏家,参赛者只来了苏家现任家主苏繁一人,因为苏繁的绣工在苏家绣坊里无人能及,尤其是双面绣,据专业人士表明苏繁的双面绣与双面绣的老祖宗——贾喜梅有的一拼,此番他亲自上阵自然胜算大一些。

上届的绣品选拔,苏家家主也就是苏繁的娘亲重病,家中无人主事,因此未曾参加。本来这次比赛,苏繁的爹爹是不同意儿子前来参加的。毕竟身为一名男子,在商场如战场的商业领域,能把苏家产业打理得有声有色,已实属不易。近年来又在邵记小老板的金手指下,成衣领域和绣品方面都渐渐在同行业中出类拔萃,遥遥领先。

可是,男子毕竟是男子,男子继承家业若是寂寂无名的守成还好,可是苏家在苏繁手中突然崛起,影响了某一部分的利益,便很快有不好的谣言传出来,说苏家的现任家主不安于室,勾搭上邵记刚成年的小老板,用身体取悦有“食神弟子”称号的邵记小老板,使她透露天上神仙穿衣的款式和仙界奇花异草的花样给苏家,苏家才得以摆脱家主骤逝的困境,在织锦界崭露头角……

对于谣传,苏繁只是一笑置之,可是他的爹爹,和苏家那些个蠢蠢欲动对苏家产业虎视眈眈的所谓亲人们,都颇有微词。他的爹爹当然是出于关心,毕竟儿子大了,又成日里抛头露面经营家业,再加上他的“高人一等”,本就难以找到合适的人家。现在谣言又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这叫他如何能不着急,他可就这一个儿子,不能总在苏家当嫁不出去的老处男吧。

而那些个在苏繁的手腕下暂时安分的亲戚们,听到谣言便如同闻着血腥的恶狼一般,叮了过来,说是家主无德,应另选;不能让祖宗的家业,败在一个黄口小儿手上;宁可苏家败落,也不愿靠家主卖身来拯救,等等!都被苏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这次参加绣品选拔,苏繁不顾爹爹的阻挠,执意要来的目的不单单是为了拿到皇商的资格,另一重要目的是想跟合作了一年多的邵记小老板谈一笔“生意”,关系到苏家繁荣稳固的至关重要的生意。

带了两名平时跟他学过绣艺的小厮,和两位重金请来的保镖,苏繁踏上了进了京城这座繁华的城市。这里没有南方小城的幽雅静谧,却有着首都城市的繁华富丽,喧嚣热闹。街道上车水马龙,络绎不绝。街道两边的店铺里天南海北,五湖四海的商品,随处可见。京城,几乎浓缩了整个华焱在一起,果然是块掘金的宝地!

苏繁站在客栈二楼的轩窗处,将帘子拨开半边向下看,虽然已是花灯初上,街道上的行人依旧很多,街道两边的小摊贩们忙着揽客,脸上的笑容热情亲切。

苏繁叹了口气,对着身旁整理行李的小厮道:“锦儿,你说我们在京城开个分店如何?”

正将主子的箱笼放在房间一角的圆脸青衣的小厮,笑着道:“公子的经商头脑是有目共睹的,去年冬天您说在明城开分店,现在那儿每季度的营业额遥遥领先;今年春天,您说在轩州开分店,结果才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比咱们总店一年的利润还高。今儿,您说在京城开分店,奴才有信心,绝对比明城和轩州的生意还要火!”

苏繁瞥了这个伶俐的小伙子一眼,笑道:“不是你家公子厉害,是那个给我们花样和衣服图纸的人厉害。这京城虽然繁华,可是商家的竞争也很严重。我们一路行来,各个街道上的成衣店、布店什么的满眼皆是,而且很多都是名家名店。我们苏家的衣服和绣品虽然在东南一带销量不错,到了京城倒未必。”

细眉细眼的罗儿接口道:“奴才觉得锦儿说的对,您看京城这么繁华,虽说店铺多,客人也多呀!听管家相公说,走在街上,扔根棍子就能打到两个三品官。公子,您看若了三两个朝廷大官看中了我们店里的服饰锦缎什么的,让我们专供,也不至于亏了本去。”

“是呀,是呀!”锦儿听了罗儿的一席话,眼睛亮起来了,“邵家小姐的衣服样子那可是独一无二的,京城爱美的夫人小姐们可不少,我们用料再精细点,何愁没有买家。若是在不成……邵家小姐不是也在京城吗?奴才一路上打听过了,邵小姐在京城可是认识不少达官贵人的。很多一品大员为了一品斋的什么钻石卡,都钻着脑袋想跟邵小姐认识呢。若是邵小姐能给我们介绍几家大客户,那可就赚大发了!”

苏繁听啦眉头皱了皱,道:“你净出馊主意。邵老板是做大生意的,哪里有时间帮我们引荐什么大客户。靠人不如靠自己,还是想些实用点的吧!”

被斥了的锦儿摸摸鼻子,嘴里小声嘟囔道:“邵小姐不是跟咱合作,拿了两成的分红嘛?我们赚钱,不就是她赚钱吗?”

“好了,好了,赶快收拾,完了带你们去邵记的快餐店去吃晚饭。”锦儿和罗儿是从小跟着他的老人儿了,苏繁待他们如同自己的弟弟一般。

“好耶,奴才要吃邵记的卤肉饭,那卤汁浓郁而不肥腻,再配上爽口的海带丝,脆脆的小黄瓜,和外酥里嫩的荷包蛋……”性格外向的锦儿吸着口水,一脸自我陶醉的样子。

相对稳重些的罗儿,眼睛眯成一条缝,和着锦儿的话道:“奴才最喜欢吃里面的煲仔饭,下面一层的锅巴香香酥酥的,很好吃!”

一说到吃,两个人动力十足,很快就将行李放好了,张着眼睛巴巴地望着主子,等主子发话去吃饭。

苏繁看到两位小厮馋意十足的表情,笑了笑,带上帷帽,下了客栈的楼。

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苏繁从十三岁起,就早已习惯在这些或诧异或同情或嫌弃的目光里神色自如了。并不是说他有什么残疾或缺陷,不过如果严格说起来,也算得上是一种缺陷吧。

苏繁十三岁以前,身材跟普通男孩一样,瘦瘦小小惹人怜爱。可是,十三岁那年,他的身高如雨后春笋般,骤然拔高。一年间,从原本的一米六左右,一下子长到了一米七八。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的身高并没有停止成长,到十六岁的时候,已经达到了一米八六!

这样的身高若是让晓雪看到了,一定惊呼:名模呀,国际名模!!可是,这是在华焱,在女尊社会里,这样的身高严重挑战了女尊社会里的女子权威,可笑!若是妻主没有夫侍高,那将是多么大的笑柄,会被取笑“小巧玲珑”“小鸟依人”等严重打击女子自尊心的言辞!所以,虽然苏家在商界风声鹊起,虽然苏繁眉清目秀俊逸非凡,却乏人问津。

过了年,苏繁就二十岁了。男子超过二十岁就更难找到好婆家了,所以苏繁的爹爹心中很是着急,张罗了很多媒公都无功而返,到后来那些个媒公一见苏爹爹便躲,生怕他让自己给他儿子找婆家。

苏繁却一点也不着急,他的脑子被苏家的美好畅想占据了,哪里有闲工夫考虑这些。大不了单身一辈子,将苏家发扬光大后,再在弟弟们的女儿中过继个过来,继承苏家的产业。苏繁的心中是如此想的。

在一路异样的目光里,苏繁带着小厮护卫们来到了邵记快餐店的门口,正要从男子用餐区的门进去,突然一个小巧的淡蓝色身影,拖着一个高大魁梧的黑衣男子从他们身边走过去,小巧的蓝衣男子口中还咋呼着:“快点,快点,黎哥哥!我请你吃牛肉煎饺和鸡蛋葱油饼!”

高大的黑衣男子皱着眉头一副不情愿的模样:“你缠着我偷跑出来,就是为了来快餐店吃饭?想吃让厨房给你做便是,咱们府里的厨子并不比这里的差!”

苏繁正诧异着谁家夫郎口气那么大,居然敢和邵记厨师的手艺叫板。蓝衣男子便又接着道:“你懂什么,这叫气氛,在家吃没有这里的气氛!”

“哼!说是请我吃,哪有在自家产业里请的道理?”黑衣男子一脸不屑。

“别家有我们邵记做的好吃吗?”蓝衣男子理直气壮!

“小世子,黎公子,快别这么拉拉扯扯的,大家都在看!”一个小厮模样似乎已经习惯了二人的斗嘴,不过还是尽职尽责地提醒着两位主子!

蓝衣男子纯洁无垢的眼睛四处看了下,气哼哼地放下黑衣男子的手,哼了一声道:“哼!你爱来不来,我先进去了。”

黑衣男子似乎放心不下,犹豫了片刻也进了快餐店。